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二十四章:风雨欲来
    永禄三年,在许多人的眼里,这是相当普通的一年,依然是战乱、战乱、战乱……但在织田义信的眼中,这却是战国转折的一年。因为在这一年,今川家家督今川义元被织田信长在桶狭间奇袭身亡。从此织田信长正式开启了他争霸战国的道路。

    嘛,或许许多人会觉得,攻占美浓才是织田信长崛起的标志,而且【天下布武】的大印也是在那个时候才启动的。但仔细想想,如果今川义元没死,织田信长有机会进攻美浓吗?好吧,再扯下去,恐怕又要变成运气论了。还是说说正事吧。

    那古野城练兵场,织田义信默默的看着场下的情形,那里,前田庆次、白木行久、岛左近正在玩着3v100的戏码。

    战斗中,前田庆次狂暴的攻击,白木行久迅捷的斩杀,以及岛左近滴水不露的攻防,让死神众无可奈何。可就算如此,死神众依然保持着稳定的阵形,不断向三人发动潮水般的攻击。

    “还行!”当战斗结束时,织田义信站起身来拍了拍手说道。

    “主公,都已经将庆次他们逼到这种程度了,竟然才只是还行?”一旁的李华梅听到织田义信的评价,顿时就不满了。

    虽然她不晓得白木行久究竟是怎么训练这些死神的,但要知道,在一开始的时候,这群人也不过就是比较壮实的普通平民罢了。而如今,竟然就将庆次他们逼得完全不能留手,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要知道前田庆次三人的武艺这些年来可是已经到达了一个很恐怖的地步,最少在李华梅的眼中,哪怕最弱的岛左近,也比前田利家他们要强很多。这三人联手,恐怕大部分只有100人的部队,都不可能是对手。

    而最重要的是,从头到尾,哪怕是全部“战死”。死神众也没有发出哪怕一点声音。这个要求是织田义信以前提出来的,原话的大概意思是,“如果有力气喊叫,不如留着砍人。”当初所有人都以为织田义信只是随便说说。毕竟这年头,气势可是全靠喊出来的。

    可谁都没有想到,真的被白木行久练出来了,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他本身就是面瘫的原因?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李华梅的眼中。这只死神哪怕丢到明国去,也算是一个精锐小队了。好吧,也只能算是小队,毕竟100人而已。

    “他们挡不住我……”织田义信轻轻的说着理由。

    “主公,这个世界上有谁打得过你啊?”李华梅翻着白眼无奈的说道。

    话说,自从恶道了弑神戟之后,织田义信虽然武力上没有上升太多,但实战效果却完全翻了不止一倍。毕竟剑术再牛逼,终究不是战场上最合适的杀人术。

    而且150斤的大戟……已经不晓得多少次,但每次看到织田义信挥舞着那把大戟随意乱砸的时候。李华梅都习惯性的替未来死在弑神戟下的敌人暗自默哀着。

    咳咳,织田义信确实不会戟法,但这并不妨碍他将戟玩得很溜,毕竟一理通百理通,都是杀人术,很多地方都是共通的。只不过织田义信觉得,面对小兵时,这种直接砸过去的方法比较合适……

    听到李华梅的话,织田义信看着远方低声说道,“那边。可是有很强大的敌人……”

    那里,是三河的位置。

    虽然织田义信记不得日本的年号,但永禄三年,却是他记忆最清楚的日本年号之一。另外一个。则是天正十年。在这一年,在织田信长的决死突袭下,在完全不可能的情况下战胜了兵力近10倍与己方的今川家,从此织田信长正式布上了争霸天下的道路。

    而现实中,是否也是如此呢?织田义信并不晓得,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是绝对不愿意重演一遍桶狭间奇袭的。

    因为在他看来,桶狭间奇袭根本就是不可能复制的偶然性战役。今川义元休息地的暴露,突然而降的大雨,当然还有织田信长不顾一切的突袭。缺少任何一点,这场战争织田家都是必败无疑。甚至可以说,如果今川义元反应快些逃跑了,那织田信长也绝对会被围死。

    虽然说这个时代多了一个自己,但织田义信毕竟只是凡人而已,1v1万怎么看都不现实,而且人家的兵力还不止一万。而且在织田义信看来,如果战争真的需要他去1v1万的时候,那和输了也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现在几乎每天都在狂练死神,只有不出毛病,就往死里练。幸好死神众早已经被各种洗脑给洗的麻木了,不然这群家伙估计早就反了。

    “今川家吗?难道主公觉得今川家近期会有大动作?”李华梅顺着织田义信的目光看过去,心中顿时有所明悟。她一直都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很早就已经感觉到织田义信的不对劲了。

    清州城。

    织田义信默默的看着手上的情报,表情很是严肃。面前,织田信长同样一脸严肃的模样,“这是昨天刚刚送来的情报,伊势神宫那边有好多人开始大批量的出售武器和粮食给今川家了。”

    “他们就不怕本家找他们麻烦?”织田义信放下情报,一脸不解的问道。

    闻言,织田信长缓缓摇了摇头,“虽然伊势神宫那边确实是和津岛的商人合作良好,但毕竟他们和津岛众不同,只隶属于伊势神宫。如果今川义元花大价钱的话,那些宫主肯定会动心的。”

    “哼!见钱眼开的混蛋!”织田义信冷哼着。粮食、武器,在这个乱世之中绝对属于管制商品。从织田信秀时代开始,伊势神宫下的商人们就一直在和津岛的商人做生意,而津岛众的背后是织田家,伊势神宫显然不可能不知道。但如今……

