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一十八章:见将军
    身为大名,一举一动自然是备受瞩目的。所以历史上虽然有很多的大名、家督上京拜会朝廷、将军,但他们都是秘密行动的。毕竟,如果他们不在领地的消息如果传出来,那绝对会引来外敌的窥视,甚至内部有异心者的叛乱。

    而织田信长等人自然也是如此,虽然山田信村一直觉得,应该多带点人彰显一下织田家的实力,不过织田信长显然不可能答应这种肯定的事情。

    事实上,此次上京,除了织田信长和山田信村之外,也就只有丹羽长秀外加两名负责背东西的旗本而已。毕竟上京不可能空手去吧?而织田信长他们也不可能负责搬东西的说。而且,他们也不是就这么直接去了,而是打扮成游商的模样。

    而从尾张前往京都的道路有许多条,从美浓,从伊势都能经近江抵达京都。但相比这些需要经过死敌土歧家和战乱不断的伊势国相比,从津岛坐船前往界町,再从界町前往京都的路程无疑更安全也更快速。

    而实际上,织田信长从界町购买的铁炮全都是用这种方式运过来的。说起来,如果不是因为津岛的关系,织田信长想要买到那么多的铁炮,着实不容易。毕竟那么大量的铁炮天天从眼皮底下过,就算是界町的商队,也难保有人不动心。

    “唉,真是无聊啊,来点海盗让我打发下时间吧。”山田信村靠在船边上,一脸无聊的模样说道。出海,或许对于没经历过的人来说是一件非常让其兴奋的事情,山田信村开始也确实一脸兴奋的在船上不断跑来跑去,看着大海就好像看到什么绝世美女一样。

    只是,几天之后,他的兴奋劲就开始极速的减退,出海过几次后,他对大海就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而如今,就和他前世坐飞机什么之类的一样。只是当作交通工具而已了。而且还是一个很无聊的行程,因为没有手机……

    “靠,你这个乌鸦嘴,如果真的来了海盗。就把你丢过去我们自己走。”织田信长没好气的骂道。

    嘛,说起来,按照一般的流程,这时就应该出现海盗才对,让主角发发威的同时。顺便送上女人一个,宝物若干,顺便得罪一个强敌,外加得知了什么阴谋。

    可惜,直到抵达界町的时候,依然是那么的风平浪静,甚至连天气都是风和日丽的,特适合睡觉。而实际上,山田信村真的是一路睡过来。仿佛是前世坐火车睡卧铺一样,醒来睡。睡了醒。

    抵达界町,众人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前往京都。虽然山田信村对此非常不满,却也没有办法。就像前面说得那般,在这个四面皆敌的乱世,家督、大名的离开对于本家可是相当危险的事情。所以织田信长此次前来的时间,只有短短的3天。

    “唉,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山田信村不爽的抱怨着。

    抵达京都后,先是找了一间宿屋落脚,随后织田信长等人休息。而丹羽长秀则去联系那些公卿们。

    “吉法师,说起来现在的将军应该是足利义辉吧?他不是被三好家赶出去了吗?”山田信村好奇的问道。他对于足利义辉的生平了解的不多,唯一比较清楚的就是松永久秀策划的三好三人众袭击事件。而之所以了解,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玩太阁5的时候不管玩谁都会有这么一个事件,再怎么没兴趣也记住了。

    “你啊……”织田信长无奈的看着山田信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又回来了。”懒得解释的织田信长,随口敷衍着。

    “切,这种情况还回来干嘛?如果是我,早就去其他地方发展了。”山田信村鄙夷的说道。

    话说。有些时候他真的很看不起那所谓的将军,明明已经没有任何希望恢复到以前的声望,却依然死缠烂打的呆在近畿。好吧,这里确实有支持将军家的势力,就好像六角家,从足利义辉他老爹开始,就一直对其提供帮助和落脚之地。

    可实际上呢?哪怕如今足利义辉回到了京都,山田信村也不相信他的政令能传达到多远的地方,说不定连京都都出不去呢。

    既然如此,还不如离开近畿,随便找个支持将军的脑残粉东山再起呢。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还是有不少心系幕府的热血青年的说。

    “……”闻言,织田信长白了山田信村一眼,懒得说话了。因为他知道,如果接话的话,天晓得山田信村还会蹦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

    过了许久,丹羽长秀终于回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足利义辉的家臣细川藤孝。在传达了足利义辉的谢意和通知一下明天觐见的时间,他就匆匆离去了。

    “这就直接离开了?”山田信村眨巴了两下眼睛,他完全搞不懂细川藤孝来这干嘛的。

    “不然呢?难道还留在这边吃饭?”织田信长没好气的应道。

    “可怎么也得多呆一会啊,比如了解下织田家的情况啊什么之类的。”山田信村疑惑的说道,在前世,就算是一个小破领导会面,也会扯上很大一段废话才进入正题,随随便便就能磨上3、4个小时。可如今呢?前前后后加起来似乎才4句话吧?

