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一十六章:奇袭岩仓
    夜,清州城织田信长的宅邸。

    “这是真的吗?那小子真的这么干了?!”织田信长兴奋的看着森可成。当初,山田政村建议他派人投靠织田信家,找机会让其和织田信贤争夺家督。当时,织田信长虽然照做了,却也没有报多大的希望。可如今……

    “霸王丸那小子竟然还有这等智慧?!”织田信长兴奋的想着。好吧,山田政村确实有点智慧,虽然这种智慧基本上大部分信长粉都有。

    “是!这是潜伏在岩仓的人连夜送回来的情报,不会有假!”森可成低声说道。

    “很好!那织田信安父子呢?”织田信长赞赏了一声后,就立刻问道。

    “很抱歉,并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森可成有些惭愧的说道。

    “嗯……算了。”织田信长有些失望的说着,然后随意的问道,“信贤那小子怎么夺取的岩仓城?”

    “是内应,信贤纠集了大概百来人,依靠内应打开了岩仓城的大门。”

    “哦?这么说……此时岩仓城没有多少人喽?”织田信长摸了摸下巴嘀咕着。

    随后,他走到床边,看着天上的明月,突然问道,“我们在岩仓城还有内应吗?!”

    “还有一个……因为他的地位比较……”森可成有些疑惑的说道。

    不过,他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织田信长打断了,“那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这……已经是亥时了……”森可成有些犹豫的回答着,他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亥时嘛……”织田信长喃喃自语着,半响后,他猛地转身对森可成说道,“立刻传令下去!本城内所有家臣立刻到广场集结,同时动员士兵,有多少算多少!”顿了顿,织田信长再次说道,“另外。马上派人通知其他领地的所有家臣,让他们立刻集结部队前往岩仓与我汇合!”

    “主公……您……”森可成傻傻的看着织田信长,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突然下达这么疯狂的命令。要知道现在这种时间,根本不可能动员到多少士兵的说。而且还要通知所有家臣?这是准备决战的节奏吗?

    “还不快去?!”织田信长看到森可成傻傻的看着自己。顿时怒喝道。

    “是!”森可成闻言,慌忙应道,随即就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森可成离开后,织田信长转过身再次看着天上的明月,半响后。喃喃自语着,“统一尾张的机会终于来了……蝮蛇……你看着吧,很快我就会拿下美浓,进而夺取天下!”

    半个时辰后,清州城广场,此时聚集的士兵大概有300多人,这还是包括武士在内。没办法,这种时间,总不可能挨家挨户的去敲门吧?不说会不会惹来民怨,单就效率上来说。实在太慢了。

    “出发!”织田信长也不解释,直接就下令道。而众多足轻和武士傻傻的看着织田信长,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虽然他们也不知道织田信长半夜三更叫他们出来干嘛,但大佬都出城了,他们也只能跟上。

    那古野城,当山田政村接到通知时,早已经夜半三更。

    “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很好的理由,那么你死定了!”山田政村愤怒的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传令兵怒吼着。嘛,一个人在熟睡的时候被打扰,那肯定是相当的不爽。可如果在那个的时候被打扰……啧啧。个人觉得这名传令兵能活着,已经是一件非常走运的事情了。

    “山田大人请赎罪!是殿下的紧急命令……”传令兵满头大汗飞快的解释。虽然他不晓得山田政村那浓郁的杀气从何而来,但他很清楚,这些杀气的目标是自己……

    “什么?吉法师那小子直接就杀向岩仓了?!”传令兵话才说到一半。山田政村就直接吓得跳了起来。没办法,这件事情实在太夸张了,他完全不能接受啊。

    只是不能接受,似乎也只能接受了。“来人!快来人!”山田政村大喊着,话音刚落,一名死神就跑了过来。

    “去。立刻去将庆次他们全部叫过来。还有,所有死神众立刻到广场集合!”山田政村飞快的下着命令。

    “是!”

    “该死的吉法师!可别死啊!”山田政村有些焦躁的骂道。这个时代的攻城,可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传令兵不知道织田信长到底带了多少兵出阵,但在这个时间段,想来也不会多到哪里去。

    不一会,前田庆次等人就飞快的赶了过来。

    “庆次、行久、忠胜,你们马上准备一下,随我去岩仓!”山田政村直接说道。“左近,你去动员部队,有多少动员多少!一个时辰后立刻前往岩仓!”山田政村又对岛左近命令道。

    “岩仓?!主公这……”众人听到山田政村的话,顿时就傻了。

    “快去!”山田政村此时哪有功夫和他们解释?

    “是!”众人见状,顿时明白事情严重了,立刻齐声应道,随即就快速离开了。

    这时,因为外面的吵闹,阿市等女也被惊醒了。

    “霸王丸哥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阿市有些迷糊的问道。

    “吉法师带人去攻打岩仓城了,我要马上和他汇合!”山田政村故作轻松的说道,他可不敢说织田信长就带着一点人去攻打岩仓城,那样的话阿市还不得跳起来?

