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五十六章:濑名
    求推荐票哦~求订阅~求各种~

    昏暗的房间中,1岁的龟姬和2岁的竹千代正在熟睡中。濑名悄悄的走进房门,来到窗下用布擦拭着身体。

    在月光的映射下,看不出她的喜怒哀乐,她就这么安静的坐在那边,不知为何,这副模样看得织田义信突然感到一阵怜惜。

    缓缓从阴暗中走出,或许是因为濑名太专心在擦拭身体吧?她并没有发现织田义信的存在。直到织田义信将她的嘴捂住时,她才猛地反应过来。

    “还记得我吗?美女~”感受到濑名的挣扎,织田义信将她转过来后轻声说道。

    当看到织田义信后,濑名瞬间就将他认了出来。昏暗的房间,散落的月光,神秘的出现以及帅气的样貌,一切的一切,都将濑名带回到数年前她刚刚来到三河时的场景。

    捂着她小嘴的手不知道何时已经离开,“是你?”濑名低声问道,语气中带着难以表达的情绪。低下头,脸色浮出了一丝红润,双手护着私密之处,似乎有些手足无措。

    “嗯,是我~很荣幸,你竟然还记得我~”织田义信轻笑着说着,不晓得从哪里拿出来一件衣服披在了濑名的身上。

    感受到织田义信那有些怜惜的目光,想着他出现在这里可能的目的,濑名忽然有些凄惨的笑道,“你都看到了吧?”

    点了点头,织田义信也不知道此时应该怎么面对眼前的少女。说起来,对于历史上的濑名,织田义信是不怎么喜欢的。因为这个女人几乎是集齐了所有的恶妇形象于一身,稍微正常一点的男人,就很难喜欢她吧?

    可现实中呢?第一次在冈崎时碰到她的时候,她看起来还是有些天真的少女,甚至在织田义信的心中有些傻乎乎的。而如今的她,容颜依然艳丽,但已经没有当初的单纯。尤其是那双眼睛。暗淡又没有光泽。

    “是不是觉得我很贱?竟然会和自己的义兄做这种事情……”濑名看着织田义信轻声说道,语气很是平淡,似乎根本不是在说她自己一样。

    闻言,织田义信沉默了。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眼前的少女。“濑名,这些事情等下再说吧,我是来带你们离开的。”

    “离开?你是为了我而来的?”濑名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为了自己而来。不过转念间,她似乎就想到了什么。“是松平元康让你来的?”

    濑名低声问道,语气中带着莫名的敌视和仇恨。可惜织田义信此时根本没有听出来,对于他来说,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快点带濑名离开这里。毕竟这里是今川家的大本营,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不是他,我是织田家的织田义信,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织田义信一边说着,一边手忙脚乱的给濑名穿着衣服。

    “织田义信吗?呵呵,我听松平元康还有义父大人提过很多次呢~想不到竟然就是你……”濑名自嘲的笑了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是我啦~好啦~乖哦~我们快走吧~”织田义信有些无奈的看着濑名催促道。

    “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救我!我记得你刚才说过,松平元康并没有请求你来救我吧……”濑名抓住了织田义信的手,目光炯炯的看着他。那表情似乎再说,“如果不说清楚的话我就不跟你走!”

    “尼玛,这个任性的臭女人!”织田义信心中暗骂着,嘴上也只能飞快的回答着,“本家要进攻美浓了,所以想要拉拢松平家作为本家与今川家之前的屏障。而松平元康说因为你们在这里当人质,他需要考虑一下。所以我就过来把你们救出去,这样他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原来如此。只要我们出现在冈崎城,那么不管人是不是松平元康救的,他都坐实了谋反的罪名。到时候他唯一的选择,就只有投靠织田家了。”濑名点了点头应道。

