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三十一章:奇迹之雨
    桶狭间山,今川军本阵驻扎在山上,山脚下,一圈又一圈的今川军将桶狭间山围的水泄不通。这等防御,别说织田军来偷袭了,就算土歧军也一起来,没有数个时辰也别想冲到桶狭间山上。

    见状,今川义元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转头对一旁的家臣吩咐着,“时间差不多了,吩咐下去,各个小队轮流开饭。”

    “是!”

    没一会,就有人端着酒菜上来了。好吧,这或许是今川义元不多的缺点之一吧,就是在任何时候,他都要吃好喝好,不能有半点的对付。

    今川义元喝着酒,眼神看着远方,那里,是清州城的方向。“终于……要走到这一步了,只要拿下尾张,本家结束这场乱世就不在是梦想……”

    只是想到这里,今川义元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只是这么一来,与武田家和北条家的同盟恐怕就不那么安稳了……”摇了摇头,今川义元突然笑了,“呵呵,算了,本来和他们同盟也不过是权宜之计。这次如果不是长尾景虎又是在川中岛和武田交战,又是突然出兵关东,恐怕本家也没机会这么大举进攻尾张吧……”

    正想着,今川义元忽然感觉到有水珠滴在脸上,抬头看去,却发现不知何时,原本阳光明媚的天气变得乌云密布起来。

    “要下雨了吗?”这个念头刚刚闪过,雨点就飞快的掉落下来,几个呼吸间,就将天地连在了一起。

    “主公!快进轿子避雨!”一名武士飞快的跑过来喊道。

    “嗯!”

    坐进轿子里,今川义元好整以暇的看着外面,“这天气还真是奇怪呢~不过倒是把酷热给赶走了……”今川义元轻笑着。酷热的天气,会让士兵持续作战的能力下降,这场雨,正好能够缓解一下。

    忽然,几道身影从眼前闪过,却是原本还在大营内的武士正飞快的跑到了遮雨处躲着雨。这一幕可以说是非常正常。毕竟在这个时代,虽然风寒并非无法医治的疾病,但很多因为得了风寒而引起的各种疾病却带走了很多人的性命。所以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傻傻的呆在雨中傻站着。

    好吧。就算是在后世,也没有哪个家伙会在雨中傻站着,除非是有个帅哥或者美女陪你。

    只是不知为何,这一幕在今川义元脑中不断徘徊着,久久挥之不去。而且。他莫名的感到一阵心悸,“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要发生什么状况?”今川义元有些惊疑不定。

    想了想,今川义元突然喊道,“弥藏!”

    “在!”弥藏再次出现在今川义元的面前,依然还是半跪着。这场大雨,似乎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附近有没有什么动静?”今川义元急切的问道。

    虽然不晓得今川义元为何会突然问出这种古怪的问题,但弥藏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着,“请殿下放心,桶狭间四周已经全部在属下的部下监视范围之内。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们一定会发现的!”

    “嗯……”今川义元闻言,应了一声,再次陷入了沉默。而弥藏就这么跪在他的面前,大雨不断打在他的身上,却没有让他的表情有任何的变化。

    良久,今川义元才抬起头来,向弥藏招了招手缓缓说道,“弥藏,你过来。有事情和你说……”

    而在另外一边,织田信长率领的奇袭队也毫无疑问碰到了大雨。

    “雨?!哈哈!终于下雨了!这么一来,历史上取胜的条件就已经全部达成了!”织田义信抬起头看着天空,脸上满是兴奋之情。

    话说。就在刚才他还在心中各种诅咒老天,就因为那晴朗炎热的天气。

    “停下来!”织田义信正想着,突然耳边传来了织田信长的声音。

    “嗯?怎么停下来了?”织田义信急躁的问道,他可担心织田信长突然发傻要跑去避雨,如果真是那样,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一脚踹过去。

    “铁炮队!收掉铁炮!现在铁炮已经没用了!”织田信长大喊着。“另外,所有人用步将脚包住!有马匹的把马蹄和马嘴也包住!”

    “是!”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织田义信顿时想起来了,“对了!还有这么一茬呢!差点就忘记了!”

    正懊悔时,一道黑影突然从眼角中划过,想都没想,织田义信顿时化作一道黑影追了上去。没一会,织田义信再次出现在织田信长的面前。

    “是今川家的忍者,已经被解决了!幸好因为大雨让他们发射不了信号,不然……”织田义信后怕的说道。闻言,织田信长同样被吓的冷汗淋漓,虽然他的全身早已经被雨水浸湿了。

    嘛,虽然桶狭间山此时早已经被今川军围的水泄不通,但毕竟织田家是处在偷袭的位置上,而且如今还天降大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川军肯定在避雨中。

    但如果被发现了……呵呵……如果说本来偷袭的胜率还有那么百分之二三十的话,那么被发现后,成功率将只有0……只要今川义元不是白痴的话,就算短时间内消灭不了织田军,也不会傻傻的站在那边让他们砍。

    “主公,部队已经准备完毕,可以出发了!”这时,一个声音传来,惊醒了还在后怕的两人。

    “嗯!全军!继续进军!”织田信长大喊着,随后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连忙对织田义信说道,“义信,你立刻前往前方,看看还有没有潜伏的忍者!”

