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四十五章:收服阿哥特商会
    “这就是贵国的城堡吗?真是相当有特色呢~”

    当织田义信带着丽璐·阿歌特等人来到那古野城前,她看着面前的那古野城,轻声赞叹着。她倒不是敷衍,虽然在欧罗巴大陆,气势澎湃的城堡有很多,但那放在整个欧罗巴大陆上,就显得不咋多了。大部分的领主所居住的地方,实际上也不比这里好多少。毕竟不是每个国家都像华夏那么有钱,各种城池到处建。

    众人进入那古野城中,前田庆次带着其他人去别处休息,而丽璐·阿歌特继续带着费南德·迪阿斯和埃米利奥·菲隆跟着织田义信。对此,织田义信并没有反对,因为他知道对于丽璐·阿歌特来说,这两个人和其他那些普通水手的区别。

    进入织田义信的宅邸,阿市等女早已经醒来,看到织田义信带来的三位南蛮人,立时就准备回房暂避。

    “华梅、鹤,你们两个一起过来。”织田义信叫住了两女。

    “是!”

    来到会客室,双方分两边坐定。中间,多却姬和宁宁分别为两边人泡着茶。

    “正式介绍一下,在下是尾张国织田家麾下家老,那古野城城主织田义信。这两位是在下的家臣,也是夫人。”织田义信轻声说道。这一次,他用的是荷兰语。好吧,这再次将诸人给震住了,不过这并不包括李华梅等女,因为她们早就知道织田义信会葡萄牙语。

    嗯?说的不是荷兰语吗?嘛,对于听不懂的人来说,葡萄牙语和荷兰语有啥区别吗?

    “不得不说,织田大人您的语言天赋,是我见过最恐怖的一个。”丽璐·阿歌特摇着头轻笑道,随后脸色一正说道,“在下阿歌特商会会长丽璐·阿歌特。”

    “那么,阿歌特会长,相信就在刚才,你的部下已经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你了。那么请容许在下直奔主题。在下以织田家那古野城城主的身份,诚邀贵商会加入在下的麾下。”织田义信一脸严肃的说道。

    “呵呵,加入您的麾下吗?能否告诉我您的目的呢?正如您所言,我已经大致了解了贵国目前的情况。似乎比起我们这种生意人。您应该对战士更加感兴趣吧。”丽璐·阿歌特轻笑着说道。

    闻言,织田义信轻轻摇了摇头,“阿歌特会长,你是一个生意人,应该知道金钱对于战争的作用。而且虽然让你们加入我。但并不代表你们需要打仗。你们需要做的,和你们以前做的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区别还是很大不是吗?以前我们赚的钱属于我们自己,而如果加入您的麾下,赚的钱则变成了您的。”丽璐·阿歌特摇了摇头,显然不赞同织田义信的提议。

    “呵呵,我不会全部拿走,然后只给你们一点点固定的回报。”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我的打算是这样,由我来给你们提供船只和初始资金,赚到的钱。我们对半分。”

    “这……织田大人,希望您给让我和部下商量一下。”丽璐·阿歌特闻言,沉声说道。

    “那是自然。多却,带她们去一个安静的房间。”织田义信吩咐着。等丽璐·阿歌特三人离开,织田义信这才给李华梅两女解释起刚才的事情。

    “南蛮商会?主公您的意思是通过她们,和欧罗巴进行贸易?”李华梅立刻就猜到了织田义信的意思。

    “不单单是欧罗巴大陆,你们要知道,在整个世界里,日本不过是一个很小的国家。如果我们能够建立强大的海贸,所得到的财富是绝对超乎你们想象的。”织田义信笑道。

    是的。他是真的有这个打算,而不是随便找个理由想要泡丽璐·阿歌特。毕竟在历史上,英国、西班牙、葡萄牙、土耳其、荷兰……等等的欧洲国家就是靠着海贸带来的惊人财富,才一举成为一个个让世界瞩目的强国。

