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二十一章:将军的赏赐
    山田信村心动了,老实说他已经不晓得多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一路走来可谓是顺风顺水。

    有织田信长这个不是兄弟却比兄弟还亲的主君,有前田利家这些出生入死的好弟兄,有阿市、李华梅这些红颜知己,有八岐这把绝世神兵,还有前田庆次这些家臣。

    如此顺畅的人生,再加上山田信村本来也不是什么欲望太强的人,所以这些年来,能够让他动心的事情实在太少太少了。哪怕当初将未来的三夫人之一宁宁买来做侍女,他也没有动心过,只是单纯的收集控而已。

    但如今,他动心了。只有武人能够明白一把神兵对于一名武人的诱惑。而毫无疑问,这把戟就是最大的诱惑。所以当听到足利义辉的话后,山田信村立时就准备答应下来。可惜,他毕竟不是涉世未深的少年。

    哪怕在前世的平淡生活中,他也明白一个道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何况这还是人吃人的乱世!这一点,山田信村哪怕再天真,也是很清楚的。

    “这……将军殿下,这不太好吧……”山田信村艰难的拒绝着,同时看向织田信长。此时他正因为山田信村搞出来的异动,也看向自己这边,自然也听到了刚才足利义辉的话。

    只是,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来劝说,因为他刚才就一直在思考足利义辉那奇怪的举动。虽然山田信村的剑术很强,但也不应该值得足利义辉如此对待。而且之前足利义辉邀请他们参观珍藏时,细川藤孝那古怪的眼神,也说明足利义辉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哈哈~山田大人客气了,所谓宝剑赠英雄,以山田大人的绝世武勇,这把戟送与你,才是最合适的。”看到山田信村还打算再说些什么,足利义辉再次说道。“山田大人,说实话。这把戟在我这里已经放了好些年头了,可不管是谁,都没办法使用它。如今既然山田大人能够使用,证明你才是他的主人。送与你。也好过在这里腐朽吧……”

    足利义辉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颇为真挚,怎么说呢?虽然他这么做确实是带有目的的,但不希望浪费神兵的价值,也是原因之一。他虽然是将军。但也是一个纯粹的武人,不然也不会修炼到这么高深的地步。而纯粹的武人,对于神兵,总是有着特殊的心情的。

    “这……”山田信村犹豫了,转头用焦急的神情看着织田信长,希望他能帮自己拿个主意。嘛,以他个人的角度来说,是非常希望得到这把戟的,因为山田信村本身就非常喜欢戟这种兵器,更别说还是一把绝世神兵了。

    可他清楚。他不单单代表着他自己,还代表着织田家。就像他刚才所想的那样,很多事情,可不能随随便便的答应。

    见状,足利义辉终于转头看向织田信长,表情变得有些严肃起来。很显然,他也清楚事情到了现在,织田信长的决定将关系着结果。不过他并没有开口再说些什么,因为他毕竟是将军,再多说。如果织田信长接受了那还好,但如果拒绝了,他可就下不来台了。

    织田信长的目光在山田信村和足利义辉身上打转,良久之后。他才轻笑道,“既然将军殿下有如此美意,那你就收下吧~”

    “哈?”山田信村不敢置信的看着织田信长,他怎么也想不到织田信长竟然会让他收下?

    山田信村在那边愣神,足利义辉却飞快的说道,“哈哈~那事情就这么定了!哈哈~今天高兴~我们再出去喝一杯如何?”足利义辉大笑着。也不给两人说话的空闲,直接拉着两人就往外走去。

    一个小房间中,三人不断举杯畅饮,足利义辉更是和织田信长不断聊着许多事情。嘛,总体来说,除了幕府相关的事情,就是织田家相关的事情。而山田信村呢?他却还在愣神,思考着足利义辉为什么会送他这么一份贵重的礼物,以及织田信长为什么会答应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听到两人似乎在谈及自己的事情,好奇的看过去,却看到两人正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自己。

    “嗯?怎么了?”山田信村不知道为何,突然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呵呵,信村,还不快谢谢将军殿下!能够得到他的赐字,而且还是上字,这可是天大的荣誉啊!”织田信长大笑道。

    “哈?!”山田信村再次傻眼了,如果在之前没有改名的时候,他恐怕还不晓得这赐字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可在改名后,他就从前田利家等人那边知晓了赐字的意义。可不仅仅只是改个名字,更代表着身份的提升。

    在这个时代,是异常注重出身的时代。一个好的出身,会让你的武士之路变得顺遂无比。就好像羽柴秀吉,为什么他一路走来那么艰难?难道真的是因为长相问题?显然不可能!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没有出身。

    一介平民之子,让他哪怕坐到了天下人的位置上,依然坐不安稳。这一点,从他没办法担任征夷大将军,就连关白的位置也是认了近卫前久当义父后,才勉强拿到的。

    而事实上,在当时,他是继承了织田信长的霸业后,天下最强的势力。可惜,有些事情,和你势力大不大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不管是前面的织田信长还是后面的德川家康,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织田信长是藤原氏出身,当然了,也有平氏的说法,但不管是哪一个,都是一等一的大姓。而德川家康,则是源氏出身,虽然比藤原氏差了那么一丢丢,但也是足以服众的大姓。而羽柴秀吉,最后弄出个不伦不类的丰臣,实在好笑。

    好吧,扯远了,回到正题上来。

    赐字这种事情,自然没有改姓作用那么大了,但却也是一种极大的提升。最少。当山田政村变成山田信村之后,他的出身就不是光杆平民武士了,而是得到织田信长信任和宠爱的武士。

