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一十三章:织田信行之死
    清州城。

    山田政村看着有些迷妄的织田信长,心中倒也能够明白此时他的想法,“唉,织田信行那个傻逼,这么重要的证据竟然一直保留着?而且……这小子竟然还会说梦话?”

    山田政村很是鄙夷的想着,如果这件事情是他在做的话,绝对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说。怎么说,他也是看了几百集【名侦探柯南】的大神。

    “霸王丸,你说我该怎么办?”织田信长的声音突然响起,闻声看去,织田信长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看样子,他是希望自己能给他一点建议了。

    “唉……吉法师还是不想杀掉信行啊……”山田政村无奈的想着。

    “吉法师,既然你不想处死信行的话……”山田政村刚随便敷衍下,就被织田信长粗暴的打断了。

    “不!勘十郎必须死!”织田信长突然一脸暴虐的说道,“他杀死了父亲大人还有叔父大人!哪怕他是我的亲弟弟!也必须死!”织田信长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非常的坚定。

    “呃……那你在犹豫个啥子?”山田政村听到织田信长的话,顿时懵逼了。他本来还以为织田信长舍不得杀死织田信行,哪里想得到他根本没打算原谅织田信行。

    “唉……母亲大人天天那么爱护信行,我怕她……”织田信长闻言,忍不住叹息着。

    听到这话,山田政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虽然土田御前对织田信长根本没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但不管怎么说,母子就是母子……不管土田御前怎么对不起织田信长,终究有那么一个生育之恩。

    良久之后,山田政村打破了沉默,“这样吧,那个什么毒不是还剩下一点吗?让信行吃了吧……这样,多多少少也算是还了当初的罪孽。至于事情的真相。就随风而去吧,毕竟不管是信秀殿下还是信光大人,已经逝世多年了……”山田政村沉声说道,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如果生病逝世的话。相信对土田御前的打击怎么也会小一点。

    “这样……可以!”织田信长沉默了片刻后,点头同意了山田政村的提议。顿了顿,他沉声说道,“这件事情你去处理吧,利落一点。”

    “嗯。放心吧,不会有第二个人发现的。”山田政村点了点头说道。

    一个时辰后,山田政村就来到了末森城。随意的躲过了所有人,山田政村直接来到了织田信长的宅邸。

    “尼玛,这小子是织田信行?”山田政村震惊的看着屋内的情况,简直不晓得说什么好了。

    只见屋内,织田信行披散着头发,面无表情的低声嘟囔着什么,哪怕以山田政村的耳力也听不出这小子到底在嘟囔什么。房间内破破烂烂的,看起来似乎是被人砸过一般。想来,会这么干的人除了织田信行之外,也没有别人了。怎么说呢?用最简单的一个词汇来形容的话,那就是疯子。

    “难道是因为压力太大的关系?”山田政村想了半天,似乎也只想到这么一个可能。仔细想想,织田信行在自信十足的情况下愣是被织田信长翻盘,而且为了谋反,他还杀了自己的父亲和叔父。怎么想,这些事情足以压垮本来心理就不是很强大的织田信行同学了。

    观察了一会,织田信行依然在那边傻坐着。“唉。这是何苦呢?”山田政村见状,颇为有些于心不忍。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毕竟。织田信行弑父又杀叔,这是绝对无法原谅的事情。

    “嗯?”山田政村正准备离开去下毒,突然轻咦了一声,又停了下来。随后就看到两个女人缓缓走了进来,其中一个不是土田御前是谁?

    只是……

    “这是土田御前?”山田政村震惊的看着土田御前,简直不管相信这个女人就是之前那位霸气测漏的土田御前。

    苍老的面孔上满是皱纹。原本乌黑的头发如今也变得布满了白丝。山田政村很清楚,自己上次见到土田御前的时候,她看起来还很年轻。“这才多久……”山田政村心中忍不住有些伤感起来。

    “勘十郎……吃点东西吧……”土田御前颤声劝道,感觉似乎快要哭出来一样。说话间,身后的侍女目无表情的将吃食送到了织田信行的面前,随后恭敬的向两人施了一礼就直接离开了。

    嘛,这么做自然是有些失礼,不过这名侍女毕竟不是真的侍女,而是负责监视的人。所以土田御前也没有在意,或者说,此时她全部心神,都在织田信行的身上。

    只是,织田信行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土田御前的话,依然呆坐在那边不断嘀咕着什么。这副样子,看得土田御前再也忍不住泪水,不断哽咽着,“勘十郎,就当母亲求求你了,吃点吧……你看你,如今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

    一边哽咽着,土田御前一边将碗拿起,打算喂织田信行吃饭,只是……

    “啪!”

    “砰!”

    织田信行猛地一挥手,就将土田御前递过来的饭碗打翻了。只是就在山田政村以为织田信行会大喊大叫一番时,却发现这小子又低着头在那边不断的嘀咕什么。

    “勘十郎……”土田御前看着织田信行这副模样,突然伏在地上哭了起来。那哭声,直接把山田政村吓跑了。

    “尼玛,再待下去的话,恐怕我真的下不了手了。”山田政村躲在屋顶上无奈的想着。“不过,他们如今这副样子……唉,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后悔当初所做的一切呢?”

