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二十三章:婚礼
    1559年2月14日,山田义信和织田市的婚礼将在这一天举行。这个日子,是山田义信提出来的,理由很简单,这一天在后世是情人节。好吧,他是不会承认他被众人不断争论并将日子不断拖后给搞烦了。

    诸多的宾客,在举行的3天前就陆陆续续的到来了。除了织田家的诸多豪族之外,津岛、热田这两个织田家的钱箱子,也派出了代表前来恭贺。

    嘛,严格说起来,这并没有什么,织田信长既然将这场婚礼搞得整个尾张皆知,依附织田家的这些人就不可能不给织田信长面子。当然了,婚礼之后的山田义信,显然也是值得巴结的对象。

    婚礼当天,早上大概4、5点的时候,还在睡梦中的山田义信就被叫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的情况顿时就把他吓住了。只见以李华梅为首的诸女一起站在自己的面前,那气势,直把山田义信吓得直哆嗦。

    “你……你们想干嘛?”山田义信死死的抓着被褥,一脸恐惧的看着众女。

    “干什么?都什么时辰了!你竟然还在呼呼大睡?!姐妹们!扒了他!”李华梅瞪着一双美目娇喝道。

    话音一落,於大、多却姬、宁宁就出现在山田义信的床边,小手抓着被褥就往外掀。瞬间,一具光溜溜的肉体就出现在诸女的面前。

    好吧,山田义信这小子裸睡了。没办法,前世他就习惯裸睡,这辈子更是穿不惯那个什么兜裆布,别的不说,就天天卡着要害就难受得要死。

    不过,对于这种情况诸女压根没有半点的反应,因为早就习惯了。好吧,毕竟没羞没臊的日子过太多了嘛。

    随后,山田义信还没有反应过来,诸女就直接围了上来。开始帮他穿戴起来。“喂喂,用不用这样啊……”山田义信有些无奈的说道。

    “今天可是主公您大喜的日子!肯定要穿的威武帅气,这样才不会给织田家丢人。”李华梅没好气的教训道。

    “切……”闻言,山田义信也不知道该说啥。毕竟这就是习俗嘛。只是看看外面依然昏暗的天色,山田义信不由得悲从心来,“这尼玛提前了多久啊……”

    好吧,他真的没有感觉到什么紧张的气氛,毕竟和普通的婚礼不同。他和阿市可是从小就生活在一起,而且更是有许多亲密的行为,而且对方的家人又是自己异常熟悉的织田信长。所以对他来说,这婚礼更多的是走个过场,外加让阿市高兴下而已。这种情况下,他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好紧张的。

    于是,他悲剧了,前几天压根没有仔细学习婚礼时的新郎守则的他,突然发现身为新郎竟然还这么麻烦。化妆、盘头、更衣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做下来,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那个……能先吃个饭吗?”山田义信弱弱的问道。可惜。直接被诸女无视了。她们拉着打扮好的山田义信,一直拖到了那古野城外,此时,前田利家等人已经率领人马等候许久了。

    “咦,你们也来了?”山田义信疑惑的看着前田利家等人问道。

    “当然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少得了我们?”前田利家等人大笑道,随即就将山田义信推上马,就向李华梅等人告辞了。

    看着山田义信远去的背影,大祝鹤突然轻笑的看着李华梅问道,“怎么?羡慕吗?”

    “唉。怎么可能不羡慕?”李华梅低声叹息着。身为女人,又怎么可能没有期待过这种场景着?

    等山田义信诸人来到清州城时,就看到那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旗帜招展人山人海的盛景……“这……人是不是太多了点?”山田义信傻眼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问道。好吧。他早就知道织田家所有的家臣都来了,可就算他们拖家带口的都过来,也不可能这么多人啊。就山田义信随便那么一瞄,清州城外此时最少聚集了将近1000人的长龙。

    “嘿嘿,据说是主公允许平民们也来凑热闹。”前田利家一脸贱笑的说道。好吧,这个表情让山田义信莫名的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当他走到城门口时,就看到一名丑陋矮小猥琐的家伙正坐在门口不断嚷嚷着,“不要挤!都不要挤!排好队一个一个来!”仔细看去,这不是藤吉郎吗?

