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三十五章:战后
    尾张,返回热田神宫的小路上,织田信长一脸的轻松惬意,仿佛他不是刚刚打完一场决定织田家存亡的战役,而只是率军出去游玩了一圈而已。

    不过,他这种态度倒也很正常,事实上不光是他,整个还存活的织田军奇袭队,就没有一个人是苦着脸的。每个人的表情都是那么的兴奋,虽然是行军的途中,但他们依然肆意的吹嘘大笑着。而这种散漫的模样,没有任何人出来阻止。

    织田义信带着李华梅等人负责殿后,同时,也负责运输今川义元的尸体。好吧,就是尸体,虽然在这个时代,一般的做法是直接砍下脑袋带走,但织田信长不知道为何,还是将今川义元的尸体带回来了。

    “难道这小子和今川义元打了一场后,变得惺惺相惜了?”织田义信摸着下巴嘀咕着。

    “呵呵,这不是很正常吗?强者之间,总是会莫名的欣赏对方的,哪怕是仇敌,自古以来都是如此的~”李华梅轻笑着说道。

    “强者吗?”织田义信撇了一眼身后今川义元的尸体,口中喃喃自语着。好吧,他从来就没有觉得今川义元是什么强者,这也没办法,谁让今川义元一直都是作为织田信长的陪衬而存在的呢?

    “或许是吧……”织田义信琢磨了半点,最后点了点头。虽然他不想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那场来的古怪,却的更古怪的暴雨,织田军是否能够偷袭成功绝对是未知数。

    就在织田军撤回清州的同时,今川义元战死的消息也终于传到了鸣海、热田战线上。几乎一瞬间,今川军的崩溃了。

    或许听起来有点夸张,但事实就是如此。在这个时代,大将的意义是绝对超乎想象的重要,更别说是大名了。

    就好像著名的大阪夏之阵,真田幸村决死突击德川军本阵一样。虽然真田幸村是带着绝望突击的,但如果德川家康被突死了呢?相信历史绝对会瞬间改写吧?

    德川军由各个大名组成的精锐部队尚且如此。更别说今川军这种由浪人、山贼、流民、野武士等各种人士混杂组成的部队了。

    不过,虽然今川军溃散,但织田军却也没有追击,因为他们虽然胜利了。但他们的损失绝对不小。为了挡住今川军的猛攻,织田军的死伤完全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不过,如今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赢了!

    当织田信长率队抵达热田神宫时。早已经闻讯赶回来的柴田胜家等人已经等候多时了。他们带着激动、振奋、崇拜、狂热的表情看着织田信长,尾张的大傻瓜?这个名字从此以后将彻底消失在他们的脑海里。取而代之的是,织田家的中兴之主。

    今川义元的尸体并没有一同来到这里,而是被织田信长直接送去了清州城。不然,恐怕这群人会忍不住哭出来呢。

    不过,当织田信长站在高台上,第一句话不是“我们胜利了。”而是在询问战况。

    “可成,今川军的动向如何?”织田信长严肃的问道。虽然已经得到了消息,但他还是忍不住要亲口询问一下。

    “回主公!今川军在听闻家督战死之后,已经溃散。因为本家损失过大。所以属下并没有派兵追击。”森可成有些羞愧的说道。

    “嗯,不追击是应该的,做得好!”织田信长并没有恼怒,而是称赞了两句。

    “主公,今川家家老松井宗信在部队溃散后,率领家族100余人展开了突击,最后全部战死。”泷川一益低声说道。

    “唉,也是一名忠勇之士啊,厚葬!”织田信长感叹的说道。

    “是!”

    “主公,敌军大将冈部元信现率领部队约300余人。退到了善照寺砦后就没有再出来,属下已经命人将善照寺砦包围。”佐久间信盛小心翼翼的说道。

    虽然仗打赢了,但他毕竟之前逃跑了,所以心中很是担心织田信长会找他算账。而且以织田信长如今的声望。就算真的怪罪他,也没有人会跳出来给他说情。

    不过,织田信长显然不打算再追究了,或者说现在不打算追究。他只是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后,随口问道,“那他有没有说什么?”

