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三十六章:土歧义龙病重
    夜,稻叶山城天守阁。

    土歧义龙身披甲胄站在展望台上,表情淡漠的看着远方,那是尾张的方向。自从早上得知今川军正式攻入尾张的消息后,他就一直站在这里整整一天。期间,不断传来各种关于前线的战报,看起来,织田军似乎完全抵挡不了今川军的进攻,但不知道为什么,从所有的情报来看,织田信长似乎有什么阴谋。

    而就是这个感觉,让他到现在依然没有出兵尾张。此时在稻叶山城内,已经聚集了5000名士兵,只待土歧义龙一声令下,就会直接挥兵尾张,抢夺上四郡。

    哈?既然他打算拿上四郡,那现在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嘛,确实,如今整个织田家大部分的武士几乎都在和今川家作战,上四郡就只有青山佑卫门在镇守,而整个上四郡的部队加起来,也不过才3000余人。

    但土歧义龙很清楚,如果这个时候去的话,虽然不知道上四郡诸砦的士气如何,但怎么想,都不可能让土歧家轻松拿下。而到时候,为了节约时间,土歧义龙只能强攻,这么一来,就肯定会造成大规模的伤亡,这是土歧义龙绝对不想看到的。

    因为如果伤亡太多的话,到时候面对携胜而来的今川军,损失过大的土歧军就很难挡得住了。到时候守不住上四郡是小,万一趁机被今川军一路侵入美浓,那乐子可就大了。

    “踏踏踏……”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土歧义龙转头看去,却是安藤守就。

    “信长那小子败了吗?”土歧义龙看到是他,有些期待的问道。

    他就是在等待织田信长失败,只要他败走清州,那么土歧义龙出兵尾张的机会就来了。届时,因为织田信长战败而造成士气大跌,肯定会让他攻取上四郡变得更加的容易。而和织田军作战了好几天的今川军,也必须修养几天。这就给了他绝好的机会。

    好吧,这小子的算盘打得还真心不错啊。只是,他显然要失望了。

    “主公!”安藤守就一进来,就慌乱的说道。“主公!大事件啊!织田信长率领奇袭队于桶狭间奇袭了今川义元的本阵,今川义元当场战死!随即今川军就开始溃散……”

    “什么?!”土歧义龙闻言,瞬间呆立当场。他瞪大着眼睛看着安藤守就,显然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怎么可能?!今川军足足4万余人,就算大部分派了出去。今川义元的本阵也应该有5000人以上!那个傻瓜!那个傻瓜……”土歧义龙大声咆哮着。

    好吧,他这么愤怒并不只是因为自己夺取尾张上四郡的计划破产,更重要的是,织田信长击败了今川义元!这对于他来说,是最无法接受的事情。

    哪怕到了如今,土歧义龙依然牢牢记得斋藤道三的那句话,“他的子孙注定会向织田信长称臣。”

    所以,土歧义龙可一直都将织田信长当作必须击败的敌人,可如今,就算在他眼中最多只能抵挡而不能击败的今川军。竟然被织田信长击败了?

    好吧,是偷袭。但胜利的结果是不会改变的,这一点,土歧义龙非常清楚。而这,代表着织田信长比他强,嘛,毫无疑问的,这件事情狠狠的刺激到了他的神经。

    “混蛋!混蛋!混蛋!”土歧义龙不断咆哮着,拔出太刀胡乱砍着周围一切碍眼的东西。而安藤守就早在发现事情似乎不对的时候就躲到了外面去,不然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被土歧义龙砍死了。

    突然。安藤守就只听到“噗通”一声,探头一看,顿时就吓掉了半条命,因为土歧义龙竟然倒在了地上。

    “主公?主公?!”安藤守就唤了两声。看到土歧义龙没有反应后,连忙慌张的大喊着,“快来人!叫医师过来!”

    深夜,土歧义龙躺在床铺上,一名年老的医师跪坐在他的身边把着脉,旁边。安藤守就以及闻讯匆匆赶来的稻叶良通、氏家直元、长井道利紧张坐在一边,眼睛死死的盯着土歧义龙,担忧之情直接面露在了脸上。

    良久,老医师缓缓站了起来往外走去,安藤守就等人连忙小心翼翼的站起来跟了出去。

    “左太夫大人,主公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吧?”一出来,稻叶良通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唉……殿下的病……老夫实在无能为力……”左太夫犹豫了一下,轻声叹息着。

    “什么?!”稻叶良通猛地瞪大了双眼,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左太夫,那副模样,仿佛要吃人一般。

    “良通!”安藤守就见状,连忙将稻叶良通拉了回来,走上来勉强笑道,“左太夫大人,我知道您是美浓医术最高的医师,所以请不要开这种玩笑好吗?”

    “安藤大人……还有诸位大人……老夫不敢欺瞒诸位,只是殿下的兵,乃是癞病……”左太夫有些苦涩的说道。他已经能够预想到自己的结局了,不过他却并不打算因此而隐瞒什么,这是他身为医师的尊严,也是因为土歧义龙的病确实是人力所无法医治的。

    “癞病……吗……”闻言,哪怕是一直以冷静稳重著称的安藤守就,也有些站不稳了。而其他三人更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左太夫,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癞病是什么?就算他们并不懂什么医术也知道,因为在这个时代,得到这个病就等于死亡!而且死亡几率比后世的癌症还要高。

    看到众人呆住了,左太夫也不敢停留,转身就直接离开了。良久之后,安藤守就四人才缓过神来。

    “这……这可怎么办啊……”安腾守就喃喃自语着,这个时候,哪怕一直以多智著称的他,也没了主意。

    而其他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让他们完全失了方寸。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守就……你们进来……”