    “猴子?你在这里……”山田义信刚想发问,就看到一名平民递给了藤吉郎2贯钱,然后从藤吉郎手中领了一个小木牌。转头看到山田义信后,顿时兴奋的问好着,随后就在旁边的足轻催促下,从小门进城了。

    “尼玛!这是什么情况?!”山田义信顿时就不爽了,可刚想质问,就被前田利家等人拉进城了。

    “阿犬,那只猴子在干嘛?”山田义信不爽的问道。

    “这还看不出来?增加额外收入呗。”前田利家耸了耸肩,故作随意的说道。

    “好你的吉法师!竟然这种钱也不放过!”山田义信恨恨的握着拳头,如果现在织田信长出现在他面前,估计他会一拳直接打过去。好吧,这不过是他的臆想罢了,今天这种情况,他除了老老实实当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外,没有任何选择。

    话说,在这个时代,一般是女方前往男方家中举行婚礼的。不过介于织田信长和山田义信的身份,而且这次婚礼后,山田义信也要入赘到织田家成为一门众,所以就变成他过来了。

    走入城中,一路上无数认识不认识的人向山田信村道喜着。可怜的山田信村也只能连连附和,还好这段日子他也练出来了,表情看起来倒也不是太僵硬。

    天守阁内,山田义信刚进入了安排好的房间,就看到上面挂着的一套衣服。“不好!”山田义信心中苦涩的想着,这套衣服,看过去就知道穿起来超级麻烦。

    果然,没过多久,几名侍女就走了进来帮他换起了衣服。此时,山田义信的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老子这么一大早被抓起来搞七搞八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另一间屋内,早已经画好妆容的阿市跪坐在镜子前面。一脸幸福状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口中喃喃自语着。“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呢,嘻嘻~霸王丸哥哥看到我现在的样子,肯定会被迷死吧?不晓得晚上他会温柔还是粗暴呢?嘻嘻~怎么样我也很喜欢呢~”

    一旁,浓姬满头黑线的看着阿市。尤其在听到阿市口中那些自语后,更是扶着额头无语了。她现在突然有些后悔,当初不应该支持阿市住进山田义信的家中。看看现在的阿市,哪里还有当初那单纯可爱的模样?完全就是一个小花痴嘛。

    “吉时已到……”在池田恒兴的大喊声中,山田义信和阿市出现在诸人的面前。周围,前田利家、佐佐成政、柴田胜家、林秀贞……所有织田家的重臣全部作为见证人出现在这里。好吧,婚礼自然不可能真的让所有人都参观了。

    上首位,织田信长一脸笑意的看着这对新人,眼中满满的欣慰之情。

    主持婚礼的人,是织田信长专门从热田神宫请来的主持。好吧,山田义信也认识他。因为就是在他的带领下,山田义信看到了传说中的天丛云剑,也才有了如今的八岐。

    仪式是繁琐的,单单一个交杯就墨迹了许久。不过看到阿市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山田义信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虽然,他对于那涂的白白的妆容实在不敢恭维。

    “那么,我在此宣布,从今天起,山田义信正式成为本家一门众。名为织田义信!”在婚礼的最后,织田信长站起身来大声宣布着。

    说完,织田信长一脸狭促的看着还在愣神的织田义信怪笑道,“义信。还愣着干嘛呢?”

    “我……”织田义信看着织田信长那欠揍的表情,犹豫了半天,最终在诸人的见证下缓缓拜伏下来,“织田义信拜见兄长大人!”

    “哈哈!好!好!好!”织田信长大笑着,也不知道是在高兴什么。可能,是在高兴织田义信今天要悲催了吧?

