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三十七章:今川家的新家督
    6月,今川氏真在诸多家臣的见证下,正式成为了今川家的家督,而此时,他不过才22岁。好吧,这个年纪在这个时代,显然是已经成年很久很久了,但不管是对家中诸臣还是邻近的诸国来说,今川氏真都不算是合格的家督,哪怕他才刚刚上任没做任何事情。

    或许这有些不公平,但这就是乱世,没人会给你时间去证明自己,除非是你自己夺过来的时间。只是,让所有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刚刚成为家督的今川氏真第一个命令,就是禁止家臣进攻尾张,甚至连提案都不允许出现。

    同时,他还派人前往三河,要求一直在尾张边境配合依然留在那边的冈部元信进行骚扰的松平元信立刻停止一切军事行动。

    这,显然会引来太多人的不满,毕竟对于大部分今川家家臣来说,今川义元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早已经超出了上两任家督今川氏亲和今川氏辉。而如今,他的儿子竟然不替父亲报仇?这简直就是所有期待报仇的家臣们抓狂。

    要知道就算今川义元战死在桶狭间,而且撤退的时候损失了很多部队。但就算如此,今川家依然可以动员超过2万人的大军。到时候同仇敌忾,织田家很难挡得住今川军的攻势,最少,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虽然今川氏真禁止家臣提议报仇,但依然有无数家臣在评定上提出,或者寄书信给今川氏真。

    “哼!这些家伙可真是坐不住啊!”今川氏真冷声说道,这里,曾经是今川义元看书和办公的地方,如今,今川氏真则直接继承了这个传统。

    “主公,那些人不过只是发泄一下罢了。过一段时间,他们自然明白主公的难处了。”一名家臣沉声说道,他叫做鹈殿长照,是鹈殿长持的儿子。从小就和今川氏真感情很好。如今今川氏真成为了家督,就将其从大高城调了过来。

    对此,鹈殿长持自然不会拒绝,因为桶狭间之后。他本来就患病的身体变得更加虚弱,在这种时候,他必须为家族找一个合格的继承人,而鹈殿长照就是他看重的那个人。

    “哼哼,其他人或许如此。不过这个人嘛……”今川氏真冷笑着将手中的一封书信丢给了鹈殿长照。

    这是松平元信写给今川氏真的书信,信中不断强调希望今川氏真可以出兵为今川义元报仇,而松平家则愿意充当先锋云云。字里行间,不断表达着自己的忠诚以及对复仇的渴望。

    鹈殿长照三两眼看完,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松平元信还真是忍不住啊……这才多久?就这么急迫?”

    “哼!这不是很正常吗?不管父亲大人和太原大师对他多好,但他终究是松平家的家督。而松平家的两面三刀,可是有许多年的传统了。”今川氏真冷哼着。

    “可是如果任由他这么下去的话,恐怕还真的会煽动不少人。毕竟本家如今大部分人都向为老殿下报仇……”鹈殿长照皱着眉头,他很是担忧。

    “放心。这件事情我已经有心里准备了……不过在此之前,必须先将关口、朝比奈、冈部、饭尾等家族拉拢过来!如果没有众多家臣的支持,恐怕我在这个位置上可坐不了多久……”今川氏真淡淡的说道。

    “主公请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由属下去办吧。”鹈殿长照立刻说道。

    “嗯。去吧……”今川氏真说道。

    鹈殿长照离开了,今川氏真再次坐在书案前,缓缓翻阅着他的父亲今川义元亲手书写的那本【今川假名目录及追加】。

    “今川家的制度必须再次改良,家臣团的战斗力太强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事情!这次桶狭间就是最好的证明!”今川氏真一边翻阅着一边暗想着。

    “不过也不能动作太大,不然家臣们肯定又得闹事。另外经济体系也得改良……”今川氏真不断想着各种问题。此时的他,哪有当年那风流倜傥终日出入侍女名闺之间的浪荡模样呢?简直就是新的一代名主嘛。

    而事实上,今川氏真也不可能是真的废柴。不然今川义元又怎么可能让他继任家督呢?虽然今川义元并没有真的亲口说明,但十几年的少主之位,今川氏真可是做得相当稳当。而且,太原雪斋可是今川氏真的老师。虽然因为年纪以及各种事务缠身,让太原雪斋也没有多少时间亲自教导。

    “北条家应该不用担心,联姻和关东那边足以让北条家不会将目光放在本家上。但武田家……”今川氏真敲着额头,显然对于武田家的事情很烦恼。

    他并不是很精通军事,但他却很清楚在今川义元战死之后,今川家的虚弱是每个大名都看得到的事实。所以他才坚持不为今川义元报仇。因为他不敢赌……他自问军事能力差他的父亲太多,虽然几率不高,但万一再次失败,那么今川家的一切将在他的手上毁灭,这是他绝对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武田家北有上杉,南是本家,东面是上野,西面是美浓。但从山道进攻美浓显然不现实,上野在长野业正的防守下,武田吃了不少次的鳖。而上杉更是胜败参半……唉,怎么总觉得武田信玄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会瞄上本家呢?”今川氏真头痛的想着。

    手指轻轻敲打着案几,这是多年来他思考的习惯,良久,他终于想到了一个不是主意的主意,“看来只能写封信给松了,听说她和武田义信那小子的关系还不错……”

    眉头缓缓舒展,对于这个不算办法的办法,今川氏真虽然无奈,但多多少少让他的烦恼减少了一些。不过随后,他又皱起了眉头。

    “那么,松平家该怎么办呢……松平元信那个混蛋显然不会真的服我。虽然有父亲大人的余威让他不至于反叛,但如果真的让他趁机拉拢众多家臣的话……那松平家无疑会再次坐大……”