    “白痴……”织田信长淡淡的嘲讽着,随后就直接离开了。

    “万千代?”见状,山田信村只能将目光看向丹羽长秀。

    “唉……霸王丸,将军家如今已经落魄了,所以行事也变的功力实际起来。你说的那种情况,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了。”丹羽长秀无奈的说道,随后就匆匆离去了。说起来,此次来觐见将军,所有事情都是他在负责的,可是非常忙碌的说。

    休息一晚,隔天一早众人就来到了如今足利义辉居住的地方。门口处,细川藤孝早已经等待在那里了。

    “哈哈~竟然是细川大人亲自迎接,实在让我受宠若惊啊~”织田信长大笑着说道。

    “呵呵~织田殿下哪里的话,在这种局势下,织田家依然没有忘记幕府的恩惠。理应受到这种待遇。”细川藤孝温和的说道。

    “装……接着装……”山田信村无聊的看着面前两人,心中鄙夷的想着。

    以他对织田信长的了解,他根本不可能在乎这种事情,说不定此时在他心中。早就已经不把幕府什么的放在眼里了。而细川藤孝呢?哪怕山田信村一直生活在尾张,却也无法改变尾张是乡下地方的定义。

    那么,堂堂将军的侍臣却在大门口亲自迎接乡下来的大名……这就好像国家领导的秘书去迎接一个县城的县长一样,天方夜谭。

    不过,这一切和山田信村并没有什么关系。说实在的,他这次跟着织田信长带到京都来,只不过是担任他的保镖而已。

    走到大殿前,山田信村远远就看到一名穿着印象中的公卿装的男人坐在正位上。“他就是足利义辉?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嘛~”山田信村心中暗想着。

    足利义辉看上去也就20上下,长得颇为刚毅俊朗。尤其是那双眼神,异常的锐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练习剑术所导致的。不过最让他在意的还是从足利义辉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一种名为强者的气息。

    “不愧是剑豪将军,虽然还比不上行久,却也差不了多少了……”山田信村有些惊讶的看着足利义辉暗想着。在他心中。白木行久的剑术天赋完全是属于顶级的那种,而且还是绝对的剑痴,再加上山田信村的调教。可以说,山田信村从来没有想到差不多年龄的情况下,有人可以接近他的水平。

    而且要知道,足利义辉这身本事可是在空余时间练出来的,毕竟人家可是征夷大将军,大部分的时间不可能像行久那样拿来修炼剑术。

    而在山田信村观察足利义辉的时候,足利义辉也在观察着织田信长两人。或许是强者会互相吸引吧?足利义辉虽然一直看着织田信长,但注意力却大部分放在山田信村的身上。尤其在看到山田信村那把八岐时。眼神中更是放出了莫名的光彩。

    “诸位请将佩刀交由在下保管……”这时,一名家臣缓缓走了过来轻声说道。

    “嗯?”山田信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假思索的拒绝道,“不好意思。我的佩刀从来不会离身……”

    “糟!忘记告诉他这件事情了!”织田信长和丹羽长秀顿时无奈的想着。嘛,拜见地位比自己高的人时,要将佩刀解除,这是自古以来任何地方都会有的规矩。只是很遗憾,山田信村似乎从来就没有这种自觉,也同时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嘛。严格说起来,这小子这辈子也没有什么机会在正式的场合碰到织田信长以外的大人物。正德寺算一次,只是那时斋藤、织田两家的关系,根本不可能出现不带武器的情况。所以这时,山田信村的语气说得那叫一个自然。

    只是这种话显然让这名家臣感到愤怒,就算如今将军家声威降到了谷底,那也不是你尾张一个乡下大名的家臣能用这种态度对待的吧?当下他就打算将这群人轰出去,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足利义辉给拦住了。

    “久闻尾张织田家有一位武勇近似于妖的少年武士,名为山田政村。想来,就是这位吧?”足利义辉轻笑着走到织田信长两人的面前笑道,看不出半点生气的模样。

    织田信长生怕山田信村再说出什么要命的话来,连忙阻止着。“将军殿下,这位就是山田政村,不过前不久在下将本家的通字赐给了他。”织田信长恭敬的说道,带着莫名的意味。

    嘛,虽然所有人都认为将军家的权威已经落入了底谷,但实际上除了控制近畿的三好家之外,还真没有哪个大名敢真的看不起将军家。毕竟,人家三好敢得罪将军,那是因为他们随时可以弄出来一个傀儡将军。可如果像织田信长这种乡下大名的话,呵呵……

    毕竟,这个时代对于幕府的统治早已经深入人心,哪怕是三好长庆这位绝代枭雄也只能弄出傀儡幕府而不敢直接灭了他们。

    “原来如此~”足利义辉笑道,随即就豪爽的将三人请了进来。

    一阵寒暄过后,织田信长就让丹羽长秀献上了礼物,大约相当于4000贯的黄金。

    “这!”当足利义辉看到这些黄金后,顿时就激动的站了起来。6000贯,那可是相当大的一笔钱!尤其对于如今的足利家来说更是如此。

    虽然足利家和三好家在六角家的调停下暂时和睦,但谁都明白,这不过是三好家需要一段时间来修养而已。等到三好家恢复过来后,绝对会再次将足利家赶出京都。

    而对于足利义辉来说,像一条狗一样被不断驱赶的感觉绝对不好受,而且他还是一位希望恢复幕府权威的有为之人。这种情况下,战争就在所难免了,而这笔钱,将在未来的战争中,为足利家带来宝贵的兵源和装备。

    “三好家所为,人神共愤!可惜本家距离京都隔了数国,实在无力出兵帮助。仅能献上一些军费,以表心意……”织田信长大义凌然的说道。

    “好!好!好!织田家不愧是幕府的忠臣!这份礼物!我收下了!”足利义辉兴奋的说道。

    不过,织田信长献上这么多资金自然不可能是真的无条件支援,而足利义辉也不可能傻傻的白拿。想了想,足利义辉立刻说道,“织田信长,多年来平定尾张叛乱有功!介于尾张原守护斯波义银失踪,现任命织田信长为尾张守护!”

    “多谢将军殿下!”织田信长立刻拜伏在地高呼着。

    “另,山田信村帮助尾张守护织田信长平定叛乱有功,隔日我会禀报朝廷,赐其弹正忠之位!”

    “哈?”山田信村傻傻的看着足利义辉,怎么也弄不明白为啥这位老兄会突然赐给自己官职,而且这个名字还挺耳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