    “岩仓?!明白了!我们马上换装。”李华梅闻言立刻说道。

    “呃……你们就不用去了吧?”山田政村搔了搔脑袋嘀咕着。

    “嗯?我和鹤可是你的家臣!庆次他们都去为什么我们不去?还是说你之前说得都是假话?你根本就看不起女人?!让我们当家臣只是为了满足你特殊的癖好?!”李华梅闻言,顿时就怒了。一旁,大祝鹤也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山田政村,显然也有些生气。

    “呃……没有!绝对没有!咳咳,我这不是怕你们有危险嘛……”山田政村连忙搂着两女不断劝慰着。

    “哼!如果连战场都不敢上,还当什么武士?!”李华梅娇哼着,一旁的大祝鹤也不断帮腔着,“是啊主公,而且鹤在大祝家的时候,可是天天都战斗在最前线呢……”

    见状。山田政村还能说啥?而且也没那个时间劝说,只能答应了。

    片刻后,死神众就集合完毕,“急行军!出发!”山田政村也不废话。直接下令道。

    就在山田政村带着死神飞快的向岩仓城进发时,整个织田家也沸腾了。所有人在得到织田信长的命令后都傻了,不过随即他们就反应过来,立刻派人动员部队,同时率领现有的部队杀向岩仓。

    而此时。岩仓城中,却在举办盛大的宴会。

    织田信贤以及支持他的那些家臣不断在酒色中庆祝着,因为从今天起,织田信贤就是岩仓织田家的家督,而他们,自然也会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权利了。

    “尽情的喝!尽情的玩!今天不醉不归!”织田信贤搂着一名美女,一手高举着酒碗大笑道。

    “喔!”对此,众家臣自然大声附和着。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酒宴终于结束了,喝得头昏眼花的诸人带着身边的美人纷纷离开。去开辟第二战场去了。而织田信贤也在两个美女的搀扶下,回到了房间,不久后,一阵阵粗喘和呻吟声就传了出来。

    丑时。

    岩仓城外的一处密林中,织田信长率领着部队潜伏在此。

    “可成,去联系内应,看看城里是什么情况。”织田信长低声说道。

    “是!”

    森可成领命而去,不久后就回来了。“主公!大喜啊!织田信贤他们全都喝醉了!”森可成兴奋的说道。他怎么也想不到织田信长这么莽撞的决定竟然能遇到这么好的事情。

    “很好!让他开城门,我们上!”织田信长却没有森可成那么激动,而是冷静的下令道。

    立时。织田军就悄悄的来到了岩仓城下,负责看守的门卫早已经被森可成带人干掉了。又等了一会,大门被缓缓的推开。

    “目标只有一个!织田信贤!其他都不要理!”织田信长显然很清楚如果被织田信贤逃走的话,后果会是什么。

    一个时辰后。当山田政村等人来到岩仓城并准备发动进攻时,看到从城内出来的本家士兵,全都傻眼了。而当看到织田信长大笑着走出来时,更是集体懵逼了。

    岩仓城评定间。

    诸多家臣一脸狂热的看着织田信长,显然,这次他们彻底被织田信长给震撼了。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岩仓城竟然就这么被织田信长轻轻松松拿了下来。

    而织田信长呢?自然很满意诸人的目光,虽然他一直强调自己并不在乎这些无聊的事情,但这群人从一开始的极端反对自己,到如今这副模样。就算织田信长再怎么高冷,也很容易飘飘然起来,更别说织田信长实际上就是个闷骚了。

    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因为虽然拿下了岩仓,并且抓住了织田信贤,但是这并不代表织田家已经统一上四郡了。他完全可以想象,当岩仓城易主的消息被逃亡中的织田信安得知后,他会立刻纠集上四郡所有部队反攻岩仓城。而且,土歧义龙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咳咳!”织田信长干咳两声,房间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诸位,虽然岩仓被本家拿下,但威胁并没有消失,所以,我们要一鼓作气,直接拿下上四郡!”织田信长握着拳头高声说道。

    “请主公下令!”众人高声喊道。

    “胜家,如今城内有多少部队?!”

    “粗略统计,大概在1500人左右!”柴田胜家连忙说道。身为戴罪之身,他一直都在织田信长身边待命。此次,他可谓是看着织田信长如何打下岩仓城的。可以说,此时的他已经彻底的服了织田信长。

    “很好!你率领750人进攻西面,前田、佐佐、丹羽、池田等人为辅佐!政村,你留守岩仓,其余人,随我进攻东面!在天亮之前,尽可能打下更多的领地!”织田信长大声说道。

    “是!”

    等众人离开后,山田政村连忙凑了过来,一脸不满的抱怨道,“吉法师,你这不行啊,怎么让我守城啊?!”

    “因为这里我最信任你了!”织田信长拍着山田政村的肩膀笑道,“现在本家的部队还没有抵达,兵力处在绝对的劣势,唯一的优势,就是他们还不知道我们来了。但等他们反应过来后,绝对会疯狂的反扑,这个时候,就需要你来拖住他们。”织田信长解释着,一脸笑意,山田政村仿佛能看到他的牙齿闪烁着光芒。

    织田信长说完,就直接离开了,而山田政村在房间内沉默了片刻后,突然破口大骂着,“该死的吉法师!等本家部队抵达了,他们还反扑个屁啊!”

    好吧,山田政村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可惜,织田信长早已经带着部队出城了。这下,他就算再怎么不想守城,也不得不守了。

    “哼哼,贪婪的霸王丸啊~可不要怪我,谁让你小子已经建了这么多功劳呢?如果再让你这么搞下去的话,别人可就有意见了~”织田信长冷哼着想着,随后大喊着,“加快速度!”

    岩仓织田家有机会吗?没有!因为当织田军半夜突然出现在他们的城砦外时,他们就直接被吓傻了。其实也不能怪他们,谁让织田军来得这么突然呢?而且还选在这种时候。

    而虽然也有几座城砦快速反应过来布置好防御,可惜看到这种情况,织田军竟然直接就离开了,根本不打算和他们交锋。而当他们摸不着头脑警戒了半天后,却等来了终于从尾张赶来的织田家大部队。

    于是,织田军只付出了很小的代价,在天亮时,攻占了6、7座城砦。而此时,织田信安父子早已经跑到美浓了。虽然中途他们也有察觉到有部队的行动,却因为漆黑的环境,让他们以为是织田信贤的追兵,跑的更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