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二十章:足利义辉的珍藏
    足利义辉败了,败得毫无悬念,从开始到最后,山田信村连脚步都没有移动过就将足利义辉击败了。而足利义辉最后那一招看起来强大无比的招式,也依然没有撼动山田信村,这让旁观的织田信长等人,不由得感觉,足利义辉就好像蚍蜉撼树一样,只不过在做无用功罢了。

    足利义辉无力的半跪在地上,手中的木刀早已经变成了碎片,天晓得到底受到了什么样的打击才会让一把木刀变得如此。

    细川藤孝等人连忙为了过去试图劝慰着,而织田信长也一脸无奈的走到了山田信村的身边责怪道,“你小子也不知道让让?”

    “我让了啊!”山田信村一脸的无辜状,在他想来,如果他不是故意让的话,足利义辉根本挡不住他三招。

    “你这也叫让?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在放水啊!你应该找机会反攻两下,怎么也比你一直防御来的好吧?”织田信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进攻个屁啊,我怕他挡不住!太弱了……”山田信村撇着嘴解释着。

    “那你也可以稍微反击两下啊,完了你再继续防御……”

    “我反击了啊……我肯定反击了……”山田信村无奈了。

    就在织田信长和山田信村两人争论着到底该怎么让的时候,一旁的丹羽长秀轻咳了两声提醒着。顿时,两个逗逼就转过身来一脸肃然的模样,织田信长更是对缓缓走过来的足利义辉低声说道,“将军殿下,在下这个家臣年轻不懂事,冲撞了殿下,还望殿下不要怪罪。”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足利义辉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就这么愣愣的看着织田信长,半响后才无奈的叹息着,“织田大人。难道在你的心中,我就是那么输不起的人吗?”

    “这……在下不敢。”织田信长闻言连忙说道。就算心中是这么想的,嘴上也不能这么说啊。毕竟人家可是将军。

    “放心吧,我没事情。”足利义辉摆了摆手。随即就不再理会织田信长,直接走向了山田信村。

    “山田大人果然厉害,未出全力就已经能把我逼到这种地步。”足利义辉爽快的说道。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被击败而露出什么不满的表情。

    “将军殿下的武勇也是今世罕见,尤其是刚才那一招……”山田信村见状,自然不会吝啬自己的马屁了。尤其是身为胜利者的自己,去拍失败者马屁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很优越的心里。毕竟输的人越强,自己自然就更强了。

    “哈哈~那一招被我称作幕府再兴。是我从塚原殿下的一之太刀中领悟出来的。唉,不过到如今却也没有练成……”足利义辉叹息到。

    “足利殿下,您这招真的没有练成吗?那一之太刀得强到什么地步?”闻言,山田信村顿时就好奇了。

    在这个时代,代表剑术巅峰的招式一共有两个,一个是塚原卜传的【一之太刀】,一个就是上泉信纲的【无刀取】了。可在后世的记载中。这两种招数实际上都没有流传下来。

    嘛,有一说是【无刀取】就是空手入白刃,可在山田信村看来,那绝对是扯淡。空手夺刀之术在冷兵器的时代很早就出现了,基本上是每个武士必学的技法。当然了,他们所学的基本都不一样,但目的都是同样的,就是夺取敌人的兵器。

    “一之太刀……那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梦幻的一剑。根据塚原殿下所说,这一招虽然传授给了许多人,但只有上泉大人和北田大人学会。”足利义辉语气中充满了遗憾。

    “相信将军殿下您早晚也会学会的。”闻言。山田信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劝说着。同时,心中有了见一见塚原卜传的想法。

    两人又聊了一会,足利义辉就提议让织田信长等人留下来用餐。嘛。这可是一般人都求不来的事情,织田信长自然不会不答应。唯有山田信村有些不情愿,因为他总觉得足利义辉看自己的目光怪怪的。

    虽然贵为将军家,但以足利幕府如今的势力,这顿餐显然好不到哪里去,最少山田信村是相当吃不惯的。没办法。对于每顿饭都是好酒好肉好鱼的他来说,这种小咸鱼、萝卜干、茶泡饭之类的贫民餐,他又怎么吃得下去呢?

    “哈哈~山田大人,在下敬你一杯。”足利义辉高举着酒杯大笑道,“在下得到塚原殿下的教导,去年又得到了上泉殿下的指点,让在下一直以为在剑术上已经大成。想不到今天才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啊……”

    “呵呵,将军殿下客气了……”山田信村讪笑着说道。

    “不知山田大人可愿意担任本家的兵法指导?”足利义辉期待的问道。

    兵法指导,并不属于家臣,而是类似于教师一般的职位。教的也不是什么孙子兵法之类的思想,而是使用兵器的法门。在大部分的时候,主要是指剑术。而一般来讲,兵法指导的地位都是非常高的。

    闻言,织田信长顿时就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足利义辉竟然会来这么一手。虽然他相信山田信村不会留在京都,可他却很担心万一被拒绝了,足利义辉会不会暴怒。毕竟先是被虐了,然后又被拒绝,怎么想,足利义辉的心情也不会好的起来吧?

