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三十九章:进攻三河
    织田义信并没有见过冈部元信,不过作为信野或者太阁中今川家仅有的那么几名还算过得去的武士,在他想来,怎么也得是一副名将的模样吧。嗯?啥叫名将的模样?嗯……怎么说呢,就是那种一眼看过去,就觉得他是名将的样子。

    只是当冈部元信被压上来后,那副样子真的让织田义信都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了,哪怕冈部元信这一段时间一直在骚扰织田家。

    冈部元信跪在地上,头发散落在肩膀上,身上的甲胄早已经破烂不堪,上面的血液已经凝固,看上去很是落魄。他的表情充满了疲倦,从其他俘虏那里得知,他们这段时间几乎就没有睡好吃饱过。

    “唉,何必呢?”织田义信叹息道。“冈部大人,您的忠勇本家都看到了,如果您愿意归降的话……”

    “不用多言,今天唯死而已!”冈部元信大声说道,眼神充满了坚定。

    “既然如此……”织田义信说着,手一伸,一旁的旗本武士连忙递过来一把短刀。

    “啪!”的一声,短刀就被织田义信丢在了冈部元信的面前。“冈部大人,我敬佩你的忠勇,所以特许你切腹。”嘛,这个时代切腹确实是一种荣誉,虽然织田义信无法理解,但这并不妨碍他了解这件事情的意义。

    “多谢织田大人!”冈部元信低声应着,自有人帮他解开绳子。缓缓拿起短刀,冈部元信看着闪烁着光泽的刀刃,缓缓脱去了衣服。

    良久之后,光着上身的冈部元信做好的切腹的准备,“织田大人,能够问您一件事情吗?”冈部元信双手倒持着短刀,忽然开口询问着。

    “是今川义元尸体的事吧?已经被本家主公厚葬了,就葬在热田神宫附近。”织田义信随口说道。

    “原来如此……这样也好……”冈部元信喃喃自语着,随后……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冈部元信,织田义信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对前田利家两人问道,“他的人头还算是值钱,你们派人送回清州吧。”

    “嗯,知道了。”前田利家两人应道。他们的反应很是平淡。或许是因为冈部元信的死触动了他们的武士之心?

    在处理了冈部元信的事情后,织田义信再次向三河进发。他的第一个目标,是西三河加茂郡的梅坪城。

    “梅坪城的城主是三宅氏,兵力大概在80左右。”梅坪城外,李华梅汇报着相关情报。

    “嗯。既然如此,那么进攻吧。”织田义信点了点头,对于这种龙套一般的存在,他从来都是无视的。

    “义信,你小子还是这么简单粗暴啊……”前田利家两人轻笑着。

    “呵呵,对于这种小家族,简单粗暴一点才是最好的办法。”织田义信笑道。

    而实际上,也正如他所说的那般,仅有80人的三宅氏根本不敢出城迎敌,直接就笼城坚守了。同时因为织田义信来的太快。三宅氏甚至连求援都没有来得及派出。

    不过10多分钟,三宅氏降服了。好吧,相当无节操的家伙。对于这种人,织田义信自然懒得废话,命其交出一半家财后,接受了三宅氏的降服。

    “我说……你这样是不是有点狠啊?”前田利家看着大量的物资军备被运出梅坪城往那古野城而去,咋舌的问道。

    “利家,难道你觉得他们会诚心降服本家吗?”织田义信不以为意的说道。他这次来,就是骚扰加抢劫,给松平元康找点不痛快的。后果这种无聊的事情。他才懒得去想呢。

    攻下梅坪城后,短暂的休息了一下,就再次出兵进攻举母城。这座城砦的家族是中条氏,同样是不大的家族。

    冈崎城。

    松平元康此时正呆在房间内看书。作为太原雪斋的弟子,这个习惯他已经养成多年了。此时,他看得正是今川义元修改的【今川假名目录及追加】。

    自从今川义元战死后,松平元康的野心就越来越大了,他希望,他可以恢复他的爷爷松平清康当年的声威。因此更是将名字中的信,改成了松平清康的康。

    不过,让弱小的松平家恢复当年的势力,可不单单只是改个名字就能做到的说。只是,松平家实在太穷了……哪怕松平家从家督到家臣都拼命的节省,到现在依然是各种缺。别说复兴了,就连冈崎城到现在都还是破破烂烂的,根本没有钱去修复。

