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一十五章:岩仓内乱
    尾张上四郡,在织田信秀时代就一直被岩仓织田家家督织田信安所把持着,织田信秀在世的时候,因为织田信安娶了织田信秀的妹妹秋月院,两家的关系可谓是非常的亲密。而且因为织田信安和织田信长都很喜欢猿乐,这两人的感情也相当不错。

    那一段时间,可谓是两家的蜜月期,攻守都有互相帮助,合作的是相当愉快。只是……随着织田信秀的逝世,这种关系开始开始变得淡泊起来。

    先是织田信长将自己的妹妹阿犬嫁给了织田信清,这让织田信安非常的不快。理由也很简单,他和犬山城的织田信清因为领土的矛盾可是不晓得闹了多久呢。

    而随后,在斋藤道三不断帮助织田信长壮大势力后,织田信安对织田信长更加的疏远了。这也很正常,在这个乱世,邻居太过强大绝对不是一件什么好事情。就算两家的关系不错,也会变得提防起来。

    最后,当织田信长消灭清州织田家后,织田信安和织田信长算是彻底的对立了。因为织田信安很清楚,早晚有一天,织田信长会占领上四郡的。虽然自从织田信长继承家督之后,就没有和岩仓织田家出现过什么纷争,但织田信安并不会因此而掉以轻心。

    只是这一段时间,他并没有功夫理会织田家那边的事情,因为他自己这边出问题了。好吧,说来也简单,他有两个儿子,长子信贤次子信家。在这两个儿子中,织田信安更加宠爱次子信家。

    嘛,或许他并没有从织田信秀立织田信长而不是立织田信行这件事情中看出什么来,所以他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太多的考虑,甚至都没有怎么隐瞒。在他看来,自己想立谁为继承人还不是自己说了算?谁敢有疑问?

    只是很遗憾,世界上很多事情。显然不是自己想想就能当真的,最少他的儿子织田信贤就不希望自己的弟弟成为家督。

    于是,抗争开始了,织田信贤作为少主。手下自然有一帮家臣支持。每天,这群家臣们都在织田信安的耳边不断墨迹着,劝说他放弃改立少主的想法。

    对此,织田信家自然也不干了,或许他以前没有和自己的兄长大人争夺家督的想法。但有了织田信安的支持,这一切显然就大不同了。同时,因为他是织田信安所支持的人选,那些支持织田信安的家臣们自然会支持他。

    结果,两个派系将整个上四郡搅得乌烟瘴气,让织田信安大为火光,却也十分苦恼。终究,他不是什么心狠手辣之辈,不然他只要将信贤放逐,一切动乱就结束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这样的话,继承问题就不会困扰这个时代大部分的家族了。毕竟不敢怎么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于是,岩仓织田家的矛盾不断扩大,而它旁边的两家,也在默默的准备着。

    稻叶山城天守阁。

    土歧义龙正在书房中看着兵书,自从平定了美浓的内乱后,他大部分的空闲时间都呆在这里学习着各种知识。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让土歧义龙原本暴躁的性格慢慢的变得冷静起来,遇到任何问题。也不像以前那样第一时间就准备武力解决。

    这种转变,自然让安藤守就等重臣十分的欣慰,毕竟从古至今,徒有武力的莽夫从来都不是合格的主君。

    “主公。”一声轻唤传来。

    “进来吧。”土歧义龙放下书籍随口说道。

    进来的人是安藤守就。此时他已然是土岐家地位最高的家臣之一。

    “守就啊,有什么事情吗?”土歧义龙问道,平时,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是没有人会在他看书的时间打扰他的。嘛,说起来。斋藤道三也是这么个情况。

    “主公,根据忍者回报,岩仓织田家关于继承人的问题,矛盾已经越来越大了。”安藤守就低声说道。

    “哦?”土歧义龙轻咦一声,随即陷入了思考,而安藤守就也没有打扰,只是静静的坐在一边等待着。

    良久之后,土歧义龙抬起头来缓缓说道,“派人去联系织田信贤,告诉他,如果他能够成为岩仓城的主人,那么我愿意和他联姻。”

    “是!”安藤守就恭敬的应道,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赞赏的目光。对于他个人而言,这种没有任何损失就能够扩大势力的办法是他最喜欢的。而如今土歧义龙能有这种转变,实在让他很是欣慰啊。

    安藤守就离去后,土歧义龙缓缓的站起身来走到窗边,“蝮蛇,你看着吧,我一定会继承你的梦想,夺取天下的!”土歧义龙幽幽的说道。

    而另外一边,几乎和土歧义龙同一时刻,织田信长收到了关于岩仓织田家的情报。不过和土歧义龙不同,对于这件事情,织田信长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理由也很简单,岩仓织田家两兄弟的争斗他在暗中可是一直都在推波助澜的说。

    清州城,织田信长的宅邸。

    “哈哈!霸王丸,你快看!岩仓织田家终于闹起来了,看这次的动静,恐怕不会那么容易被压下来了。”织田信长大笑道。

    “唉……”山田政村看着一脸兴奋的织田信长,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一旁的酒壶就往嘴里灌。

    “喂喂,霸王丸,你小子咋都不兴奋啊?!难道你不知道,这可是本家夺取岩仓织田家的大好机会啊!”织田信长显然不满山田政村的淡定,在他看来,山田政村理应和他一样,手舞足蹈兴奋得半死才行。

    闻言,山田政村白了织田信长一眼,很是无奈的说道,“吉法师,我说你就是为了这么件小事,才把我从那古野城叫过来?”

    “小事?!这怎么能是小事呢?!”听到山田政村的话,织田信长顿时就不爽了。明明自己很在乎的事情,别人却一点都不在意,这种事情如何能忍?

