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四十一章:奋斗吧!光秀!
    越前国某个町镇,明智光秀的夫人阿慎正在町镇中寻觅着什么,良久之后,表情有些无奈的看着周围路过的行人,半响,似乎终于鼓起了勇气。

    “打扰一下,听说这附近有一家假发店?”阿慎低声询问着,似乎生怕被别人听到一般。

    “假发店?”被询问的女人有些疑惑的看着阿慎,随即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神色顿时变得有些怪异,“你要卖头发吗?”

    闻言,阿慎表情变了变,最后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指点,阿慎仿佛做贼一般的来到了那家店门前,看着招牌,犹豫了很久之后,终于迈出脚步走了进去。

    不久之后,阿慎回到了家中,此时,明智光秀正躺在床上休息。自他从尾张回到越前,不久之后就患病在床,整个家庭的生计,就靠阿慎不时做一些手工活,还有秀满在外面打工所得的钱财过活。

    “唉……如今信长已经成为了尾张的霸主,更是击败了东海道的巨人今川义元。想来,下一步就会进攻美浓吧……如今的我,已经差他太多了……”明智光秀躺在床上,看着冰冷的天花板暗想着。

    这段时间,他很是绝望和颓废,完全看不出当年那未来名将的架势。他的脑海中不断出现浓姬被织田信长搂在怀中嘲笑他的模样,还有斋藤道三失望的表情。

    就在这时,一声细微的声响传来,转头看去,却是自己的夫人阿慎。看了一眼,就转回了头,很多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自己这位夫人。

    为了心中那飘渺的梦想,他四处流浪,而阿慎这位本来应该享受着幸福富足生活的女人,就这么没有半句怨言的陪着他。如今更是撑起了整个家庭。一边努力的赚钱养家,一边服侍着他的生活。而他,心中却还眷恋着另外一个女人。

    “这是新的药,尝一尝吧~”阿慎轻笑着说道。将一碗还在冒着热气的药汤递了过去。

    随手接过,明智光秀默默的喝着。对此,阿慎却似乎已经习惯了一般,自顾自的说道,“这药是洪庵医师说的朝鲜人参。很有效的。相信在用不了多久,您的病一定会好的!”阿慎一边说着,一边微笑的看着明智光秀,那笑容,是那么的柔情。

    对此,明智光秀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一般,喝完药就放在地上,任由阿慎去收拾。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一直为自己付出的女人,只能逃避。

    只是,很快明智光秀就反应了过来。“朝鲜人参?!”明智光秀惊诧的转过头看着阿慎,虽然他对于这些药品并不是很清楚,但也知晓朝鲜人参的名贵。因为在以前,斋藤道三就有收到过朝鲜人参这种礼品。虽然不至于是天价,但也不可能是他们现在这种情况能够买得起的。

    一看之下,明智光秀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阿慎的发梢处竟然绑着一个以前不曾见过的布袋,而且那个位置完全不是以前的长度。

    “阿慎!”明智光秀表情慌乱的来到阿慎的身边,在阿慎没有反应过来前,将她发梢处的布袋拿掉。入眼处。却是整整齐齐的断发。

    一瞬间,明智光秀什么都明白了。假发,在这个时代还属于很高端的消费品,甚至说奇为奢侈品也不为过。因为只有钱多的贵族老爷们,才会无聊的玩这些没用的东西。同时,因为这个时代依然保持着身体发肤授之父母的思想,除了武士元服还有某些职业外,几乎没有人会去剪头发,更别说是女人了。

    所以。明智光秀呆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因为自己,阿慎竟然做出了如此的牺牲。别人不知道,他又如何会不知道呢?他之所以会病成这样,却还是因为他自己造成的。想象中的假想敌的飞速发展,现实中对他的无情打击,一连串的事情,让他慢慢变得颓废自闭起来。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心病吧,身体病了,吃药就能好。心病了,可就很难医治了。

    看到明智光秀的模样,阿慎温柔的笑道,“头发剪了依然还会长出来,可您的性命却只有一条。还记得……您当初和阿慎说得那些话吗?阿慎相信,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一定!”

