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五十四章:艰难的选择
    冈崎城松平元康的大厅内,松平元康面无表情的坐在上首之位,面前不远处,是数名佩刀小姓。而在松平元康的旁边,酒井忠次和服部半藏分坐两边。

    织田义信坐在距离松平元康大概10米左右的位置,弑神戟已经交给了前田庆次,腰间佩带着八岐。而前田庆次等人,则被要求在大厅之外等待着。

    另外,在织田义信的周围,数十名松平元康的旗本武士站立在一旁,更有十几名忍者潜伏在房间的各处。显然,如果织田义信想要趁机杀死松平元康的话,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

    织田义信好笑的看着眼前这种阵仗,不过对于自己能有这种威慑力还是很得意的。毕竟如果不是他太强了,松平元康又怎么可能会这么提防自己?

    “义信大人,织田殿下有什么话要说,还请转达。”松平元康的话打断了织田义信的意淫,他的话语很是平淡,似乎已经找回了家督应有的平常心。

    “哦,也没什么,兄长大人说了,希望松平家可以降服本家。”织田义信用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道,仿佛在说早餐吃了没一样。

    闻言,松平元康顿时大呼侥幸,因为在这里的重臣之中,只有酒井忠次在这里。因为担心织田义信乱说话,松平元康并没有让其他人也过来,不然这群人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恐怕会直接打起来。

    “义信大人,您说笑了,本家一直都是今川家的家臣,又怎么可能降服织田家呢?”松平元康淡淡的说道,一副今川家忠臣的模样。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冷笑了一下,“松平大人说笑吧?在下记得在清康公以及广忠殿下在世时,松平家可不是今川家的家臣呢……”

    “你!”松平元康闻言顿时就怒了,这件事情是松平元康最不想面对的事情,如今就这么直接被织田义信给揭了开来。

    “主公……”见状。一旁的酒井忠次连忙瞧瞧的拉了拉松平元康。

    冲酒井忠次点了点头,松平元康再次恢复了冷静,“确实,本家在那个时期并不是今川家的家臣。但也不是织田家的家臣……在下确实一直想要恢复本家的荣光,但从今川家的家臣变成织田家的家臣,似乎并不能给与在下想要的。”

    “确实,不过本家并不打算让松平家彻底降服本家,只需要名义上向本家称臣就好了。”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他自然不相信松平元康会真的答应降服织田家,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名义上?”松平元康诧异的看着织田义信,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义信大人,不如您直接将条件说出来吧。”

    “很简单,本家保证松平家在三河的地位,同时如果今川家攻打松平家,本家也会出兵支援。但同样的,本家作战时,松平家必须支援本家。当然了,本家会付给松平家相应的酬劳。同时,不得做出与织田家战略不符的事情……”织田义信缓缓说道。

    闻言,松平元康和酒井忠次对视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意动。确实,织田义信这个提议让松平元康和酒井忠次很动心,因为除了那所谓的名义上称臣之外,其他内容完全和一个普通的军事同盟没什么区别。

    只是,就算如此,松平元康却也很难立刻就下定决心。毕竟这件事将影响未来松平家的存亡,而对于织田义信,松平元康已经不再相信了。

    “义信大人,这件事情在下必须得考虑一段时间。不过就算我想答应。恐怕也很难办到,相信您应该知道,在下的妻儿现在都在骏府城当人质……”松平元康沉声说道。

    “这……”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就皱起了眉头。他自然不晓得松平元康已经打算将她们给放弃了,在他的记忆中,不管是濑名还是未来的德川信康。在清州同盟后不久,就被德川家康给救了回来。

    所以虽然费南德·迪阿斯在情报中有提到这件事情,但他却也没有在意。可如今松平元康直接就提了出来,他总不能跟松平元康说“不用在意,反正过不了多久你就能救回来”吧?毕竟这件事情不管怎么说,都是相当合理的。

    织田义信这边皱着眉头沉思着,那边松平元康同样在琢磨着,不过和织田义信想的不同,他是在盘算着织田家、今川家这两个势力中,倒向那边对松平家的好处最大。

    嘛,虽然目前来看,织田家似乎比今川家更加的强势,但松平元康却很清楚,今川家虽然在今川义元死后有些一蹶不振,但它的底蕴依然摆在那边,绝对不是松平家能够抗衡的。

    可就如同他之前所想的那样,松平家根本得罪不起织田家。万一因为不同意而惹来的织田信长的大军,松平元康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够拿什么来抵抗。或许,今川家不会坐视织田家攻下三河,但他们也不可能立刻就出兵援救。最大的可能,就是织田家在将松平家打得半死不活甚至直接灭掉后,今川家才出兵。

    毕竟,如今的今川家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他们并不是真的很需要松平家来帮助他们统治三河。此时,他们已经有许多候选的代言人了,比如对他们很忠心的酒井忠尚。

    双方就这么沉默不语着,良久之后,松平元康主动打破了沉默,“义信大人,这件事情没有办法立刻给您回复,不若在本城休息几天,在下也和家臣们商议一下。”松平元康恭敬的说道。

    在大是大非上,个人的仇恨已经算不了什么了,所以松平元康决定放下对织田义信的仇恨。

    “嗯……也好。”织田义信随口应着。随后就在小姓的带领下,前往为其准备的房间。

    等织田义信离开后,松平元康拍了拍手,顿时其他人也快速的离开。不久后,房间内只剩下下酒井忠次一人。

    “忠次,你怎么想。”松平元康轻声问道。

    “主公,属下觉得,如果织田义信所言不假,那么本家可以认真考虑。毕竟只是名义上称臣,而且属下觉得这个条件恐怕也未必是织田信长的意思。”酒井忠次低声说道。

    “哦?”松平元康诧异的看了酒井忠次一眼。不过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不错,如果按照如今织田家的情况,那么在斋藤义龙死后,织田信长肯定要趁机大举进攻美浓。这么一来。如果能够拉拢到本家的话,那么织田家就可以后顾无忧了。”松平元康低声自语着。

