<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五十七章:势弱的家督
    求推荐票哦~求订阅~求各种~

    话说,在前世的时候,织田义信就一直疑惑德川家康为什么会那么简单就宰了德川信康,毕竟不管什么理由,德川信康都是德川家的正统继承人,怎么可能因为织田信长的一句话就直接砍了?要知道那个时候武田家已经被打回了甲信,德川家康已经算是非常强大的大名了。

    当然,和织田家比起来,德川家的实力显然还不够格,但显然,以他当时的地位以及多年来和织田家的关系,为这件事情辩解两句,拖拖时间,扯扯人情什么的还是能够做到的。

    可德川家康最后是怎么做的呢?随意的写了一封分辨的信,然后在得到织田信长肯定的回复后,纠结了两下后,就直接让德川信康切腹了。就算杀一个普通家臣也不用这么痛快吧?可德川家康就是这么痛快!而如果是他早就知道德川信康不是他亲生的种,那么一切就好说了。

    当织田义信带人继续返回三河的时候,另外一边,松平元康的书信早已送到了织田信长的手中。

    “呵呵,松平元康倒是打的好主意。”织田信长嗤笑着将那封书信随意的丢到了案几上。

    “他打的什么主意啊?”一旁的浓姬好奇的问道,对此,织田信长似乎也懒得说明,直接将书信递给了浓姬。

    接过一看,浓姬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意,“确实打的好主意呢。不但要求和本家建立同等地位的军事同盟,还要求本家帮助其巩固三河的统治……”浓姬不断看着,一边随口嘀咕着。

    看到最后,浓姬突然轻咦一声,随后好笑的问道,“那松平元康竟然要求将於大送回去?於大和他是什么关系啊?还是说那小子和义信有仇?”

    好吧,於大的身份在织田家中,知道的人其实并不多,毕竟当初本来也是一件很隐秘的事情。就连阿市也只知道於大是三河某个家族之女。嫁过人而已。

    而知道的人,如织田信长自然不会到处乱说,毕竟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而织田义信他们更加不会说这些了,没事给自己找麻烦干嘛呢?

    不过如今浓姬问了。那织田信长自然不会隐瞒了,再说浓姬也不是嘴碎的人。于是,织田信长很随意的说出了真相,“於大是松平元康那小子的母亲,松平广忠的正室夫人。”

    “什么?!”浓姬一双美目睁得大大的。显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她也见过於大很多次,在她看来,於大就是那种许多家族梦寐以求的侍女,完全看不出任何武家之女,而且还是曾经松平家家督正室夫人的影子。

    “那怎么办?人家现在来要人了~如果不答应的话……”浓姬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织田信长,丝毫没有话中的那种担忧。

    “嘿嘿,这些管我什么事情呢?我已经把这个任务交给义信那小子了,如果同盟失败了,就让那小子负全责好了。”织田信长怪笑着,那语气。怎么看来更加期待织田义信失败呢?

    两个猥琐的家伙不断嘀咕着,至于那封书信,直接就被当作了垃圾处理了。

    三河,冈崎城。

    “全权交由织田义信处理嘛……”松平元康淡淡的说道,似乎并没有对此有太多的惊讶。

    “是的,织田殿下是如此回复的。”服部半藏恭声说道。

    “嗯,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松平元康摆了摆手,随后服部半藏就直接消失在原地。

    “主公。”服部半藏一离开,一旁的酒井忠次就忍不住说道,“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让织田义信来全权负责的话。恐怕对本家相当不利啊。”

    之前织田义信的态度就让酒井忠次很无奈,而显然,他知道织田义信是那种相当顽固的人,而且还吃软不吃硬。

    “再看吧。而且本家也不一定非得投靠织田家才行。”松平元康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那封书信之中,虽然他的条件提了很多,但那不过是为了以后的杀价做准备而已。毕竟谈判谈判,总是要谈的。如果一开始就把价码弄的很低的话,那么随后成交的价格只会更低。虽然政治和商业不太一样,但殊途同归。在某种意义上,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唉……”闻言,酒井忠次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这是事关松平家命运的大事,作为一名家臣,他唯一能做的,只是提出建议而已。

    接下来的几天,松平元康几乎每天都在纠结和烦躁中度过。因为到底要不要背叛今川家投靠织田家,他实在下不定决心。毕竟一旦做出选择,那么松平家就再也没有反悔的机会了。而随后,让他更加郁闷的事情发生了。

    好吧,其实这件事情发生也是理所当然的,就是松平家诸多家臣们知道了织田义信的来意。嘛,这件事情不管怎么想,也不可能瞒得了多久。毕竟当时织田义信说的时候,在场可是有很多小姓、武士的说。

    虽然松平元康严令不准将那次会面的内容外传,但纸又怎么可能保得住火呢?所以当众多家臣们得知这件事情后,顿时炸开了锅。几乎每天都有家臣要求求见松平元康,却都被松平元康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

    只是,这种拖延方式有能拖得了多久呢?当酒井忠尚率领诸多家臣堵在松平元康的门口时,松平元康只得无奈的召开了评定,虽然他真的不想这么快面对这件事情。

    新的一天,可对于松平元康来说,他真的不希望白天怎么快就到来。可是没办法,他也只能无奈的来到评定间,此时,里面已经是各种争吵声不绝于耳了。

    看到松平元康到来,评定间恢复了平静,见状,松平元康的脸色才算是好了一些。走到上首位坐了下来,还没有开口说话,一名家臣就已经直接走了出来,却是酒井忠尚。

    “主公!属下有话说!”酒井忠尚大声说道。

    “请说。”松平元康客气的说道。虽然他真的不希望让这小子说话,因为酒井忠尚不单单是亲今川家派系的领头家臣,更一直游弋在松平家和今川家之间,态度相当之暧昧。嘛。如果是一般的家臣敢这样,松平元康早就趁机发作,顺便大捞一笔了。可酒井忠尚?