    织田信长自然不会认为冈部元信真的会以为今川军会卷土重来。毕竟家督战死,没有个1、2年,今川家根本别想出兵。

    “据说是想要抢回今川义元的遗体。”佐久间信盛飞快的回答着。

    “哦?呵呵,又是一名忠勇之士啊……真是可惜……可叹……”织田信长再次叹息道,对于这种忠勇的武士,任何大名都会很喜欢,哪怕是敌方的人。

    不过,今川义元的尸体显然不可能会交给他的,毕竟这可是织田家莫大的荣誉。而且,织田信长也希望由自己来亲自为今川义元下葬,也算是作为对手的一个尊重吧。

    片刻后,但所有家臣全部都汇报完毕后,织田信长突然好奇的问道,“松平家的人呢?怎么都听你们说起?”

    “回主公,在今川义元战死的消息传来后,松平军就直接撤退了。”森可成有些鄙夷的说道。好吧,本来松平军直接撤退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凡事就怕比,更何况松平军撤的还那么快。

    “呵呵,这小子……有意思了~”织田信长怪笑着嘀咕着。

    随后,织田信长下达了数个命令后,就率领群臣再次祭拜了一番。虽然不相信什么神灵,但毕竟战前祈祷了一番,这次也算是所谓的还愿了。同时,织田信长心中也已经决定,回去之后赏赐热田神宫一些钱财。不过这是后话,就不提了。

    夜。

    清州城天守阁内,浓姬跪坐在天守阁的大厅内,身旁放着一把稚刀。身边,是十数名侍女,她们用白布绑住了头发,手持稚刀站立在四周。她们这幅模样自然不是在什么的,而是准备在敌人攻到清州城时进行最后的抵抗。男人打仗。女人守城,也就是这样吧?

    就在这时,一声兴奋的声音传了进来,“阿浓!吉乃!我回来了!”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织田信长一下子就跑了进来,看到呆愣的浓姬,不管不顾的就将她搂在了怀中大喊着,“阿浓!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织田信长不断大喊着,咆哮着。仿佛一个小孩子一般抱着浓姬不断跳来跳去。而这时,浓姬终于也反应了过来,“是吗?那真是要恭喜你了呢~吉法师~”浓姬娇笑着说道,似乎完全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好惊讶的。但她环住织田信长的手臂,却忍不住紧了紧。

    片刻后,在里屋不断祈祷的吉乃和直子闻讯赶了过来,“恭喜主公了!”两女激动的说道。和浓姬比起来,两女的反应可就正常多了。

    “哈哈!阿浓,我饿了!”织田信长大笑着搂着两女喊着。

    “是~我这就命人去准备。”浓姬娇笑着应道,眼角带着一丝春色。

    将视角转换到主角这边来。

    织田义信并没有跟随大军返回请走。而是带着李华梅和鹤直接回到了那古野城。虽然他口中不断解释着是不想阿市她们过于担心,但前田庆次这些跟随织田义信多年的家臣又怎么会不了解自家主公的想法?自然不可能说什么了。

    当他们回到家中时,阿市早已经带着诸女等候在此了。刚进来,阿市就迫不及待的搂住了织田义信的胳膊,“霸王丸哥哥,没有受伤吧?”一边念叨着,一边绕着圈不断检查着。

    “嘿嘿,要检查吗?那陪我一起去洗澡慢慢检查吧~”织田信长怪笑着,搂着阿市就往浴室方向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对诸女喊道。“你们也一起来~”

    “色狼!”李华梅笑骂着,不过还是红着脸和鹤一起跟了上去。

    阿松羞涩的站在那边犹豫了一下,也匆忙跟了上去。

    至于於大三位侍女,自然也跟上去了。毕竟这么多人洗澡,总得有人服侍吧?

