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四十二章:於大怀孕了
    那古野城,於大躺在病床上,一旁的医师给她诊着脉。旁边,众女围在於大的身边,表情颇为怪异,说不上到底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而织田义信,则坐在走廊的外面,有些茫然的看着天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

    虽然於大的身份只是织田义信的女奴,但这些年的付出和辛劳,哪怕是一般武士的正室,也没能做到这个份上。而且之前织田义信就打算将她那位妾室,却被於大拒绝了。

    虽然她没说太多的理由,但织田义信很清楚,这是因为她心中有些自卑。因为她不但是一名克死丈夫的未亡人,年龄还比织田义信大了9岁。

    所以,织田义信并没有觉得於大怀上他的孩子有什么问题。而他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

    好吧,这事情听起来有些坑,毕竟在这个时代,男人普遍当爹的年轻是在13、14岁,而织田义信如今,却已经21了。要知道当初织田信长被催着要孩子的时候,可才17、8岁,那时候家臣们记得,就差晚上硬塞女人到织田信产的床上盯着他ooxx了。

    而织田义信就没有这么悲催了,毕竟他就6名家臣,一个浪荡的倾奇者,一个心中只有剑的基佬,一个天天研究战阵的狂人,还有一个屁大的小鬼头。他们自然不会没事跑来催织田义信快点生孩子了,而李华梅两女,也从来没提过这件事情。

    久而久之,织田义信自然不会想到要生孩子喜当爹了。而且在前世,他本来就有点不婚不育的倾向,嗯……是倾向,不是没那个能力,这点一定要声明。所以在这个时代,没有去逼,他自然也不会主动。毕竟在他看来。他还年轻的很呢,这么早要孩子干嘛?

    更何况对于孩子,他总觉得应该讲究一个顺序,作为正室的阿市先生。其次再是其他女人。可阿市如今才13岁,虽然在这个时代,已经到了可以生孩子的年龄,但在织田义信的心中,却还早得很呢。

    虽然他不懂医学。但他依然觉得,这么早生孩子不管对于孩子还是母亲,都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所以,他每次都是坚定的选择临门拔,不让他的亿万子孙围攻那可怜的卵娘。

    只是,如今……似乎……

    “要做父亲了?还真是突然啊……”织田义信晃了晃脑袋,莫名的有些感慨。

    就在这时,医师缓缓站了起来,瞬间,这位又老又丑的男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医师。於大姐姐怎么样了?”

    “是不是生病了?”

    “没什么大碍吧?”

    众女围在医师的身边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也不晓得这名医师是不是这辈子都没有接触过这么多的女人,竟然面红耳赤的站在那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了,你们别这么焦急,医师,说吧,於大怎么了?”织田义信见状,轻笑着走过来说道。

    看到织田义信,医师顿时长舒了一口气,连忙恭敬的笑道。“恭喜城主大人!女仆长大人她怀孕了!”

    好吧,请原谅织田义信这小子的恶趣味,这个女仆长就是他给取的,算是於大对外的称呼。毕竟於大在阿市嫁过来前。一直总管着织田义信所有的钱财,外出办事的时候,总不能依然以侍女的身份吧?而且,织田义信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所有人都明白於大在他心中的特殊位置。

    闻言,织田义信不知道为何。仿佛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了一般,笑得更加灿烂起来。“多却,给医师拿10贯钱。”织田义信大方的说道。这可是相当一大笔的钱财,自然让老医师喜笑颜开,连连拜谢。

    老医师离开后,织田义信缓缓走到於大的身边坐了下来,轻轻拉起她的手握在了手中,“於大,辛苦你了~”织田义信柔声说道。

    “怎么会呢?主人,能怀上您的孩子,是奴这一生最大的幸福。”於大深情的说道,右手不自觉的摸了摸依然平坦的小腹,仿佛这么做就能感受到肚中的孩子一般。

    “多却、宁宁。”

    “主人。”

