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五十章:费南德·迪阿斯
    津岛町,阿歌特商会。

    自从商馆建成之后,前来购物的客人就络绎不绝。除了织田义信贡献出来的葡萄酒之外,更多的,却还是为了捧场,毕竟其他地方能买到的东西,这里也基本都买得到,既然如此,何必要去其他地方买呢?

    尤其在织田信长将购买铁炮的任务交给了阿歌特商会后,织田家许多家族如前田、佐佐等,也纷纷将一些购物的任务交给了阿歌特商会。

    “啧啧,难怪以前看到的那些大商会总是和地方势力的关系很好,这钱实在太好赚了……”丽璐·阿歌特一边看着账目,一边有些纠结的说道。

    “丽璐姐姐,你可别太得意了,现在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碰触到津岛诸多商铺的核心利益,所以他们才能容忍我们的存在。”宁宁在旁边提醒着。

    这段时间以来,宁宁在商业上能力得到了飞速的提高,已经能够独立看管店铺了。而丽璐·阿歌特的日语水平更是进步飞快,已经完全不需要翻译了。

    “放心吧宁宁,我本来也没有打算去做什么生活品的买卖。”丽璐·阿歌特轻笑着说道。虽然生活用品拥有恐怖的利润和买家,但毫无疑问,这些都是诸多商铺早已经划分完毕的利润点。如果阿哥特商会强行进入的话,虽然以织田义信的面子,他们可能也就忍了,但对于织田家来说,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那丽璐,你有什么打算吗?”费南德·迪阿斯这时插话到,他的日语水平也进步的很快,虽然达不到丽璐·阿歌特的水平,但勉强的听说,还是可以做到的。

    闻言,丽璐·阿歌特摇了摇头,“我们现在才刚刚起步,虽然依靠着主公的实力。我们发展的很快,但想要做大,还需要时间。”丽璐·阿歌特的语气有些沉重,“而且我们的目标是出海。这就需要更多的时间了,最少现在,我们没办法造船不是吗?”

    “这样啊……”费南德·迪阿斯沉默着。

    “怎么了?费南德,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丽璐·阿歌特敏锐的察觉到了费南德·迪阿斯的不对劲。

    “嗯,我最近对战争有点兴趣。”费南德·迪阿斯并没有试图隐瞒什么。在他看来也没有那个必要。

    “战争嘛……你们这些男人,真是搞不懂呢。”丽璐·阿歌特摇了摇头苦笑着,她实在无法理解这种心态,不过她也没打算用自己与费南德·迪阿斯的友情来让他打消这个念头。

    “既然如此,用不用我向主公引荐一下呢?相信以你的能力,就算成为武士,也会是一名优秀的武士。”丽璐·阿歌特轻笑着说道。

    “嗯,那就拜托你了。”费南德·迪阿斯点了点头。

    “对了,那埃米利奥怎么办?你也知道,他只喜欢跟着你。”丽璐·阿歌特忍不住有些嫉妒的说道。

    “这……还是让他跟着你吧。毕竟成为武士实在太危险了。”费南德·迪阿斯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

    他很清楚埃米利奥·菲隆的性格,软弱,胆小,这种性格上战场,简直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闻言,丽璐·阿歌特正准备再说些什么,一个身影突然闯了进来,正是埃米利奥·菲隆。

    “费南德,我要跟着你!我不怕死!”埃米利奥·菲隆大喊着,表情很是倔强。

    “嘻嘻。埃米利奥这种表情,看来是不会改变心意了呢。”丽璐·阿歌特轻笑着说道。

    “唉,埃米利奥,你这又是何苦呢?”费南德·迪阿斯叹息着说道。不过也没有再反对。就像丽璐·阿歌特所说的那样,埃米利奥·菲隆这种单纯的人一旦下了决心,是很难改变的。

    那古野城。

    “这么说,你想要成为我的家臣?”织田义信古怪的看了看费南德·迪阿斯,又瞅了瞅丽璐·阿歌特,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

    在他看来。费南德·迪阿斯应该是丽璐·阿歌特的死忠伙伴才对,不跟着她做生意,怎么会跑到自己这边当武士呢?