    “明白!”织田义信闻言,应了一声之后就飞快的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而在此时,热田神宫与鸣海城战线上,冈部元信、朝比奈泰朝、松平元信、饭尾乘连、服部友贞、松井宗信……今川军的武士们指挥着部队不断对热田、鸣海防线发起着冲击,暴雨根本无法阻碍他们半步,猛烈的攻势不断压缩着织田军的防线。

    “可恶!明明看起来摇摇欲坠,可就是攻不破!”松平元信看着前方的战况,恼怒的说道。

    “主公,这次千万不能再强攻了!之前本家攻下丸根砦时已经损失了太多的将士,如果再强攻的话……”一旁,酒井忠次闻言。连忙跳出来劝说着。

    “我知道……可是……唉!”松平元信话在嘴边绕了数圈,最后化为一声弄弄的叹息。他知道,酒井忠次说得很对。先不说再次强攻能不能突破眼前这道防线,就算突破了。距离热田神宫依然还有数道防线。

    而且,万一在这里将部队全拼光了,甚至损失过多的家臣,那么松平家在今川义元心中的地位,绝对会一落千丈。或许。自己依然会得到重用,但松平家再次崛起的希望,可就破灭了。

    另外一边,热田神宫,林秀贞站在本阵之中,不断下达着一个又一个命令。他并不是什么善于打仗的武士,但如果只是坚守的话,倒也难不倒他。只是……

    他遥望着远处,眼神四处寻觅着,只是良久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唉……希望主公可以成功吧……”

    对于织田信长的奇袭计划。林秀贞打从心里反对。毕竟这种激进的选择,对于他这位一直都中规中矩的武士来说,实在太过于刺激了。只是在所有武斗派同意之下,他也只能无奈的答应了这件事情,但他真心不看好这个计划。

    不过,这并不代表林秀贞不希望织田信长成功。“放心吧主公!在属下战死之前,热田神宫是绝对不会易主的!”林秀贞深深的看了远方一眼,随后再次将目光转向山下的战场。

    而比起林秀贞来说,另外一边防守鸣海城的佐久间信盛,压力就没有那么大了。虽然主攻这里的今川军大将是被成为今川家未来双子星之一的冈部元信。但面对老油条一般的佐久间信盛,冈部元信完全占不到半点的便宜。

    “这场暴雨,下得还真是让人心烦啊……”佐久间信盛烦躁的想着,“不知道热田那边现在如何……唉……主公毕竟还年轻。竟然放弃坚城清州……”佐久间信盛暗自嘀咕着。

    因为一直在镇守善照砦,所以他对于织田信长的打算是压根就不知情。不过,如果他真的知道的话,会不会直接弃城跑路呢?谁晓得呢……

    桶狭间山。

    不远处有一处山林,山林中有一条小道,此时。织田义信正躲在一处隐蔽的地方,身旁不远处,三名看不出是何身份的人倒在地上,看上去是已经死了。

    “尼玛,还好兄长让我过来检查一下,竟然有这么多的忍者……”织田义信心有余悸的想着。他怎么也想不到,今川义元不但明面上搞出了铁桶阵,背地里竟然也这么小心。如果不是大雨让他们无法发射信号,再加上织田义信的神出鬼没让他们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宰了。后果……

    正想着,织田义信突然转过头,不远处,一道道身影快速的出现在他的眼中,正是织田信长率领的奇袭队。

    “主公!”织田义信一个闪身就出现在织田信长的面前,“敌军就在前方!”织田义信指着今川军本阵说道。

    顺着织田义信的手指,众人顿时就看到那建在山上的今川军本阵,同时还有下方分散在各处躲雨的今川军。

    “如果不是这场暴雨的话,恐怕我们要面对的就是铁桶阵一般的敌人吧……”织田信长低声自语着。

    “不过……”说着,织田信长的声音猛地变大,“事实证明!现在天神也和我们站在一起!所有人听令!目标只有一个!今川义元的人头!冲!”

    喊着,织田信长当前就策马奔下山去。“冲啊!”而织田义信此时也再次握住了弑神戟,高喊一声,跟着冲了下去。

    一颗树下,茂密的树叶形成了天然的遮雨棚,十几名今川家足轻正躲在这里大口吃着饭团。“唉,这场雨下的,也太突然了……”一名足轻看着外面的暴雨叹息着说道,虽然躲在这里雨势不会那么大,但他们依然被浇成了落汤鸡。

    “嗯?什么声音?”忽然,这名足轻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那并不是雷声,反而像……足轻转过头去,顿时看到一阵黑压压的景象向这边压过来,那是敌军!挥舞着战刀长枪,充满杀气的敌军。

    “轰隆!”天空中再次响起一道炸雷声,“啪!”饭团掉落在了地上,可那名足轻却没有半点的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从暴雨中突然冲出来的敌军。

    转眼间,这群人就从他的眼前经过,这十几名今川家的足轻傻傻的看着远去的敌军,半响后,才喃喃说道,“这是什么情况……”

    “冲啊!不要去管其他人!目标只有一个!今川义元的脑袋!”织田信长再次大喝道。他很清楚,此战是否能够胜利,就只看能不能杀死今川义元。如果杀不死,就算他们将这边5000名今川军全灭了也是白搭。

    “目标只有一个!今川义元的脑袋!”柴田胜家等人跟着大喊着,一传十十传百,很快织田军就统一大喊着口号,跟着织田信长向前冲锋着。

    不得不说,这场雷暴雨,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奇迹之雨。雷声掩盖了织田军行动的声响,雨势瓦解了今川军的铁桶阵,更加重要的是,这场雷暴雨,将今川军本阵和前后阵友军之间的联系,彻底割断了。

    一路冲刺,眼看着要到达山脚下,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冲出了无数的今川军,口中高喊着“敌袭!”向他们杀了过来。

    “啧!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吗?”织田信长不爽的想着,随即再次大喊着,“织田家的儿郎们!狭路相逢勇者胜!让今川军的老爷们见识一下你们的勇气!”

    “哦!”

    士气再次高涨,织田军疯狂的杀向桶狭间山。

    雨……更大了……似乎是上天,也在为这场战争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