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二十八章:今川义元的野心
    烈日当空,夏天的炎热让人不免有些烦躁,织田义信躺在房间里一边喝着冰镇红酒,一边享受着於大的按摩。“嗯……还是你按得最舒服,技巧、力道都刚刚好……”织田义信舒服的嘀咕着。

    “主公,您这样悠闲真的好吗?其他人都快忙死了……”李华梅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危机的时候,织田义信竟然还能这么悠闲。

    “呵呵~不急,还没有轮到我们呢。”织田义信不以为然的笑道。嘛,就在昨天,织田义信命人去那古野城传信,让前田庆次他们率领死神众前来清州汇合。

    “华梅,我记得孙子兵法中有这么一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只要我们了解敌人,同时了解自己,那么战争就不会输。”看到李华梅依然不满意的表情,织田义信随口说着他仅知道的一些军事知识。

    “哼,躺在这里了解吗?”李华梅娇哼着,显然很不满织田义信的敷衍。

    “好啦好啦~这件事情有兄长负责,我可是非常放心的。”织田义信将李华梅拉到怀中,一边在她的娇躯上做着怪,一边笑道。

    “你啊……”李华梅无奈的摇了摇头,扭动着身子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她没有去管依然在她身上作怪的手,只是愣神的看着外面。“杨老,您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织田家平安无事啊……”

    冈崎城内,今川义元看着地图沉思着,心中不断谋划着织田家可能采取的行动。在他的心中,或许能够被他看重的人并不多,但只要敌对了,那他就绝对不会轻视敌人。这是从小太原雪斋就一直教导他的事情,一直铭记于心。

    “元信,如果你是织田信长的话,你会如何对付本家?”今川义元轻声问道。

    “嗯……应该是死守清州。清州虽然在之前被毁坏过很多次,但那只是外表。里子依然健在。作为尾张最为坚固的城砦,如果强攻的话,恐怕没有几个月是拿不下来。而在这段时间,我会派人去美浓求援军。虽然土歧义龙和织田信长有深仇大恨,但在本家强大的威胁的下,很有可能会拉拢成功。”松平元信恭敬的回答着。

    “嗯……不错,这点确实要注意。”今川义元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反问着。“听说土歧那边已经有动静了?”

    “是!根据情报,美浓三人众之一的稻叶良通率领1000人驻守在浓尾边境的各个城砦,同时领内也在进行着军备,相信土歧义龙已经准备随时出兵了。”

    “呵呵,土歧义龙那小子看来还不傻嘛~不过没关系,本来我这次来,就是打算一口气拿下尾张和美浓的。”今川义元轻笑着,似乎并不怎么在乎土歧义龙。

    “嗯……没关系,本来我也做好了同时和织田、土歧开战的准备了。”今川义元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自信。虽然重视。但不代表没有自信。

    “是!”

    “那么你觉得,本家现在应该如何行动?”今川义元重新看向地图,随口问道。

    “主公,目前本家最接近尾张的就是大高城,而如今这座城已经被织田家围困许久,所以属下认为,应该先行支援大高城,然后以大高城为据点进攻鸣海城。”松平元信说着,指着地图上大高城的位置继续说道。

    “主公您看,织田家在大高城附近建立了两座城砦。分别是丸根砦和鹫津砦,守备分别是佐久间盛重和织田秀敏。两个砦的兵力合计约1500人,直接锁死了大高城的一切出路。而在另外一边,则建立了善照砦和小村砦。两边的兵力合计约600人,直接堵住了本家侵入尾张的路线。”

    “嗯……那你的想法呢?”今川义元点了点头问道。

    “属下觉得,本家可以以强势的兵力分别进攻这四座城砦,让其无法互相支援……”松平元信不断说着。好吧,他的战术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今川军的数量实在太占优势了。

    “嗯……就照你说的办吧!另外,今天早些时候,我收到了鹈殿长持的书信,说是大高城内已经没有存粮了。今天晚上你带些人运点粮过去,明日一起夹击织田军。”今川义元点头说道,随后挥了挥手,示意松平元信可以下去了。

    “主公,属下……”松平元信闻言,并没有直接离开,反而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嗯?元信,有话就直说,你和我都是老师的弟子,关系不同于寻常君臣的。”今川义元轻笑着说道。对于自己这个师弟,他可是非常满意的说。

    松平元信听到今川义元的话,似乎是受到了鼓舞,看着今川义元恭敬的说道。“是!主公,属下觉得,此次上洛之行会很艰难,必须要先做好其他打算才是。”

    “哦?你觉得以本家4万大军的实力,不足以上洛吗?”今川义元的表情有些奇怪,既不是愤怒,也不是嘲讽。

    “主公,本家要上洛,就必须和土歧、六角、三好交战。而不管哪一家的实力,都未必会弱于本家。”松平元信缓缓说道。

    “嗯……继续。”今川义元不置可否的说道。

    “是!根据属下的研究,就算本家占据了美浓和尾张,也要派遣大量的部队驻守。这么一来,面对从应仁之乱时就非常强大的六角家,本家并没有太大的胜算,更不用说统治近畿、四国的三好家了。”松平元信说道这里,喘了口气后继续说道。

    “而且到时候,一直自诩名门的朝仓家也未必会坐视本家上洛。而且退一万步说,本家上洛根本没有任何的好处,将军家是主公的本家,如果上洛,主公最多得到一个副将军的职位,而且还得受到将军的节制……”松平元信说完,就直勾勾的看着今川义元。

    这是他的心里话,从一开始,他就觉得上洛这件事情不可行。可惜那个时候整个今川家都因为这件事情陷入狂热,他根本就没机会开口也不敢开口。毕竟,他虽然顶着太原雪斋弟子的名号,但在大部分今川家家臣眼中。他依然是一个新人。

    “哈哈~”闻言,今川义元突然大笑起来,这种情绪可是很少在他身上出现的说。也不知道笑了多久,今川义元才拍了拍松平元信的肩膀笑道,“元信!老师果然没有看错你啊!”