    “这些时日,你们要好好照顾於大。”织田义信头也不回的说道,“嗯……听说津岛商人那边有卖朝鲜人参,明天你们带人去看看,有多少买多少。还有……”

    织田义信不断吩咐着,初次当爹的他,此时心中只有浓情蜜意。或许对于突然出现的孩子他还有些不适应,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於大的关爱。

    “是!”多却姬和宁宁两人应道,只是多却姬的脸上,是兴奋以及好奇。毕竟对于他来说,怀孕什么的还是一件很新奇的事情。而宁宁的表情就有些怪异了,羡慕?嫉妒?不时偷看下织田义信,又敲了敲自己的小肚子,满怀心事的模样,也不知道在想啥。

    织田义信说完,阿市等人就纷纷围了过来,在於大身边不断说着各种话语。嘛,自然不是那种坑爹的勾心斗角了,而是真心实意的祝福和开心。毕竟,如果抛弃身份不谈的话,於大才是织田义信第一个女人,而且还是用了情的女人。而且诸女之中,就没有人没有接受过於大的照顾和关心的。

    怎么说呢?如果阿市是名义上的正室,那於大却是以侍女长的身份,做了许多正室会去做的事情。而她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从来不会让人觉得她是在越权或者彰显着什么,而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关心。所以,於大在诸女的心中,地位一直非常的高,可以说是亦母亦姐的存在。

    这种情况,让织田义信彻底的放心了,他还真的担心过万一诸女因为这件事情心中有所不满。不管怎么说,这个时代可是有着嫡长子继承家督的传统。哈?於大只是侍女?好吧,或许事实是如此,但众女都很清楚於大在织田义信心中的地位,也很明白他总觉得对其有所亏欠。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女人的心思你不能猜啊不能猜。最少织田义信在刚才看到众女那怪异的表情时,心里除了咯噔一下之外,就是嘎吱一声了。

    不过目前看起来。似乎很是其乐融融嘛~

    “果然,有魅力的男人就是与众不同!”织田义信得意的暗想着。

    没多久,众人就离开了房间,让於大在里面安静的休息。虽然这个时间基本上不会影响她的日常活动。但在阿市等人的口中,简直巴不得於大从今天一直到生下孩子的那一天,都在床铺上好好休息。好吧,不管怎么说,这都是织田义信的第一个孩子。无论是男是女,怎么重视似乎都不为过。

    “唉~想不到我竟然也当父亲了~呵呵,还真是……”织田义信站在庭院中,正打算说些感想什么的,却突然发现众女竟然将自己围在了中间。当然了,这并没有什么,有些时候喝多了,他们也会玩起这种没羞没臊的侍奉游戏。

    只是……很明显的,诸女的脸上可不是当时的那种无尽春意,而是冷酷寒冬。

    “霸王丸哥哥。真是想不到啊~於大姐姐竟然怀孕了。是不是阿市哪里做得不好啊?霸王丸哥哥你可千万别埋在心中……”阿市一副怪异的腔调说道。这种语气,如果织田义信还听不出来好坏的话,那真的应该绑块石头直接跳进伊势湾了。

    “那个……阿市……”织田义信立刻就打算解释,可惜,他的身边可不止阿市一个人。

    “主公,属下知道,属下不过是一个流落到他乡的外国人,如果不是主公您的话,恐怕属下早已经……所以属下也不敢多奢求什么……”李华梅一副泪眼婆娑的模样看着织田义信。

    “你妹啊!你这是没什么奢求吗?我怎么觉得是有好多的要求啊!”织田义信心中已经在咆哮了。

    “主公,您曾经告诉过我。让我成为大祝家的家督,不过属下已经想好了,大祝家的家督,还是由属下的孩子去担任比较好。”大祝鹤似乎完全在说着不相关的事情。

    “尼玛。我之前怎么没看出来,鹤你竟然是这么拐弯抹角的女人!”织田义信心中已经在流泪了。

    所幸,除了她们两个,不管是多却姬,还是阿松和宁宁,都是比较胆小羞涩的主。她们扭捏的站在诸女身边。俏脸绯红。好吧,虽然她们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但织田义信还是很庆幸她们没有开口的,不然织田义信……

    只是很可惜,这只是他的奢望而已。“主人……”一声娇嗲的声音传来,却是多却姬。只见她一脸媚意的看着织田义信,嗲声嗲气的媚笑道,“最近我和阿松夫人还有宁宁研究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晚上过来,我们表演给您看好吗?”

