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四十三章:落难的南蛮人
    要说起生孩子这种事情,可是相当急不得的说。就好像后世那些重金求子的家伙们,不就因为生不出来吗?

    只是,如果仔细想想,生孩子这种事情严格说来并不是一个技术活,而是一个体力活。恰好,织田义信这小子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体力。于是乎,从清州回来后,织田义信就打着奉旨造人的旗号,扑向诸女就是一阵啪啪啪,对此,诸女却迎难而上,不断的娇喘迎合,而且仿佛竞争一样,比着互相之间谁能霸占织田义信的时间最长。

    好吧,看来於大怀孕这件事确实对诸女造成了成吨的伤害,所以哪怕是没羞没臊,也要先怀上再说。嗯,顺带一提,吉很早就被阿市送回去了,也不知道是担心织田义做那禽兽不如的事情,还是做那犹如禽兽的事情。

    嘛,话说回来,织田义信毕竟只有一个人,也不会什么多重影分身之术,想要在一起,那就只能抽签而定。当然了,抽签归抽签,轮到你也未必能有多久。毕竟天天啪啪啪,也是有点腻。还好,资深经验者多却姬发挥了她被调教多年的经验,竟然在次数上取得了短暂的领先地位。

    而阿市等女也不甘示弱,各种不和谐的作法纷纷登场,这让织田义信一般感慨古人的智慧确实是无穷的同时,也不禁迷失在无穷的欲望之中。

    但哪怕是再让人沉迷的游戏,也总有喘口气的时候,更别说这等累人的体力活了。俗话说得好,只有累坏的牛,哪有耕坏的地。织田义信就算开着金手指,毕竟也只是人类最强,并没有超过人类的范畴。更何况诸女的状态完全是如狼似虎,哦,不,简直就是外星怪兽一般的战斗力。谁能够想像得到从早上6、7点醒来。除了吃饭之外,就一直啪啪啪到晚上8、9点吗?

    只是……

    “啧啧,又是美好的一天啊~”织田义信从诸女的纠缠中爬起来,看着依然沉睡的6女。脸上的得意之情实在是难以言语。

    好吧,他自己也想不到他那方面竟然那么的强悍,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完成华丽丽的反杀。这种情况,实在是让他兴奋的都要上天了,毕竟。男人最大的成就感,永远是来自于征服女人这件事情上。嗯?征服世界?个人觉得那也不过是为了征服更多更强更美的女人罢了。

    好吧,扯远了。因为今天终于没有人纠缠,织田义信决定出去走走。话说,他已经好久没有因为其他事情离开过那古野城了。好吧,这段时间他到底过得有多么的荒淫啊?

    “咦?主公?您怎么出来了?!”正在感受着悠闲的散步时刻,一个讨人厌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庆次,你小子又皮痒了是不?”织田义信不爽的瞪了一眼。结果前田庆次立刻摆出一副求饶的模样,真是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小子,明明年纪越来越大。性子反而还越来越跳。说实话,织田义信可是相当不理解这件事情的,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前田庆次,根本就没有经历他和义父被赶出尾张到处流浪的生活,按道理来说,应该会随着年纪慢慢变得稳重才对。

    看看织田信长那小子,从以前的大傻瓜,到如今只有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才会变成逗逼。可前田庆次呢?或许这小子就是天生的倾奇者吧?

    “其他人呢?”织田义信懒得理会前田庆次那在那边装傻,边往外走边问道。

    “他们啊。训练呗,还能干嘛~”前田庆次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说道。织田义信真正的家臣,严格说起来只有他们四人。可这四人之中,岛左近依然整天埋在兵书之中不可自拔。而本多忠胜如今也慢慢的展现了他的天赋,不再拘于前田庆次的教导,开始研究属于自己的枪术。

    至于白木行久这位他的好基友,因为补充了大量死神众的关系,他算是4人之中最忙的那一位了。好吧,应该说是众人之中仅有的需要做事情的一位。嗯?那政务的事情呢?嘿嘿。自然是托管给织田信长了。好吧,这小子真心想要好好做城主吗?

