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四十八章:年底
    又是一个新年,对于乱世之中的人们来说,每一个新年都是值得大肆庆祝的事情,因为这代表着他们又平安的度过了一个年头。听起来很是悲哀,而实际上呢?就是这么悲哀……这里可是平均寿命不过25岁的乱世啊。

    不过,对于织田义信来说,这些事情和他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此时,他正一脸贱笑的看着前田利家……身边的几个箱子。

    “利家,你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嘛~我们之间的交情何必整这些虚的?”织田义信大义凌然的说道。看上去,还真是一脸重义气轻钱财的有为青年呢。

    “切,你这个混蛋,说这种话的时候不要抱着箱子不放啊!”前田利家无奈的看着织田义信吐槽着。

    “哈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织田义信大笑着,随后就命人将箱子抬了进去,那速度,似乎生怕前田利家反悔似得。

    “对了,你干嘛要送我东西啊?我记得你小子也不是很富裕啊?”当箱子彻底的消失在前田利家眼前时,织田义信这才笑呵呵的转头问道。

    “现在才问不觉得太迟了吗?”前田利家心中再次吐槽着,一边有些不爽的解释着,“这些可不是我送的,是我那老爹送的。”

    “嗯?利昌大人?”织田义信疑惑的看着前田利家,他可不记得和那个老家伙关系好到会互相送礼。

    “是啊,阿松怀孕了,所以老爹就送点礼过来表示下心意。”前田利家没好气的说道。

    “原来如此,这可真是有些过意不去啊~”织田义信搔了搔脑袋讪笑着,随后对前田利家眨了眨眼,一脸疑惑的模样问道,“那你呢?你身为阿松的兄长,好意思不送点什么?”说完,织田义信还露出了一脸鄙夷的模样,仿佛前田利家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样。

    “哈?你说啥?我没太听懂耶。”前田利家闻言。眨了眨眼,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看上去是如此的逼真。“算了,我还要去清州,你小子要不要一起去啊?。”前田利家说着。直接就起身离去,丝毫不给织田义信再说话的机会。

    “靠,这个小气鬼!”织田义信不爽的嘀咕着,不过还是应道,“算了。我还有点事情,你先去吧。”

    “哦,那你快点啊。你现在可是本家的头号猛将,一举一动可都很引人注目的。”前田利家提点着。

    “知道了,啰嗦!”织田义信嘟囔了一句,不过他也知道前田利家是为他好。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或许家臣们的瞩目只是因为织田义信的地位高,但如果出现什么事情,显然也会受到众多的瞩目。虽然织田义信不在乎,但他也不想给织田信长添麻烦。

    等前田利家离开后。织田义信就直接去找丽璐·阿歌特了。就在前几天,这丫头终于回来了,不然织田义信恐怕真的要派人去找了,虽然如果真的那样的话,恐怕也找不到。

    来到丽璐·阿歌特的房间,还没进门,就听到一阵娇笑声,“好嘛,竟然都在这里。”织田义信暗想着,随即就推开了门。

    “霸王丸哥哥?!”

    “啊!主公您怎么直接就进来了?!”

    一进门。织田义信入眼间就是一片白花花,这幅场面,顿时就对织田义信造成了成吨的伤害。可惜他没等他细看,就在一阵阵尖叫声中被赶了出来。

    “哼!又不是没看过。干嘛这么夸张!”织田义信站在门外不爽的嘀咕着。不过随后,他就想起刚才那一瞬间瞄到的场景。好吧,其他人倒是没啥,毕竟都已经看过不晓得多少次了。关键是织田义信似乎看到了丽璐·阿歌特。

    “可恶!那么短的时间根本就没看清嘛!”织田义信后悔的想着,嗯,他唯一看到的。就只有那一头金色的短发,以及……没了!

