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四十九章:商业计划
    那古野町,费南德·迪阿斯的宅邸。

    虽然搞不明白费南德·迪阿斯到底在说些什么,不过,一向大咧咧的她也没有细想,而是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费南德,那份关于商馆的计划书你看过了没?觉得如何?”丽璐·阿歌特有些期待的问道。这份计划书,是她这段时间以来,结合了她之前的经商经验,以及在近畿的调查后编写的。可以说,这份计划书是她自从经商以来的结晶。如此用心写出的计划书,自然要和最好的同伴分享了。只是……

    “啊?那个啊?”费南德·迪阿斯闻言,表情怪异的搔了搔脑袋,“咳咳……那个……丽璐你是会长,你觉得不错就可以了……”费南德·迪阿斯说完,突然走到埃米利奥·菲隆的身边,“埃米利奥,你小子再吃下去就走不动路了,走!跟我出去转转!”

    说完,费南德·迪阿斯一把拉着埃米利奥·菲隆,在丽璐·阿歌特还没有反应过来前,一下子就跑掉了。

    半响后,费南德·迪阿斯的宅邸爆发出了一个恐怖的声音,“费南德·迪阿斯!!!”

    听到这个声音,费南德·迪阿斯脚下一顿,随后跑得更快了。

    “费南德,你又惹丽璐生气了。”埃米利奥·菲隆一边啃着鸡腿一边说道,不过他的语气听起来似乎并不是调侃或者责怪,而是在陈述一件事实。怎么说呢?感觉就好像和他没啥关系一样。

    “切,你还是担心你的体重吧!”费南德·迪阿斯白了埃米利奥·菲隆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哼!我这是丰满!懂吗?”埃米利奥·菲隆哼了一声,继续消灭着可恶的鸡腿。

    “唉,你小子,有些时候真的羡慕你这么看得开。”费南德·迪阿斯看着埃米利奥·菲隆那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有些羡慕的说道。

    “嘿嘿~”闻言,埃米利奥·菲隆顿时露出了害羞的神情。

    摇了摇头,费南德·迪阿斯转头看向前方。那古野町。人来熙往,在李华梅和鹤的治理下,虽然那古野町的发展并不迅速,但却也越来越繁华。

    “这份安逸。还能持续多久呢?”费南德·迪阿斯暗想着。虽然从欧罗巴到这里,他已经经历过许多残酷的情况,但在近畿看到的一切,却还是让他忍不住心惊。乱世,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想象那种地狱一般的场景。

    “丽璐依然继续在商业上的奋斗,看样子,她是准备积蓄力量找库恩复仇,顺便向那个人……”

    “那我呢?是继续在交易上寻找自己的动力,还是做些别的事情?”费南德·迪阿斯有些迷茫。

    他是因为对交易这种类似赌博的新鲜事物产生热情,虽然也有和那个人意气相投的原因,但热情,才是他最终加入阿歌特商会的原因。

    而如今,经历了那件事情后,费南德·迪阿斯感觉自己对于交易的热情开始减退了。反而对于另外一种东西的热情在他内心中缓缓燃起。那是一种充满血与火的东西,胜者可以得到一切,而败者甚至连生命都会失去。这种东西,名为战争。

    费南德·迪阿斯从小就在赌场长大,对于他来说,赌博就是他的一切。一旦失去,他的生活将失去所有色彩。而战争,也是一种赌博,只不过这种赌博的筹码,是自己的性命。这种方式的赌博。显然让他很感兴趣。

    “不过……现在还太早了,现在看到的,相信不过是乱世的冰山一角。相信过些时日,织田家也会行动吧?到时候再看看情况。嗯……那我是不是也得学习一下怎么当武士?”费南德·迪阿斯不断琢磨着。

    一旁。消灭了最后一根鸡腿的埃米利奥·菲隆疑惑的看着站着不动的费南德·迪阿斯,一双小眼睛转了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古野城。

    丽璐·阿歌特紧张的坐在织田义信的对面,看着他不断翻阅着自己所写的计划书。一旁,宁宁的神情也很是紧张,因为那份计划书里面。有几点是她提出来的。

    不知道为何,当听到阿市等女全都怀孕的时候,宁宁心中莫名的感到一阵痛楚,难道是因为所有和织田义信发生过关系的女人中,只有她没有怀孕?

