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五十五章:潜入骏府城
    织田义信真的很喜欢欺负松平元康的感觉,这一点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只是觉得欺负松平元康的时候,他总能得到一种非凡的快感。或许是因为松平元康是历史上的征夷大将军?还是说是因为他最终得到了信长遗留下来的江山?可能后者会多一些,因为织田义信也很喜欢欺负木下秀吉。

    当然了,木下秀吉同学比松平元康好多了,因为他总是很识相,而且拼命的讨好着织田义信,让织田义信就算向找茬教训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而松平元康就没这么好运了,甚至都不用织田义信找茬,就能有很多的机会教训这只小乌龟。

    当教训完松平元康之后,织田义信拍拍屁股走人了,而松平元康则沉默的爬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站在那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主公?”酒井忠次的声音穿了过来。

    “忠次啊……半藏走了没有?”松平元康平静的问道。

    “已经离开了。”

    “是吗?”松平元康随意的应了一句,就挥了挥手让酒井忠次离开了。他现在,只希望一个人静一静。

    离开冈崎城,织田义信带着前田庆次等人就悄悄的前往骏府城。一路小心翼翼的躲避着所有的侦查,没两天,就来到了远江国。

    “主公,前方不远处就是井伊谷城。”前田庆次指着前方的城砦说道。

    “井伊谷城?井伊直虎的领地嘛~也不知道现在这位女领主是否已经继承家督了呢?”织田义信暗想着,“算了,等找机会再去瞅瞅吧,还是正事要紧。”

    如此想着,织田义信等人再次上路,5天后,四人终于感到了骏府町。

    随意找了一间宿屋休息了一天,等到第二天晚上,4人就来到了骏府城外。“你们三个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织田义信随口说着。仿佛要去的不是今川家的大本营,而是某间酒馆一样。

    “主公速去速回,万万不要乱来啊!”前田庆次有些担忧的说道。

    “靠,你小子还有资格说这话?”织田义信没好气的瞪了前田庆次一眼。随即就消失在3人的眼前。

    看到织田义信消失后,前田庆次三人有些无奈的对视着,良久,前田庆次才喃喃说道,“行久。你觉得主公会成功吗?”

    “以主公的本事,他想要走,没人留得住。”白木行久淡淡的说道。随后就找了一颗大树靠在了树下休息起来。

    见状,前田庆次搔了搔头,也带着本多忠胜跟着坐了下来。

    骏府城内,织田义信很轻松的就潜伏了进来,对于他来说,这种事情实在是轻松加愉快,何况骏府城的守备完全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严密。

    “还真是轻松啊,嗯……那么问题来了。濑名他们在哪里呢?”织田义信有些无奈的搔了搔脑袋,他躲在一颗大树上,不断扫视着黑夜中的骏府城,却很遗憾的发现,他根本没有具体的目标。

    “唉,看来只能先去天守阁碰碰运气了。”织田义信有些无奈的想着。在他看来,人质嘛,肯定是藏在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比如当年的松平元康,就被藏在那古野城的某个旮旯。说实话,如果当初不是被人带过去的话。织田义信都不晓得那古野城都那么一个地方。

    小心翼翼的躲开暗中的忍者以及巡逻的士兵,织田义信悄悄潜伏进了骏府城天守阁内。此时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入睡,到是方便织田义信行事。

    随意摸到一个房间,织田义信却有些诧异。因为本来应该在睡觉的人却出现在窗边。透过照射到房间的月光,织田义信顿时就激动了,因为那个人竟然是一名年轻的美女。

    “唉……”美女看着窗外的月色,突然低头叹息着。

    “美女深夜对月兴叹,是为了什么伤心之事呢?”一个猥琐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小嘴就已经被捂住了。

    “唔唔唔!”美女拼命挣扎着,却又哪里是织田义信的对手?