    “而且……”织田义信顿了顿。将两女搂在怀中轻笑道,“强大的海贸,需要强大的海军去保护。如果有能够纵横四海的海军,华梅,你要报仇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吗?而鹤,你的天赋也不会浪费掉。”

    “可我们现在根本没有那么多钱啊……”虽然感动。但李华梅还是保持着理智。如今,那古野城所有的收入除了维系日常支出之外,全部都投在了死神众的身上。造船?虽然当初李华梅的船都是杨希恩弄来的,李华梅并不知道到底用了多少钱。但就算如此,李华梅也不会想当然的觉得那些很便宜。

    “嘿嘿,我可以去找兄长借嘛~大不了到时候多给些利息就是了。”织田义信不以为意的说道。

    只是很遗憾,李华梅直接就泼起了冷水,“主公,恐怕您想的太美好了,一支包括战舰在内的海贸舰队,根本不是本家能够负担的起的。甚至可以说,以整个尾张的实力,5年之内不吃不喝也凑不出这些钱来。”

    “没这么夸张吧?”织田义信转头看向大祝鹤。毕竟在这里,只有她才是专家。

    “这一点都不夸张,属下当年偷袭汪直的基地,用的那些船只就花掉了全部身家,就算如此,得到的也不过是一些近海船只。而且主公您不要忘了,本家目前的战略是攻打美浓。”李华梅淡淡的说道。

    “主公,华梅说得确实有点夸张,虽然属下不知道主公的具体计划,但如果按照一支最低标准的海贸舰队,金额大概是在3万到5万贯左右……主公?!”大祝鹤也附和道,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织田义信长大着嘴巴,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

    而这个打击,显然还没有完。“主公,这个价格是按照我们国内制船水平和技术计算的。不过在属下看来,目前国内主流的两种船只,关船和安宅船都不适合远洋航行,因为他们都是用人力滑动的……”大祝鹤继续说道。

    “但如果要制造那种南蛮船,首先我们没有技术和图纸,其二……就算造出来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出海进行贸易的。毕竟水手的训练也是需要大量时间的,在本国,可没有多少水手会操纵南蛮船。”大祝鹤说完。小心翼翼的看了织田义信一眼,生怕将他打击的太惨。

    不过事实上,织田义信此时早已经反应过来了,确实。他似乎太过于想当然了。哪怕在游戏中,在资金足够的情况下想要造5艘大型船也需要将近1年的时间。而赚到这笔资金,也需要2、3年的时间,这还是理由各种不合理的bug来实现的。

    最少,在显示中是不可能出现用一艘近海船从日本直接开到新大陆的坑爹情况。单单物资就不可能足够。

    “这样的话,恐怕就不能马上开启海贸了,那这段时间应该怎么做呢?”织田义信低头沉思着。

    就在织田义信和李华梅两人商量的时候,那边丽璐·阿歌特也在和费南德·迪阿斯商量着。嘛,埃米利奥·菲隆从来不会参与这种事情的。

    “费南德,你的直觉一向都非常准的,你觉得我们应该答应织田大人的提议吗?”丽璐·阿歌特低声问道。

    “这……丽璐……这种大事,靠直觉可不行。”费南德·迪阿斯皱眉说道,不过,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作为一个赌徒,单凭织田大人所说的这些,我觉得……还是可以赌一下的。”

    “理由?”丽璐·阿歌特歪着脑袋,面带着微笑,似乎对于费南德·迪阿斯的话并没有什么不满。

    “很简单,我们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费南德·迪阿斯沉声说道。他们沉船的位置虽然靠近津岛港口,但也算是深海,在这个时代,严格来说只要船沉在了深海,就基本不可能打捞成功。毕竟那个时代根本没有大型机械足以吊起一艘船,更别说要勾住船只完全只能凭借运气。