    “嗯。就是这样,满意了吗?可以走了吗?”织田义信无奈的看着濑名问道。

    “嗯,可以了。”濑名点了点头,飞快的将刚才织田义信整半天都没穿好的衣服穿戴整齐,随后不晓得从哪里拿出了一根绳子,将竹千代和龟牢牢的绑在了背上。随后。又将自己绑在了织田义信的背上。整个过程那叫一个迅速啊,仿佛演练许久一般。

    “可以了,我想这样应该不会影响你的行动吧?”濑名从背后搂着织田义信笑道。

    “啧啧,你已经演练许久了吧?”织田义信有些好奇的问道,说实话,他自己都不晓得应该如何带三人离开。好吧,他确实什么都没有想就直接过来了。

    对于织田义信的话,濑名并没有回答,她只是靠在织田义信的肩上沉默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状,织田义信也没有在意,直接背着濑名就往外面跑去。从天守阁离开,没过多久,就回到了前田庆次等人等待的地方。这一路,顺利的让织田义信都没有想到。没有想象中的遭遇战,那两个小鬼也睡得非常沉,搞的织田义信自己都觉得相当没有成就感。

    好吧,这小子绝对不是喜欢作死的人,那种无聊的想法只在他的脑海中停留不到1秒中就被他甩了出去。

    “主公!”前田庆次等人看到织田义信,连忙站起来轻喊着。

    “没被人发现吧?”织田义信随口问道,一边示意濑名下来。

    “没有。”

    “嗯,那就好。嗯?”织田义信应着,突然古怪的转过头,却发现濑名竟然睡着了……这一发现,顿时让织田义信心中奔腾跑过一万头草泥马。好吧,他承认,他一路跑出来非常的顺利,但就算如此,他也是相当紧张的说,精神丝毫不敢有任何的分散。而这女人倒好,竟然直接睡着了?

    刚想弄醒这混蛋女人好好教训她一顿,可看到她靠在自己肩上那安详的睡脸。织田义信很没节操的心软了。嗯……如果是一个丑女的话……好吧,就不要用这种相当没有技术含量的假设了。

    “我们走吧。”织田义信无奈的看着三人说道。

    “是。”前田庆次三人齐声应着,只是前田庆次那不断对织田义信挤眉弄眼的表情,让他有些不爽。

    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强烈的阳光让她只能眯着双眼,稍微挪了挪身子,身前那充满安全感的气味让她很是舒服。只是随即,她猛地反应了过来,睁开双眼看去。却不晓得这里是哪里。

    “你这女人终于醒了?快点下来去哄孩子!这两个臭小鬼吵死人了!”织田义信那不爽的声音传来。

    闻言,濑名愣了愣,随后就听到两个响亮的哭声,“嗯,知道了……”濑名羞涩的应着,连忙将身上的绳子解了下来。

    此时,前田庆次三个大男人正围着两个不断哭闹的小鬼各种逗弄着,可惜他们全都惨败而归。没办法,他们三人都没有养过孩子,哪里晓得要怎么带孩子呢?

    所以在看到濑名走来后。他们顿时如负释重的松了一口气。没办法,如果这两个小鬼不停止哭闹的话,他们根本没办法上路。毕竟,4男1女两个不断哭闹的小孩,这种阵容这么看都很奇怪也很引人注目吧?

    “他们饿了,我来喂他们……”濑名看了一眼,转头对前田庆次三人说道。只是可惜,这三位老兄却根本不晓得濑名这话是什么意思。

    “原来是饿了啊,也难怪,都过了这么久了。我都有点饿了。”前田庆次恍然大悟的说道。

    “嗯,那我们去给他们找点吃的?”白木行久低头思考着,似乎在考虑要找些什么样的食物。

    “我这边还有点干粮……”本多忠胜将他啃了一半的饭团递了过来。

    “你们三个白痴!给我滚去打探情报!”就在这时,织田义信突然一声爆喝。将三个逗逼一脚一个直接踹飞了出去。

    等到三人离去后,织田义信才转头准备对濑名道个歉,然后躲到一边休息一下。只是他才转过头,就一脸诧异的看到濑名正拉开衣领,随后缓缓掏出那一团柔软白皙的大兔子凑到了竹千代的嘴边。那一点嫣红被竹千代含在了嘴里,不时露出一些白色的液体。

