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三十三章:天命的考验?
    人多力量大,这个想法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是通用的,尤其是战争这种事情。或许有许多猛将名将玩过无数次以少胜多的战役,但如果给他们一个选择的话,他们绝对会选择自己才是兵力多的那一方。

    而华夏最著名的兵法家孙子所写的孙子兵法中更是写道,“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

    什么意思呢?很简单,就是有十倍于敌人的兵力就包围敌人,5倍则直接进攻,一倍就要设法分散敌人。而如果相等的话,就得想点办法击败敌人了,如果少的话就要退,少太多的话,就得避免决战。

    而如今,织田军这种四散钻入密林中的战术,简直就是绝对的反面教材。他们在密林中四处乱窜着,或2、3人,或10数人,从各个角落各个方位向山上疯狂的跑去。怎么说呢?他们现在的样子,就好像没有任何纪律可言的山贼或者强盗吧,没有任何的战术可言,就是乱哄哄的往山上冲。

    只是就是这么坑爹的战术,却让今川军瞬间就大乱了。为何?因为今川军的防御力量几乎都是在上山小道上的。毕竟,今川军或者说这个时代的武士集团,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堂堂正正的进攻,所以才会总是看到两军对垒,双方的进攻模式几乎一模一样的古怪场面。

    而织田军这下不按常理出牌的打发,今川军别提有多么难受了。尤其,当今川军不得以跟着织田军进入密林后,他们却无奈的发现自己擅长的各种战阵之法全都用不上。虽然敌人不多,但自己这边的人同样不多。这种时候,唯一靠得住的,也只有自身的实力了。

    嗯?可织田军难道平时不是那么打的吗?嘛,确实,织田军以前的战争也是和今川军差不多,排成密集的方阵打正面战。但在这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局面下,显然士气更加高昂而且更愿意拼命的织田军更胜一筹。

    于是,今川军的第二阵、第三阵就这么简单的被突破了,织田军终于再次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前田庆次手中长枪不断挥舞着。斩杀任何胆敢冲上来的敌人。“哈哈哈!我前田庆次可是未来天下第二的猛将!你们能死在我的手里,可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呢!”他兴奋的大喊着,在兵力拥有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却越来越接近胜利,这种情况强烈刺激着他的武士之心。

    或者说,不光光是他。白木行久、岛左近甚至是前田利家他们乃至那些足轻们,也是越杀越兴奋。他们似乎已经进入了一种状态,一种无可匹敌的状态。面前的敌人,仿佛根本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一样。

    当然了,这只是错觉,但这种状态下,织田军变得更加悍不畏死。而战局,也慢慢向织田方这边倾斜着。

    不过,织田军中并非全都杀红了眼,最少织田信长、织田义信还有李华梅她们两个还非常的冷静。

    今川军本阵。

    “织田军的奇袭队从四面包围过来了!”

    “怎么回事?!第二阵和第三阵的人呢?!”

    “织田军分散从密林中冲上来吗?!”

    “竟然用这等诡计……”

    当今川军本阵的人得知下面的战况后。顿时就懵了。因为桶狭间的地理,让今川军大部分的部队全都集中在上山的道路上,而此时本阵内,不过才500人而已。虽然这500人几乎都是旗本之类的精锐部队,但他们的心中,却已经彻底的乱了。

    从一开始进攻尾张的横扫,到奇袭队出现后的震惊,再到奇袭队被挡在第二阵前的嘲笑,到如今……他们竟然发现他们心中那完全是自投罗网一般的敌人,竟然将要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了。

    而和这些慌乱的人不同。今川义元只是淡然的看着越来越接近本阵的敌人。“从很早以前,我就一直是最优秀的那个人,而后,我更是拥有最优秀的老师教导我。在继任家督以后。今川家也在我的带领下到达了如今这一步。只要拿下了尾张……统一这个乱世,将不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今川义元抬头看了看天空,乌云依然密布,雨水不断打在今川义元的脸上,“暴雨将我军之间的联系彻底切断,使得看似强大的我军。最终只能依靠略微优势的兵力和地势和敌人抗衡。是偶然吗?本来晴朗的天气突然变得如此?”今川义元的表情似乎有些迷茫。

    只是随即,他猛地站了起来直视着前方,“不!这不是偶然!这是不断轮回的天命!就如同昔日权倾朝野的苏我入鹿以及平将门一样,任何试图改变天下局势的人,都会得到天命的考验!所以……这是无论聚集了多少万的部队,都抗拒不了的……必然的奇迹……”

    “主公……”诸多今川家家臣们看着突然站起来的今川义元,在他平静的注视下,莫名的,一直处于混乱中的他们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就仿佛今川义元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力量一样,只要看着他平静的表情,就能够给与他们信心和勇气。

    “天命的考验……失败者,诸如平将门等人,成功者,诸如源赖朝等人……”今川义元在众人的注视下,淡淡的说着,“那么……是成为一个失败者,化作胜利者的荣誉……还是成为胜利者,创造属于自己的历史……”一边说着,今川义元一边缓缓拔出了他的爱刀左文字。

    今川义元这番话,恐怕大部分的内容,面前的这些武士都听不懂,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明白自家主公的心情。“胜利!创造属于本家的历史!”他们纷纷大喊着。

    “本阵之中尚有旗本500人!”

    “组成圆阵迎击敌人!”

    “敌人是强冲过来的!只要拖住他们,第二阵、第三阵的友军就会赶来!”

