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一十七章:改名了
    “什么?!岩仓被织田军攻陷了?!”

    当土歧义龙收到消息时,距离岩仓城沦陷已经过去了1天的时间。这段时间可以说是非常短暂的,他土歧义龙明白,以织田家的实力以及织田信长的能力,在这段时间内足以扫平大半个上四郡了。

    “混蛋!织田信贤那个废物到底是怎么搞的?!”土歧义龙破口大骂着,这种时刻,他是无论如何也冷静不下来了。

    “据说是在织田信贤叛变的当晚,织田信长连夜出兵,奇袭了岩仓城。”安藤守就在一旁低声说道。

    “夜袭?难道岩仓那边有织田信长的内应?”土歧义龙闻言一愣,随即冷静下来思考着,半响后,他苦笑着说道,“信长那个傻瓜运气也太好了点……”

    另外一边,今川义元得到消息的时间相对比较晚一些,3天后才传到骏河。而在打探到详细的情报后,今川义元愣了半天,也说出和土歧义龙类似的话来。

    好吧,织田信长确实运气太好了,如果不是织田信贤大摆酒宴,还和所有人一起喝得烂醉如泥,那么织田信长显然很难攻下岩仓城。毕竟其作为织田信安的居城,经过这么多年的翻修,早已经固若金汤了。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动乱,让岩仓城的警戒力量降到了最低点,织田家的内应也很难帮其打开门。而要强攻的话,就算没有大将的指挥,凭借岩仓城内的兵力,也能够坚持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足以让上四郡其他豪族们反应过来。

    可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织田信长不断几个时辰内就拿下了岩仓城,还顺势扫荡了大片上四郡的领地。

    “真是一个运气好的赌徒啊……”今川义元和土歧义龙同时叹道。

    织田信长派去扫荡上四郡的兵力,是织田家短时间内能动员的极限了。而家臣方面,更是除了太远的诸如水野家之外,全部都调了过来。可以说如果土歧、今川任意一家得到消息并迅速反应。织田家都拿不下上四郡,甚至还可能丢掉整个上四郡。

    当然了,织田信长自然不可能真的一路打过去,不然短短的一天。又怎么可能打下那么多城砦?之所以速度如此之快,却是因为织田信长采用了劝降的方式。

    这里还是得提一下伟大的织田信贤同学,因为他的谋反以及织田信长的奇袭,直接让所有岩仓织田家的豪族们懵逼了。许多人就在这种情况下,恍恍惚惚的选择了臣服。而那些坚决不降的。小的直接强攻,大的派兵围困。这么一来,速度自然就上去了。

    虽然很不爽,但今川义元和土歧义龙也明白,此时已经失去了进攻尾张的机会。如果非要强攻,那么到时候不但要面对织田家,还得面对土岐家(今川家)。毕竟,如果土岐家强攻,那么不出意外的话,很有可能拿下上四郡。这可不是今川家愿意看到的。

    而今川家呢?他要是强攻,那么织田信长肯定是放弃上四郡退守尾张。看起来,这种情况对土岐家很有利。只是万一织田家被逼急了直接降服今川家呢?虽然这不太可能,但土歧义龙却不想冒这个险。如今的他,早已经过了冲动的年纪了。

    时间,就在这种和睦的情况下不断流逝。不管是土歧家还是今川家,继续寻找能够在对方反应不过来时一举拿下尾张的机会,同时不断扩大自身的实力。对他们来说,织田信长那种机会主义从来不是他们的首选,正面解决问题。才是他们最喜欢也是最合适的选择。

    1559年,永禄2年。经过半年的时间,上四郡彻底被织田信长握在了手中。犬山城的织田信清在这种情况下,彻底向织田信长降服。至此。织田家彻底的统一了尾张。

    清州城。盛大的宴会正在召开,所有织田家家臣齐聚在这里欢庆着。对于这些织田家老臣们来说,能够亲眼看到织田家统一尾张,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且率领他们统一尾张的人还是以前他们眼中的傻瓜……