    “主公?!难道您?”松平元信闻言。顿时反应了过来,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看着今川义元。

    “没错,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打算上洛!”今川义元沉声说道,“本家如今虽然有4万大军,但这是靠多年收留的流民政策才达到这种效果。而三好家继承了细川家的领地,虽然近畿一直在战乱,但那里的繁荣确实骏河三国怎么也比不上的。”

    顿了顿,今川义元一脸欣慰的看着松平元信笑道,“所以从一开始。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尾张!之所以聚集了这么庞大的部队才出击,不过是为了防备土岐家罢了。”

    “原来如此!”松平元信兴奋的应道,“只要拿下富庶的尾张,本家就可以真正容纳这些流民,甚至更多!随后再拿下美浓!届时以主公的能力,只需要数年的休养生息,天下间就没有本家的对手了!”

    “不错!”今川义元点了点头,随后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语气平淡的说道。“上洛……那种事情实在太无聊了,对我来说,取得天下……才是唯一的目的!”

    “主公……”松平元信看着今川义元的侧脸,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发出了闪耀的光芒,“属下一定会帮助主公平定天下!”松平元信坚定的说道。

    清州城。

    在织田信长决意迎敌作战之后,织田家这不战争机器开始疯狂的运转起来,大量的农民被动员起来,在武士的率领下开往清州城。和织田信长和林秀贞当初所想的结果差不多,在去掉防备土岐家的部队后。能够出战的部队不过6000人左右。

    这种结果,着实有些让人无奈,因为按照尾张如今的石高以及津岛、热田的商业收入,怎么算织田家也能动员1万以上的部队。只是自织田信秀时代起,尾张就一直处在穷兵黩武的时代。北攻美浓,南侵三河,在扩大了自家声威的同时,也让尾张可用的兵力日渐稀少。如果不是当年和斋藤家结盟得到了宝贵的休养生息的机会,恐怕尾张直接就被织田信秀自己弄垮了。

    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对视而坐,面前,是一个简单的沙盘。嘛,这东西是织田义信突然想到的玩意,随后在织田信长的命令下紧急制作出来的。

    “你小子,竟然能想到这么好的东西!”织田信长兴奋的说道,他对于这种新事物总是很喜欢。

    嘛,其实沙盘的由来已经很久了,最早甚至可以推到秦始皇的年代,不过那都只是雏形而已。真正的战争沙盘,实在1811年普鲁士过往菲特烈·威廉三世的军事顾问冯·莱斯维茨制作的。

    而织田义信虽然知道有这么一个玩意,但毕竟他不是什么军事发烧友,要不是这次今川大军的压力,恐怕他还想不到这个东西呢。好吧,这个玩意纯粹是为了更好的奇袭今川军本阵弄出来的。对于正面战场,织田义信早就放弃了。

    “别说没用的了,快点研究一下吧,你觉得哪里合适奇袭?”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

    “切。”织田信长闻言,不满的嘀咕了一声,随后指了指鸣海、大高、沓挂的中间地区。“这里,这一代多山多林,如果要通行的话,今川军只能以长蛇阵通过。”

    “嗯……但怎么将敌人引过来呢?今川义元不是傻子,有那么庞大的部队,肯定会稳扎稳打,届时本阵周围肯定会数量众多的部队。”织田义信一边问道,一边思考着。

    以前他就很奇怪,为什么今川义元的地点这么容易暴露,而且以今川军的数量,今川军本阵不可能兵力稀少。这么一来,就算因为奇袭而导致外围的部队混乱,但里面的部队肯定可以很快反应过来。毕竟是本阵,今川义元总不能真的傻到听到那么吵闹的喊杀声,还以为是士兵们在打闹吧?

    而有他的指挥,织田军突破本阵的时间绝对不会很快,可这么久的时间,竟然一直是本阵的那些士兵在作战。其他部队呢?总不能已经杀到清州去了吧?

    “呵呵……你看这里……”织田信长轻笑着,指了指沙盘上的一个地方,正是热田神宫!

    “热田神宫位处山上,乃是易守难攻之地。其位置处在鸣海城以北,末森城以南,距离我所说的位置有相当一段距离……”织田信长沉声说道。

    “嗯……你是打算将今川军引到这里来,然后我们绕过去突袭今川本阵?”织田义信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毕竟,他虽然没什么军事头脑,但好歹也看了不少的小说,而在在沙盘之上,很多东西都一目了然。

    “不错!”织田信长点头应道,随即脸色有些阴沉的说道,“不过这种战术一旦找不到今川义元的本阵,或者短时间内突破不了敌人的防御,那么本家就只有一个下场……”

    “呵呵~可如果不用这种办法,本家能有其他下场吗?”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在明白过来后,他的心情好了很多。因为今川义元是偶然出现在桶狭间还是有很大几率出现在桶狭间,那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事情。

    最少在织田义信看来,只要织田军准备据守热田神宫的消息传出,今川义元的本阵绝对会前移。

    “是啊……不过现在,只有等了……”织田信长有些不爽的说道,他很不喜欢这种异常被动的局面。

    “呵呵,不用急,快了……”织田义信轻笑着安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