    哈?潜水?好吧,或许现代的潜水记录可以潜到100米,但那是极限潜水!你让他潜到水下搬点东西上来试试。更别说将放置财宝或者物资的箱子抬上来了。这也是为什么大航海时代除了留下一大堆关于航海家的故事外,还有无数个宝藏的传说了。

    费南德·迪阿斯所说的话,丽璐·阿歌特自然明白,所以她并没有反驳,只是安静的等待着下文。

    “丽璐,你应该也明白我们现在的处境。一无所有,只有我们三个外加几个兄弟。如果在和平并且语言没有障碍的国家,我们可以通过许多种方法重新获得资金和船只。但在这个充满战乱的国家,而且这里的人还对我们这些人颇为敌视,我不觉得如果没有当地领主庇护我们,我们能安全的离开这里。”费南德·迪阿斯沉声说道。

    “嗯,你说得很对,我也是这么想的。”丽璐·阿歌特点了点头,虽然她今年才18岁,但这段时间的经历,早就让她练就出远超一般人的成熟和稳重。不然,以她大咧咧的性格,就算得到船员的支持和爱护,也不可能从欧罗巴一路开到日本来。

    “不过,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一群落难的外国人,当地的领主不但救下了他们,还打算和他们合作?难道他就不担心我们拿了钱和船后不回来吗?”丽璐一脸疑惑的问道。“或许,我们出海的时候,身边会有一大堆他的人,但就算如此,他又为什么相信我们呢?就因为我们说自己是做生意的人?”

    听到丽璐的话,费南德·迪阿斯沉默了,事实上他也无法解释为什么织田义信会选择相信他们。虽然他们从欧罗巴一路将船开到了日本,但实际上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足以证明自己商业能力的东西。如果只看航行的话,只要掌握了航海术,再加上不错的运气,任何欧洲人都能率队来到日本。

    “呵呵,难怪你要问问我的直觉。”费南德·迪阿斯苦笑道。这种琢磨不透的事情,确实也只能靠直觉了,说白点,就是靠赌。

    “不错,所以你现在还觉得,他值得我们去赌吗?”丽璐·阿歌特看着费南德·迪阿斯的眼睛问道。

    并没有避开,费南德·迪阿斯同样凝视着丽璐·阿歌特那美丽的双眼说道,“不错,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可以赌一把。”他并没有说理由,因为这种直觉本来就没有任何的理由。

    不久后……

    “放心吧,丽璐,你们不会失望的。”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对于丽璐·阿歌特会同意他的提议,织田义信还是很有把握的。嘛,虽然有点趁人之危,但这确实是一个绝妙的机会。有什么比收服一个一无所有的求生者更加困难的事情吗?

    “一切就拜托主公您了。”丽璐·阿歌特学着刚才看到的礼节拜伏着说道。嘛,这句主公,却是听织田义信说的。

    “呵呵~丽璐,你的学习能力让我刮目相看,我对于你的商业能力更加期待了。”织田义信挑了挑眉毛笑道。虽然看上去丽璐做的还有些蹩脚,但几个重点却都把握住了。这种事情可不需要什么天赋,而丽璐能在瞬间记下来,只能证明这丫头的记忆力非常非常的好。

    “那么,你们先去休息吧。宁宁,给她们安排下房间。明天一早,我们再来商议具体细节”处理好了丽璐等人的问题,织田义信就转头对李华梅和鹤说道,“我现在去一趟清州,你们不用等我了。”

    “还去清州?!”李华梅有些诧异的问道。

    “当然了,就算不能造船,但不管干嘛,总是需要钱财的嘛……钱这东西,谁会嫌少呢?”织田义信双眼发光的说道,这副模样,看得李华梅两女一阵好笑。他们可是非常清楚自己的这位主公兼男人是有多么的不在乎钱财,所以在她们看来,这不过是织田义信想要趁机去勒索织田信长的借口而已。好吧,看来她们并不了解织田义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