    “主公,猫与虎,本家应该和谁联合,是一个非常值得考虑的问题。”看到松平元康在考虑。酒井忠次连忙继续劝说着。

    酒井忠次非常希望松平家能够和织田家联合,毕竟如今的织田家崛起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今川义元战死,斋藤义龙莫名其妙的病死。不管是运气还是什么,如今挡在织田信长面前的障碍已经全都消失了。

    而且,除了为了本家的发展之外,酒井忠次也是有私心的。如今在年轻一代,他和石川数正算是地位最高同时也是权利最大的家臣。所以他希望通过这件事情,让他成为真正的第一家臣。好吧,在他心中。根本就没把诸如鸟居忠吉等人放在心上,因为这些人都是三代元老。或许地位很高,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松平元康的嫡系家臣。

    “嗯……”松平元康闻言,默默的点了点头。良久之后,命人拿来纸笔,快速的写了一封书信之后,交给了服部半藏,“半藏,将这封书信交给织田信长。”

    “是!”

    在另外一件房间内。织田义信也在思考着,倒不是在思考如何让松平元康答应这件事情,而是在思考要如何才能将濑名母子救出来。在他的猜想中,或许松平元康可能不在意濑名的死活。但他的儿子,也就是未来的德川信康,他绝对不可能不在意的。毕竟按照他的情报,如今的松平元康可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而且只有濑名这么一个夫人。

    很无奈的是,他已经忘记了在历史上。松平元康是怎么将濑名母子给救回来的了。虽然他也可以等下去,因为按照历史,松平家和织田家结盟时,濑名母子依然还在骏府城当着人质。可他却不敢赌这一点,因为历史上,可没有他这位和松平元康结了这么多仇恨的家伙在。

    只是,不管他怎么想,最后似乎也只想到直接去骏府城救人这么一个方法。好吧,在拥有强大的武力之后,能用武力解决的事情,他似乎就完全不懂的用智慧了,虽然他一直认为他的智慧并不输给诸葛亮这群天才军师。咳咳!

    过了许久,织田义信终于下定了决心,“妈的,既然能用武力解决,干嘛还要想这么多!老子就不信现在今川家有谁能够挡得住老子!”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随后对前田庆次等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可!”

    “主公三思!”

    “主公,这实在太危险了”

    前田庆次三人连忙劝道,他们虽然知晓织田义信的武勇,但这种直接闯进敌人本城的事情,怎么看都是异想天开之事。

    “行了,就这么决定了!你们跟我一起去。难道你们觉得凭我们四人的实力,这天下哪里能够挡得住我们吗?”织田义信瞪了三人一眼后,坚定的说道。

    “这……”前田庆次三人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作为家臣,他们是真的不希望织田义信去冒险,可身为武士,而且还是对自己武勇充满自信的武士,他们却实在说不出自己实力不行这种话。

    见状,织田义信哪里会给他们再次说话的机会?“就这么决定了,放心吧,我们又不是硬闯,偷偷摸进去,将人带出来后就直接闪人。”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似乎这件事情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样。

    想到就做,织田义信随即就找到了松平元康,此时他依然在和酒井忠次讨论和织田家同盟这件事情。好吧,在他们心中,平等的同盟,才是一切的基础。

    “哦?义信大人要回去了吗?”松平元康有些慌乱的看着织田义信,他完全想不通,刚才还好好的,怎么没一会这小子就这么急着要离开。

    “难道织田家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松平元康暗想着,不过随即就将这个想法丢到了一边。如今的斋藤义龙已死,今川家又没有攻打尾张的打算,这么一来,织田家那边能发生什么事情?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有点担心於大她们……”织田义信随口扯着谎,他自然不可能告诉松平元康自己的想法。不然天晓得这小子会不会直接给今川氏真送信,告诉自己会前往骏府城偷人这件事情。而在织田义信看来,这件事情很有可能。

    “嗯?!母亲大人她怎么了?!”松平元康闻言,立刻有些激动的反问着。如果说他这些年来最为愧疚的是谁,那肯定是他的母亲於大了。如果不是因为她,她的母亲也不会落入织田义信的魔爪中受尽屈辱。

    闻言,织田义信愣了愣,随后看了看松平元康身边的酒井忠次。

    见状,松平元康也反应了过来,使了一个眼色,酒井忠次就知趣的离开了。

    虽然让松平元康和织田义信单独相处很危险,但如今既然织田家想要和松平家结盟,那织田义信肯定就不会对松平元康出手。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织田义信这才一脸怪笑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於大还有多却怀孕了……嘿嘿,说起来,我应该也算是你的义父了吧?”

    一句话,就让松平元康一瞬间眼睛变得通红,不管不顾的冲向了织田义信,“你这个混蛋!”

    只是很遗憾,他又怎么是织田义信的对手呢,随意的一挡一带,就直接让松平元康趴在了地上。

    “乖儿子,别这么激动嘛~其实你应该感谢义父我才对,让你能够多个兄弟姐妹的同时,还能多个侄女或者侄儿~”织田义信笑道,那模样,那语气,似乎生怕气不死松平元康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