    “真是香啊~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织田义信猥琐的问道,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伸入了美女的衣领,直接抓住那丰满的兔子揉捏着。

    感觉到自己的私密处传来的古怪感觉,美女越发挣扎起来。对此,织田义信顿时就无奈了,他只是想知道濑名的所在,顺便占占美女的便宜,哪里想得到这个美女竟然反抗的这么激烈?

    “美女,劝你最好老实点,不然我不保证会对你做什么。”织田义信凑到了美女的耳边轻声说道,顺便舔了一下那小巧的耳垂。

    只是,美女根本没有理会织田义信的威胁,更加拼命的挣扎起来,还试图踢着任何东西弄出点声响出来。

    “美女,你再不老实的话,我就将你扒光了丢到町镇的酒馆里。相信那里有许多醉汉会好好疼爱你的。”织田义信再次威胁着。

    好吧,或许这种话才是对大部分女人的大杀器,闻言,美女顿时就老实了。

    “这才对嘛~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织田义信松开捂着美女小嘴的手,放在了她的后脑处,一边抚摸着她的秀发,一边将她转了过来。

    对此,美女并没有继续挣扎,因为她明白,自己如果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抚摸自己头发的手就会瞬间打晕自己。所以,她犹豫了一下后,就强忍着胸前的异样感觉低声说道,“我叫做早川,是今川殿下的正室夫人。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快点放开我离开这里,这样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啧啧,原来是早川夫人啊~难怪这么漂亮~”织田义信闻言,不但没有放手,揉捏着大白兔的手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起来。好吧,在玩太阁的时候,他就对于早川人妻这个人物很喜欢了。如今有机会,怎么可能放过呢?

    “你到底是谁?!难道就不怕本家通缉你?!”早川夫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话竟然没有起到半点的作用。

    “我嘛~嘿嘿,我是受人之托,前来救人的。”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想到了正事,“濑名你知道吧?就是松平元康的夫人。”

    “濑名?你要救他?是松平元康指示你来的?!他想干什么?背叛本家吗?!”早川一脸古怪的问道。

    “嘿嘿,这就不用你操心了,能告诉她在哪里吗?”织田义信挑起早川的下巴。借着月光看着她那美丽的俏脸柔声问道。

    “呵呵,你真的想要知道吗?”闻言,早川却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嗯?”织田义信莫名的看着早川,完全不晓得她为什么会有这种表情。不过在听到她随后的话后,顿时就明白了。

    “濑名她正在殿下的房中。这个时间,你应该明白他们在做什么吧?”早川轻笑着说道,似乎已经看到织田义信愤怒的表情。

    看着早川那戏虐的表情,以及微翘的嘴角,织田义信突然堵住了她的小嘴,品尝着她的娇唇。良久之后,织田义信才缓缓放开了她,“早川,看来你似乎误会什么了,我可不是松平元康那个可怜虫派来的哦~”

    “什么?”早川震惊的看着织田义信。随后就反应了过来,“难道你是织田家的人?!那为什么要来此?!难道织田家打算拉拢松平家?”

    一番话,顿时让织田义信傻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随意的一句话,就直接让面前这个女人猜到了真相。

    “女人,难道你不知道聪明的女人都很短命吗?”织田义信摇了摇头,摸着早川头发的手缓缓放在了她那白皙的脖子上。

    “是吗?不过我的师傅可是很长寿的哦~”早川丝毫没有在意脖子上的那只手,反而冲织田义信眨眼轻笑着。

    “你师傅?”

    “是啊,寿桂尼大师,知道吧?”早川露出了一副很得意的表情。

    “今川寿桂尼。今川氏亲的正室,辅佐了今川家三代大名,被成为女大名的存在……”织田义信随口说道,然后有些诧异的看着早川。“你竟然是她徒弟?”

    “是啊!怎么不相信?”早川不知道为何,突然变得有些调皮大胆起来。

    见状,织田义信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早川已经发现了他没有杀她的想法,所以才会变得如此。对此。织田义信只能无奈的想着,“谁让她是美女呢?!”