    可惜,山田政村哪里会在乎织田信长爽不爽?他只在乎自己爽不爽。“行了,就这么点破事。以后别烦我了。岩仓织田家算个啥子?分分钟就能灭了它。”山田政村撇了撇嘴,一脸龙傲天的模样说着,然后提着酒壶就往里屋走去。

    “我去,分分钟就能灭了?你小子以为你是谁啊?!”织田信长鄙夷的说道。却看到山田政村压根不理会自己,“喂,你小子去哪里啊?那里可是里屋耶!”织田信长见状连忙喊道。

    “切,当然是去看看小信奈和阿浓了,总比对着你这张傻脸强吧?”山田政村嘲弄的笑道。说完不再理会织田信长,直接就走进了里屋。

    “尼玛,臭小子竟然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织田信长闻言,鼻子差点气歪了,他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山田政村这小子这么欠揍呢?好吧,以前他就知道,可惜一直揍不过。

    正想着,里屋突然传来一阵嬉笑的声音,那是浓姬的声音。“真不知道阿浓怎么那么喜欢霸王丸,对于阿犬他们。这女人可不是这种态度啊……”织田信长莫名的想着。随即,他就坐不住了。

    嘛,自己的老婆和自己的兄弟独处一室,而且自己的老婆还被自己的兄弟不断逗弄着……而且,想到山田政村的各种前科,织田信长哪里还坐得下去?只见他一下子就冲向了里屋,同时口中大喊着,“死霸王丸,不准打我女儿的主意!”

    呃……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岩仓城城下町,织田信贤的宅邸。

    “大人。门外有人求见”一名小姓在门口恭敬的说道。

    “是什么人啊?”织田信贤有些无精打采的问道。这一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和自己的弟弟信家争斗。虽然他拥有不少家臣的支持,但信家的背后毕竟站着织田信安。这让他非常的头痛,也很是疲倦。所谓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这种话……嘛,也只有那些闲的蛋疼的人才说的出来啊。

    “他没有说,只是说是给大人送礼物来的。”小姓恭敬的说道。

    “礼物?难道是信家那边的人准备投靠我了?”织田信贤瞬间想到了这么一个可能,看来这段时间他的脑子里除了争夺家督之外,就没有别的了。

    “请他进来。”织田信贤说道,同时整了整自己的仪容。嘛。如果真如自己猜想,那可不能出现什么纰漏。

    只是很可惜,当来人被小姓带过来后,织田信贤顿时就失望了,因为对方根本不是本家的家臣。不过人毕竟已经带来了,总不好再直接轰出去。“你是何人?找我何事?”织田信贤懒洋洋的问道,对于这种无法帮助自己的人,他才懒得装呢。

    “在下乃是土岐家家臣安藤守就,此次前来,却是给信贤大人送上一份大礼……”来人轻笑的说道,竟然是安藤守就亲自前来。

    “什么?!”织田信贤闻言,猛地站了起来。盯着安藤守就看了半响,突然大声喊道,“传我命令,所有人不准靠近房间10米!”

    “是!”

    片刻后,当所有人都退下后,织田信贤这才坐下来对安藤守就点了点头,“不曾想到安藤大人来此,如有怠慢,还请原谅。”织田信贤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很是恭敬。

    虽然他是岩仓织田家的现任少主,而安藤守就只不过是土岐家的重臣之一。从地位上来看,他似乎比安藤守就高那么一点点,可如果比对一下双方的实力……显然,织田信贤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信贤大人客气了~”安藤守就并没有在意之前织田信贤的语气,轻笑着说道。

    两人互相恭维了一会后,织田信贤就忍不住了,“安藤大人,不知您此次来此,究竟有什么事情呢?如果在下能够帮到的话,请尽管说。”织田信贤沉声问道。

    “呵呵~信贤大人果然快人快语,既然如此,在下就直说了~”安藤守就大笑着,就把土歧义龙的提议告诉了织田信贤。

    “这……”织田信贤听完之后,如果说没有动心的话,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土歧义龙如今可是美浓的主人,如果他能够在这场家督争夺战中支持自己,哪怕只是露点风声出来,也足以让其胜算大增。

    只是,土歧义龙的要求却让织田信贤有些为难。什么叫做成为家督之后才联姻?这不明摆的告诉织田信贤,如果你没有成为家督的话,那么一切只是空谈?

    可如今织田信贤在争夺家督方面并不占据优势,这么一来,他似乎只有那么一条路可以走了,那就是……谋反。而这,既是让织田信贤犹豫的原因,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那么霸气的背叛自己的老爹。

    看到织田信贤一脸沉思的模样,安藤守就连忙劝到,“信贤大人,您应该知道,信安殿下可是下定决心要让信家上位,不然以您多年来担任少主的声望,信家又如何争得过您呢?”

    “哼!”听到自己心中的痛处,织田信贤忍不住冷哼一声。说实话,对于父亲如此帮助弟弟,他心中确实很不满。不过因为织田信安多年的威严,他也没有什么谋逆的想法。

    “信贤大人,您会犹豫,是因为你有所顾忌。但您要明白,如果信家成为家督的话,他会会不会对您动手呢?那个时候,信安殿下会帮您吗?”安藤守就的话让织田信贤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

    见状,安藤守就明白已经差不多了,就起身准备告辞,临走前,安藤守就低声说道,“信贤大人,您的处境,当初本家主公也曾经遇到过。如果他不是反应及时的话,如今又怎能坐拥整个美浓呢?您……可要考虑清楚啊!”

    安藤守就说完,就直接离去了,留下一脸沉思的织田信贤。

    当夜,织田信贤就纠集支持自己的家臣,发动了武力叛变。毫无防备的织田信安父子根本无法抵抗突如其来的袭击,趁夜弃城逃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