    好吧,宁宁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却知道,她很想得到织田义信的称赞。她希望,织田义信的眼中,能有更多自己的影子。虽然她知道她不可能占有织田义信,但哪怕和他相处的时间能够长一些,她也会很满足。

    所以,她才会主动请缨跟丽璐·阿歌特学习商业,因为在她的认知中,织田义信虽然看起来对钱并不在乎,但却很喜欢钱。而如果能够帮助他赚到很多的钱,那她在织田义信的心中,就不会只是一名小小的侍女了。

    “就好像华梅大人和鹤大人那样!”宁宁的心中,一种名为野心的东西在闪动着。

    织田义信并不知道面前两女有多紧张,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这份计划书中。是的,就好像宁宁的猜测那般,他对于这件事情非常的重视,一方面是喜欢钱,一方面是他真的缺钱。

    虽然目前看起来织田义信的领地似乎发展的不错,但织田义信很清楚,目前他的发展已经陷入了瓶颈。每年的收入全都排的慢慢的,根本没多余的资金可以拿来做别的事情。

    好吧,这里面有许多资金是用来购买各种奢侈品的,不过想要让织田义信像松平元康那样节俭?显然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更别说在织田义信看来,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当然了,去年的年会中,织田信长多给了自己1000石的领地,可惜织田义信去看了一下,完全没有什么开发的空间。也不知道织田信长是不是深知织田义信有多懒,直接将一个开发基本完事的领地送给了他。

    不过,这1000石织田义信暂时并不准备拿来做什么。因为如果要组建部队的话,1000石真心也干不了什么事情。毕竟织田义信早就做好了打算,在成为国主之前,只组建纯粹的精锐部队。

    而精锐部队的组建。可是需要大笔的钱财,就好像武田家的赤备军团一样,那可是用一座金山在供养啊。所以,织田义信对于这次的商业计划可是相当在意的说。

    半响之后,织田义信放下了这份计划书。看着紧张的两女笑道,“不错,写得很好。真不敢想象丽璐你只在本国呆了2个多月而已。”

    “是吗?”丽璐·阿歌特闻言顿时长舒了一口气,一直提着的心情总算是放下了。

    “不过,有些地方还是需要修改的。”织田义信随口说着,“比如地点,我希望能够放在津岛而不是界町。虽然界町很是繁华,但毕竟不在我们的势力范围内。而且,我希望津岛能够更加繁华一些。”

    “嗯,这个没有问题。”丽璐·阿歌特闻言点了点头。之所以建在界町。是因为界町是日本最大的海贸港口,有许多国外的商人来此做生意。在丽璐·阿歌特看来,和国外做生意,利润可比和国内做生意大多了。

    “丽璐,我希望能够吸引更多的外国人来津岛而不是界町,毕竟短时间内,本家的势力范围还是在这里。而且,我希望你能够从中得到建立国外商圈的经验。”织田义信郑重的说道。

    界町,毕竟不会是属于他的,哪怕织田家攻下了近畿。织田义信的封地也不可能在近畿之内。按照织田义信对织田信长在历史上布局的想法,自己的封地很有可能是在越前或者播磨。毕竟自己身为织田家头号猛将,织田信长肯定不可能留着自己去帮乌龟打老虎,或者去对付四国的蝙蝠。那么西国的毛利家和北陆的上杉家。将会是他未来的敌人。

    这么一来,商馆放在界町的话,实在是太浪费了,也不符合织田义信未来的计划。

    顿了顿,织田义信再次说道,“另外。我希望你能够尽量获取远洋船只的建造方法,不管是商船还是军船……”

