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五十三章:出使松平家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对于松平元康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呢?权利?家庭?家臣?尊严或者荣誉?都不是!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松平家!只要能够让松平家回到当年的鼎盛时期,他什么都可以抛弃。

    或许听起来有些冷酷无情,但这才是一个乱世大名应该有的心态。优柔寡断,最后只会赔上自己的家族。这种例子,在这个时代数不胜数,比如那位可怜的土岐赖艺以及斯波义统。

    自己是可以为了复兴松平家抛弃一切,松平元康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同时也是一直这么去做的。可当他听到织田义信竟然只带了三名家臣就出现在冈崎町时,他发现自己并不是什么都能忍得下。

    “这个混蛋!竟然如此小看本家?!半藏!你带人去宰了他!”松平元康愤怒的咆哮着,只是往日一直都对松平元康的命令没有任何犹豫就直接行动的服部半藏,此时在听到了松平元康的命令后,却依然半跪在地上没有动静。

    “半藏?!难道你没有听到我的话吗?!”松平元康暴怒的看着服部半藏,那狰狞的模样,仿佛要吃人一般。

    “主公,请您冷静……”就在这时,一旁的酒井忠次出言劝道,“主公,如果您派人袭击织田义信的话,不管成与不成,本家和织田家都将成为死敌。而且最关键的是,还未必杀得了织田义信……”

    “可恶!”松平元康愤怒的大喊着,但终究还是冷静了下来。确实,如同酒井忠次所说的那样,一旦派人袭击了织田义信。那么织田信长绝对会和松平家不死不休。因为织田信长对于织田义信的宠爱是所有关注织田家的势力都明白的事情,更别说松平元康还了解的更多。何况,服部半藏他们也确实杀不掉织田义信。

    服部半藏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拼命的苦练,但他的本事和织田义信比起来……虽然松平元康并不知道织田义信的实力这些年来有没有进步。可他却知道织田义信以前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强大,最少,他并不觉得服部半藏可以打得过织田义信。

    “唉,忠次你说得对,半藏你也做得很好!”松平元康叹息了一声说道。

    “请主公赎罪!”闻言。服部半藏拜伏在地说道。不管是什么原因,他并没有按照松平元康的命令去执行,这对于忍者而言,就是罪。

    “呵呵,半藏不要多想,我完全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如果你真的按照我的命令去执行的话,那才麻烦了。”松平元康将服部半藏扶了起来后柔声说道。

    “主公……”服部半藏闻言,僵硬的脸上也不禁出现了一丝动容。

    “你现在是松平家的武士,理应要为了本家的未来做出自己的判断”松平元康拍了拍服部半藏的肩膀笑道,算是将刚才的事情歇过去了。“派人去跟着他们。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只是,松平元康的命令刚刚下达,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就看到他刚收的小姓小平太慌乱的跑了过来,“主公,织田义信在城外,要求见主公您!”

    “什么?!”

    冈崎城大门口,织田义信随意的站在门外,一脸笑眯眯的和门口的侍卫闲扯着,身后。前田庆次、白木行久、本多忠胜一脸严肃的站在他的身后。旁边,一名侍卫躺在地上,已然身首异处。

    好吧,这或许能够说明为什么这名松平家的侍卫会愿意陪着织田义信扯淡。同时脸上还带着恐惧的表情。

    “行久,你觉得主公这么直接找松平元康让他降服,可能成功吗?”前田庆次小声问着。虽然他一向讨厌政治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但他却不是傻子,用脚指头想,这么粗暴的方法最大的可能是引来松平元康的反弹而不是降服。

    “主公的想法岂是我等能够猜测的?我们只要做好分内的事情。保护主公不受到伤害就好了。”白木行久淡淡的说道。

    “切,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前田庆次不爽的碎碎念着。又撇了一边手持弑神戟,腰间挂着八岐的织田义信,“以主公的实力,还需要我们来保护?”前田庆次显然很清楚织田义信的实力。

    “师傅,主公毕竟是主公,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亲自出手吧?”一旁的本多忠胜听到前田庆次的嘀咕声,轻声说道。

    “砰!”

    “啊哟!”

    “你这个笨蛋!我还不知道这种事情吗?”前田庆次收回拳头,不满的瞪着本多忠胜说道,顿时就让还想反驳的本多忠胜把所有的话全都吞进了肚子里。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缓缓开启,随后就看到一群松平家的武士披甲带刀的冲了出来,一瞬间就将织田义信四人给包围了起来。

    对此,织田义信连动都懒得动,只是一脸怪笑的看着在一群家臣的簇拥下,缓缓向自己走来的松平元康。“元康,这么久不见,你越来越胆小了嘛~”

    “呵呵~面对尾张头号猛将织田义信,恐怕这世间也没有哪个人敢不小心吧?”松平元康大笑着,丝毫没在意织田义信的嘲讽。

    “不知道义信大人此次前来有何要事?”松平元康直接问道,他实在不想和织田义信有太多的接触,因为他怕自己忍不住怒火做出不该做的事情。

    只是很可惜,织田义信显然不打算让松平元康如愿,“你就这么对待老朋友的?我从尾张风尘仆仆的赶过来,都不请我进去坐坐喝喝茶?唉……想不到如今的松平家连最起码的礼仪都不懂得了。”织田义信怪笑着,那副模样看得松平元康一阵咬牙切齿。

    不过松平元康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很遗憾,我和你早已经恩断义绝。而如今织田家和本家正在敌对状态,这种情况下,请你们入城,传出去恐怕不好听吧~”

    “啧啧,小康康你这话说得实在太让我伤心了~”织田义信摇头晃脑的说道。哪有半丝悲痛的模样?

