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二十六章:陷害
    在不断的急行军下,织田义信很快就进入了三河,“主公,前方就是本家新建造的丸根砦和鹫津砦了。”李华梅出言提醒着。

    “嗯,直接过去。”

    “什么人?!”当织田义信等人来到丸根砦的时候,因为没做什么遮掩,立刻就被看门的足轻发现。

    “我是织田义信,此处现在的城代是谁?”织田义信轻笑着问道。

    “啊!原来是织田大人!此处城代是佐久间大人!”那名足轻似乎见过织田义信,飞快的回答着。

    “嗯,你快去通报,就说我有事情找他。”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随口吩咐着。

    “是!”

    不多时,佐久间盛重就匆匆赶了过来。“织田大人,可是主公有什么新的命令?”佐久间盛重还没有走到织田义信的身边,就开口问道。

    “嗯,我奉主公之命,前来执行骚扰计划,所以想请佐久间大人帮个忙。”织田义信恭敬的说道。“希望佐久间大人可以派部队分批骚扰大高城,就在城外不断制造声音,让大高城内的守军以为本家要强攻大高城。”

    “嗯?假装进攻吗?”佐久间盛重皱着眉问道,似乎没太理解这么做的含义。

    “嗯,不过如果敌方出现大量部队守城甚至出城追击,那你们就撤退。如果没有,则直接攻城,直到敌人出现大量部队后立刻后退。”织田义信不断解释着。好吧,这就是所谓的疲兵之计,虽然他不懂兵法,不过这种计策实在太常见了,而且原理也很简单。

    佐久间盛重怎么说,也是在战场上摸打滚爬半辈子的武士,虽然没看过什么孙子兵法之类的兵书,但在织田义信的解释下,还是很快理解了要点。

    “好办法!不愧是织田大人您!我立刻就去办!”佐久间盛重兴奋的说道。

    大高城乃是今川家在三河如今最为坚固的城砦,同时城内也屯兵无数。不然织田信长也不会只围不打。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消耗大高城内的存粮,毕竟大高城的一切都是靠其他地方运输过来,如果这么下去的话,早晚破城。而织田义信如今的办法。显然会加快大高城内的消耗。

    不过,织田义信自然不可能单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佐久间大人,不知你这边有没有松平家的旗帜?”

    “嗯?有到是有,前一段筑砦的时候。和大高城的守军打了几场,倒是捡了一些。”佐久间盛重疑惑的问道,不过还是命人去拿了过来。

    “呵呵,既然要骚扰敌军,自然不能太暴露自家身份了。”织田义信轻笑着,随即拿起两面旗帜交给了前田庆次和岛左近。

    又交代了一番,织田义信就带人直接离去了。随后,佐久间盛重立刻将部队分成了四队,每队100多人,带上螺号打鼓就准备去骚扰了。

    不谈大高城从此在这个计谋中各种悲催的情况。另外一边,织田义信离开丸根砦后,立刻就按原来的计划直奔上野城。

    一个时辰后,“主公,前方就是上野城了,城主是酒井忠尚,据说从松平广忠时代起,他就和松平家不和。”李华梅指着前方的一座城砦说道。

    “很好,你们在这里等着,庆次。左近,你们将松平家的旗帜背上跟我走。”织田义信低声说道。

    “是!”

    上野城大门上方的箭楼中,两名守卫正无聊的闲聊着,他们并没有太过警惕的观察周围。因为这里可是三河的腹地,而且今川家上洛的消息他们也都听说了,在他们心中,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有什么敌军敢进攻三河?更别提打到这里来了。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突然传来,顿时让他们惊住了。连忙抬头看去,却发现是一名武士带着两名旗本模样的人正快步走过来。正式织田义信和前田庆次、岛左近。