    很遗憾,松平元康只能装作没看到,谁让酒井一族是三河的大族呢?虽然酒井忠次也是酒井一族的人。但他在酒井一族的地位,可是相当尴尬的。

    “主公!今川家对本家有大恩!从大殿下时期,义元公就一直在帮助本家抵抗织田家的侵攻。如果不是两次小豆坂合战,恐怕本家早已经被织田家消灭了。”酒井忠尚直视着松平元康大声说道,眼神中,话语里,丝毫没有对松平元康的敬畏。

    “而且主公在被织田家抓去当作人质时,是今川家将主公您救了出来。更是由太原大师亲自收主公您为弟子,细心教导一切知识。而义元公在世时,就已经让您统帅三河。更是将义女濑名夫人下嫁与您。这些恩惠,难道主公您都忘记了吗?!”酒井忠尚说完,又转头看向了周围的诸多家臣。

    “诸位,三河人从来就不是恩将仇报的人!义元公对本家如此,本家又如何能够背叛今川家,而投向杀死义元公的仇敌织田家呢?”酒井忠尚大声说道,“更何况!本家自清康公时期,就和织田家是死敌!织田信秀更是收买本家的叛徒害死了清康公和大殿下!这些,难道你们都忘记了吗?!”

    好吧,不得不说。酒井忠尚在松平家的地位还是很高的,一番话下去,顿时得到了一群人的附和。

    松平元康坐在上面,脸色非常难看。不光光是因为酒井忠尚丝毫没有给他面子各种揭老底。更是因为在酒井忠尚的枪式威逼下,赞同和织田家同盟的家臣太少太少了。怎么说呢?除了酒井忠次之外,只有大久保忠世等年轻一派。这些人,都是当年骏府城时期,侍奉在松平元康身边的小姓,回来之后自然也同样站在松平元康这一边了。

    可这些人毕竟人微言轻。反驳起来根本得不到太多人的重视。而那些真正握有实权的诸如鸟居忠吉等人,却装聋作哑仿佛没有看到一般。

    这些人,都是三河的大族,可以说没有他们的支持,松平元康根本无法统治松平家。而如今他们严守中立的态度,让松平元康很是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无奈,松平元康只能主动求援,“忠吉大人,您是经历了本家三代家督的家老,不知道您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呢?”松平元康恭敬的说道。

    “主公,老臣已经老了,经不起这么多风风雨雨了。所以老臣只希望主公能够做出对本家最为有利和稳妥的选择……”鸟居忠吉淡淡的说道。嗯……说了等于没说。

    而随后,大久保忠员、石川康正等人,也纷纷说出类似的言论,总之就是各种摆资历,秀功绩,然后将问题原封不动的推回给松平元康。

    松平元康看着下面,酒井忠尚等人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鸟居忠吉等人漠不关心的沉默着,酒井忠次等人耸拉着脑袋低沉着。松平元康不知道为何,突然感到一阵绝望,“我真的能够带领松平家恢复往日的荣光吗?”松平元康一直都很坚定的信心,此时终于出现了裂痕。

    看到这种局面,酒井忠尚心中很是得意。在他得知织田义信的来意时,他就知道机会来了。在今川氏真的默许下,他一直努力的在拉拢三河的诸多家族,而这种时候,正是想三河那些大族显示自己力量的时候。

    而且,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派人通知今川氏真,而是打算等到事情结束后再汇报。因为他觉得,只有那样,才能显示出自己的重要性,以及对三河的掌控力。虽然就算如此,他也很难取代松平元康成为三河的新主人,但却也足以让酒井家在三河的势力大增。

    又过了片刻,评定间内依然是一片沉静,见状,酒井忠尚知道自己应该站出来给松平元康最后一击了。只是这个想法刚在他脑中出现,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就看到小平太一脸恐慌的冲了进来。

    “殿下!不好了!织田义信带人闯进来了!”

    “什么?!”松平元康、酒井忠尚还有鸟居忠吉等人全都震惊的站了起来。好吧,织田义信又来了,这并没有什么,因为他们都知道织田家如果能拉拢到松平家的话,对其会有多大的好处。可是……闯进来?这算是什么事啊?!这是来和谈的还是来找事的?难道他就不怕被当作敌人乱刀砍死吗?

    酒井忠尚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他一下子跳了出来,冲着诸人大声煽动着,“诸位!织田义信此举根本是看不起本家!也表示了织田家根本没有和本家和谈的诚意!既然如此,本家就应该将其拿下,交给今川家处理!只有这样,才能不让本家受到牵连!”

    一番话,顿时让诸多的松平家家臣蠢蠢欲动,包括那些原本中立甚至赞同和织田家和谈的家臣们。因为织田义信这种不等通报直接就闯进来的举动实在太侮辱人了,完全就是不把松平家放在眼里啊。

    “冷静!都给我冷静!”松平元康不断大喊着,只是他的劝阻,在酒井忠尚等人的不断煽动下,却显得那么渺小和苍白。

    “赶出去!赶出去!”松平家诸臣大喊着,就准备冲出去将织田义信拿下。就在这时,一声充满戏虐的声音传了过来,“哟,你们这是准备将谁赶出去啊?”话音刚落,织田义信一脸怪笑的出现在门口。

    闻言,酒井忠尚正准备发表一通宣言,然后让诸人一拥而上将织田义信拿下。却看到们旁边又走出来一人,而看到这个人,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而评定间,也一瞬间变得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