    “是!”丽璐·阿歌特眼神一缩,顿时就猜到了织田义信的意思,连忙郑重的应道。好吧,她的计划中,只涉及了商业的部分,不过对于织田义信来说,军事用途才是最终目的。

    “嗯,另外商品这边,可以加上葡萄酒。”织田义信轻笑着,给了宁宁一个眼色。宁宁会意,连忙命人拿来了一瓶葡萄酒。

    “嗯?这里也有葡萄酒?”丽璐·阿歌特有些兴奋的说道,她倒是不怎么爱喝酒,不过面对这种老家很是流行的酒品,她觉得很有亲切感。

    “是主人发明的呢~因为我们这里有很多葡萄,所以主人就试着用它们酿酒。”宁宁很是配合的解释着。

    对此,丽璐·阿歌特自然是一阵夸赞了,而在尝了一下味道后,她立刻就决定将这种酒品加入货架。

    “另外,我希望你找机会研发一下这些东西。”织田义信说着,就随意的拿出一张纸涂涂画画着。好吧,他的画工无法让人恭维,但在他的解释下,两女还是明白了画上事物的意义。一瞬间,两女的脸色就变得绯红。

    “色狼……”丽璐·阿歌特心中暗自嘀咕着,但眼神却完全无法从图纸上脱离出来。虽然织田义信画的很烂,但凭借他的解说,她还是很快就了解到了这些东西的价值。

    但宁宁显然有些无法接受,红着小脸小心翼翼的问道,“主人,这什么丝袜、高跟鞋等物真的有什么价值吗?”有些东西她并没有说出口,因为胸罩、内裤什么的,在她看来实在太超过了。

    “嘻嘻,当然有用了,难道你不觉得这些可以增加女性魅力,而且还可以提高某些事情的情趣吗?”织田义信嬉笑着,丝毫没有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而一旁,丽璐·阿歌特强忍着羞涩,不断思考着这几件东西的价值,良久之后,她才定了定神说道,“主公,这几件商品属下确实很喜欢,如果不是很贵的话,相信会有不错的市场。”

    丽璐·阿歌特的话让织田义信很是得意,只是这种得意还没有持续太久,丽璐·阿歌特又是一盆冷水泼了过来。“不过,如今毕竟是乱世,许多人的温饱都是问题,不太可能购买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而如果定位为奢侈品的话,制定价格是一方面,另外销量肯定也不高……”

    “这样啊……”织田义信有些为难的嘀咕着,老实说他弄出这些东西的时候本身也没有想太多,只不过是想要增加一些情趣罢了。嗯……为他自己。不过丽璐·阿歌特既然提出了这个问题,那他就必须想办法解决。

    想了一会,织田义信看了一眼丽璐·阿歌特,顿时有了主意,“这样,这些东西我们定位为价格高昂的奢侈品,而销售人群则更多的针对国外,比如那些高官皇室之类的。”

    闻言,丽璐·阿歌特点了点头,她刚才也想到了这一点,相比日本的战乱,其他国家如今还是相对比较和平的,有钱人也更多。

    计划定了下来,丽璐·阿歌特就立刻开始筹备起来,有织田义信的资金,地点又是在织田家领地的津岛,让丽璐·阿歌特的准备变得非常轻松。唯一比较麻烦的,则是织田义信提出来的那几件东西。因为是纯手工制品,而且织田义信只给了几张样式图,这让东西的研发进度并不是非常的理想。毕竟,这些东西都是拿来穿的,如果不舒服的话,肯定不合格。

    不过,这并没有妨碍到阿歌特商馆的开馆时间。

    2月,在津岛诸多商人还有织田家诸多家臣的捧场下,阿歌特商馆开馆营业。对于他们来说,这不过是卖织田义信一个面子,完全想象不到这座小小的商馆,在未来将会变成多么恐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