    于是,无数的家臣纷纷端着酒杯冲向织田信长。一边道贺着,一边自嘲着,颇为一片融洽。而在另外一边,山田政村的身边同样围着许多人。因为,这场酒宴他也是主角之一,嘛,因为织田信长将他的名字中信字赐给了山田政村。

    对此,山田政村……呃,是山田信村倒是完全无所谓。名字嘛~代号而已,何况他这个名字本来也就是随便起的。

    “哈哈!山田大人!我敬你一杯!”柴田胜家大笑着说道。刚刚才敬完织田信长,他就迫不及待的冲到了山田信村身边。对于他来说,完全一副武人架势的山田信村无疑更对他的脾气。

    “干!”山田信村也不二话,直接就干了。

    柴田胜家刚喝完,就被前田利家等人挤到了一边,“砰!”的一声,两个有斗笠大小的酒碗就被摆了上来,“霸王丸,我们用这个!干不?!”前田利家大声挑衅着。

    “哈哈!霸王丸,喝死他!”织田信长闻声也凑了过来,大笑着看着戏。而一旁,无数家臣更是纷纷起哄着。在这种时候,斗酒,显然是所有人都喜欢的节目。

    撇了一眼那个酒碗,山田信村不屑的说道,“这么浅的酒碗能干嘛?要比……用这个!”山田信村直接将地上的酒坛提了上来放在桌子上,一脸挑衅的看着前田利家。

    这个时候,几乎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里,前田利家就算心怯那也得硬着头皮上。“来就来!”前田利家大喊着,给自己装着声势。

    “下注啦~下注啦~”这时,佐佐成政等人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纷纷高喊着开起了盘口。

    “我先来!”山田信村看着前田利家那副怂样,冷笑一声,提起酒坛就往嘴里灌。

    一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咕噜咕噜”的灌酒声,良久,山田信村猛地把酒坛往地上一砸。“啪!”的一声。众人连忙围上去,喝得干干净净。

    “到你了,阿犬,可别让我看不起你啊~”山田信村鄙夷的看着前田利家。毫不犹豫的开着嘲讽。

    “谁怕你!”前田利家大吼一声,学着山田信村的模样提起酒坛就开灌。只是……很遗憾,在众多的加油声中,前田利家败北了,他只勉强喝完四分之三就再也喝不动了。

    “还有谁?!”山田信村见状。嚣张的大笑着。

    “我来!”佐佐成政大喊着,身为前田利家的好基友,他怎么能让山田信村继续嚣张?只是,一坛下去,佐佐成政败退,山田信村更加嚣张了。

    “哈哈哈哈~还有谁?!”山田信村大笑道,一副孤独求败的风骚模样。只是……连续两人败退,而山田信村却一副屁事没有的模样,还真的吓退了不少人。

    见状,山田信村更加得瑟了。“哈哈~和我拼酒?嘿嘿,我可不是针对你们谁,我只是想说,在座的各位,都是渣渣~”山田信村大笑着开起了地图炮,顺便又捧着一个酒坛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什么?!”

    “太嚣张了!”

    “这个混蛋!”

    一瞬间,山田信村就激起了众人的愤怒,咆哮着就冲过来,抢着和山田信村拼起酒来。

    “来吧!你们这群渣渣,我告诉你们。老子一个挑你们全部还能赢!就问你们信不?!”山田信村跳到桌子上大吼着。

    斗酒,一直持续到天明,最终,只有一个人笑到了最后。那就是山田信村同学……自此一役,山田信村酒神之名瞬间传遍了整个尾张,并向四周的国家飞速蔓延着。当然,这是后话了。

