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三十二章:强大的今川家
    暴雨,雷鸣,掩盖了大部分的喊杀声,而这些声音传到山上时,听起来只不过是一些有些吵闹的杂声而已。

    “啧!这些杂兵,又开始闹事了吗?”一名今川家家臣听到声音,有些不爽的说道。

    “切,这些杂兵,打仗没多少本事,闹事的本事到是挺大。”另一名家臣同样不爽的附和着。

    今川军这四万大军,是由骏河、远江、三河以及许多的流民、浪人、山贼、野武士等组成。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物都有。因此,从出兵到现在,这些人已经不晓得闹过多少次了。

    当然,他们也不可能闹出多大的事情,毕竟今川军这么庞大的部队摆在这边,如果有今川家的武士出面,他们甚至连跑路的机会都没有。但打打架之类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对于这种情况,今川家上到今川义元,下到诸多家臣都只有一个态度,无视……嘛,反正只要打的不是今川家嫡系的人,其他爱咋滴咋地吧。

    虽然大部分的杂兵都已经派去进攻鸣海、热田防线了,但山下第一阵的部队却依然由杂兵组成。毕竟,杂兵的人数太多了,今川义元也不可能将精锐全都留在自己的身边。

    “安静……”一个平淡的声音传来,顿时惊住了还在议论纷纷的两人,转头看去,正是今川义元。

    “主公!您怎么出来了?赶快进入轿子避雨啊,万一……”这名家臣慌张的劝说着。在太原雪斋逝世后,今川义元的威望达到了空前。这是利,也是弊,因为一旦今川义元出事,今川家就没有能够镇得住脚的人了。

    今川氏真?嘛,虽然他名正言顺,而且内政水平也不差,但和今川义元比,他太年轻了。而且除了内政之外,其他方面他从来没有证明过自己。

    只是,今川义元似乎完全没有听到这名家臣的劝说,只是挥了挥手让他闭上了嘴吧。“弥藏……”

    “是!”弥藏出现在今川义元的面前沉声应着。随后就飞快的向山顶边缘跑去。没一会,他又跑了回来,“殿下!是敌袭!因为距离太远场面又过于混乱,看不清敌人大将是谁,也不清楚具体有多少人!”弥藏半跪在今川义元的面前沉声说道。

    “什么?!敌袭?!”那两名家臣闻言。顿时露出了古怪的神色。要知道现在在鸣海、热田一代,今川军可是和织田军打得正欢呢,以织田家的兵力,他们哪里有多余的兵力来偷袭他们?而且更重要的是,一路上几乎都是今川军的部队,他们又是怎么跑过来的?

    只是不等他们琢磨明白,今川义元就开口了,“你们两个,速度去召集所有人。”

    “是!”

    “弥藏,有办法联系到其他人吗?”

    “很抱歉。这种天气想要通知到其他部队,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弥藏低声说道。

    “嗯……下去吧……”今川义元闻言点了点头。

    “是!”

    弥藏消失后,今川义元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放弃坚城清州而去据守热田神宫……不派任何援军,任由本家攻下丸根四砦……以热田、鸣海作为防线牵制住本家大部分兵力……”

    想到这里,今川义元突然笑了,“织田信长,看来你的目的就是将我引到这桶狭间来啊……呵呵,此处均是山林,道路狭长无法聚集太多的士兵。确实是偷袭的好地点……如果我稍微大意一下直接停在小道上,现在恐怕已经被你杀死了吧?”

    想着,今川义元抬起头,看着依然没有任何停止迹象的暴雨。“而且,似乎连上天都站在你那边呢……”

    缓缓走回轿子中坐了下来,看着聚集在面前的数十名家臣,今川义元的表情变得肃穆起来,“不过,想要杀死我今川义元……只是这样还不行哦……”

    想到这里。今川义元看向面前的诸多家臣,语气很是平淡的说道,“诸位,如今织田军正在猛攻山下,目的,恐怕就是我的项上人头了……”

    “不过……这也是我们的机会,恐怕……山下率军偷袭本家的大将,就是织田信长本人……”

    “去吧……今川家的栋梁们……今天过后,尾张,就是本家囊中之物了……本家以一己之力宣告国之法度……是时候……让天下听到本家的声音了……”今川义元的动员听起来没有半点的气势,语气平平淡淡,仿佛只是在复述一件什么事情。可就这样,原本这些人还有些慌乱的心变的平静,随后变得火热。

    “哦!哦!哦!”诸多家臣大声应着。

    山下。

    在织田军气势如虹的猛攻下,今川军一退再退,很快就被攻破了第一阵。这种时候,如果撤退的话,可以说今川军完全不可能反应得过来。但显然,费了这么大功夫,甚至牺牲了数名重臣的织田信长是绝对不可能接受这个结果的。

    “继续冲!冲破后面两阵!杀进敌军本阵之中!”织田信长不断大喊着,虽然在这充斥着各种杂声的战场上,他的声音几乎传不出10米……不过,这并不妨碍织田军看懂他的意思。

    “杀啊!”织田义信再次一人当先,率领着死神众向守卫在山腰上的今川军第二阵发起了猛攻。

    只是这第二阵,显然不是那么好打的……

    第二阵的大将是葛山长嘉和庵原元政,他们并不是出名的名将,但却均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对于战局,他们总是能够通过自己多年的经验,做出大概的判断。

    “敌军看起来大概不到2000人,而桶狭间山一代的我军有5000多人,虽然因为偷袭而被敌军突破了第一阵,但兵力的优势依然没有改变。”庵原元政看着不远处的战场沉声说道。