    只是去掉了一个平民,似乎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卵用。毕竟在织田家,山田信村本来就非常被织田信长宠信着。可事实上,并非表面上这么简单。因为从改名之后,山田信村的山田家就彻底得到了诸多豪族的认可,成为了尾张豪族中的正式成员。

    要知道。在以前,诸人最多只是认可山田信村这个人,而不是他的家族。虽然如今,因为山田家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所以这种感觉并不明显,但当山田家变得庞大起来,这种认可就变得极为重要了。因为这代表着山田信村的后代可以很轻易的进入织田家的上层圈中。

    这些,都是前田利家等人给山田信村解释的,所以,他很清楚赐字的意义。虽然将军家的赐字他还不晓得有什么具体作用。但显然,怎么看都比织田信长的赐字要牛逼的多。

    “哈什么?!还不快点谢谢将军殿下?!”看到山田信村傻傻的呆在那边,织田信长不满的催促着。

    “啊……哦……多谢将军殿下了!”山田信村机械般的道谢着,他现在有些蒙,完全不晓得事情咋就突然变成了这种情况。

    赐字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不管是足利义辉还是织田信长,都没有和山田信村做太多的解释。反正一顿酒喝下来,刚刚才用了没有多久的山田信村,就这么变成了山田义信。

    嘛,因为足利氏比织田氏高贵太多。所以足利氏的通字“义”要在织田氏的通字“信”前面。啧啧,古人对于姓名这种东西,实在是有够讲究的。

    离开足利义辉的宅邸,一路回到居住的宿屋。刚进门,山田义信就将弑神丢到了一边。好吧,弑神是那把戟的名字。为什么会取这么中二的名字呢?只能说这小子前世动漫、小说看太多了。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山田义信脸色不善的看着织田信长,那表情,那语气。大有一副如果织田信长不给他一个满意的解释,他就准备教织田信长做人的架势。

    面对山田义信这番架势,织田信长却仿佛没看到一般,坐在那边云淡风轻的微笑着,而一旁的丹羽长秀,却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两人。好吧,这件事情他完全不知情。

    “信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丹羽长秀疑惑的问道。

    闻言,山田义信还没开口,织田信长就笑了,怪腔怪调的说道,“长秀,以后你就不能叫他信村了,要叫义信。”

    “义信?难道?!”丹羽长秀琢磨着织田信长的话,然后猛地反应过来,一脸不敢置信的惊道。

    “不错,将军将他们家的通字赐给了这小子。”

    “原来如此……信村……哦不,是义信,恭喜你了!”丹羽长秀轻声说道。他倒是真心实意的恭喜,因为这件事情怎么看都是好事。

    “恭喜什么?天晓得吉法师这个混蛋怎么想的,竟然又给我改名字。这种赐字是随便要的吗?万一到时候将军家有什么事情找我帮忙,我怎么回绝啊!”山田义信没好气的说道,顺便说出了他的担忧。

    “放心吧,这个字也不是白拿的,那把武器也不是白拿的。”织田信长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嗯?”闻言,两人同时一愣,不晓得织田信长为什么会这么说,要知道他们此行就带了这么一点的钱,之前就全部都献出去了。

    “我答应了将军,如果织田家未来接壤近畿的话,就要帮助他对付三好家。如果有机会进入近畿的话,就要帮助他重振幕府声威。”织田信长淡淡的说道。

    “什么?!”织田义信震惊的看着织田信长,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两人竟然做了这么一个交易。

    倒是丹羽长秀淡定的很,“原来如此,看来将军倒也是明白人,没有提什么不合理的要求。”丹羽长秀淡淡的说道。

    “这还合理?我们凭什么帮他们啊!”山田义信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义信,你好好想一想,本家要接壤近畿的话,怎么才能做到?要进入近畿的话,又要多久才能做到?”丹羽长秀轻笑的问道。

    “嗯……应该不用20年……”山田义信闻言,默默算了算,开口说道。

    “咳咳!”只是,听到他的预测,织田信长顿时激烈的咳嗽起来,而丹羽长秀则是一脸懵逼样。显然,他们被山田义信的预测给吓到了。

    “怎么了?难道你们不相信?”山田义信古怪的看着两人问道。

    “怎么可能相信!”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说道,“本家如今北有土歧,南有今川,要保住尾张的领地都是难上加难,而要和近畿接壤,就必须攻下美浓!至于打入近畿……”织田信长说道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虽然他以前说过,要夺取天下,到现在也从来不曾放弃这个梦想。但他很清楚,这件事情很可能他一辈子都完成不了。毕竟,梦想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山田义信顿时不屑的撇了撇嘴,“切,没用的家伙!”不过也没有说太多别的。毕竟,他知道再过几年,今川义元就会被偷袭战死在桶狭间,土歧义龙也会不久后病死。随后织田家就会一飞冲天,飞快的占领近畿。

    不过,被织田信长两人的话一提醒,山田义信有反应过来,织田信长口中只答应了帮助足利义辉,而不是说帮助幕府。好吧,足利义辉才20多岁,可在山田义信的记忆中,这位剑豪将军在织田家上洛前,就会被松永久秀带着三好三人众斩杀。

    “到时候要不要帮帮他呢?”山田义信如此想着。如果救下他,那么这个恩情足以抵偿这次的赏赐了。

    山田义信正在纠结着,那边织田信长则再次说道,“行了,别再想了,我之所以答应这件事情,只是为了让你得到更高的身份,好迎娶阿市!”

    “哈?!”山田义信再次懵逼了。他发誓,今天的意外绝对是他人生中最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