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五十二章:劝降松平家?
    【播报】关注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知道吗?浅井家换家督了~”清州城,织田义信坐在织田信长面前随口说道。

    “嗯,听说是一个叫做浅井贤政的小子。不过想不到浅井久政那个权利狂竟然会主动隐居~啧啧。”织田信长有些诧异的说道,显然对于这个结果有些疑惑。

    “嘿嘿,你还有更加想不到的呢,听说那小子很是崇拜你,竟然将名字改成了浅井长政。”织田义信一脸贱笑着说道。他很想知道,这个时候的织田信长,对于浅井长政会不会产生好感。

    “是吗?”织田信长闻言,虽然语气很平淡,但嘴角依然浮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好吧,毕竟不过20多岁的少年,难免得意的说,更别说织田信长虽然表面上沉稳了许多,但在织田义信看来,只不过变成了闷骚而已。

    “不过我更在意那小子继任家督后的行动,竟然将他的妻子休了,这可是完全和六角家撕破了脸面呢。”织田信长摸了摸下巴意有所指的说道。

    “嗯?怎么,你想联合浅井家?”织田义信诧异的看着织田信长。

    闻言,织田信长摇了摇头,“没这么快,最少那小子没有展现出足够的实力前,还不值得我们去联合。”织田信长的语气充满了自信,不过如今的织田家,确实不是区区一个浅井家能够比拟的。

    “嗯,这倒也是。”织田义信随口应了一声,就不再谈论这个话题,而是转到了正事上面。什么正事?自然是攻略美浓的事情了。

    “进攻美浓的事情你准备的怎么样了?自从义龙那小子死了之后,恐怕那些家伙们已经沸腾了吧?”织田义信轻笑的说道。虽然他没有特意去打探,但想想也知道那些家伙面对这种局势会怎么想。

    事实上如果他不是熟知历史的话,也会觉得现在是最好的机会。毕竟斋藤义龙死了,美浓还有谁能够抵挡得住织田家?斋藤龙兴?别闹了!

    “你的意思呢?”织田信长不答反问着。他倒是想听听自己这个好妹婿的意见。

    耸了耸肩,织田义信随意的说道,“打呗,都准备了一年多了。干嘛不打?你不会是怕了吧?”

    好吧,织田义信是知道历史的,在历史上,斋藤义龙死后织田信长就一直进攻美浓,但大部分的时候。全都败退。不过显然,此时的织田义信更愿意相信眼睛看到的情况,那就是织田家很强,要比斋藤家强!

    “我也是这么个打算,这几天就准备动员一下。”织田信长点了点头,随后有些犹豫的说道,“不过松平家那边你怎么看?我个人觉得……”

    “你还是想和他们同盟吧?”织田义信无奈的看着织田信长说道。

    “嗯。不过如果你真的讨厌松平元康的话,不同盟也没关系。”织田信长点了点头应道,不过却也没有坚持一定要同盟。毕竟,他想和松平家同盟。不过是希望自己有一个稳定的后方而已,而如今的松平家显然也没什么资本和织田家挑事,更别说织田信长可不希望因为这么一件事情而让织田义信不满。

    虽然他以前很喜欢松平元康,不过他和织田义信一比,嘛~也就那么回事了。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织田义信的心中别提有多爽了,能让织田信长如此在意,他应该算是少数的那么几个人吧?不过爽归爽,织田义信却点了点头说道,“我是没什么意见。不过却也不能和松平家结缔什么同盟条约,毕竟我们可比他们强太多了……”

    “那交给你去谈?”织田信长好笑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

    “我去就我去!”织田义信爽快的说道,如果是出使其他大名家的话,他肯定不去。一费脑子。二来他也不是那块料。但出使松平家的话,他绝对不惧的说。反正,大不了就开打呗~好吧,这小子想的可真简单。

    事情就这么儿戏般的定了下来,或许不管是织田信长还是织田义信,他们此时根本就没把松平家放在眼里。

    回到那古野城。织田义信立刻就将众家臣传唤了过来,包费南德·迪阿斯。嘛,虽然此时的宁宁已经完全可以独立经营商馆的生意,但丽璐·阿歌特却也没有闲下来,而是将精力放在研究织田义信提出的那些商品,以及和界町的南蛮人拉拢关系上面。所以除非织田义信特别召唤,不然她基本不是在界町就是在津岛町。

    等众人到来,织田义信也不废话,直接就将目的说了出来,“让松平家投靠本家!”织田义信说得很轻松,仿佛这件事情是手到擒来一般。可话一出口,瞬间就让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

    “主公,这件事情恐怕没有这么容易……”岛左近皱着眉头说道。如今李华梅怀孕中,原来由她处理的情报等事务自然转交给了岛左近。虽然对于这些没什么兴趣,但岛左近却也没有什么怨言,反而踏踏实实的做好了所有的事务。

    当然了,此时的织田义信麾下根本就没有情报部队,所有的情报收集工作实际上都是由森可成手下的忍者部队进行的。只不过在交给织田信长的同时,也会交给织田义信一份而已。嘛,织田义信在织田家的地位已经近乎于超然了,有点类似于织田信秀时期的织田信光。而且他又是负责防守三河的大将,这种情况却也在情理之中。

    “哦?说来听听~”织田义信轻笑着问道,似乎并没有因为岛左近的话而不满。

    不过,对此岛左近却没有说话,反而转头看向了费南德·迪阿斯笑道,“费南德,你在情报方面有很高的天赋,不如你来说下吧~”