    “哼!如果义信大人到此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的话,那么还是请回吧!虽然机会难得,但我也不屑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松平元康冷哼着说道。如果可以的话,他多想直接将织田义信击杀在这里。可他看到织田义信手中那寒光闪闪的弑神戟,心中就拔凉拔凉的。

    “哟,小康康,看来刚才我是说错了呢,你小子的胆子变大了很多嘛~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织田义信戏虐的看着松平元康。毫不在意的嘲讽着。

    “混蛋!竟然如此对主公无礼?!”一声有些稚嫩的声音传来,随后就看到一名小姓拔出太刀冲了过来。

    “小平太!回来!”松平元康慌忙喊道,这小平太是他最近从酒井忠尚那边要过来的,很是看好他的未来,可不希望他死在这种无聊的情况下。

    只是可惜,才不过13岁的小平太此时的心中,早已经被愤怒充满了。他对于松平元康并没有什么所有的忠心,毕竟他刚刚才跟着松平元康。可从小就希望成为伟大武士的他,又如何能够忍受自己的主公被如此羞辱呢?

    “小平太?”织田义信看着冲来的小平太,心中疑惑的想着。因为他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至于越来越近的小平太,他根本没有在意,因为本多忠胜此时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

    同样都是13岁,可交手的经过却让所有人都傻了眼。只不过一招,本多忠胜就已经将小平太的太刀打飞,随后在小平太还没有反应过来前,蜻蜓切就已经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是的,就是蜻蜓切,在得到了弑神戟后,织田义信就将蜻蜓切赏赐给了前田庆次。毕竟白木行久有了村正,前田庆次还没有神兵呢。只是不久后,前田庆次却将蜻蜓切转送给了本多忠胜,说是这把枪用不习惯。啧啧。还真是个好师傅啊。

    对此,织田义信自然是无所谓,毕竟前田庆次在历史上那么牛逼,也没看到他有什么好枪。皆朱枪?别闹了,那玩意到处都是。

    “竟然胆敢对主公不敬?!给我跪下!”本多忠胜爆喝道,可小平太哪里可能会跪下?瞪着眼睛看着本多忠胜。“有种你就杀了我!”

    只是话还没说完,小平太就感觉到肩膀上的蜻蜓切传来一阵恐怖的力量,“噗通”一声,小平太瞬间就跪在了地上。任他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开来。

    看也没看小平太,本多忠胜就这么冷冷的看着松平家的诸人,“还有谁?!”

    “我擦,忠胜这小子啥时候这么霸气了?!”织田义信傻眼的看着本多忠胜,又转头看了看同样傻眼的前田庆次,却看到他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好吧,他们两个显然都想不明白,在那古野城一向低调做人,一竿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本多忠胜,咋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织田义信他们猜不透,本多忠胜却在那边激动的发抖,“尼玛!老子刚才实在太帅气了!好想看看主公和师傅的表情,嗯!肯定对我的表现很满意吧?!”好吧,这闷骚的小子。

    本多忠胜这么一手直接震住了松平家诸人……怎么可能?!小平太不过是一个13岁的小鬼头,甚至都还没有元服,被一招干掉这种事情虽然让诸人有些诧异,却又如何可能镇得住他们?更别说本多忠胜随后的挑衅了。

    “你说什么?!”

    “好小子!想死是吧?!”

    “竟敢在这里挑衅松平家?!”

    可惜,他们的痛骂并没有让本多忠胜感到丝毫的恐惧,因为在他的身后,织田义信并没有出声。这说明什么?说明织田义信是支持自己这么干的!有他的支持,本多忠胜怕谁?

    松平家一群武士们纷纷高声大骂着,可如长坂信政等人,却冷着脸站在一旁,并没有参与其中。作为松平家的重臣,他们想的要更加的长远。

    “都闭嘴!”松平元康愤怒的大喊着,瞬间所有人都乖乖闭上了嘴巴,齐刷刷的看着松平元康,显然是希望自己的这位主公能够好好的教训一下织田义信等人。好吧,这么想的都是松平家最新的一代人。他们并没有见识过织田义信的武勇,只不过听过他们的名声。可年轻人嘛~初生牛犊不怕虎。

    松平元康冷着脸看着一脸戏虐的站在不远处的织田义信,脑中几个念头不断盘旋着,最终冷声说道,“义信大人!您来此到底有何目的,还是直接说吧。”他决定无视刚才的那件事情了,虽然这么做,会让年轻的武士失望,但比起在这里和织田义信等人起冲突,松平元康还是更加希望和平解决的。

    “呵呵,没什么,不过是兄长大人有些话让我转告你而已~”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那轻松的表情,仿佛完全没看到周围那些能杀人的目光。

    “哦?”松平元康闻言,顿时楞了一下,不过随即就反应了过来,“既然如此,那就进来吧……”松平元康冷声说道。说完,就直接带着人先行离去。虽然决定让织田义信入城,但他可不会傻傻的和其近距离相处,天晓得这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会不会突然把自己抓起来当人质。

    不过,倒也不是没有人接待织田义信,毕竟如果让他们4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城,天晓得会不会跳出来哪个愣头青和他们打起来。好吧,应该说是被他们揍一顿。所以,酒井忠次缓缓走到了织田义信的面前。

    “义信大人,还有三位,请随在下来~”酒井忠次恭敬的说道。

    “你就是酒井忠次吧?不愧是松平家头号家臣~”织田义信一边跟着酒井忠次,一边轻笑着说道。

    “义信大人说笑了……”酒井忠次连忙否认着,开玩笑,旁边有这么多人在,他哪里敢承认啊?哪怕他心中一直有着这样的野心。

    ps.5.15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