    “唉,必须得想办法弄些钱财,不然这么下去……”松平元康不断翻阅着书册,希望能够从中找到来钱的办法。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房间之内,却是服部半藏。

    “主公,根据情报,织田义信率军突袭三河,已经拿下梅坪、举母等四座城砦!现在正在向本城杀来,预计再过半个时辰就会抵挡冈崎城下。”

    “什么?!那群家伙是干什么吃的?!而且怎么现在才回报?!”松平元康闻言顿时站了起来,对着服部半藏就是一通怒吼。

    “主公请赎罪,因为西三河那边对本家充满敌意的家族太多……而且……本家现在可用的忍者实在是……”服部半藏低声说着,虽然他的语气并没有太大的波动,但谁都能听得出他口中的无奈。

    “我……呼……”松平元康闻言,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良久之后,他才长舒了一口气,“算了,派人去召集家臣!同时立刻动员部队!”

    “是!”

    不久后,松平家家臣纷纷赶了过来。等人到齐后,松平元康也不废话,立刻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诸人。

    “那么,现在都说说你们的想法吧。”松平元康最后说道。

    众家臣皱着眉头,酒井忠次等人欲言又止,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敢说。而其他人,更是直接低着脑袋沉默着。

    “怎么?都不说话?是没想到办法还是不敢说?!”松平元康见状,冷声说道。

    “主公!”一名年老家臣站了出来,他叫做大久保忠俊,乃是松平家三代元老。“如今本城可用之兵虽然还有300人。但这段时间的多次参战,已经让领地的居民怨声载道。此次又是临时动员,可用之兵未必能有多少……”

    “不错!”又一名家臣站了出来,他叫做本多忠吉。同样是侍奉了松平清康、广忠、元康的三代老臣。“主公,属下知道您想要恢复清康公时期的声威,但现在……还是请求援军吧!”

    “这……”松平元康闻言顿时就为难了,请求援军的事情他自然是想过。但自从今川义元死后,他就在拼命的拉拢三河这些已经失去原本立场的诸多豪族。虽然利用了为今川义元报仇的幌子,松平元康也知道短时间内这些家族不可能臣服自己,但按照他的计划,数年之内就能够平定大半个三河了。

    可如今,如果一旦请求援军的话,那么松平家的地位瞬间就会落到了下层。毕竟连自己都保不住的家族,又怎么会得到别人的认同呢?尤其这么做的话,更会给今川氏真插手三河事务的机会。要知道大高城的鹈殿长持,可是一直对三河之主的位置虎视眈眈呢。

    “主公!”就在松平元康纠结时,又一名家臣站了出来。一看到他。松平元康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因为这人不是别人,却是酒井忠尚。他是酒井家的现任家督,同时,也是今川义元的崇拜者之一。

    似乎看不到松平元康阴沉的表情,酒井忠尚站出来后就自顾自的说道,“主公!不要在犹豫了,您应该知道,本城如今的城防并没有完全修复,如果要笼城的话,未必能够守得住。虽然敌军数量不多。但毕竟是织田义信这位织田家头号猛将带队。”

    顿了顿,酒井忠尚再次说道,“另外,属下希望主公不单单请求三河诸多豪族前来支援。更要向骏河的殿下请求援助。自从义元公战死之后,骏河那边就断了对本家的援助……就算属下等人再怎么节俭……”酒井忠尚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意思却非常的明显。

    毕竟,如今松平家有多穷,可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怎么说呢?家臣们的俸禄。可是好久都没有发过了……

    松平元康坐在上首的位置,看着下面的家臣脸色阴沉不定,良久之后,他终于无奈的叹息道,“既然如此,就按照你们说的办吧。忠尚,你去骏河请求主公的援助,尤其是钱粮。忠吉、忠俊,你二人去周围的家族那边游说。”

    “是!”