    手指继续敲打着桌面,良久之后,今川氏真的表情上露出了一丝狠辣,“既然如此……只能这么做了。正好,本家也需要一个缓冲地带。”

    今川氏真的谋划没有对任何人说明。只是悄悄的一点点执行着。

    而另外一边,冈崎城。

    松平元信冷着脸看着面前的使者,心情显然很不好。

    “为什么?!殿下为何不为义元公报仇?!本家损失大,难道织田家损失就不大吗?!而且大高城还在!善照寺砦也在!为什么?!”松平元信的声音很大。几乎整个宅邸都听得到。

    “这是殿下的命令,希望松平大人您不要做出让殿下失望的事情。”使者颤抖的说着,生怕松平元信一个不小心,就把他给砍了,虽然他是今川氏真的代表。但他很清楚,松平元信真的宰了他,今川氏真也不会因此而将松平元信如何的。毕竟,此时的松平元信已经不是当年被软禁在骏府城的人质了,而是镇守三河的大将。

    “滚!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松平元信愤怒的大吼着。那名使者闻言,哪里敢多说什么,施了一礼后就飞快的跑掉了。

    等使者走了一段时间后,坐在一旁的酒井忠次才有些疑惑的问道,“主公,如此刺激殿下真的好吗?”

    “呵呵。忠次,难道你不了解今川氏真那家伙吗?完全就是一个软弱无能的废物而已。恐怕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如何避免战争,好在骏河享福吧?”松平元信冷笑着坐了下来,哪里还有愤怒的模样?

    “可就算如此……”酒井忠次还想再说些什么。

    老实说,这段时间以来,松平元信的许多作法他都有些看不懂。一边大喊着要为今川义元报仇,一边却只是派出小股部队随意骚扰两下。这么矛盾的作法,显然表示着松平元信在谋划着什么。

    看到酒井忠次疑惑的表情,松平元信顿时乐了。“忠次,是不是很不解我的决定?”

    “属下不敢!”酒井忠次连忙说道。身为家中重臣,他从来不会质疑松平元信任何的决定,哪怕那个决定松平元信没有做任何的解释。因为他心中非常清楚。如果松平家要恢复以往的荣誉,家臣之中就绝对不能有第二个声音,尤其是经历了两次家臣弑主的情况下。

    “其实很简单……我希望能够成为今川家第二个太原师傅……”松平元信轻声说道,语气平淡,却充满了野心。

    “主公?!”酒井忠次怎么也想不到松平元信竟然野心这么大,在他的猜测中。松平元信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只是向今川氏真以及诸多家臣表明自己的忠心。让松平家在今川义元死后,依然能够在三河稳稳的发展。

    “忠次啊……织田家虽然打赢了本家,但本家的实力并没有减弱太多。如果织田信长够聪明的话,他就绝对不会趁机进攻今川。因为一旦那么做,哪怕今川氏真再怎么不愿意,也会全力迎迎战。届时如何土岐家也出手的话,那织田家就陷入了大麻烦。”松平元信轻笑着说道,他很享受这种智商上的优越感,这是以前在今川义元身边时,从来没有感觉到的。

    “所以不管我们如何闹,只要不过线,织田信长就绝对不会理会我等。但是我们这么闹下去,必定会让那些想为义元公报仇的人对本家产生好感。这么下去,我在本家的影响力就会慢慢的扩大……”

    “你也应该知道,桶狭间之后,老一辈的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我,冈部元信,朝比奈泰朝,鹈殿长照等人,注定会成为本家的重臣……”

    “原来如此,只要支持本家的家臣多起来,那么主公您的话语权就会越来越大。到时候就算殿下不愿意,也不得不接受主公的协助……”酒井忠次接口说道,他本也不是什么愚笨之人,只不过一直都没有往那方面去想而已。

    “不错……”松平元信轻笑着,转过身看着屋外明朗的天色,“松平家的未来,越来越晴朗了……”

    清州城天守阁。

    “什么?进攻美浓?用不着这么快吧?”织田义信无奈的看着织田信长说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才刚刚击败今川义元不到10天,织田信长就忍不住要进攻美浓了。

    好吧,其实这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毕竟土歧义龙杀了一直都很欣赏并帮助他的斋藤道三,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浓姬,织田信长都不可能和土岐家友好相处的,更别说他手上还有斋藤道三的让国状。

    “怎么,难道你不觉得现在是一个好机会吗?今川义元战死,就凭今川氏真那个小鬼头,能不能震住那些家臣豪族们都还是个问题,根本不可能对本家造成什么麻烦。”织田信长大笑着。自从杀掉了今川义元之后,他的心情每天都非常好。

    “但今川家主战的人可不少呢,听说每天都有众多家臣请求今川氏真为今川义元报仇。你也说了,今川氏真未必镇得住那些家臣。万一真的打过来,而本家又正好在进攻美浓……”织田义信反对着。

    这并不是他内心真正的想法,可惜他真正的想法不能说。毕竟他怎么也无法说明他如何知道土歧义龙没两年好活的事实。

    “哈哈~这不是还有你吗?有你在,相信就算今川家再来4万大军,拖上几天总没问题吧?”织田信长怪笑着问道。

    “哼!就凭今川氏真那个废物?给他百万大军我也让他有去无回!”织田义信自然不可能说自己不行,立刻大声吹嘘着。

    “这不就行了?”织田信长闻言,顿时一摊手,一脸戏虐的说道。

    “你……算了,随你吧~可别输了哦~”织田义信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虽然在他心中,早已经知道了结果。

    1560年6月,织田信长率军3000攻入美浓,稻叶良通率军迎击,双方在长良川相遇,最终以织田军撤退告终。xh:.218.2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