    闻言,织田义信鄙夷的看着前田庆次,那表情就好想在说,你也好意思露出这种表情?摇了摇头,织田义信决定还是继续执行放养计划。

    “既然如此,你跟我去一趟津岛吧,我准备去逛逛。”织田义信随口说道。

    “哈~知道了!”前田庆次兴奋的喊道。由不得他不兴奋,要知道他的俸禄前几天就已经花光了的说,如今有大土豪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

    津岛,是一座海港,终日都有许多的船只进出,来往的商人更是不计其数。也因此,它成为了织田家历代家督心中最重要的地区,没有之一。就是凭借着津岛的税收,织田信秀在下四郡都没有统一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北攻美浓,南征三河。

    漫步在町镇上,织田义信不得不感叹,随着织田家的强大,这座海港町镇也越来越繁荣了。街道上往来的行人、游商络绎不绝,各种叫卖、砍价声不时传到他的耳中。“越来越有界町的感觉了呢~”织田义信暗想着。

    随意的逛了几间店铺,买了一点小食边走边吃着。好吧,他还没有吃早饭呢。顺便一提,这小子也没有带钱,因为钱都掌管在阿市和於大的手中。不过作为尾张头号猛将,织田信长麾下最得宠的家臣,织田义信还是有刷脸那个能力的。

    走不多时,两人就晃悠到了港口处。不过显然,对于没有所谓的大海梦的两人来说,看到港口,就表示他们要往回走了。只是今天港口的情况却有些不同,一群人竟然围在一个地方,声音嘈杂,很显然,有热闹可看。

    “主公!我去看看!”作为最喜欢凑热闹的人,前田庆次立刻就跑了过去。

    “这小子。”织田义信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却也跟了上去。毕竟他这次出来本来就是打发时间的,倒也不介意凑凑热闹。

    “织田大人!”看到织田义信。众人连忙恭敬的让开一条道路。

    走进去,织田义信就看到一名穿着红色外套的黑发男子,旁边是一名穿着欧式风格的金发胖子。身后,同样跟着6名金发男子。他们的衣装破烂。看上去狼狈不堪。

    对此,织田义信倒也没有太多的在意。虽然南蛮人来往日本已经有些时日了,但大海之上什么都可能发生,偶尔有南蛮人流落到津岛,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集中在那个胖子扶着的一名女人身上。

    虽然她低着头,但那一头金色短发,还有那绿色叫不出名字的欧式服装,让织田义信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当然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小子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个时代的欧洲女人。好奇心,还真的有些止不住呢。

    看到织田义信来了,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前田庆次立刻凑了过来,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嘛,只能说前田庆次不愧是泷川一族的后代吗?忍者的基因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么短的时间。这小子就将前因后果打探的一清二楚。

    当然了,主要还是因为这件事情真的不复杂。一艘破烂不堪的南蛮船不久前出现在津岛港口的视野中,只是还没等靠岸,就莫名的沉了。而这些人,就是逃离沉船游上来的。一上来,他们就急匆匆的抓着一名搬运工不断说着什么。

    嘛,虽然偶尔有南蛮人来此,但大部分的人并没有和南蛮人打过交道的情况,自然不晓得他在说什么了。而看他们那激动的模样,让本来就对南蛮人没什么好感的人们顿时就起了防备之心。哪怕这群人看起来是遇到了还难。而且还有人晕倒了。

    而织田义信他们看到这个情况时,就是他们刚刚被围起来的时候,“还真是巧啊……”织田义信无奈的想着。虽然不懂医术,但见多了生死。眼前这几个南蛮人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不咋的。充满疲倦的面孔,破烂不堪而且还湿透的衣服,织田义信相信,如果就这么僵持下去的话,不用太久,这些人就会相继晕过去。

