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四十四章:丽璐·阿歌特
    也不知道是大海男儿天生就这么豪爽,还是织田义信的西班牙语让费南德·迪阿斯忘记了防备。是的,当费南德·迪阿斯同学说出他是西班牙血统的南美人时,织田义信就开始用西班牙语和他交流,偶尔还蹦出一两句印第安土语。

    对此,费南德·迪阿斯自然被吓傻掉了,不过随即就和织田义信更加热情起来。俗话说得好,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虽然织田义信和他并不是老乡,但在这种陌生的国度听到熟悉的母语,毫无疑问会更加拉近两人的距离。

    “哈哈!竟然因为赌博才对于交易这件事情感兴趣?你小子这个理由我喜欢!”织田义信大笑道。他听过无数次关于喜欢生意这种事情的理由,不过这一个,却是最搞笑的。

    “呵呵,没办法,我可是从小就听着赌博声长大的。实际上出海之前,我都不晓得人们还有其他的工作~”费南德·迪阿斯轻笑着应道。

    “啧啧,不过我还是挺佩服你们的,一群年轻人不但敢出海做生意,而且还能来到这么遥远的地方。”织田义信有些感叹的说道,不过随后,突然露出一脸的模样,“说起来,丽璐是你们的船长?嘻嘻~一群男人会服从一个女孩子,肯定是有某种原因的吧?”

    “这……”费南德·迪阿斯闻言顿时愣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织田义信突然的转变吓到了,毕竟织田义信给他的印象,那就是拥有渊博的知识而且很强大的武士。

    搔了搔脑袋,费南德·迪阿斯犹豫了一下后说道,“其实在我们之中,还有一个人,我当初是因为和他意气相投,才选择上船的。”

    “哦?”织田义信疑惑的看着费南德·迪阿斯,但他心中却很清楚他说的是谁。因为在认出丽璐之后,织田义信就发现一直跟着丽璐的那个小白脸卡米尔并没有在人群中。

    好吧。织田义信对于这种可能是情敌的人总是很在意的。不过你不能因此而说他花心,虽然织田义信确实经常对许多美女心动,但不得不说,他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当然了。他随便起来绝对不是人。

    而这时,一个有些胆怯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费南德,你们没事吧?”转头看去,却是那个金发胖子。嘛。织田义信此时也知道了他的名字,埃米利奥·菲隆。

    对于他,织田义信还是有点印象的,毕竟整个大航海4中,像他这种体型还不是反派的人屈指可数,更别说他还是织田义信的养猪大队长了。好吧,对于只建两个水兵室的织田义信来说,海兵队长永远是白木行久和克里斯蒂娜。

    “咦?埃米利奥,你没和他们一起去吃饭吗?”费南德好奇的问道。

    “那个……我有点担心……所以……”埃米利奥·菲隆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织田义信。他虽然一脸小心的模样。却并没有刻意掩饰话语,毕竟在他看来,这里不可能有人听得懂他们的语言。

    “织田大人,很抱歉,我这个兄弟有些胆小怕事……”费南德·迪阿斯闻言,立刻起身对织田义信恭敬的道歉着。在和织田义信闲聊时,他也貌似随意的问出了很多有用的东西,比如这里是日本,而且处于比欧洲那些海战更加恐怖的乱世之中。

    而且更重要的是,织田家是一个拥有上千名武士的家族。放在欧洲,那可是超级强大的领主。所以哪怕织田义信一直表现的很友好,他也不敢大意。毕竟他小时候可是在赌场长大的,见惯了前面轻声笑语。后面拔刀砍人的场面。

    “费南德?”埃米利奥·菲隆疑惑的看着费南德·迪阿斯,不晓得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郑重的对那个男人道歉,正打算再说些什么的事情,他就听到眼前这个男人脱口而出,那充满西班牙风情的流利口语。