    “用不用这么直接啊!”织田义信无语问苍天,最后……他还是继承了千百年来所有先烈前辈的优良传统。“那啥……我刚刚想起来……兄长大人要和我商量攻打美浓的事情……”

    “叔叔!”织田义信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清脆的声音冒了出来,循声看去,却是吉。好吧,吉今年才4岁,身高嘛……很自然的,被诸女给挡住了。

    只见她高昂着头,学着他老爹那样指点江山的模样,仿佛宣布什么一样的表情大声说道,“叔叔!吉也要给你生小孩!”

    “忍法!飞雷神之术!”

    只见诸女还没有从吉那震撼性的发言中回过神来时,织田义信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混蛋霸王丸哥哥!竟然连自己的侄女都不肯放过!”阿市跺着脚,一脸不满的嘀咕着。也不晓得是真的替吉感到愤怒,还是因为织田义信竟然跑路。

    “阿市,没事的,他跑得了,难道还不回来了?”李华梅冷笑着,“等他回来后,直接将他绑在床上,不让我们怀孕,他就别想出门!按照我的推算,最少1、2年的时间,殿下不会对美浓进行总攻的!”

    啧啧,难怪人家说不要得罪女人,这……恐怕只能默哀了呢。

    清州城。

    “哈哈哈哈哈!”一阵疯狂的大笑声,打破了清州城的宁静。

    织田信长的宅邸中,织田信行指着织田义信,趴在地上不断敲打着地板。“太好笑了,实在太好笑了!堂堂织田义信,被成为尾张最强的武士!竟然被一群女人逼着生孩子?!哈哈哈哈……”

    织田信长不断大笑着,那副让人愤恨,最主要是让织田义信愤恨的模样,让他恨不得直接一拳打过去,“丫的,最好笑死你!”织田义信心中画着圈圈诅咒着。

    “嘻嘻~霸王丸,虽然阿市她们有些焦急,但这件事情确实是你的不对哟~这么多年了,竟然才一个怀孕。”浓姬轻笑着说道,只是虽然貌似是在说正经事,但眉宇之间的神情,却让熟悉浓姬的织田义信很明白,这娘们正在心中疯狂的嘲笑着他。

    “你们……你们这群坏人!”织田义信一脸愤恨,他怎么就突然犯了病,竟然跑来找织田信长夫妇求安慰?这么多年过去,他难道还不记得这两位有多么的腹黑吗?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织田信长两人终于停止了嘲笑,开始谈论起正事来。

    “义信,这件事情没什么好说的,你都已经这么大了,是时候多生些孩子了。虽然你已经继承了织田的姓,但就算是旁支,你也要开枝散叶啊!要知道在这个乱世……谁又能保证自己明天还活着呢?”织田信长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啊!老子最少活到88!”织田义信好想这么说,可惜他不敢。

    “吉法师说得对,而且你小子算是幸运了,於大虽然只是侍女,但她在你的那些女人当作威望可是相当高。啧啧,如果是其他的男人,正室、妾室都没有动静,却是一个侍女先怀孕,天晓得会闹成什么样子呢。”浓姬轻笑着,眼神却撇了织田信长一眼,瞬间让这位尾张的霸主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不对啊!老子又没有让侍女怀孕?!”织田信长反应过来,可惜又不能反驳,谁让浓姬也没有说是他啊。

    “知道了,我晓得怎么做了。不就是生孩子吗?这事我擅长!”织田义信仿佛下了多大的决心一般,一脸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欠揍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