    好吧,一男七女?啧啧,看来织田义信今天晚上是不打算睡觉了呢。

    不过说起来,今夜,对于织田家或者今川家来说。都会是一个不眠之夜吧?

    隔天中午,织田义信才从温柔乡中艰难的挣扎出来。

    “主人,殿下派人传话,在申时会于清州举行评定。”於大跪在门口恭敬的说道。

    “於大,你还是起来的这么早……”织田义信看着於大感叹着。他可知道昨天晚上究竟有多么的疯狂,看看李华梅和鹤这种练武之人都还在熟睡就晓得了。

    “这是奴的本份。”於大柔声说着。

    织田义信闻言,顿时眉头一皱,只是不等他再说什么,宁宁和多却姬端着一盆清水还有一些吃食走了过来。

    “你们三个……”织田义信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示意旁边的侍女接过两女手上的东西,接着走到两女的身边对着她们的小屁股直接拍了下去。

    “啊!”“啊!”

    两声娇呼,宁宁和多却姬一脸媚意的看着织田义信。好吧,多却姬就不说了,宁宁竟然也变得这么敏感,织田义信真的好想知道於大究竟是怎么教导这丫头的。

    不过,昨夜的一场大战,再加上还要赶去清州,所以他也没有再玩一出白日宣淫。更何况,两女现在脸上还带着遮不住的疲倦。

    “你们两个去给我好好休息!”

    “这……”宁宁和多却姬闻言,忍不住看向了於大。

    “去吧~”於大轻笑着点了点头,两女才欢呼着跑回房间补觉了。

    “啧啧,於大,想不到你的手段挺厉害嘛~宁宁那小丫头竟然被你调教的这么听话。”织田义信将於大拉起来搂在怀里怪笑着说道。

    “这是奴应该做的~”於大依偎在织田义信的怀中,一脸满足的模样。

    “应该做的嘛~那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啊?”织田义信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奴……奴不知……请主人责罚……”於大楞了一下,不过却没有反驳什么,而是恭敬的说道。

    “你啊!”织田义信见状,无奈的摸着於大的俏脸说道,“都和你说了,你不是普通的侍女,所以那些粗活以后就交给别人去做就好了。现在嘛~给我回去乖乖的休息~”

    “可是……”於大犹豫着,脸上却满满的感动之情。好吧,这女人到底是已经沦陷到了什么地步哦?

    “没什么可是~听话哦~你要记住,你们三个以后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织田义信说着,在於大耳边悄悄的说着什么。瞬间,於大的脸颊就浮上了一丝红润。

    清州城,评定间。

    所有织田家重臣齐聚在这里,他们大声交谈着,言语间,表情上,带着忍不住的喜悦。不单单是劫后余生的喜悦,更是对织田家未来充满了期望。

    “踏踏踏……”一阵脚步声传来,评定间内瞬间恢复了安静。众人带着狂热的目光看向门口,或者应该说是看向出现在门口那个男人。

    “主公!”

    众人齐声喊着,可能从织田信长继任家督之后,第一次他们喊得这么自然,这么的理所当然。

    “诸位!”织田信长环视着众人,锐利的鹰眼带着莫名的威势。“本家!胜利了!”

    织田信长的话再次让评定间陷入了疯狂,良久之后,在织田信长的示意下,众人才重新恢复了平静。

    “林!”

    “是!”

    林秀贞缓缓走了出来,恭敬的接过织田信长递过来的书卷。因为林秀贞在热田的功绩,他再次成为了织田家的笔头家老。

    “本次合战,本家大败今川军于桶狭间,斩首3000余,缴获旗帜、武器、甲胄不计其数……”

    一番封赏之后,织田信长举行了盛大的宴会。随后在织田义信的带领下,众家臣纷纷向织田信长敬酒着。而织田信长也是来者不拒,而结果嘛……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