    嘛,自从费南德·迪阿斯成为织田义信的家臣后,织田义信就将他交给了岛左近,让其培养一下。不过。费南德·迪阿斯的年纪毕竟已经大了,学习武艺什么的显然不靠谱,所以岛左近在询问了织田义信过后,就让其作为自己的副手。一起处理李华梅留下来的各种事务。

    而在相处的这段时间里,费南德·迪阿斯那恭敬、谦逊以及努力的态度让岛左近很满意。虽然半路出家,但费南德·迪阿斯在情报方面的工作,却着实让岛左近震撼到了。几乎任何的细微情报,他似乎都能从中看出不一样的东西来。虽然很多地方,不过是猜测罢了,但他思考的方向以及强大的观察能力,却让岛左近很是佩服。

    所以这次,他特意示意了一下费南德·迪阿斯,希望他能够在织田义信的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能力。好吧,或许织田义信没有多少家臣,但毫无疑问,他的家臣团可能是这个时代最和谐的家臣团了,完全没有任何的勾心斗角。嘛。当然了,这也是因为织田义信根本没有多少家臣,也没有什么利益能够让他们争夺。

    好吧,跑题了。

    岛左近的话,让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费南德·迪阿斯的身上,他们的目光很简单,疑惑的同时又带着鼓励。对于他们来说,如果费南德·迪阿斯真的有岛左近说得那么出色的话,那对于织田义信来说,绝对是好事。因为织田义信的家臣实在太少了。而同时,他们也很相信岛左近,知道他从来都不会说大话。

    不过,织田义信倒是和其他人不同。他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惊喜。因为他早就知道费南德·迪阿斯这个人物的能力确实不错,不过到底哪里不错,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毕竟大航海时代中,人物的培养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多的针对性,只要等级上去了,大家都差不多。

    所以听到岛左近的话。织田义信很期待费南德·迪阿斯能够说出一些什么来。最少,对于他的培养,织田义信可以找到方向。

    见状,费南德·迪阿斯倒也没有胆怯,哪怕他刚刚加入织田义信的麾下,而且甚至连日语都还说不熟练。

    “主公,根据情报来看,松平家和今川家的关系虽然不好,但并不是我们可以拉拢的。因为松平家家督松平元康已经将自己的妻儿都送到了骏府城作为人质。”费南德·迪阿斯沉声说道。

    虽然他的日语听起来相当别扭,但大概的意思还是能够听得懂的。

    “另外,根据情报,松平家此时的发展非常依赖今川家,就算松平元康不在乎他的妻儿,除非本家拿出更多的援助给他们,不然……”费南德·迪阿斯说着,缓缓摇了摇头。

    “嗯!说的不错!费南德,干的很好,以后继续努力!”织田义信鼓掌称赞着。对于一个刚刚来到这里的外国人来说,费南德·迪阿斯能够做到这种程度,虽然是有人带,但也已经很了不起了。

    闻言,费南德·迪阿斯并没有得意,而是恭敬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很许多人不同,费南德·迪阿斯从小就很成熟,而且经历了海上那么多事情后,感觉好像什么事情都无法让他的情绪动摇一般。

    “费南德说的不错,松平家看起来确实无法脱离今川家。不过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我们去办。”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对于织田义信的话,众人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岛左近他们早已经熟悉织田义信乱来的套路,而费南德·迪阿斯自然更不会反对织田义信的决定。

    三河,冈崎城。

    松平元康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情报,脸色凄苦无比。

    “唉,斋藤义龙病死,新任家督斋藤龙兴不过才13岁……”松平元康低声说着,虽然只说了这些,但他身旁的酒井忠次哪里听不出来松平元康的担忧?

    “主公,虽然那斋藤龙兴年幼,但三人众尚在,其他美浓的家族也没有反叛的迹象。相信就算织田家再强,也很难攻下美浓的……”酒井忠次连忙安慰着。虽然这话,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家督,是一个家族的灵魂人物,直接就代表了一个家族的兴衰。远的不说,单看土岐家,如果不是土岐赖艺不行的话,又怎么可能给斋藤道三窃国的机会呢?

    又好像今川家,在今川义元死后,如果不是今川氏真表现出了不错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寿桂尼再次出面掌控局面,恐怕今川家也好不到哪里去。可就算如此,还不是给了诸如松平家这种有二心的家族生出其他想法的机会?

    而斋藤家呢?斋藤龙兴的能力虽然未知,但三人众却还是很出名的。可在酒井忠次看来,仅凭他们,是不可能抵挡得住织田家的攻势的。

    而一旦织田家拿下了美浓,拥有尾浓两国的织田家,将成为不逊于当初今川家的存在。到时候,和织田家关系相当糟糕的松平家可就要倒霉了。毕竟,在今川义元死后,今川家就只有松平家还一直保持着对织田家的骚扰。虽然被织田义信教训了一顿,但显然,这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一旦织田家进攻三河,今川家可未必会出兵营救。

    “主公……”酒井忠次想到这里,就打算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他却有不知道该如何说。

    不过,松平元康此时却轻笑着说道,“忠次,你说如果本家选择投靠织田家的话,织田信长会同意吗?”他说得很轻松,仿佛这件事情根本没有任何难度一般。

    “这……”酒井忠次张了张嘴,他心中确实有这么一个想法,可如今松平元康主动说出来,他却也无法同意。

    “主公!濑名夫人、少主还有小姐可都在骏府城呢!”酒井忠次沉声说道。

    “是啊,他们还在骏府……”松平元康淡淡的说道,语气上,听不出喜怒。但酒井忠次明白,自家的主动已经在考虑和织田家结盟这件事情的得失问题了。

    是的,结盟,在松平元康的妻儿还在骏府城当人质的情况下。听起来很残酷,但这就是乱世。和保全家族比起来,其他又算得了什么?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