    果然,听到足利义辉的话,山田信村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很抱歉,在下并没有改仕的想法,而且本家如今正在最重要的阶段,在下也没有离开的打算。”

    好吧,相当硬梆梆的回绝,织田信长一脸无奈的看了眼山田信村,随即就有些紧张的看着足利义辉。

    不过,织田信长还是低估了足利义辉的胸襟,在山田信村拒绝后,他并没有表现出愤怒之情。只是一脸遗憾的自语着,“果然被拒绝了吗?”那表情,仿佛是一个追求女神最后被拒绝的丝一般,生无可恋。

    只是显然,足利义辉对于拉拢山田信村的事情也没有抱什么希望。所以他很快就恢复过来,开始和织田信长畅谈起来。而织田信长因为担忧足利义辉秋后算账,自然是各种附和了。一顿饭,吃得那叫一个和睦融融。

    “对了两位。如果你们不急着返回尾张的话,不如参观一下在下的珍藏?”饭后,足利义辉一脸期待的提议着。那副表情怎么说呢?就好像一个得到宝贝的小孩,非常希望能从别人的眼神中看到羡慕等表情。

    说实话,对于足利义辉所说的珍藏。不管是织田信长还是山田信村都是非常有兴趣的。于是两人对视一眼,并没有怎么考虑就答应了。

    足利义辉的珍藏有多少呢?在山田信村等人看来,应该并不会太多。毕竟足利义辉包括他的父亲足利义氏一直都处在不断的流浪生活中。哪怕是因为地位的尊贵,也不可能天天带着大量的家宝到处乱晃。

    所以在山田信村等人的猜想中,足利义辉现在拥有的家宝最多也就那么十几件,但肯定都是一等一的珍品。毕竟,不管是谁在逃跑的时候,如果要带上家宝的话,肯定会选择最贵的那种。

    只是当他们真的看到那些家宝后……顿时就惊呆了。一排排的刀枪摆放在一处,以山田信村的眼光。可以很轻易的看出,这些都是不世出的名刀名枪。而织田信长的目光则流落在那些茶器的身上,古朴的造型,美妙的花纹,都牢牢的吸引住了他的眼球。

    “嘿嘿,怎么样?不错吧?这些可都是本家历年来的珍藏品。为了保住这些东西,历代可都花费了不小的功夫呢。”足利义辉得意的笑道。

    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一副将军的模样呢?完全就是一个在炫耀东西的小鬼嘛。不过,这也无所谓了,因为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毕竟这里的东西都太珍贵了。根本不可能让太多人进来。而且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足利义辉完全只想让山田信村一个人进来的说。

    “是不错……”山田信村不断查看着这些刀枪,一边点头应着。而那边。织田信长自顾自的在各个茶具中徘徊。他看得出足利义辉对山田信村有好感,所以也乐的轻松。虽然他有些担心山田信村的大嘴巴,不过暂时看来,足利义辉并不在乎这件事情。

    在足利义辉的讲解下,山田信村不断参观着这些刀枪。确实,都是一等一的名器。不过他并没有什么想法。因为对于他来说,如果不能和八岐拥有同等级别,根本引不来他的想法。可有能和八岐同一级别的存在吗?

    好吧,有!八尺琼勾玉、八咫镜就是同一级别的,但那些玩意又不是武器。不过说起来,山田信村还是对它们有想法的,毕竟当初拿到八岐时遇到的那种诡异的情况他到现在都没有忘记。所以他很想知道,另外两大传说中的神器是否也会这么神奇。

    正想着,山田信村突然心神一动,目光不自觉的看向一把古怪的兵器。说它古怪,是因为这把武器不应该存在于这个国度。因为,那是一把戟……

    戟,戈和矛的合成体,既有直刃又有横刃。和刀相比,戟更加的灵活,和枪相比,戟更加的霸道。但在历史上,戟并没有向枪、刀那般拥有大面积的使用者。原因,只是单纯的因为它实在太难用了。

    虽然拥有枪、刀比不上的全面性,但相应的对使用者的要求也变得更高。在历史上,最出名的使戟者恐怕就是吕布和薛仁贵了。而据说,霸王项羽似乎也是用戟,但具体谁知道呢?就连关羽的兵器都能从青龙偃月刀变成长矛,就证明历史本来就是一个有无限可能的东西。

    不过不管如何,这种兵器都不可能存在于日本。倒不是山田信村看不起日本的武士,但在他的了解中,这个时代的长兵器很简单,刀和枪,没有第三种了。嗯……如果不算木棍的话。

    “嘿嘿,是不是没见过?告诉你,这把兵器叫做戟,哪怕在明国,会用的高手也没有几个。”足利义辉一脸贱笑的说道,似乎是因为看到山田信村诧异的表情感到很得意。好吧,这小子真的是将军吗?刚才的威严呢?

    看到山田信村没有理会自己,足利义辉也没在意,事实上第一次看到这种兵器的人都会有这种表情,不管是他自己还是塚原卜传。

    不单单是因为这把戟的古朴造型,还有它那闪烁着寒芒的刀刃,雕刻着神龙的铭文……

    “这把戟的名字不晓得,是我从一个南蛮商人处得来了。削铁如泥,确实是一把神兵,只是很遗憾……”足利义辉说道最后,忍不住叹息起来。

    “嗯?遗憾什么?”山田信村疑惑的问道。

    “这把兵器实在太重了,150斤的重量,虽然并不是挥舞不了,但就算是我,挥不了几下就没力气了。”足利义辉无奈的说道。

    这把兵器从造型到锋利程度,都是绝对的神兵级别,虽然足利义辉钻研剑道,但他毕竟是有野心的将军,这些年和三好的战争也打了许多。如果有了这把戟,虽然他不会用,但想来也比一般的刀枪好用。可惜,就算以他的实力,全力挥舞两三下就不行了。

    “是吗?”山田信村闻言,顿时来了兴趣。走到戟的旁边,一把将它提了起来。随后走到相对空旷的地方就小心的耍了起来。

    “嗯?!怎么可能?!”足利义辉震惊的看着山田信村。虽然因为空间的问题,山田信村并没有玩什么大开大合,但就算如此,在他眼中那把根本不可能实战的戟,在山田信村的手上却仿佛无物一般。

    “好兵器!”山田信村耍了一会后,沉声赞道。

    闻言,足利义辉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即说道,“既然山田大人您喜欢,那就送与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