    “什么人?!”两名足轻大喊着,手已经抓住了身边的响钟,只要一摇,整个上野城的人就会被惊醒过来。那样的话,织田义信的计划自然就破产了。

    “奉元信主公的命令,有紧急要事要转达酒井大人!还不快开门!”织田义信大喊着。

    “这……是!”两名足轻闻言,立刻应道,随即就准备打开城门。

    “哼哼,这个时代的人简直就是傻子啊……”织田义信见状,心中冷笑着,同时藏在背后的手悄悄给前田庆次打了个手势。

    只是,就在城门刚嘎吱嘎吱的开了一丝小缝时,突然传来一声厉喝,“谁让你们打开城门的?!”随着话音,准备打开的城门顿时停了下来。

    “被发现了?!”织田义信顿时就急了。可他又不能强攻,因为他又不是来攻城的。就算凭借他的实力,可以趁现在打开这扇门,但要知道,此时今川家各地都在动员中,天晓得里面有多少足轻的存在。

    而且退一万步说,他是来骚扰的,可一旦打草惊蛇,就算攻下了这座城又有什么用呢?其他地方肯定会加强警备,到时候他除了率人灰溜溜的返回尾张,什么也做不了。

    正想着,箭楼上出现了一名少年,看摸样,不过12岁左右,但长得却颇为英气。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仪表不凡,未来定然会有一番作为。

    “你们是松平家的人?”这名少年站在箭楼上淡淡的问道。

    “啧,欠打的小鬼。”织田义信不爽的暗想着,嘴上却飞快的回答着,“我乃松平家家臣鸟居元忠,奉主公之命,有要事求见酒井大人!”

    “哦?有何要事啊?”少年一脸好奇的问道。

    “混账!这等大事又岂能说给你一个小娃娃听?!快点开门!耽误了大事!你担当得起吗?!”织田义信厉色喊着。在他想来,一个小鬼头,还不是被吓吓就完事了?

    “这……”少年闻言,神色顿时有些慌乱,不过很快他就恢复过来,“哼!什么事情都不敢说,难道你是奸细?!”少年冷哼着说道。

    “尼玛,这什么小鬼啊!”织田义信心中愤怒的想着,不过嘴上却道,“一派胡言!你是谁家的小子?!给我报上姓名来!待我回去禀报主公。看怎么治你的罪!”

    本来,织田义信以为这么吓唬一下,这个小鬼还不是被吓得立刻开门,谁知道听到织田义信的话。那名小鬼反而倒是怒了。

    “呸!难道小爷我会怕你?!告诉你!小爷就是神原家的长子龟丸!现在是酒井大人的小姓!给我回去告诉元信那小子!别以为绑上今川殿下,三河的豪族就要听他的!”龟丸怒吼着,显然已经被织田义信的话彻底激怒了。

    “好!你小子有种!”织田义信见状,也只能留了一句狠话,带人离开了。

    “呸!什么玩意?!”龟丸看到织田义信等人离开。唾了一口骂道。随后转头对两名看门的足轻喊道,“给我听好了!如果松平家的人再来,一律不准开门!”

    “是!”

    说着,龟丸就匆匆往酒井忠尚的宅邸走去。

    “是龟丸啊?什么事情?”酒井忠尚此时早已经入睡,不过见是龟丸吵醒了他,却也没有责骂,不过语气显然好不到哪里去。

    “大人,刚才松平家一名自称鸟居元忠的人来了,说是有要事找您。”龟丸恭敬的说道,随即将自己和他的对话解释了一遍。不过。自然不可能原话说了。

    “哼!松平家的人还是这么讨厌!”酒井忠尚不爽的说道。自从松平广忠时代起,酒井忠尚就和松平家很不对付,更不是来上那么几战。虽然因为今川家的原因,他不得不和松平家共事一主,不过让他服从松平元信那个小鬼的命令,显然不可能。

    “龟丸,你做得很好!不用担心,只要本家做好本分之事,并在随后今川家上洛的时候立下功劳,今川殿下是不会理会这种小事的。”酒井忠尚淡淡的说道。

    “是!”闻言。龟丸顿时就放下心来。不管怎么说,他也不过是个12岁的小鬼,得罪了松平家的家臣,还是有些担心。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足轻匆匆跑了进来,“大人!不好了,城下町那边起火了!”