    听到阿慎的话,明智光秀那已经冰冷的血液似乎再次沸腾了起来,一时间,无数的话想要对面前这个傻女人说,可到了嘴边,千言万语却只变成了一句,“阿慎……对不起……”

    心病,似乎就这么好了,而明智光秀身上的病,也很快就好了。或许,他本来也没什么病吧?

    不久之后,明智光秀就迎来了难得的机会,因为通报加贺国一向宗的偷袭,越前国的霸主朝仓家家督朝仓义景决定召见他。

    这是他一直苦苦寻觅的机会,因为在他眼中,如果要抢在织田信长前面夺取天下的话,就一定得出仕一家本来就很强大的大名,而且还得是直属家臣。最好,家督还是不怎么样的存在,就好像当年斋藤道三做的那样。

    而朝仓义景,从任何方面,都很符合这一点。论势力,朝仓家比土岐家只强不弱,论家督,朝仓义景在他的打听中,似乎和当年的土岐赖艺很像。唯一可虑的,恐怕就是朝仓家的家臣们都很团结,不过明智光秀相信,这一点绝对不是问题。更加重要的是,这里有无数获取战功的机会,旁边仿佛疯子一般的一向一揆,让朝仓家世世代代都很头痛。

    在阿慎的服侍下,明智光秀重新船上了他在美浓时期的那身武士服,整理下仪表,终于有当年的模样了。

    缓缓走到门口,明智光秀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拜伏在那里的阿慎,语气缓慢而又坚定的说道,“阿慎,这些年辛苦你了,从今天起。就可以告别贫困了……”

    充满自信,希望和梦想的那个明智光秀,终于回来了。

    在家臣的接引下,明智光秀见到了朝仓义景。此时的朝仓义景。才不过27岁,不过看他的模样,却仿佛3、40岁一般。不过这也难怪了,自从1548年成为家督之后,他就因为仰慕京都文化。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将其引入越前这件事情上面。而军事方面,则全权交给了他的爷爷朝仓宗滴,而在朝仓宗滴死后,则又交给了朝仓景镜。

    好吧,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在作死不是吗?可事实上这种作法却让朝仓家过的很不错。军事上面,不管是朝仓宗滴还是朝仓景镜,都让加贺的一向宗无法对越前造成任何威胁。而文化上面,则将一乘谷城打造成了小京都。经济上,更是和明国通商。让领内日益繁荣。

    从这方面看,他和骏河的今川义元似乎也差不多,只不过今川义元本身就出身高贵,同时引进京都文化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野心罢了。

    “你就是明智光秀吗?”看着拜伏在面前的明智光秀,朝仓义景缓缓问道。

    “是!”

    “呵呵,不用那么紧张,我之前听赖秀提起过你,说你是美浓难得的人才。智勇双全,遇事冷静,而且还精通和歌、汉诗、茶道……”说道后面。朝仓义景的眼神都在发亮。

    “赖秀大人夸奖了,在下只是粗通而已。”明智光秀低声说道。

    “哈哈~光秀你太谦虚了。这样,给你500石领地,以后就做我的家臣吧~”朝仓义景大笑着说道。

    “谢主公!”明智光秀淡然的说道。并没有表现出兴奋之情,这种模样,让朝仓义景更加满意了。

    随后的日子里,他对明智光秀越发看重,因为他发现土歧赖秀说得那些,根本不及如今明智光秀表现出来的万一。尤其是对于汉诗、和歌、茶道的精通。更别说明智光秀还懂得很多京都的文化风俗。渐渐的,明智光秀被朝仓义景找着各种由头升职加薪,不过这是后话了。

    而在这段时间,织田信长依然在谋划着他的美浓攻略,没事就出兵美浓转两圈,输赢他倒也无所谓,只是不断的试探,以掌握美浓更多的情报。

    同时,因为松平元康终于放弃了出兵骚扰尾张,安心在他的冈崎城种田,让织田义信终于闲了下来。每天不是和阿市等女做些没羞没臊的事情,就是和於大等女做些更加没羞没臊的事情。