    隔天……山田信村终于醒酒了。好吧,装逼的下场就是山田信村从早上一直睡到了隔天下午才起来。

    织田信长的宅邸。

    “哟~酒神大人终于起来了?”织田信长看到山田信村进来,顿时调笑道。

    山田信村白了织田信长一眼。懒得理他。可等他刚坐下来,就看到一双洁白的小手将一杯葡萄酒递了过来。“酒神大人,请喝~”浓姬娇笑着说道。

    “你……你们……”山田信村无语的看着一脸坏笑的夫妻两人,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着。说实话,虽然昨天喝了那么多貌似没什么事情,但怎么说呢?山田信村现在看到酒就有些想吐。

    看到山田信村蛋疼的表情,织田信长这才大笑着说道,“好了阿浓,别戏弄霸王丸了,给他弄碗清茶吧。”

    “嘻嘻~我可真后悔昨天没去看热闹,不然就能看到酒神大人大展神威了呢~”浓姬嬉笑着说着,不过还是给山田信村换了一碗茶。

    一口干掉,有些难受的喉咙终于好些了。随后,山田信村一边继续喝着茶,一边随口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啊?”

    “你回去和阿市她们道下别,明天我们启程去京都。唔,阿浓,你泡的茶越来越好喝了。”织田信长随口说着。

    “嗯?上京?干嘛?”山田信村古怪的看着织田信长,完全搞不懂这好好的去京都干什么。

    闻言,织田信长白了山田信村一眼,然后用一副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片刻之后,山田信村就恼羞成怒的喊道,“靠!你倒是说话啊!”

    “唉……白痴就是白痴。”织田信长低声叹息着,随后也不等山田信村发飙,直接说道,“当然是为了守护代的事情啊!”

    “守护代?”山田信村一脸的迷茫,显然还不是很明白。好吧,这其实也不能怪他,毕竟作为一个只从游戏中了解历史的宅男来说,日本的这些官职对他而言只不过是加能力的一个称号而已。

    看起来似乎还挺不错的,只是对于一直只修改的山田信村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而且不管是太阁还是信野,官职这种东西只要捐捐钱就能得到,这么简单的获得方式,自然更不会让山田信村在意了。

    当然了,他还是了解两个官职的,关白和征夷大将军……嗯……所谓的了解,就是这两个官职是日本朝廷的最大的两个官,仅此而已。

    无奈,织田信长只得解释起来,“虽然本家占据了尾张,但毕竟我们名义上是斯波家的家臣,严格来说,并没有掌控尾张的权利……”

    织田信长话还没说完,就被山田信村打断了,“那个……斯波家还存在?”好吧,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斯波义银同学太没有存在感了!说起来,他们似乎已经好几年都没有联系过了。

    “前几年那小子试图联系今川家夺回他的权利,已经被我放逐了。”织田信长随意的说道。

    “哦……”山田信村闻言,随口应了一声。好吧,可怜的斯波义银同学。

    回到那古野城,山田信村先是告诉了众人他改名的事情,顿时就得到了众人的恭喜之声。对此,山田信村早已经免疫了,只是让他奇怪的是,阿市莫名的脸红起来。

    不过山田信村也没有在意,只是吩咐前田庆次等人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内,要继续训练死神。同时让李华梅暂代城代一职。对此,前田庆次等人倒是没有什么意见。这么多年过去,李华梅的能力早已经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等前田庆次等人离去,山田信村看着诸女坏笑道,“诸位~一起去洗个澡吧?”

    “坏蛋!”这是阿市。

    “变态!”这是李华梅。

    只是很可惜,除了她们两个,其他诸女全都脸红红的站在那边。好吧,於大、多却姬、宁宁身为侍女,自然山田信村怎么说怎么做了。而大祝鹤和阿松,一个从来不会拂逆山田信村,另一个更是一直很听话。

    “可恶!华梅姐姐,我们走!别理他们!”阿市见无人相应她们,顿时气愤的跺着脚拉着李华梅就准备开溜。

    只是山田信村怎么可能让她们溜走呢?“给我抓住她们~”山田信村说完,当先就扑了上去。

    良久之后……

    山田信村特制的大浴池终于派上了用场,可惜,从里面不断传出的呻吟声来看,却是没有用在正途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