    “什么?!”酒井忠尚和龟丸同时震惊的喊道。

    “快!快去看看!”酒井忠尚焦急的喊着,如果城下町那边真的出了什么乱子,那肯定动员不到太多的兵力,到时候他又如何在今川义元面前表现自己?

    不提酒井忠尚在那边纠集人马。上野城城下町中,此时一肚子火的织田义信毫不客气的将怒火撒在了不远处的城下町中。反正对他来说,在城下町放火本来也是在计划之中。

    等酒井忠尚等人率队赶来时,上野城城下町早已经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混蛋!混蛋!到底是谁干的?!”酒井忠尚愤怒的大喊着。这座城下町,可是他经营了许久的町镇,可如今,就在这么一把火中被烧的一干二净。

    “大人!”一声大喊声传来,酒井忠尚就看到龟丸一路小跑跑了过来,“大人!刚才我找逃出来的民众打听过了,根据他们的描述,是一群身穿黑衣的人干的。其中有几人背上插着松平家的旗帜。”

    “什么?!”酒井忠尚闻言顿时愣住了。

    “大人!不能就这么放过松平家啊!”龟丸愤慨的说道。

    “嗯……知道了,回去吧……”酒井忠尚淡淡的说道。

    “大人?!”龟丸震惊的看着酒井忠尚,显然不明白他的态度怎么一下子变化这么大。

    “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酒井忠尚摆了摆手说着,自己就直接转身往回走去。

    这一幕,全都被躲在暗中的织田义信看在眼里,“嗯,似乎是有这么一茬呢……”织田义信暗想着,眼神中闪烁着危险的光泽。

    隔天,冈崎城。

    松平元信坐在书案前不断处理着各种公务,自从今川义元宣布上洛后,他几乎每天都忙到晚上。

    “忠次,各地的动员如何?”松平元信头都没抬的问道。

    “再有1、2天就能完成了。”酒井忠次恭敬的回答着。作为最早跟随在松平元信身边的人,此时酒井忠次已经成为松平家的第一家臣了。

    “嗯,通知下去,让所有人尽快做好作战准备。这次殿下将先锋的位置给了井伊家,这对本家可是非常不利的。”松平元信低声说道。

    本来他一直都觉得,上洛的先锋肯定是他的松平家,毕竟三河距离尾张才是最近的。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到最后先锋竟然是井伊家家督井伊直盛,这在他眼中,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是!”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房间内,正是松平家的忍者头目服部半藏。“主公,昨天夜里,多处城下町被不明人士烧毁,甚至还有一座小城砦被攻下。”

    “什么?!怎么回事?!”松平元信震惊的站起来追问道。

    “回大人,根据属下探听,据说被袭击地方的人都看到了本家的旗帜。而那些被袭击的地方,都是到现在还敌视本家的家族。”服部半藏低声说着。

    “什么?!”松平元信呆住了,他瞬间就反应过来这件事情如果传到今川义元耳中的结果。

    “混账!这一定是栽赃!”酒井忠次愤怒的说道。

    “不行,这件事情必须马上处理,忠次,你立刻去所有被袭击的豪族拜访他们,表明本家的立场。半藏,你暗中跟随保护,顺便继续调查这件事情,一定要把真相调查出来!”松平元信反应过来后立刻下令道。

    “是!”

    等所有人走后,松平元信猛地将书案上的东西全部扫在了地上,“织田家!很好!”松平元信愤怒的嘀咕着,他如何猜不到凶手是谁?如今除了织田家还能有别人?可他相信,当今川义元得知这件事情后,那些家族就算知道,也不会说是织田家干的。因为,他们一直都非常敌视松平家。如果不利用这件事情打压自己,那才叫奇怪呢。

    而此时,三河某处密林中。

    “主公,我们这就回去了?”前田庆次一脸没过瘾的模样说道。

    “不然呢?差不多就行了,反正也让松平家恶心了一下。”织田义信随口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