    “是的,织田殿下,在下在近畿的那段时间,感受到了战争对于在下的吸引……”费南德·迪阿斯说着自己的想法。

    “嗯,那他呢?”织田义信指着埃米利奥·菲隆问道。

    “我要跟着费南德大哥!他当武士,我也要当武士!”埃米利奥·菲隆虽然不晓得织田义信在说什么,不过看到他指向自己,连忙抢先说道。好吧,这段时间只知道吃的他,除了体重增加了之外,其他和原来真心没啥区别。

    “哦?呵呵~有意思。”织田义信闻言,顿时笑了。他并没有怪埃米利奥·菲隆无礼,反而觉得这小子蠢萌蠢萌的,挺有意思。

    “嗯,成为武士,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你必须明白,武士是把脑袋绑在腰间上的职业,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的。”织田义信想了想,最后还是同意了,随后严肃的告诫着。

    对于费南德·迪阿斯成为自己的家臣,他倒是不打算拒绝,毕竟在大航海里面,这个人也算是一号人物,虽然可能武勇和统军什么的差点,但是智谋方面到还是不错的。至于埃米利奥·菲隆,虽然在大航海中他是个不错的冲锋队长,不过对于他,织田义信真心没啥爱。不过既然他要跟着费南德·迪阿斯,那就让他跟着吧。

    “在下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费南德·迪阿斯恭敬的拜伏在地。

    “那好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家臣了。嗯,因为也不知道你的能力,所以你就先担任足轻组头一职,俸禄10贯。至于埃米利奥,你愿意跟着费南德,那就跟着吧。”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说道,“来人,叫左近过来。”

    没一会,岛左近就走了进来。“见过主公。”岛左近恭声说道。

    “嗯,左近,这位是费南德·迪阿斯。你带着他熟悉一段时间,顺便看看他在哪方面比较擅长。”织田义信随口说道。

    “是!”岛左近低声说道,没有因为突然被安排过来一个南蛮人有任何的不满。

    费南德·迪阿斯带着埃米利奥·菲隆跟着岛左近离开,房间内就只剩下丽璐·阿歌特和宁宁两女。

    “怎么样?在津岛町那边还顺利吧?没有人欺负你们吧?”织田义信柔声问道。

    “一切托主公的服。很是顺利。”丽璐·阿歌特轻笑着说道。

    “嗯,宁宁这丫头没有捣乱吧?”一句话,顿时就让宁宁的小嘴撅了起来。

    “主人,宁宁是那种调皮的小丫头吗?”宁宁不满的抱怨着。

    “主公放心,宁宁妹妹学的很快。现在已经可以独立做生意了。”丽璐·阿歌特轻笑着说道,对于宁宁,她还是很喜欢的。

    “嗯,那就好。”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随后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丽璐,想办法尽快赚去大量资金,最好吸引一些南蛮人常驻津岛町。”

    织田义信缓缓说道,一边站起身来走到了门外走廊,看着天空淡淡的说道。“过一段时间,本家和土岐家就会再次开战,到时候需要大量的资金……”

    闻言,丽璐·阿歌特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应道,“知道了,我会在加把劲的。”

    “嗯。”织田义信应了一声,随后转头看着丽璐·阿歌特笑道,“不过也不用太紧张,就算赚不到太多钱也没关系的。可别累坏了自己呢~”

    “呃……”织田义信这番话,顿时让丽璐·阿歌特呆住了,眼前的织田义信,似乎变成了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人。那个人,以前也是如此的温柔体贴。

    眨了眨眼,那个人再次消失,眼前之人,依然是织田义信。“呵呵,看来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呢。”丽璐·阿歌特心中苦笑了一下。随后低声应道,“谢谢主公的关心。”

    “嗯,今天就在这里住下吧,吉可是很喜欢你那些航海的故事呢。”

    “是!”