    半响后,土田御前才离开织田信行的房间,看着她那红肿的双眼,山田政村摇了摇头,“真不晓得该说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还是可恶的母亲,对信行这么爱护,对信长却……”

    又过了一会,一名侍女再次端着一盘吃食送到了织田信行的房间。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将吃食放下就直接离去了。

    “这就是机会……”山田政村目光闪烁着,挣扎了一下下后。最终还是瞧瞧的将毒药倒入了茶泡饭中。

    确实,织田信行如今的样子非常的可怜,但仔细想想,如果当初他谋反成功了。那织田信长和自己的下场恐怕比他还惨吧?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信行,要怪,就怪你自己吧……”山田政村看着织田信行暗想着。

    织田信行似乎已经傻了,不过让山田政村庆幸的是。这小子还懂得饿了吃饭,不然山田政村真的不晓得该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毒给下了。看着织田信行将茶泡饭吃完,山田政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直接离开了。

    清州城。

    当山田政村回来时,就看到织田信长躺在吉乃的大腿上,一旁的浓姬则是无奈的坐在那边。

    “呃……怎么了?”山田政村疑惑的看着织田信长那要死不活的模样。

    “切,估计是被信行的消息给打击到了吧,你走之后,就一直在这里求安慰……”浓姬闻言,白了织田信长一眼无奈的说道。

    “唉。就知道。”山田政村摇了摇头,直接走进来坐下,操起旁边的酒壶就往嘴里灌。

    “办好了?”就在这时,织田信长有些疲倦的声音传了过来。

    “嗯。”山田政村点了点头应道。

    闻言,浓姬轻轻的拉了拉吉乃,吉乃会意,连忙起身和浓姬回到里屋去了。

    “说说吧。”织田信长翻身坐起,抢过酒壶就往嘴里灌,丝毫不在乎刚才这个酒壶已经被山田政村用过了。

    “嗯……是这样的……”山田政村白了织田信长一眼,心中微微腹诽了一下这小子的不讲卫生。随即就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织田信长。

    “唉……勘十郎……母亲大人……”织田信长喃喃的说着,随即再次往嘴里灌着酒。此时,似乎也只有酒精可以减少他心中的痛苦了。

    “唉,吉法师。其实你不用这样的,毕竟这件事情说起来,他们也是咎由自取。如果我们当初……”山田政村刚想劝说一下,就被织田信长打断了。

    “我知道……可我还是忍不住……”织田信长低沉的说道。

    “唉……”看到织田信长这幅样子,山田政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虽然有各种假说。但终究,胜利的是他们,织田信行则是失败者。

    “放心吧,霸王丸,我没事情的……只不过,暂时有些难过而已……”织田信长低声说道。

    “唉,你小子啊……”山田政村摇了摇头,他对于这么多愁善感的织田信长真心不晓得说啥好,不过,对于他来讲,这样的织田信长,怎么也比后来那残酷暴虐的第六天魔王强多了。

    一个月后,织田信行患病,土田御前派人来清州,希望可以让织田信行看医师,对此织田信长自然不会不同意。

    又过了两个月,织田信行病重,土田御前再次派人前来清州,言,织田信行希望在死前,可以和织田信长聊一聊。

    末森城,织田信行的宅邸,看着织田信行躺在床上一脸苍白的模样,织田信长再也忍受不住,泪水直接就流了出来。

    “勘十郎……”织田信长哽咽着。

    “兄长大人……不必如此,这一切,不过是我咎由自取而已……”织田信行虚弱的说道。

    “不!勘十郎,是我的错!如果我以前多和你交流的话……”织田信长语无伦次的说道。

    “好了,兄长大人……不必再说了……如今这个结果……对我来说……刚刚好……”织田信行摆了摆手,打断了织田信长的话。随后转头对土田御前说道,“母亲大人……孩儿想和兄长大人……”

    “嗯……”土田御前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哽咽的起身离开了。见状,山田政村也起身离开,并守在了门口,将屋内留给织田信长两兄弟。

    “从小……我就一直认为……只有我才能率领织田家走向昌盛……或许开始的时候……是母亲大人和柴田大人他们灌输给我的思想……但后面……我确实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当坂井大膳找到我的时候……我只犹豫了一会……就将父亲大人给毒害了……只是……虽然没有了父亲大人的支持……但兄长大人您依然像一座高山一般……挡在我的前面……”

    “于是……我努力的学习着一切……拉拢所有能够拉拢的势力……后来更是再次毒杀了信光叔父……可最后……我还是赢不了兄长大人您呢……”织田信行吃力的说道。

    “勘十郎……不要再说了……”织田信长哽咽的说道。

    “兄长大人……就让弟弟将话说完吧……”织田信行轻笑着了一下,可惜现在这幅模样,哪怕只是笑一下,也非常的吃力。

    “兄长大人,我知道,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唯一让我担心的,就是母亲大人和我的孩子坊丸。”

    “你放心!母亲大人毕竟是我的亲生母亲,我不会亏待他的。另外,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会好好养育他……”织田信长连忙说道。

    闻言,织田信行微微的摇了摇头,“兄长大人,就算有你的庇护,坊丸终究是我这个叛逆之子。呆在你的麾下,终究不是长久之事。所以我希望,可以将他交给山田大人。”

    “霸王丸?”织田信长诧异的看着织田信行,怎么也想不到织田信行竟然打算将自己的孩子交给山田政村。

    “嗯……如果交给兄长大人您的话,您肯定会不断重用他,但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被太过重用。做个普普通通的武士,我就很开心了……我看得出来,他是很重情义的男人。坊丸交给他养育,我很放心。”织田信行说道这里,苍白的脸上再次露出温柔的笑容。

    “好!我答应你!”

    “谢谢兄长大人……”织田信行笑道,“记得以前您说过……您的梦想是夺取天下……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输给你的原因吧……”

    3天后,织田信行病死,享年21岁。土田夫人在参加完其葬礼后,选择了出家。而织田信行的儿子坊丸,则按照织田信行的遗愿,交由山田政村抚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