    “主公英明!”

    于此同时,织田义信率领着部队正飞快的向冈崎城扑去。

    “主公,您可千万不能去攻打冈崎城啊,虽然如今松平家已经落魄,但实力却还是有些的,不可能像之前的那些城砦一样好打。而一旦进入了僵持,那深入三河腹地的我军就很危险了。”李华梅一脸无奈的模样劝说着。

    “华梅,我都说了好多次了,我们就是去冈崎町晃荡一圈就走。”织田义信同样很是无奈。自从决定来冈崎转转,李华梅就一直在他的耳边唠叨,实在是烦不胜烦。可惜,这个人是李华梅,织田义信唯一能做的,也只有乖乖的听着。

    “哼!最好如此!”李华梅娇哼着,明显是不相信织田义信的话。毕竟,织田义信最初的设定,可只是为了拔掉冈部元信这颗钉子,顺便在三河边境骚扰一番。可现在呢?直接杀到冈崎来了。

    虽然是走夜路,但在降服的三河众带路下,织田军还是很快的就来到了冈崎町前。

    “利家,恒兴,那就交给你们了,尽量破坏町镇,最好全烧了。”织田义信吩咐着。三河贫瘠,那可是出了名的,只要将町镇完全破坏的话,那对于松平家来说,绝对是巨大的打击。

    “放心吧!这种事情我们在行!”前田利家来人轻笑着,就率领部队离开了。没过多久,冈崎町各处就冒出了火光,随后一阵阵惊喊、惨叫声传来。

    对此,没有人有任何怜惜的念头,虽然町镇上的人大部分都是平民。毕竟,这里是乱世,心怀慈悲的人早就已经去见佛祖了。更别说这个时代的部队,大部分都是由平民组成。

    织田义信等人所处的位置就在冈崎町和冈崎城中间的一片密林中,由织田义信率领的40多人死神众以及西三河那几家降服的家族抓来的将近100人部队。

    “哼哼,虽然我不会主动攻打冈崎城,但如果乌龟那傻子敢出来,我是不会客气的。”织田义信盯着冈崎城的方向心中暗想着。

    冈崎町的火光自然被松平元康看在眼里,他的拳头攥的死死的,眼神充血,表情狰狞,看上去异常恐怖。

    “主公……”酒井忠次担忧的看着松平元康。

    “我知道,忠次,我知道!如果冒然出击的话,肯定会被那群卑鄙无耻的人偷袭!我知道……我真的知道……”松平元康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主公……实在抱歉,都是我等无能……”酒井忠次明白如今松平元康的想法。努力了这么久,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此时却一下子被打击的如此惨重。

    “好了……这就是乱世……没什么的。你下去吧,记得守住城门,不准任何人私自离开!”松平元康沉声说道。

    “是!”

    因为没有人来救援,冈崎町很快就陷入了熊熊大火之中,无数的町民四散逃跑着,场面看上去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哈哈!义信,想不到松平元康那小子竟然真的不敢出来?真是够胆小的!”前田利家和池田恒兴一回来,就大笑着说道。

    “呵呵。”织田义信轻笑着,一脸如我所料的模样装逼着。虽然他也不相信李华梅所推测的,但事到如今,反正李华梅也只和自己说过而已。

    “哼!”对此,李华梅娇哼一声,却也没有说破。

    1560年9月,织田家以织田义信为大将,前田利家、池田恒兴为副将,率领部队500杀入三河。连下西三河四座城砦后,直袭冈崎城。冈崎城城主松平家家督松平元康不敢迎战,笼城据守,冈崎町被织田军付之一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