    嘛。这么多人来庆祝,自然不可能走完婚礼就能结束的说。于是,在织田信长的带领下,悲剧的织田义信走出天守阁,带着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势,向外面数不清的人群走去。

    恭贺声,道喜声,最后不过一声“喝!”再加上织田义信流传在外的“酒神”之名,啧啧……

    那古野城,明月挂空,繁星点点,寂静的夜晚下,织田义信的房间内灯火通明。

    “阿市,你真美……”织田义信看着眼前的阿市低语着。此时,他只感到头脑有些迷糊,酒醉?人醉?不过这些并不重要。

    温柔的将怀中美人放倒在床铺上,炙热的唇雨点一般的撒在阿市那滚烫的娇躯上。一声轻喊,少女变成了人妇。

    温柔乡,英雄冢。织田义信是不是英雄不晓得,但接下来的几天他都沉迷在阿市的温柔之中不可自拔。虽然他们从小就腻在一起,但当两人真的结合后,却发现更加离不开彼此了。好吧,主要是阿市离不开织田义信。也不晓得是以前看太多忍太久了还是怎么的,那架势……让织田义信都有点怕怕的。

    2月25日,织田义信正式纳阿松为妾室。这次并没有大张旗鼓,甚至连太过正式的仪式都没有。事实上,只有前田利家代表前田家送来了礼物而已。

    老实说,织田义信其实并不像这么早将阿松纳为妾室的,因为他和阿松的感情虽然还算不错,但那并不算是什么爱情。不过,前田利昌来催了,甚至礼物都已经准备好了,这让织田义信搔了搔脑袋后,就纳了。好吧,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混蛋小子。

    话说回来,对于阿松,织田义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个想法。爱嘛,肯定是没有,感情?似乎也算不上多么的深厚。不过有句古话说得好,日久生情。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并不妨碍阿松是个温柔可爱听话乖巧的小美人。于是乎,一夜之间,又有一名女孩变成了女人。

    只是,这件事还不算完,要知道织田义信的女人可还有几个呢。

    李华梅、大祝鹤……或许是连续娶了两个女人娶上瘾了?织田义信终于将魔爪伸向了他的两位美丽的家臣身上。

    虽然李华梅很是强硬的傲娇了一下下,但在织田义信无耻的人身攻击下,李华梅只能软瘫在他的怀中屈服了。

    “多却姬,你真的想好了?”织田义信古怪的问道。

    “嗯,奴已经想好了。”多却姬一脸幸福的躺在织田义信的怀中轻喃着。“就这么服侍着主人一辈子,奴就很开心了……”

    对于多却姬不愿意成为自己妾室,只想继续当侍女的想法,织田义信真的无法理解。不过对他来说,只要多却姬过得开心,那他也不会强求。反正她在家中的地位,早就不算是什么侍女了。

    哦,对了,可怜的宁宁在这段时间里,也被织田义信顺嘴吃了。虽然她的身体因为身世问题还没有长得很丰满,不过织田义信用宁宁和阿松、阿市一样大的理由说服了自己。嗯,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萝莉控的。

    清州城。

    “猴子!你这次干的不错!嗯……奖励你什么好呢?”织田信长轻笑着看着眼前的藤吉郎说着。就在前一段时间,清州城修复时,藤吉郎因为之前流浪时认识了一个建材商,结果通过他节省了不少的钱财。

    “殿下!如果可以的话,猴子想当武士!”藤吉郎虽然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坚定的说道。因为他觉得,如果错过这么一次机会的话,他一辈子也不可能成为武士。

    “武士啊~猴子,你的胆量不小嘛~”织田信长猛地站了起来,一脸怒气的看着藤吉郎说道。

    “猴子……猴子……”藤吉郎在织田信长的威压下,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见状,织田信长顿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嘿嘿,既然如此,就让你当个足轻头吧~”

    “啊?啊!谢谢殿下!哦不!谢谢主公!”藤吉郎顿时大喜的喊着,那嗓门,几乎整个清州城都听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