    好吧,谁让织田义信秉持着甩手掌柜的优秀作风呢?军事有岛左近等人,内政有李华梅等女,还美其名曰,锻炼。

    某日,织田义信的庭院之中。说到这个庭院,不得不说织田义信这孙子还是很奢侈的,几乎所有能弄到的装饰都摆在这里,什么假山啊、泉池啊,虽然织田义信不懂得什么布局,但并不妨碍他弄出来装逼。虽然在内行人的眼中,这个庭院布置的简直渣到不行,但幸好,织田义信的脸皮一直都保持着非常厚实。

    此时正是下午大概2点钟左右,李华梅等人正在处理着各种政务,阿市则抱着吉,和阿松一起带着宁宁、多却姬在津岛逛街。嘛,在任何时代,女人似乎都很喜欢这种活动,也不晓得为啥。

    咳咳……回到正题来。

    此时,偌大一个宅邸内,就只剩下织田义信和於大两人,嘛,当然了,还有一些侍女在,不过她们在不在有什么区别吗?

    于是乎,刚刚午睡醒来的织田义信,充分的贯彻了饱暖思这句话,拉着在旁伺候自己的於大,就兴致勃勃的啪啪啪起来。而等到玩嗨了,直接将於大拉到了庭院中的假山后面,继续啪啪啪。

    “主……主人……我们……回屋去好吗?”於大一边忍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强大攻势,一边求饶着。

    “怕什么?阿市她们估计天黑前才会回来,华梅他们也差不多。所以放心啦,没事的~”织田义信丝毫不在意的说道。嘛,其实他真的不在意,毕竟众人之间的关系都一清二楚,就算被看到了,说不定织田义信也是将其他人拉过来一起以示公平。

    无奈,於大只能使出浑身解数,希望能早点完事。可能是她的技术确实高超,也或许是因为这种情况下确实有些刺激,当阿市等人回来时,於大正面色如常的给织田义信按摩着。

    “霸王丸哥哥,今天阿市买了好多好看的衣服呢~”阿市一进来,就躺在织田义信的怀抱中撒娇着。

    “叔叔……吉也要抱抱!”见状,吉顿时就撅起了小嘴不满的说道。

    “嘻嘻,都忘了吉呢~来,叔叔和姨娘一起抱~”阿市见状,娇笑着将吉拉到了怀中,不断捏着她的小脸。

    而宁宁等人,则自顾自的去准备晚餐了。嘛,虽然这个时代大部分的人是不吃晚餐的,但在织田义信来了之后,这个传统就被打破了。

    过了一会,华梅两女也回来了,看着她们有些疲倦的模样,织田义信连忙站起来将她们搂在怀中亲了亲,“辛苦了~两位美女~”织田义信口花花的说道。

    “哼!心疼我们的话,主公就多做些事情吧~”李华梅白了一眼,鄙夷的说道。

    “嘻嘻,这不是为了培养你们的能力嘛~不然以后领地扩大了,你们的能力却跟不上岂不是不妙~”织田义信毫不在意的笑道。

    “切!”听着这已经不晓得听了多少次的狡辩,李华梅两人已经懒得理会,直接去洗澡换衣服了。

    没一会,丰盛的晚餐就被端了上来,一家人有说有笑的享受着晚餐,这幅场面,仿佛不是在乱世,而是在和平时代一般。

    “唉~幸福的生活啊~可惜再过几年,就享受不到了~”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他很清楚,等到织田信长攻下美浓后,随后的几十年都要在不断的战事中度过了,所以他才倍加珍惜现在的生活。嗯……这是新找到的偷懒借口吗?

    正想着,突然於大一脸难受的弯下了腰,表情痛苦,不断发出干呕的声音。

    “於大姐姐?”众女慌忙为了过去,多却姬更是直接跑出去叫医师了。

    而织田义信则古怪的看着於大,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不晓得是高兴还是慌乱的念头,“难道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