    半响之后,门才被再次拉开,可惜刚才那白花花的场面早已经没有了,因为诸女已经穿上了过年用的和服。

    “还以为你们在干嘛呢,原来是换衣服啊。”织田义信嘟囔着,随后看到诸女那气愤的眼神后顿时醒悟过来,这里面还有一个女人还不是他的女人呢。好吧,似乎有些拗口。

    “咳咳~那个丽璐啊,你穿这身很漂亮呢。”织田义信干咳两声,有些尴尬的说道。

    “谢谢主公……”丽璐·阿歌特脸色羞红的低语着。眼神慌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本来织田义信还想和丽璐·阿歌特商量下商馆的事情,不过显然现在可不是什么好时候。无奈,织田义信只能交代了两句,就直接前往清州城了。

    这一年,在整个织田家历史上都会是重要的一年,因为这一年,织田信长击败了强大的今川家,让织田家彻底走入了天下豪雄的眼中。从此以后,织田家不再是众人眼中那不屑一顾的乡下大名了。

    所以这一次的年会,所有织田家家臣全都盛装出席,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自信、自豪的神情。或许桶狭间之战后,不单单改变了织田家的地位,也改变了织田家家臣的内心。这种心态,短时间内可能看不出什么作用,但长久下去,却会让这些家臣们的能力产生质的飞跃。尤其在战争之后,将不会在发生看到对方的旗号就开始担心战败的情况。

    “义信大人,在下最近得到了一支秘方,对于孕妇很有好处的……”

    “恭喜义信大人,在下最近正准备去拜访大人您呢……”

    织田义信缓缓走向织田信长的宅邸,一路上,无数认识不认识的家伙纷纷向他打着招呼示好着。不过,织田义信对此只是很淡然的点着头,嘴角挂着看上去毫无破绽的微笑。这么多年过去,织田义信早已经不再那么目中无人。

    好吧,他也不算是目中无人,只不过以前觉得和一群npc有什么好扯的?不过现在,他早已经彻底的融入了这个时代。

    一路来到门口,就看到前田利家和佐佐成政正无聊的站在门口闲聊着。看到织田义信,他们立刻就迎了上来。

    “义信!我听利家那小子说了。你把阿市还有鹤她们几个都弄怀孕了?”一过来,佐佐成政就露出了一脸的笑容,小声问着织田义信。好吧,每个人都有一颗热爱八卦的心。哪怕是佐佐成政这些年已经完全成为了古板、严肃的武士也不例外。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对方是织田义信。虽然这些年他们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几乎每天都会泡在一起。但时间并没有让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变得淡泊,反而越来越浓厚起来。毕竟,他们可是能够在战场上交托后背的战友。

    嘛。一般人面对这种情况,肯定是有些不好意思,可织田义信是谁?不但没有不好意思,还趁机吹嘘起来,什么一夜百次郎啊之类的,听得前田利家等人连连送出中指以表鄙夷之心。他们才不会承认自己那方面不如织田义信呢。

    来到屋内,丹羽长秀他们早已经到了。

    “哟,这全到了啊~怎么,兄长你是不是准备带我们去敲哪个寡妇家的门啊?”织田义信一开口,顿时就惹来一阵笑声。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怀念的神色。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幼无知的年代。

    一阵笑骂,众人不断聊天打屁着,无关局势,无关政务,只是随意扯着蛋。如今的他们,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有机会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了,他们才不想浪费机会去讨论那些让人头痛的事情呢。

    一个时辰之后,年会开始了,织田信长一脸笑意的坐在上首。旁边,林秀贞不断念着新年祝词。这是传统形式了,每年的都有这么一出。只是和往年的捧场不同,今年林秀贞亲手写的祝词虽然依然很出色。可惜众人却丝毫听不进去,更有些性急的,直接就表露在脸上了。

    好吧,这可是在打林秀贞的脸啊!只是让人奇怪的是,对于这种情况,林秀贞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呵呵的继续念着,嗯……还特意放慢了语气。