    “不用道歉,费南德。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也会对任何陌生人充满防备的。”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随后转头对埃米利奥·菲隆笑道,“既然来了,那就过来一起聊聊吧,相信过一会,丽璐就会醒了。”

    “啊?!是!大人!”埃米利奥·菲隆慌忙走到费南德·迪阿斯的身后坐了下来,那规规矩矩的坐姿,一脸担忧害怕的神情,看得织田义信心中异常好笑,“这个死胖子竟然这么胆小?不过看上去还真的有些呆萌呢。”

    三人又聊了一会,不过因为埃米利奥·菲隆的关系,更多的时候,还是织田义信发问,费南德·迪阿斯回答,埃米利奥·菲隆旁观。不久后,织田义信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向躺在床上的丽璐·阿歌特。

    “她醒了。”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丽璐!”闻言,两人顿时跑到了丽璐·阿歌特的身边,就看到她有些茫然的看着天花板,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吧,她也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们先好好聊聊,我去准备一些食物。”织田义信随口说着,就直接离开了。他很清楚,这个时间,需要让费南德·迪阿斯告诉丽璐·阿歌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自己的主动离开,毫无疑问会获得三人的好感。

    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那个卡米尔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虽然织田义信确实记得卡米尔似乎有这么一个离船的剧情,不过实在太过于久远了,而且他对于那小子又没有半点好感,自然不会记得了。

    屋内,费南德·迪阿斯正耐心的给丽璐·阿歌特讲着关于她晕过去后的事情,更主动帮织田义信说了很多的好话。嘛,倒不是说他看出了织田义信的想法,为了荣华富贵才主动拉皮条。只不过是因为某些原因,他希望丽璐·阿歌特不会从此不再相信男人。

    更加重要的是,他可是非常清楚丽璐·阿歌特到底有多么的直爽,好吧,这是往好听了说,说难听点,就是完全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这一路上。他们因为丽璐·阿歌特的大嘴巴,几乎把所有能得罪的不能得罪的都得罪了一遍。有时候回想起来,费南德·迪阿斯都会怀疑他们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日本人会说葡萄牙语倒是不稀奇,毕竟日本的传说就是从葡萄牙人口中传出来的。不过不但会说葡萄牙语。而且还会西班牙语甚至印第安语,这实在是……”丽璐·阿歌特听完费南德·迪阿斯的话,脑中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这个。

    好吧,实际上不管是谁看到这种情况都会被震惊的,一个能够熟练用多个国家的语言表达意思的人。哪怕在后世也是让人瞻仰的存在,更别说是这个时代了。哈?欧洲那边不就很多人会说多国语言?嘛,毕竟欧洲大部分国家的语言都是拉丁语系,就好像一个懂得汉语的人,就算不会,但也基本听得懂东北话一样。

    而且欧洲的大迁移可比华夏频繁的太多了,各种族群混居,交流的也频繁,所以学习起来自然不会有多困难了。

    “费南德,我知道了。放心吧。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丽璐了,所以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丽璐·阿歌特低声说道。

    费南德·迪阿斯低头看着丽璐·阿歌特,她的表情很是平淡,但这副模样却让他很心痛。因为他知道,以前的丽璐·阿歌特是多么开朗的女孩。因为这个性格,哪怕航行再枯燥,再困难,再危险,他们这些人依然死心塌地的跟着她。因为他们都希望每天能够看到丽璐那开心的模样。就好像看到了天使一般。

    可如今……

    “丽璐……你要振作起来……我、埃米利奥还有其他兄弟们……”费南德·迪阿斯的声音有些哽咽。

    “放心吧,费南德,我知道的。”丽璐·阿歌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却完全无法让费南德·迪阿斯两人感到往日的温暖。

    这时。埃米利奥·菲隆突然动了动鼻子,口中喃喃自语着,“好香啊……”随后,一阵“咕噜噜”的声音响了起来。

    “噗哧~”见状,丽璐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见状。埃米利奥·菲隆连忙各种搞怪起来,试图让丽璐·阿歌特这种灿烂的笑容出现的更多。

    这时,织田义信拉开了木门走了进来,旁边,是数名町民,他们捧着一盘盘的饭菜走了进来。“哟,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织田义信轻笑着,“丽璐,可以这么叫你吗?”

