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二十二章:要结婚了
    京都,足利义辉居住的御所内。

    “殿下,这么做值得吗?”细川藤孝低声问道。

    “你是说赏赐山田义信那些东西吗?”足利义辉轻笑着问道。

    “不错!虽然殿下此举是为了拉拢织田家,但殿下您应该知道,织田信长可是拒绝了你的赏赐和赐名……”细川藤孝略带不满的说道。

    虽然说历来拜访足利义辉的大名中,也不是没有拒绝帮助幕府的人,但像织田信长说得这么直的人,还是头一个。

    “哈哈~可是他最后不是答应了吗?”足利义辉大笑道。只是随后,这个笑容变得苦涩起来,“而且,我们现在也只能病急乱投医了。那些家宝或者赐名,本来就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如果能够真的换回来一个支持者,都是值得的……”

    说着,足利义辉缓缓站了起来,看着外面的明月淡淡的说道,“而且,他们给我的感觉不同于其他人,我总觉得,他们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足以影响天下局势的势力……”

    “这……”细川藤孝张了张嘴,完全不晓得足利义辉这种想法究竟是从何而来。老实说,在他心中,织田家在强大的土岐家、今川家包围下,根本没有半点发展的余地。

    “哈哈~好了藤孝,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们还得继续忙呢。”足利义辉转身大笑着对细川藤孝说道。对于这位一直跟随自己不离不弃的家臣,足利义辉并不只将他当作家臣。

    等到细川藤孝离去后,足利义辉缓缓走回屋内,月色当空,但并没有到他休息的时候。来到桌案前,他缓缓从一旁的书堆中抽出一本书来,缓缓翻开,直到某一页才停了下来,只见上面,赫然就是山田义信的资料。

    山田义信。曾经叫做山田信村和山田政村,那古野城城主,尾张织田家前家督织田信秀麾下忍者的养子。从小和现任家督织田信长一起长大,是织田信长铁杆支持者。在消灭清州织田家、进攻三河、平定织田信行内乱等战役中表现出近乎非人的武勇。现。是织田信长手下最为倚重的家臣,同时和权臣柴田胜家等人关系良好。

    看完之后,足利义辉低声自语着,“甲贺的那些家伙确实厉害,可惜他们只为六角家效力……”说完。足利义辉再次翻到了另外一页,上面的名字,赫然是长尾景虎。

    撇开足利义辉不断寻找能够支持幕府复兴的势力不谈,另外一边,织田信长等人在天明之后,就直接动身前往界町。自然,是为了乘船回到尾张了。

    海风吹拂,山田义信站在船头,长发随风飘荡着,和这个时代的武士不同。身为穿越者的他,怎么都无法适应那种绑着头发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前世一直都是短发的关系?

    “踏踏踏……”缓慢的脚步声缓缓接近,一直来到山田义信的身边。

    “义信,还想不通吗?”丹羽长秀轻声问道。

    “嗯,我不明白为什么娶阿市会有这么困难,吉法师赐字后还不够,还有去找将军拿官职,再赐字,最后还有改姓织田……”山田义信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苦恼。因为在他心中,丹羽长秀同样是他的兄弟,值得托付身后的兄弟。

    “呵呵,也难怪。毕竟从小你就没有接触过所谓的家族,而我们又是不怎么在乎出身的人。”丹羽长秀闻言,轻笑着说道。

    “……”闻言,山田义信并没有回话,只是沉默的看着大海。对于家族和出身这种东西,作为前世的一介。他根本没有太多的体会。虽然前世也不是什么众生平等的世界,但在他的世界中,人与人之间并没有什么高低之分,只有有钱和没钱,有权或没权罢了。

    可如今,因为这个在他思想中莫名其妙的东西,莫名的成为了他迎娶阿市的困难,甚至织田信长特意出钱出力,来为他解决这件事情。这让他感觉……怎么说呢?烦恼倒也算不上,毕竟他本来也不是很在乎,可确确实实,很别扭。

    就好像前世入赘那种,明明都是结婚,非得跟女方的姓。好吧,山田义信看来也是个大男子主义的家伙呢。

    看到山田义信并没有接话,丹羽长秀轻笑一声,继续说道,“义信,你知道吗?其实我很羡慕你呢……”

    “嗯?”山田义信古怪的看着丹羽长秀,不晓得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很奇怪是吧?你小子长得也不怎么帅,脑子更是蠢笨的很。如果不是那莫名其妙的强大武勇,完全就是炮灰的家伙……”丹羽长秀似乎完全没有看到山田义信那已经捏得死死的拳头,依然自顾自的嘲讽着。

    “只是……真的,我很羡慕你呢……”丹羽长秀这一声长叹,让山田义信前面的不爽全部消失了。“不管是我,还有利家、成政他们,都非常羡慕你。”

    “为什么?”

    “因为你可以和主公依然像以前那样的说笑,打闹……而我们,却已经不行了……”丹羽长秀淡淡的说道。

    “你们也可以……呵呵,是因为所谓的家族和出身吗?”山田义信话说道一半,突然笑道。

    “不错。家族,出身,这让我们在成年后,就和主公的距离越来越远。毕竟,我们是家臣,他是主君,如果依然和以前一样,那么就会出现君不像君,臣不像臣的局面。如此一来,还有谁会尊敬主公呢?”丹羽长秀叹息道。

    “可我不也一样吗?”山田义信古怪的问道。他一直以来就没有改变过,当然了,人前还是会装装样子的。

    “你不一样,因为你本身就没有任何的家族的拖累,哪怕你和主公的关系再怎么不妥,也不过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而我们,族人那么多,很容易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山田义信闻言,再次沉默着,半响后,才晃了晃脑袋说道,“听不懂……”

    “呃……”丹羽长秀闻言顿时愣住了。不过随即他就大笑起来,“哈哈~不愧是你啊!”