    “不错,而且相信主公现在也应该收到敌袭的情报了,届时只要派遣一定的援军,第二阵就不可能被攻破。”葛山长嘉附和着。

    “嗯,另外,这场雨下得这么突然,那么什么时候停都不奇怪。而到时候。本家前后方的部队就会很快发现这里的异状……”庵原元政再次说道。

    “那么……传令下去!不准逞强上前,也不得胆怯退缩!所有人保持阵形!守住阵地即可!”庵原元政大声下着命令。

    ----------------------------华丽的分割线---------------------------------

    “守住阵地!”一名今川家足轻大喊着,只是下一秒,一道白光闪过。他的身体瞬间就被劈成了两半。

    “妈的,怎么敌人越来越多了?!”织田义信完全没有在意那名可怜的足轻,只是看着山上越来越多的今川军暗骂着。一路上,他已经不晓得杀死多少敌人了,可就算如此。眼前的敌人似乎一点都不曾变少过。

    “嗯?!”突然,织田义信瞳孔一缩,猛地大喊着,“是弓箭队!所有人注意!”话音刚落,一阵箭雨就从山上伴随着雨水飞了过来。

    这些箭矢,对于织田义信来说,自然造不成半点伤害,弑神戟随意的挥舞着,没有一支箭矢可以进入他身前两米。而他挡的轻松,其他人却没有这么强了。因为落下的雨水、溅起的泥水以及飞洒的血水。让很多人的视线都受到了多多少少的阻碍,哪怕是专门训练过应对箭矢的死神众,也被这几乎不会停歇的箭雨射伤了许多人。

    不过,杀伤……显然不是今川军的真正目的。

    “可恶!这样下去,根本无法推进!”前田利家愤怒的大喊着。

    不断袭来的箭矢,加上山上坚固的阵地,让织田军彻底被挡在了第二阵前无法前进。

    “怎么办?!怎么办?!”织田信长焦急的看着山上,脑中不断转着各种念头,可想了半天,却也没想出什么对策来。毕竟上山的道路只有一条。攻不破这里,一切都是扯淡。

    织田信长这边不断想着办法,那边织田义信也同样如此。

    “混蛋!这么下去的话会输的!”织田义信死死攥着弑神戟,心中焦急的想着。他很清楚。如果此战杀不死今川义元的话,那么织田家就会消失在历史之中。只是和织田信长一样,他对于目前的局面也没有太多的办法。

    高地、倍于己方的兵力、难以撼动的阵势以及逐渐恢复的士气。织田军所有的优势,在冲到第二阵面前时,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混蛋!一定有办法的!绝对有办法的!历史上兄长都能打赢,没道理多了我却打不赢!”织田义信抓狂的想着。不断四处乱瞄着。

    忽然,他似乎发现了什么,连忙询问着身边的李华梅,“华梅,那里怎么没有多少敌军?!”

    “那里?!”李华梅顺着织田义信指的方向看去,随即有些无奈的应道,“主公,那里就是密林,根本没有道路可走。而且密林之中毒虫、毒蛇还有看不到的危险太多,自然不会有什么敌人了……”

    “那如果我们走那边上山的话!!!”织田义信的语气变得急促起来。

    “不可能的!那里根本没办法容纳大军行……”李华梅说到一半,猛地反应过来,“不错!如果只是小股部队的话,那里并非不能走!而且这场暴雨,相信那些毒虫毒蛇什么的也会躲起来……”

    “就是这样!”织田义信不等李华梅说完,就猛地大喊着,“庆次!行久!左近!忠胜!把部队都带过来!”

    没一会,死神众就在前田庆次等人的率领下跑了过来。嘛,因为陷入了僵持,不善于打阵地战的死神众自然被招了回来。

    “庆次、行久、左近、忠胜!你们四人分别带领死神众进入密林中找个地方上山!!”织田义信飞快的说道。

    “这……”闻言,前田庆次四人全都愣住了,下意识的看向李华梅。没办法,在这种被敌人团团包围的情况下,竟然还分散兵力?而且听织田义信的意思,似乎他们怎么上山根本无所谓。好吧,哪怕是没怎么度过兵书的白木行久也明白,这种战术绝对不会出现在任何一部兵书上。或者说,这根本不是战术。

    “没时间解释了,立刻执行命令!记住!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今川义元的脑袋!”织田义信大喊着。

    “是!”闻言,前田庆次四人立刻应道。随即就带人离开了大部队。

    “义信,怎么回事?!”这边的异状立刻吸引了织田信长的注意力,连忙冲过来问道。

    “我打算从密林中上山!”织田义信简要的说道。

    “这……好!就这么干!我立刻下令!”织田信长闻言楞了一下,随即就反应了过来。好吧,不愧是最了解织田义信的男人,反应就是快。

    “嗯!一定不能让今川义元跑了!”织田义信留下这么一句话,就立刻带着李华梅和鹤钻进了密林之中。

    织田义信刚刚离开,那边织田信长也将命令传达了下去。好吧,这个命令怎么说呢?柴田胜家等老臣直接就懵了,打了一辈子的仗,就没听说过这种战法。不过,就和刚才织田信长一样,经常和织田义信厮混的前田利家等人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不错!此战的目的只是杀死今川义元,我们根本没有必要一阵一阵的突破!只要杀上山砍了今川义元,问题就解决了!”前田利家大喊着,随即也不理会其他人,带着几个人就直接钻进了密林。

    “就如阿犬所说!所有人,立刻进入密林!记住!目标只有一个,今川义元的脑袋!”织田信长大喊着,随后跳下马,带着小姓也钻了密林。

    当织田信长消失在密林中后,织田家诸多家臣也纷纷反应过来,没过多久,织田军就在今川军第二阵的面前消失了。

    “这……”庵原元政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他们逃跑了?可为什么进入密林?”

    葛山长嘉同样傻愣着,可惜,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