    “当然,我的恩人。”丽璐轻声说着,试图站起来行个礼,却被眼疾手快想要占便宜的织田义信直接冲过来按住了。

    “好快!”费南德·迪阿斯两人同时惊诧着。

    “丽璐,你现在还要好好休养呢,不用勉强。”织田义信柔声说着,不着痕迹的摸了摸丽璐·阿歌特那柔嫩的小手,随即转身走到饭菜前说道,“这是本国的一些美食,相信你们在欧罗巴肯定没有吃过,都来尝尝吧~我先去外面,你们吃好了,我们再相谈。”

    织田义信留下这么一番话,就直接离开了。嗯,他很完美的展现了一个绅士的风度,在他心中。

    不过,就算在丽璐·阿歌特眼中,织田义信的这番作为也是可以加分的。不过,她却也没有想太多,毕竟,因为某件事情,她被打击的实在有些惨痛。虽然不至于心死,却也差不了多少。

    三人并没有吃太久,丽璐·阿歌特是身子虚外加没胃口,费南德·迪阿斯是担心等下事情的发展,而埃米利奥·菲隆而看到两人都没怎么吃,他也不敢一直吃。

    所以,正在外面和已经回来的前田庆次闲聊的织田义信,很快就看到三人走了出来。

    “不合胃口吗?”织田义信奇怪的问道。他可是记得欧洲人很喜欢日本料理的说,而且那些饭菜他以前也吃过,虽然比不上於大她们的手艺,却也算是还不错的说。

    摇了摇头,丽璐·阿歌特轻声说道,“很美味,不过我觉得现在并不是享受美食的时候。”

    闻言,织田义信点了点头,确实,一行人流落到陌生的国度,除非看起来似乎没心没肺的埃米利奥·菲隆外,胃口不好却也正常。

    “那么,跟我来吧,我们好好谈一谈。”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随后就直接转身离开。

    “丽璐。”费南德·迪阿斯皱着眉头看着丽璐·阿歌特,虽然他和织田义信刚才聊得还算开心,但那顶多算是闲聊,而接下来,可是正式的商谈。这种事情他并不陌生,虽然不晓得织田义信会说些什么,但从欧罗巴一路来到日本,这种商谈可是很平常的。

    但如今和往日比起来,却又有些不同。因为之前他们去过的那些地方,就算是混乱如非洲,也因为殖民地的关系,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危险。但这里,却完全不同。而如今,看样子是要前往织田义信的城堡……毫无疑问,危险系数可不晓得有多大呢。

    “放心吧,费南德,我明白的。而且……如果不跟他去的话,你觉得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丽璐·阿歌特轻笑着说道。

    闻言,费南德·迪阿斯皱着眉头看向四周,从这些当地平民的眼中,他依然看到了充斥着警惕、厌恶等目光。不难想象,如果他们没有人庇护的话,等待着他们的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或许,他们并不惧怕一般的平民,但如果平民数量多起来呢?而且如果杀太多人的话,肯定会有军队来处理吧?而他们,船已经沉了。夺船?倒也是个主意,但没有补给的情况下,出海无疑是自寻死路。

    “好了,不用想那么多了。如果他真的对我们有恶意的话,我们现在也不会依然站在这边了。”丽璐·阿歌特轻笑着拍了拍费南德·迪阿斯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即就跟了上去。

    “算了,最坏也不过死在这里而已。从新大陆一路来到传说中的东方,已经不虚此生了。”费南德·迪阿斯晃了晃脑袋,找了个看起来不错的理由安慰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