    “算你们走运~”织田义信轻笑着。直接就走了上去。

    “啊,织田大人!”还在僵持的人们看到织田义信,连忙恭敬的行礼着。

    “嗯,行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他们我带走了。”织田义信随口说道。

    “是!”对于织田义信的话,他们自然不敢不听。没一会,人群就散了开来,各干个的活去了。

    只是,虽然围着他们的人离开了,但这群南蛮人却完全没有放松警惕。或者说,他们变得更加谨慎起来。虽然他们不晓得这里是哪里,但却也分辨的出来刚才围着自己的那群人和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有什么区别。嘛,毕竟织田义信带着太刀呢。

    对于这些人的警惕,织田义信自然不会在意,走到他们的面前,一口流利的葡萄牙语脱口而出,“你们是遇到了海难吧?我带你们去看医生。”

    一句话,就直接震住了这群南蛮人,“你……你……你……竟然会说葡萄牙语?”穿着红色外套的黑发男人震惊的问道。

    “我想,你如果要惊讶的话,可以到了医馆后再慢慢震惊,虽然我不懂得医术,不过也能感觉到这位小姐似乎撑不了多久了。”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之前就提过,织田义信有无法解释的感觉能力,他能够感觉的到,那个南蛮女人的气息越来越弱了。

    闻言,那名男子也反应了过来,“既然如此,就多谢大人您了!”男子恭敬的说道。他并不知道织田义信的身份,不过大人这个词汇的意思,在任何国家基本都是通用的。

    来到医馆,原本一群吵闹的南蛮人着实将医师吓到了,不过在看到织田义信后,他二话没说,立刻就为那个女人诊治起来。

    “她是过于疲惫,又泡了冷水而昏迷的。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还是需要修养一段时日。”医师轻声说道。

    “嗯,那你去抓药,挑好的抓。”织田义信随口说道,然后就再次转头看向那名少女。是的,就是少女,而且织田义信还很熟悉这名少女,虽然模样上,有些细微的变化,不过相信所有玩过那款游戏的人,都不会忘记这名少女的名字。

    不过,织田义信还是打算先确认一下,而这时,那名男子看到医师离开,立刻激动的问着织田义信,“大人,丽璐没事吧?”说完,他似乎想起来什么,又再次说道,“啊,尊贵的大人,请原谅在下的无礼。还没有自我介绍,在下叫做费南德·迪阿斯,她叫做丽璐·阿歌特,是我们的船长。我们是从遥远的大陆来的商人,因为遇到了海难……”

    费南德·迪阿斯说着半真半假的话,他倒不是有意隐瞒什么,不过毕竟这种事情,和一个陌生国家的陌生人说了也没用。而对于自己的身份,他却没有隐瞒,因为在他看来,自己的身份是真是假,对于对方来说根本就毫无意义。

    “果然是丽璐!”织田义信闻言,又瞅了瞅躺在床上的丽璐,虽然脸色依然苍白,但那娇美的面容却还是让织田义信有些动心。好吧,这小子看到任何美女,而且还是有名的美女,似乎就没有不动心过吧?

    “原来如此,是来自欧罗巴大陆的商人嘛~欢迎你们。”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我叫做织田义信,是尾张国织田家麾下的武士。嗯……你可以理解为领主麾下的骑士。”

    “原来是武士大人!之前真是失礼了!”费南德·迪阿斯连忙站起来行礼道。

    “呵呵,不用多礼。”织田义信摆了摆手,随即叫来前田庆次,“你去给他们买些衣服,顺便准备些吃食。”

    “是!”

    前田庆次离去后,织田义信转头就看到费南德·迪阿斯那有些疑惑的目光,虽然他遮掩的很好,“看你们的模样,应该很疲倦吧?我让我的家臣给你们去买些食物,顺便带些衣服过来。在这之前,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吧,我很喜欢听你们这些航海士的故事呢~”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