    “哈哈!林大人也来搞怪了,看来他今天心情也不错啊~”柴田胜家见状,顿时大乐。

    “呵呵,今天似乎就没有人的心情不好呢~”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他自然知道众人心情为什么这么好了,因为每年过年,都会给今年一整年中表现出色的家臣颁发奖赏,有升官的,有赏钱的。而且织田信长继任家督之后,对于赏赐从来不吝啬,自然让众家臣无限期待了。

    只是很可惜,今天林秀贞就像是故意的一般,一篇祝词那叫一个又臭又长,完了之后,还有各种感言,感谢等废话。说实话,要不是林秀贞贵为笔头家老,恐怕早就被嘘了。好吧,这个时代没有嘘人的习惯。

    终于,祝词讲完了,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林秀贞转头向织田信长施了一礼,随后在他的示意下,从衣袖中又抽出了一份书卷。

    “织田义信,一年来为本家出生入死,立下无数汗马功劳!升家老,加封领地1000石!”林秀贞大声念道。

    一瞬间,大厅内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了过来,不过织田义信完全没有在乎。一脸淡定的出列拜谢,随后就重新坐了回去。仿佛被提为家老的不是他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这件事情,众人倒也没什么其他感想,毕竟织田义信从出仕织田家以来,升官就是噌噌噌的,尤其在其成为了织田信长的妹婿之后,成为家老,完全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在清州城参加完宴年会,回到那古野又是一场年会。封赏了一番前田庆次他们,又是一顿吃吃喝喝。

    “丽璐,怎么样,这段时间过得还习惯吧?”织田义信端着酒杯走到丽璐·阿歌特面前轻笑着问道。

    “谢谢主公的关心,这里的生活还不错~”丽璐·阿歌特一脸微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围那欢快的气氛,让她这些天的心情也非常不错。

    “那个……”织田义信犹豫了一下后,有些结巴的说道,“那个……丽璐啊……之前我可不是故意闯进来的……咳咳!而且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他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毕竟他可不是那种占了便宜不负责的人。当然了,如果要他负责的话,他会很开心的。

    “属下明白的,主公不用担心。”可惜,丽璐·阿歌特压根就没给织田义信机会,一句话就堵住了织田义信后面的所有说词。

    不过织田义信也没有失望什么的,毕竟他也没想过一下子拿下丽璐。“嗯,那你好好休息,明天阿市她们要去津岛町逛街,到时候你也去吧~”织田义信并没有给丽璐·阿歌特拒绝的机会,说完,他就直接离开了。

    “逛街吗?”丽璐·阿歌特低头自语着,随即陷入了沉思。

    隔天,丽璐·阿歌特跟着阿市她们足足逛了一整天,各种买买买,那奢侈的生活,看得丽璐·阿歌特不禁咋舌。好吧,虽然她是阿歌特商会的会长,以前也通过海贸赚了许多钱。但这么消费,她可从来没有干过。

    那古野町,费南德·迪阿斯和埃米利奥·菲隆居住的宅邸。

    “丽璐,怎么样?今天玩得开心吗?”费南德·迪阿斯看着丽璐带回来的一大堆袋子,一脸好笑的问道。

    “哼!这些都是阿市夫人她们硬买给我的!”丽璐·阿歌特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娇羞的狡辩着。

    “哈哈~”闻言,费南德·迪阿斯顿时大笑起来,一旁正在啃着鸡腿的埃米利奥·菲隆奇怪的看了这边一眼,随后再次对着桌上的一盆鸡腿奋战着。

    “呵呵,是吗?嗯……这样其实也不错……”费南德·迪阿斯闻言,轻笑着嘀咕着。

    “你在说什么哦?!”丽璐·阿歌特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费南德·迪阿斯,完全听不懂他说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呵呵,没什么,不用在意。”费南德·迪阿斯随口说着,一脸笑意的脸上,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