    “喂喂,你是在嘲笑我吗?”山田义信转头看着丹羽长秀,眼神中再次散发出危险的光芒。

    “当然不是了。算了,和你讲这些也没啥用。”丹羽长秀摇了摇头笑道,随后不等山田义信发飙,就再次说道,“其实。主公如果真的想要将阿市嫁给你,就算没有那些赐字什么的,也一样可以,虽然麻烦了点。”

    “那……是为什么呢?”

    “呵呵,因为主公一直想要一个兄弟,一个真正的兄弟!而我们之中,也只有你能做到这一点!”丹羽长秀拍了拍山田义信的肩膀,大笑着离去了。

    “兄弟吗?”山田义信看着远方无尽的大海低声自语着,“哼,无聊!”

    当织田信长回到尾张后。就开始准备起山田义信的婚礼。而想通了的山田义信,也没有了别扭的心态,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占便宜的那一方,所以他很是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

    不过,和他的平静相比,整个织田家却都因为这件事情而沸腾了。毕竟,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而是织田家的公主,所有家族都眼热的公主要出嫁了。而嫁的人。还是山田义信这小子。

    好吧,山田义信的武勇是很强,立的功劳也确实很多,如果是织田信秀时代或者织田信长初期的织田家。嫁了也就嫁了。可如今呢?织田家可是统一了整个尾张!这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好吧!前者只不过算是尾张国稍微大点的豪族,而后者已经是战国大名之一了。

    只是,还没等他们反对,织田信长就召开了一次评定,正式宣布山田义信改名的事情,以及成为了弹正忠的职位。好吧。这下就不是大波了,而是了。

    可惜,就算反对,他们又能说啥呢?足利义辉赐的字,就算他们要反对也没那个本事。而职位更是已经上报朝廷,总不能他们跑去让朝廷收回成命吧?那和谋反有什么区别?

    而且最重要的是,丹羽、前田、佐佐、池田、泷川、森,这些家族全都支持织田信长的这个决定。好吧,这些家族一直和山田义信关系很好,支持也没什么。可让他们不明白的是,柴田、林、青山、佐久间等家族竟然也没有反对。

    这下子,所有声音都消失了。毕竟大部分织田家上层家族全部都同意,他们这些人也没资格反对了。

    于是,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瞬间,整个尾张就被织田家公主要出嫁的消息所淹没。

    “吉法师,结个婚而已,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吗?”山田义信无奈的看着织田信长,这些天来,他几乎走到哪里,都是一片恭贺的声音。好吧,别人向你道贺,你总不能无视吧?而且不单单是织田家的那些家族,甚至走在城下町,那些町民也是如此。于是这些天来,山田义信的脸都快笑僵了。

    “哈哈~这不是证明你小子人气高嘛~万千代那小子结婚时,可没有这等场面啊。”织田信长大笑道。

    “真是的……”山田义信无语的叹道,不过语气中,多少还是有点得意。好吧,这个容易得意忘形的家伙。

    “好啦,别唉声叹气的了,不就是几天不见嘛,至于吗?”织田信长一脸受不了的模样嘲讽着。

    “什么几天啊,明明是半个月好吗?!”山田义信不爽的说道。为了准备婚礼,也为了防止意外,在织田信长宣布山田义信和阿市的婚事后,就被秘密接了回去。嘛,这也是这个时代的习俗。

    “行了,别抱怨了,倒是改姓的那件事情,没问题的吧?”织田信长说道最后,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切,天天改来改去的,搞的我现在都不记得我叫什么了。”山田义信一脸不爽的说道,不过看到织田信长那严肃的表情,只得无奈的说道,“放心吧,万千代已经劝过我了。而且本来我也没什么问题,就是突然换了这么多次的名字,感觉怪怪的。”山田义信半真半假的说道。

    “那就好……”织田信长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突然换上了一副狭促的表情嬉笑道,“那么,叫一声兄长大人来听听~”

    “滚!”

    婚礼不断准备着,对于这件事情,整个尾张上到家族下到平民都格外的上心。那些家族们自然是因为看到了一位权臣的崛起。尤其是前田利昌,更是每天都喜滋滋的,因为他提前押了宝,终于不用担心前田家的未来了。

    而对于那些平民来说,就没这么多的想法了。他们只是觉得这么喜庆的事情,非常值得凑热闹。

    只是对于山田义信来说,这段时间他却并不好过,因为他被那些恭贺声搞得实在不胜其烦,最后干脆一直躲在那古野城中不出去了。嘛,也正好趁此机会好好的补偿一下诸女,嗯……按照山田义信的说法,他的钱都在李华梅的手上,只能肉偿了。

    好吧,山田义信这么做,自然不是单纯的兴致来了。只不过在他看来,对于诸女,总是有所亏欠。毕竟在这个时代,只有在迎娶正室的时候,才会举行盛大的婚礼。而正室,显然只有一个。

    所以李华梅和阿松,自然没有办法享受到女人最幸福的那一刻了。至于於大她们,更是连妾室的身份都捞不到。

    不过让他庆幸并感到奇怪的是,诸女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有什么不满,甚至还兴致勃勃的讨论婚礼当天山田义信的穿着打扮问题。

    好奇之下,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山田义信忍不住询问着於大。好吧,他也只敢问於大了。

    “主人,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有什么好奇怪的?”於大一脸莫名的抬头看着山田信村回道,随即又埋首再山田信村的胯下不断运动着。

    “正常嘛……”山田义信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时代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