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二十五章:织田义信的想法
    骏府城,今川义元的书房。

    “主公,您这样大张旗鼓的宣传,是不是太……”朝比奈泰能有些犹豫的问道。

    “呵呵~这么大规模的动员,你觉得能够瞒得住谁?”今川义元轻笑着说道,“通知下去,所有家臣三天后到此集结。”

    “是!”

    等朝比奈泰朝离开后,今川义元随手拿起了一册书卷,正是他所写的那本【今川假名目录及追加】。

    “金钱购买粮食和武器,用粮食聚集大量的人组建军队,武器则来装备他们。说到底,战争,打的就是金钱……换句话说,最有钱的那个大名,才可以称霸这个乱世。”今川义元看着窗外晴朗的天空低声自语着,“老师,这就是弟子感悟的大名之道,您觉得如何呢?”

    3天后。

    三河、远江、骏河所有的豪族家臣们全部聚集在骏府城中。人数实在太多了,甚至庭院都坐不下。今川义元坐在大厅的上首位,旁边,是一群高贵的公卿们。

    “诸位,时机终于到了,我命令,动员本家所有的力量,上洛!重振朝廷的声威!”今川义元站起身来双手高举,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达给了所有的人。他的面色有些红润,似乎是因为激动?

    好吧,反正那些豪族家臣们是激动万分,他们高声嚎叫着,仿佛已经看到今川家的旗帜插在了京都的上方一样。失败?抱歉,在他们眼中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今川家是什么?那可是统治着三河、远江、骏河三国的超级大名家!是高贵的源氏后裔!今川义元更是有着东海道第一弓取的称号!而挡在今川家上洛道路上的那些大名呢?

    织田家?乡下土包子而已。土岐家?一个弑父者统治下的肥羊罢了。六角家?图有声望的渣渣而已。三好家?运气好的叛臣罢了。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和京都的这些公卿们相处太久了,今川家的这些人也变得高傲起来。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最少在今川义元看来,是十足的好事。最少,士气高昂不是吗?

    随着今川义元的命令,整个今川家仿佛机器一般的行动起来。这么高调的运转,显然不可能瞒过其他国的探子,何况本来他们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清州城。

    织田信长躺在浓姬的大腿上,而浓姬则一脸温柔的帮他套着耳朵。一旁,吉乃陪着已经4岁的吉和3岁的奇妙丸在玩耍。这幅画面。怎么看都是一家其乐融融的和谐画面。只是……配合当前的局面,织田信长是不是太淡定了?

    “殿下,柴田大人求见。”一名小姓匆匆跑来禀报着。

    “不见。”织田信长的语气懒洋洋的,似乎看不出半点紧迫感。

    小姓领命而去。但过了一会又匆匆跑了回来,“殿下,林大人求见。”

    “不见。”

    又过了一会……

    “佐久间大人求见……”

    “去,告诉他们,今天我身体有恙谁都不见!”织田信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说完。织田信长依然不爽的嘀咕着,“这群家伙,多大点事情啊,就这么沉不住气。”

    “吉法师,今川家要上洛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如今终于开始动员部队了,诸位大人自然焦急了。”浓姬的语气很温柔,也丝毫听不出任何的担忧。这种情况,真是莫名的让人……感到安心呢。

    “切,就算急有什么用?今川家还没有动员完毕。甚至连部队人数都不晓得。”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说道。打仗,情报是最关键的,但如今人家都没出兵呢,自然什么都没有了。这么一来,就算你急又有什么用?

    先发制人?倒是不错的注意,可惜对于织田家完全不适用。理由也很简单,今川家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自然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这种情况下,可不是什么小打小闹能够解决的。而如果大肆出兵的话,呵呵……此时在美浓。土歧义龙也下达了,而且稻叶一铁正统帅着2000大军分驻在浓尾边境上。目的,显而易见。

    “哼!你小子倒是沉得住气!”一声冷哼从外面传来,随后就看到织田义信一脸不爽的走了过来。

    “咦?你小子怎么进来的?我不是说过今天谁都不见吗?”织田信长轻笑的问道。却没有半点责怪的样子。反而……有些担忧。

    “放心吧,我是从另外一边翻墙过来的,没被其他人看到。”织田义信白了织田信长一眼,随后冲着不远处的两个小家伙笑道,“吉,奇妙丸。过来让叔叔抱抱~”

    闻言,吉瞬间就离开了吉乃的怀抱,跑到织田义信的身边直接抢占了他的怀抱。而奇妙丸则犹豫了一下,才在吉乃的鼓励下来到了织田义信的身边,不过却没有显示出什么亲热之情。

    “哈哈~你小子的魅力不行了吧?奇妙丸~来我这!”织田信长大笑着坐了起来,双手一张,奇妙丸就乖乖了进了他的怀抱。

    “切,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是所有男人嫉妒的存在。”织田义信白了织田信长一眼,随口找了个理由,就捏弄着吉的小脸。而吉仿佛也很享受一般,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过了好一会,浓姬将茶泡好了,随后就带着吉和奇妙丸离开。这时,织田信长才缓缓说道,“说吧,你小子突然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还不是今川家的事。”织田义信端起茶碗慢慢的品尝着,现在,他也慢慢学会了这个时代高达上的饮品了。

    浅尝一口,织田义信将茶碗缓缓放下,看着织田信长平静的说道,“我打算带着死神去骚扰今川家。”虽然之前已经和织田信长商议过,但真的听到今川家开始动员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先发制人了。

    “为什么?”织田信长歪着脑袋询问着。

    “为什么?”织田义信重复着织田信长的话,语气中透露着古怪,“当然是拖延今川家的时间啊。总不能看着他们集结部队吧?”