    “商人逐利,何况今川家的势力比本家强太多了。”织田信长叹息着。

    “那你打算怎么办?”织田义信问道。

    “我已经派盛重前往鸣海镇守,同时准备在鸣海、大高附近建造5到6个城砦。”织田信长回答道。

    “嗯……隔断大高城和外界的联系,顺便巩固津岛、热田的防御吗?”织田义信想了下就猜到了织田信长的想法。

    “哦?你竟然猜到了?”织田信长诧异的看着织田义信,满脸不敢置信的模样。

    “切,华梅之前和我提过这件事情。”织田义信不爽的说道。

    “难怪了……啧啧,你可真是有一位好家臣啊~”织田信长怪声怪调的说着。

    “羡慕是吧?有本事你也找一个~”织田义信白了织田信长一眼。随后担忧的说道,“大量的购买粮食和武器,同时不断的收留流民,今川义元看来是打算玩一出大的啊……”

    “嗯。根据可成的探查,如果今川义元真的不顾一切动员的话,恐怕可以达到2万人以上……”织田信长脸色沉重的说道。

    两万人,在这个时代,那可是不得了的数字。要知道就算是应仁之乱时,兵力最多的东军兵力也才16万,但那可是集结了24国的部队啊。

    “那本家呢?”织田义信淡淡的问道,这个数字和他知道的出入并不大。

    “大概可以凑出6000人,毕竟土岐家不能不防。”织田信长皱眉说道。

    “差距倒不是很大嘛……”织田义信听到后,倒是舒心了不少,毕竟历史上织田信长的部队才2000人的说。

    不过随即他就推翻了这个想法,“不对,虽然有6000人,但不可能都带出去奇袭。而且如果前方没有任何敌人的话,今川义元也不可能呆在桶狭间那么久……”

    看到织田义信在那边愁眉苦脸的思索着,织田信长顿时大笑着拍着他的肩膀,“好了义信,想不到办法就别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肯定会有办法的!”

    “是啊……就靠你神来一笔的奇袭……”织田义信无语的想着。可除了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好吧,最少织田义信想不出来。

    “太被动了……”这就是织田义信最后的想法。被土歧、今川两大豪强包围的织田家,根本没有半点的主动话语权。

    骏河,骏府城。

    在今川义元十几年的改造下,骏府城如今被改造的越来越像是小京都。平日在城内。公卿随处可见,他们或是泡茶,或是吟诗,或是鞠蹴,看起来很是清闲。这些人,都是今川义元这些年收留的无法在京都生活的落魄公卿。

    说起来。这些公卿大部分的时候,可以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除了浪费粮食。但今川义元依然收留了他们,因为他非常喜欢京都文化,不但自身学习,更是希望自家的家臣可以通过和这些公卿的接触,学到他们身上的那些优点。

    不过,就在今天,这些平日里无所事事的公卿们竟然全部聚集在大厅中。原因……很简单,他们受够了骏府这种乡下地方了,所以跑过来希望今川义元可以率军上洛,光复京都。

    好吧,在这些公卿眼中,除了京都以及近畿小部分地区之外,其他的地方基本都可以用一句乡下来概括。这倒不是他们瞧不起人什么的,毕竟从很早很早以前,京都一带就是日本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哪怕是经过应仁之乱,京都依然拥有傲视整个日本所有地区的底蕴。

    说起来,这也不是这些公卿们第一次提出这个想法了。毕竟对于这群脑子里面压根没有任何军事常识的人来说,今川家的实力上洛那是完全没任何问题的。只是以前,总是被今川义元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

    不过今天……

    “嗯……你们说得确实有道理,身为将军家同族的本家,在幕府式微的情况下,确实应该出面恢复朝廷的威严,重新整顿这个混乱的天下。”今川义元轻笑着说道,语气中,带着绝对的自信。

    “这么说……”一群公卿兴奋的看着今川义元。

    “啊,我决定了,上洛!”今川义元很是随意的说道。

    好吧,这么随意的态度,很是嚣张?不过这就是今川义元想要达到的目的,他要让这些公卿们看到他绝对自信的样子,在通过他们的口传达出去。同时,还有自己要上洛这个目的。

    京都。

    “嗯?今川家要上洛?”足利义辉皱着眉头问道。

    “是啊!主公,如果是义元公的话,说不定真的能成功!到时候……”细川藤孝兴奋的说着,只是在看到足利义辉那紧锁的眉头后,不知不觉得闭上了嘴巴。

    “哼!先不说上洛之路还有土歧、六角和三好,就算今川义元真的能够成功,也未必会甘心做我的副手。要知道今川家也是本家的同族,也就是说今川义元也有资格坐这个位置。”足利义辉冷哼着说道。

    “这……”闻言,细川藤孝不说话了,不是不知道说什么,而是压根就不敢说。

    岸和田城。

    “是吗?”近畿的霸主三好长庆一边听着家臣的汇报,一边淡然的泡着茶。

    “不错,主公,本家要不要准备一下?”这名家臣担忧的说道。

    “准备?呵呵,不用,就凭今川家的实力,对本家毫无威胁,而且今川义元也不会上洛的……”三好长庆平淡的说着。

    越前。

    “东海道的巨人终于准备动手了吗?”明智光秀听着云游商人的讲述,心中默默的想着。良久之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熙子,我要去尾张一趟!”

    “嗯,知道了。”妻木熙子依然是那么的温柔,甚至连为什么都没有问。

    美浓,稻叶山城。

    “今川义元这是想要做什么?”土歧义龙看着情报皱着眉头嘀咕着。

    按照他的了解,今川家的动员能力和土岐家不会相差太多,毕竟美浓从很早以前就是粮食基地,石高的开发根本不是其他国能够比拟的。

    哪怕今川家倾全力进攻,土歧义龙也有信心将他挡住。而今川义元,不可能不清楚这件事情。

    “哼!不管你想干什么,尾张是不会让你拿走的!”土歧义龙暗暗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