    “咕噜……”这是织田义信吞口水的声音。好吧。他必须承认,这种喂奶的画面,对他来说很有冲击感。愣了半响,当濑名已经喂饱竹千代,抱起龟开始喂奶时,织田义信才犹豫的说道,“那个……我……”

    话到嘴边,织田义信突然不晓得该怎么说了。因为不管说什么,这个时间段似乎都已经晚了。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濑名抬头看着织田义信,突然露出了一丝媚意和羞涩,“你也想吃吗?”

    织田义信用性命保证,他刚才鬼上身了,脑中邪了,身体不受控制了……听到濑名的话后点头,走向濑名,一脸猥琐掏出她另外的大兔子含了上去的行为,绝对不是他的意识所控制的!呸!这话说出去谁信啊?!

    当龟吃饱喝足,和竹千代一样缓缓睡去之后,濑名露出一脸媚意,一对还滴着奶水的大白兔暴露在空气中不断诱惑着本来就没有任何意志力可言的织田义信时,接下来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一个时辰后,两个都吃饱喝足,还连在一起的狗男女衣衫不整的靠坐在树下。嗯……这一段真的没有什么其他意思,只是想表明长时间的奔波让他们都很辛苦。嗯!就是这样。

    不晓得沉默了多久,濑名突然抬起头一脸迷恋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义信大人,回到三河后,还有机会见到您吗?”

    “呃……自然有机会了~毕竟那么近,想我了,就派人送信给我~或者我有时间的话,也会来找你的~”织田义信楞了一下,连忙说着毫无可信度的保证。

    只是,濑名似乎也只是想听织田义信说这番话而已。她很满足的笑着,柔软的身体扭动着,找了一个更加舒服的位置。随后缓缓说道,“义信大人,您知道吗?其实竹千代是今川氏真的儿子,而且松平元康已经怀疑很久了……”

    “哈?”还在濑名的大兔子上玩耍的大手猛地僵住了,织田义信不敢置信的看着濑名,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会突然爆出这种猛料。

    自嘲的笑着,濑名缓缓说出了她的过往。

    那个时候,她刚刚和松平元康订亲,并成为了今川义元的养女,幸福快乐的居住在骏府城。那时候的她,对于松平元康并没有任何的感觉,甚至心中还很看不起这个来自三河的乡巴佬人质。

    可父亲和今川义元的命令并不是她能够反抗的,所以她打算试着去接受松平元康。只是很可惜,当时的松平元康全部心神全都放在如何讨好太原雪斋和今川义元身上,对于濑名这位政治婚姻的牺牲品,他甚至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所以在某次宴会上,和风流倜傥的今川氏真,在醉酒之后一个没忍住这种事情,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而有了第一次,自然就会有第二次,直到她随着松平元康来到冈崎城时才发现,她怀孕了……

    幸好,她和松平元康到也不是没有行过房事,不过为了遮掩,那段时间她还是很努力的去讨好松平元康。然后,生下竹千代后一段时间,她怀上了龟。

    听着濑名的诉说,织田义信吧唧了两下嘴,他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不过,对于松平元康第一顶绿帽到底是谁带的,他倒是没什么兴趣。他只是很好奇,为什么松平元康会怀疑竹千代不是他的儿子。

    “因为竹千代长得不像他啊!”濑名有些无奈的说道。

    闻言,织田义信瞅了瞅躺在不远处依然还在熟睡的竹千代,“确实,标准的小正太,长大肯定是个帅哥,而松平元康那小子嘛……”

    好吧,织田义信明白原因了,可这能怪谁呢?怪今川家的基因太好了?还是松平元康太丑?好吧,他其实长得还算一般般的,但要看和谁比了……

    ps:求推荐票哦~真的好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