    冈部信纲,朝比奈泰能,两人作为今川家老牌名将,终于站出来做出他们应该做的事情。

    而此时,织田军已经冲到了敌军本阵前方。

    “冲啊!”织田信长大喊着,虽然本阵前方依然有不知道多少的今川军,但此时,进攻。是他唯一的选择。

    织田信长不断挥舞着长枪,他的身边此时聚集着数十名织田军,有武士、有足轻,他们混杂在一起。依然没有什么所谓的阵形。但……这些并不重要,他们疯狂的进攻着,刀枪的碰撞,不时倒下的尸体,不断从各处冒出来的后续者。放眼望去。仿佛人间炼狱一般。

    “啪……啪啪……”终于,作为今川军本阵临时建造的围栏被推倒。织田军疯狂的冲了进来,而对面,500名今川军旗本纷纷举起了太刀、长枪,迎向了敌军。

    双方的目的都很清楚,织田军要杀死今川义元以夺取这次战争的胜利,而今川军则想要保护今川义元,一直拖到友军来援。

    “目标今川义元!”

    “保护主公!”

    双方不断大喊着,面若恶鬼一般,疯狂向敌人进攻着。哪怕被砍了数刀。只要没死,就依然向前拼杀着。

    织田义信手中弑神戟不断挥舞着,一个又一个敌人被他轻松斩杀。身后,是李华梅、鹤还有途中汇合的本多忠胜。此时,本多忠胜率领的20多名死神众,只剩下4人……

    “妈的,这群人是疯了吧?”织田义信无奈的看着不断从四周冲过来的敌人暗想着,他就想不通这群家伙明知不敌,为啥还要不断过来送死呢?

    “主公,现在怎么办?!”本多忠胜看着周围的情况焦急的喊着。他的声音充满了疲惫。虽然天赋异禀而且还有前田庆次的教导,但毕竟,他不过只是一名12岁的少年。一路杀过来,如果不是有死神众的舍身相救。他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织田义信并没有回答本多忠胜的话,只是不断寻找着今川义元的身影,他很清楚,在这个时候,如果随便乱冲的话,最后只会陷入重重包围之中。

    “主公!那边!今川义元在那边!”李华梅突然大喊着。

    “在哪里?!”闻言。织田义信兴奋的顺着李华梅指着的方向看过去,随即,一个身影就出现在他的眼中。

    最标准的武士体型,虽然只看到侧脸,但依然能够想像得到有多么帅气的面貌,配合他身上那身厚重华丽的甲胄和寒光闪烁的太刀……怎么说呢?放在游戏中,看外表就知道是能力值90以上的名将。

    “尼玛!那小子是今川义元?!”织田义信震惊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川义元竟然是这幅模样。虽然他之前一直跟踪着今川义元的本阵,但因为距离太远,他也看不到今川义元人在那里。而在他的印象中,今川义元可一直都是一个丑陋猥琐的大胖子形象。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所有人,冲!”织田义信大喊着,率先就向今川义元冲了过去。不管今川义元的形象和印象中的符不符合,只要宰了他,这场战争的胜利就将属于织田家。只要这点不变,就算今川义元长得像半兽人又如何?

    今川义元依然平静的站在轿子上,四周仿佛地狱一般的战场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他也丝毫不知道自己被一个仿若修罗一般的家伙盯上了。他只是平静的扫视着四周,寻找着天命为他选择的敌人。

    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某处,那里,有一个男人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织田信长!”

    “今川义元!”

    虽然两人都没有见过对方,但当他们目光对上之后,哪怕没有任何辨认的标志,他们也能瞬间认出对方。

    织田信长跳下马,丢掉长枪拔出太刀,头也不回的向今川义元冲去。而今川义元也同样跳下轿子,没有理会周围今川军的疑惑,径直向织田信长冲了过去。

    乱军之中,两人的目光依然透过人群牢牢的钉在对方身上。不断有织田、今川军的足轻冲向两人,他们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两人的身份,只不过是被他们身上那明显不同于其他人的甲胄给吸引了而已。

    只是这些敌人,却丝毫无法让两人的脚步停下来,刀起刀落,依然继续向对方冲去。

    另外一边,“妈的!今川义元那孙子要跑!你们自己小心,我先去追!”看到今川义元突然消失在目光中,织田义信顿时大急,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向着今川义元可能离开的方向疯狂冲了过去。

    “主公!”李华梅想要说些什么,可惜织田义信的身影却已经消失。见状,李华梅顿时就急了,“可恶!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这么乱来!?”

    “好了华梅,这种时候就只能相信主公了。而且……以主公的武艺,这个世界上也没人能够伤的了他。”鹤沉声说着。

    “可恶!也只能这样了……”李华梅愤愤的嘀咕着。

    而此时,突破了人群,织田信长和今川义元终于来到了对方的面前。这里,明明是仿佛地狱般的战场。两人,明明是能够换取无数钱财、绝高地位和大片领地的大名。可在这个时候,无论是织田家还是今川家的人,却纷纷无视了他们两个。

    两人周围10米之地,莫名的变成了一片空地,仿佛和10米外的杀戮之地分隔开来,形成了两个世界……

    “织田家家督,织田上总介信长……”织田信长凝视着今川义元淡淡的说道。

    “今川家家督,今川治部大辅义元……”今川义元平静的看着织田信长,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愤怒或者兴奋之情。

    两人都没有动手,只是默默的对视着,仿佛从对方的眼中,能够看到什么讯息一般。只是……这种诡异的场面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打破了。

    “今川义元!织田义信来取你性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