    夜,宁宁的房间中,一阵阵娇喘呻吟传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重新恢复了平静。

    “怎么了小丫头,不想要孩子吗?”织田义信搂着宁宁有些好奇的问道。之前诸女疯狂想要怀孕的时候,这丫头也是其中一员,而且看起来似乎更加的渴望。可刚才她却在最后制止了自己,用小嘴解决了问题。

    “当然想了~”宁宁一脸期待的说道,“只是如今商馆正在发展期,如果怀孕了,就没办法帮主人您了。”宁宁一脸无奈的说道,看得织田义信一阵好笑。

    “傻丫头,帮不了就帮不了呗,不是还有丽璐吗?”织田义信刮了下宁宁的小鼻子笑道。

    “那不一样,宁宁要成为能够帮到主人的人!”宁宁一脸严肃的说道。

    “哈,小丫头~”织田义信轻笑着,显然没有把宁宁的话当作一回事。

    见状,宁宁顿时不满的扭了扭身子,一下子就让织田义信的小兄弟又精神了起来。好吧,这段时间因为诸女怀孕的关系,一直过着糜烂生活的织田义信,竟然罕见的变成了苦行僧。

    “嘻嘻,看来主人最近过得很辛苦呢?”宁宁见状,一脸媚笑的坐了上去,随即房间再次响起了诱人的声响。

    美浓,稻叶山城。

    和织田家在那边不断进行着军备不同,美浓土岐家这段时间以来显得无比的安静。哪怕织田家没事就跑去美浓骚扰两下,也没有见到土岐家有什么反应。

    这种情况,让土歧义龙病重的传闻越演越烈,虽然安藤守就等人多次声明这件事情纯粹是子虚乌有,而土歧义龙自己也出面澄清谣言。可惜,他们这些做法依然无法打消众人的疑虑。因为虽然土歧义龙有出面,但大部分的时间,他却握在稻叶山城谁也不见。这可和以前没事就召开评定讨论家中诸事的情况差太多了。

    “主公,在这么下去,恐怕瞒不住多久了。”安藤守就一脸担心的说道,只是让他更加担忧的,却是土歧义龙的病情。

    面前,土歧义龙安静的躺在床铺上,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多处溃烂,精神也非常的差。如果不是他的身体素质非常好,恐怕也未必能够熬得了这么久的时间。

    “嗯,那就不用在隐瞒了。呵呵,其实就算隐瞒,又有谁会信呢?”土歧义龙苦笑着说道,语气是那么的虚弱。

    “父亲大人!您一定会康复的!所以,请不要放弃!”一个清脆却又有些慌乱的声音传来,却是土歧义龙的儿子喜太郎。

    “喜太郎啊,你过来。”土歧义龙招了招手,喜太郎连忙走了过去。

    看着面前的爱子,土歧义龙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头,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早已经溃烂不堪了。有些悲凉的收了回去,土歧义龙看着喜太郎沉声说道,“喜太郎,从今天起,你就正式继承本家家督之位。名字嘛,就叫做龙兴吧,斋藤龙兴!”

    一番话,顿时让所有人都惊住了,可土歧义龙似乎根本没有看到他们的表情,依然自顾自的说道。“没有办法给你举办元服礼了,不过相信你应该会原谅父亲我的。哈哈~”

    “父亲大人?!”

    “主公?!”

    斋藤龙兴和安藤守就等人震惊的看着土歧义龙,在他们看来,土歧义龙应该是病糊涂了。好吧,斋藤龙兴在这种时候紧急元服并继承家督之位,这并没有什么。但斋藤这个姓氏……

    摆了摆手,土歧义龙制止了安藤守就等人,随后有些喘息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很疑惑,不过,这是我最后的命令了……”

    说完,土歧义龙转头看向斋藤龙兴,“龙兴……你的爷爷道三,是一个伟大的武士,而你的父亲,却是一个没用的家伙。所以,我希望你能恢复斋藤这个姓氏,让美浓,让本家……”话还没有说完,土歧义龙忽然就费南德·迪阿斯费南德·迪阿斯晕了过去。

    “父亲大人!”

    “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