    闻言,织田信长摇了摇头,随口反问着。“你觉得今川家集结部队要多久?”

    “嗯……怎么也得4、5天吧?毕竟这次可是总动员,而且还是上洛,需要的粮草什么的肯定不少。”织田义信想了想说道。虽然对于这些他不是很懂,但想来也差不多太多。

    “嗯。应该差不多是这么个时间。那么,你觉得你去骚扰能有什么作用呢?”织田信长点了点头,随后再次反问着。

    这一问,就把织田义信问住了,“是啊。有什么用呢?”织田义信小声嘀咕着。今川家可不是那种只有一国的小大名,而是坐拥三国的大大名。先不提织田义信率领100名死神能起到多少骚扰作用,就算他们能够将三河掀个底朝天,对于今川家来说,也无关痛痒。因为远江、骏河依然在不断准备着。而等到大军开来,三河的准备自然也会马上恢复并集结。

    “可总不能这么干等着吧!虽然你说过船到桥头自然直,但就算干等着,多等一会总比少等一会强吧。”织田义信没好气的说道,他的想法很简单,能消弱敌人多少就是多少。能拖延多少时间就拖延多少时间。作为一名穿越者,而且还是拥有强大武勇的穿越者,他不想将希望寄托在完全是机会和运气使然的桶狭间上。

    看着织田义信坚定的眼神,织田信长知道自己是劝不住这小子了,只能无奈的说道,“那行吧,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织田信长发誓,他只是随口那么一问而已,毕竟织田义信自己也说了,他只打算带死神去骚扰一下而已。只是织田义信听到织田信长的话后。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改变了一开始的打算,“我要火种、火油……”

    随着织田义信的话,织田信长的眼睛变得越来越大。等到织田义信说完,织田信长才无奈的摇头苦笑着,“你小子这是去骚扰的?”

    “要玩就玩大点!”

    “有什么具体计划吗?”

    “没有!”织田义信说得很坚定。

    “尼玛!”织田信长真的好想一巴掌把眼前这个混蛋小子拍死,可惜神奇小折扇被吉拿去玩了,没有神器在手,织田信长可不觉得自己能够打得到织田义信。

    所以。考虑了一下,织田信长只能无奈的说道,“就按你说的做吧。”嘛,反正仔细想想,如果真的出现什么问题,直接跑就是了,织田信长可不相信对方有本事留住织田义信。

    当天,织田义信就带着物资返回了那古野城,并迅速召见了前田庆次等人。

    “这……主公,不知道你有什么计划?”李华梅身为目前织田义信麾下的第一智囊,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我的目标就是骚扰,只要今川家出兵的时间晚一天,就代表本家准备的时间能多一天。”织田义信故作深沉装,语气低沉的说道。“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就是我的计划!”

    嘛,织田义信本来是没什么计划的,无非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能干一票是一票。不过在织田信长询问之后,他想了想,就把前世的十六字真言搬了出来。反正打游击嘛,怎么也就是这么回事了。

    “精辟!想不到主公竟然能说出如此精辟的话来。”李华梅赞叹着,看向织田义信的眼神充满了崇拜和情愫。在乱世,强大的男人总是很容易得到女人的芳心。

    “哈哈~那是当然了~”织田义信毫不在意自己剽窃的事实,反正也没人会找他要版权。

    在织田义信的指导下,众人很快就确定了具体的骚扰路线,随后前田庆次等人就迅速去集结部队了。而织田义信,则带着李华梅和大祝鹤回到了家中。

    “原来如此,那么阿市就等候夫君大人您胜利的消息了。”阿市柔声说道,眼神中充满了浓情和崇拜,在她的脑海中,压根就没有织田义信会失败的可能。

    “嘿嘿~你就等着吧~”织田义信轻笑着摸了摸阿市的秀发,“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家中之事就交给你了。如果有什么问题不懂的话,就问於大,再不行的话,就派人去清州找吉法师那小子。”

    “放心吧~我可是织田义信的正室夫人,这点小事可难不倒我!”阿市挥了挥拳头,似乎对于织田义信依然好像对待小孩子的态度对待自己有些不满。

    “是是~我的小阿市长大了~”织田义信摸了摸阿市胸前发育的越发巨大的,怪笑着调戏道。

    “夫君……”阿市被织田义信一摸,身体顿时就起了反应,毕竟这些年来,她早就被织田义信弄的很是敏感,而且这才结婚多久?正是你侬我侬之时。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前田庆次的声音,“主公,部队已经集结完毕了。”

    “切,这小子倒是挺会破坏气氛的!”织田义信不爽的抱怨着。

    “行了,快点去吧,正事重要!”阿市推了推织田义信,娇声催促着。

    来到广场上,众人早已经集结在此。100名死神众安安静静的站在那边,身穿黑衣,内着甲胄,腰间挂着佩刀。每个人都是面无表情,只有看向织田义信的双眼,充满了疯狂的崇拜之情。

    “那么,出发!”

    织田义信并没有做什么战前动员,甚至连去做什么都没有告诉这些死神。为什么?因为没有必要。织田义信在对死神众玩起了洗脑后,就洗的相当的彻底。其中就包括这么一点,“士兵不需要思想,因为有大将帮他们思考。”

    简单来说,就是士兵只需要听从命令就行了,至于目的,那不是士兵应该操心的事情。好吧,如果这个时代有人权组织的话,肯定会来找织田义信同学谈心的说。

    夜,月光给这片黑色带来了一丝光明,织田义信率领着死神众,一路无声,缓缓前行,直至消失在夜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