    “主公?!”安藤守就四人闻言,立刻就冲进了屋内,却看到土歧义龙挣扎着准备坐起来。

    “主公!您快躺下!好好休息!您放心。只是小毛病,修养一段时间就会好了。”安藤守就连忙说道,同时给另外三人不断打着眼色。

    “是啊是啊!主公您专心养病……”三人连忙跟着劝说着。

    “行了,左太夫的话我都已经听到了……”土歧义龙轻笑着说道。只是这个笑容,怎么看似乎都有一些凄凉。

    “主公!您可千万不能相信那个骗子!对!他是织田家派来的奸细!肯定是!他为了给蝮蛇报仇,所以……”安藤守就大喊着,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往的冷静。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土歧义龙打断了,“行了守就,左太夫从土歧赖艺时代就一直是大名专用的医师,他的身份和忠诚,不用怀疑……”

    “主公……”安藤守就闻言,脑袋顿时耸拉了下来,话已至此,他还能说什么呢?

    “行了,就算是绝症。我不也还没死呢吗?”土歧义龙淡淡的说道,语气变得更加虚弱了。

    “主公……您还是先好好休息吧……”见状,安藤守就四人连忙说道。

    “嗯……”土歧义龙点了点头,随后吃力的说道,“良通,你等下直接返回大恒城,既然信长已经击败了今川义元,那么不久之后,他肯定会进攻美浓的。”

    “是!属下一定不会让织田家踏入美浓半步!”稻叶良通大声说道。

    “守就,道利。直元,从今天开始,你们接手喜太郎的教育,一定要将他培养成出色的家督!”

    “是!”

    “下去吧……小心织田家……”土歧义龙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似乎真的累了。

    四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即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生怕弄出半点声响。

    当房间再次恢复安静时,土歧义龙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窗外的月光。土歧义龙突然笑了,“父亲大人……恐怕……您的话还真的要应验了呢……”

    土歧义龙患上绝症的消息并没有传开,这让安藤守就四人长舒了一口气。随后,他们就按照土歧义龙的命令,开始对喜太郎进行严厉的教导。同时,安藤守就派出了数名属下秘密前往京都、奈良、关东寻找名医。

    只是话说回来,土歧义龙数天没有出现这件事,难道没有人怀疑吗?好吧,还真的没有,因为此时所有人都被桶狭间的奇袭给震惊了。

    在这个兵多就是拳头大的时代里,今川义元的4万大军绝对不只是听起来唬人而已。哪怕三好、六角、土歧都不虚他,却也不敢真的小看他。可谁能想到,今川义元的大军才刚刚开出三河进入尾张,就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下小大名给灭了。

    几乎是一瞬间,织田信长的大名就传遍的天下。

    清州町。

    明智光秀漫步在这座越来越繁华的町镇中,他刚刚抵达这里,但在路上,他就已经听说过无数遍关于织田家战胜今川家的消息。可怎么说呢?对于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不真的亲眼看到,他是绝对无法相信的。

    正准备先找间宿屋定个房间,再慢慢查探时,忽然街道上的行人慌乱的跑到了两边。

    “嗯?请问……这是怎么了?”明智光秀疑惑的问着身旁的人。

    “快过来站好,殿下要经过这里了!”那人飞快的回答着,语气中,充满着敬畏。

    闻言,明智光秀连忙站了过去,不多时,两名骑马武士缓缓驶来。

    明智光秀偷偷抬眼望去,心中顿时震惊了,因为为首的武士不是别人,正是多年不见的织田信长。只见他穿着帅气的武士服,丝毫不见昔日那傻瓜一般的装扮。

    等织田信长两人离去,街道重新恢复了喧闹,似乎刚才那一幕安静的情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明智光秀默默看着织田信长离去的方向,“真的是织田信长……想不到如今竟然……”明智光秀的心情有些五味杂陈。曾几何时,在他的心中织田信长不过是一个傻瓜而已。哪怕斋藤道三的看好,也没怎么被他放在心中。而如今……双方的地位、声望早已经天差地别。

    不过,低落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他的目光重新恢复了坚定,“信长!我是不会输给你的!”明智光秀心中暗想着,随即踏上了返回越前的道路。他要按照之前的想法,去拜访越前的霸主朝仓家。他相信,以他的能力,是可以得到朝仓义景重用的。

    京都。

    足利义辉的御所中,此时,这位剑豪将军正在不断查看着书案上的众多文书。

    一阵脚步声,随后一声有些焦急的声音传来,“主公……”却是细川藤孝。

    “哦?是藤孝啊,怎么样?见到今川殿下了吗?他有没有同意我的调和?”足利义辉头也没抬的问道。

    他口中的调和,可不是调和织田家和今川家的战争,因为在他看来,织田家根本不可能挡住今川家的进攻。如果去调和,只会让今川义元感到不满,顺便降低幕府的威望,因为今川义元绝对会拒绝的。

    所以,他的调和手谕,是准备给消灭织田家后的今川家和土岐家。这段时间,他算是想明白了,今川义元上洛根本就是一个幌子,他都能看出来今川军的实力不足以上洛,更不用说今川义元自己了。

    既然如此,一旦占领了尾张,今川家肯定不会再起战事,届时,幕府出面,让两个本来就不想开战的大名休战,即提高了幕府的声威,又卖了两家一个面子,怎么算都是赚。

    好吧,虽然这么做看起来有些对不起织田家,但没办法,这就是乱世。何况虽然织田信长献了许多钱财,但足利义辉也给了相应的回报。

    “主公,织田家赢了!今川义元战死!”细川藤孝简短而又迅速的说道。

    “什么?!”足利义辉闻言,直接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