    “既然你猜到了,那我要带走濑名母子,你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织田义信直接说道。

    “当然没意见,虽然我并不在意殿下和她之间的事情,不过如果传出去的话,毕竟对殿下的名誉不好……”早川用着一种古怪的语气说道,随后看着织田义信,突然没好气瞪着他,“你还没摸够吗?”

    正在思索早川那古怪语气的织田义信闻言一愣,看到早川那很是无奈的表情,顿时坏笑的说道,“没有~而且不光没有摸够,还……”织田义信话还没有说完,就再次堵住了早川的小嘴,同时很不怕死的将舌头伸了进去。

    好吧,这小子难道就不担心早川顺口一咬,送伟大的主角下地狱?不得不说,这小子早晚会死在女人身上。

    可偏偏,早川放弃了直接让本书结束的大好机会,只是不断扭动着身体,试图脱离织田义信的掌控。可那无力的抵抗是闹哪样?为毛看起来像是在诱惑织田义信呢?难道她就不知道织田义信这小子已经好几天没有碰过女人了吗?

    粗暴的扒开早川的衣服,双手毫不客气的占领了她那丰满的以及臀部,不久之后,织田义信的裤子不知何时脱掉了,再然后,一阵阵压抑的呜咽声传出,所幸,并没有传出太远。

    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个黑影不断向顶层移动着,“尼玛,那个女人!差点就误了我大事!”织田义信郁闷的想着,一边不断向顶层跑去。好吧,这算是啥呢?明明是自己没有经受住诱惑。

    按照早川的指点,织田义信很快就找到了今川氏真所在的房间,此时,屋内依然灯光闪闪,附耳听去,一阵阵喘息、呻吟声不断传来。

    “啧啧,乌龟啊乌龟,你小子也太可怜了吧……”不知为何,织田义信突然感觉松平元康的人生真的充满了恶意。

    松平元康的老爹和爷爷都被家臣砍了,他的母亲被织田义信自己收了,他的夫人现在躺在今川氏真的身下,而他自己呢?在织田家做了几年的人质,又跑到今川家当了n年的人质。而现在好不容易有出头日了,织田信长发展起来了。

    “唉……看来以后还是不要再欺负松平元康那小子了……”织田义信默默想着。因为他觉得他应该尊重松平元康才对,毕竟经历了这么悲惨的命运,松平元康依然努力的为了松平家的未来而拼搏着。

    想到这里,织田义信又仔细的听了一会房间内的动静,随后就悄悄的从天花板上潜入了进去。

    一路循声来到目标的正上方,织田义信缓缓将木板推开了一个小缝。顺着缝隙看过去,顿时就惊住了,因为他并没有看到一对狗男女抱在一起做那没羞没臊的事情,却看到濑名被绳子吊在了房间中,一旁的男人正不断用鞭子抽打她的娇躯。

    “我擦,玩这么大?”织田义信傻傻的看着这古代版的,他咋就不晓得今川氏真竟然好这一口呢?“难怪早川竟然会欲求不满的和我来一发,原来是因为这个啊!”织田义信自以为找到了真相。

    或许是因为刚才和早川消耗了不少时间,织田义信并没有等太久,屋内的男女就完事了。不得不说,织田义信在参观之后,是很鄙视今川氏真的,“啧,这小子竟然是传说中的快枪手,难怪需要这些来帮忙了。”织田义信暗想着,一边跟上了濑名。

    好吧,今川氏真这小子真心混蛋,在玩完了之后,竟然直接让濑名光着身子滚蛋了。“尼玛,难怪一路上一个鬼影子都没有,看来是经常的事情啊!”一直跟着濑名走进房间,织田义信这才有些无奈的想着。他还以为是因为不希望这件事情被发现,所以周围才没有忍者在暗中保护,哪里想到竟然是因为今川氏真的恶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