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一十一章:松平元信回三河了
    从三河回来后,死神众就陷入了地狱一般的训练。因为在三河的表现无法让山田政村满意,他几乎每天都会亲自训练死神众一番。怎么训练?很简单,拿着木刀冲进去直接干翻所有人。用山田政村的话来说,就是让死神在被虐中成长。

    当然,如果紧紧如此的话,也算不上地狱式的训练(真的?)。弓箭、枪阵,甚至山田政村还找织田信长借来了赤黑备众。要不是铁炮队没办法演练,山田政村绝对会把铁炮队也拉过来。

    这么恐怖的训练,让死神的实力飞速成长的,当然了,在实力成长的同时,更是不断有人被淘汰。不过这并不妨碍山田政村的决心,因为他必须要证明,自己能够训练出一直强大的部队。不过对于人数的减少,他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只能让前田庆次等人努力招人。

    时间,就这么缓缓过去,6月,松平元信做好的一切的准备,率领松平家众家臣,在今川义元亲自送行下,风风光光的返回了三河。

    曾几何时,松平元信只不过是今川、织田两家中随意玩弄的棋子而已,而如今,他终于靠着自己的努力重新回到战国这个大舞台上来了。或许,松平元信这么努力只是为了不让祖宗留下来的基业在他的手中灭亡,虽然他曾经在尾张,和织田信长、山田政村一起吹过牛皮,但显然,他从来没有那么巨大的野心。

    “三河!冈崎!我竹千代又回来了!”当松平元信站在冈崎城下时,他直接激动的哭了出来。不过他并不用担心这么做有多失态,因为随行以及闻风赶来的松平家臣们,早已经涕不成声了。

    当天夜里,松平元信在冈崎城举行了盛大的宴会,那一天,所有人都喝得烂醉如泥。这么多年,在骏河松平家的人处处都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松平家彻底的消失于历史。而在三河的那些人。更是无时无刻不得忍受着其他豪族们的鄙夷目光。

    而在今天,所有的苦难已经结束了。虽然他们彻底的成为了今川家的家臣,但松平家却重新回到了这片熟悉的土地上。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已经很让他们满足了……

    竹千代也同样喝趴下了,虽然他的年纪不过才10多岁,但多年流浪在外的隐忍和疲倦,让这个年轻人还是忍不住发泄了一番。

    隔天,直到中午松平元信才缓缓醒来。当他看到外面的天色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如果以后我在卯时还没醒来,就用水把我泼醒!”松平元信冷声命令道。

    松平元信确实回来了,回到了离开已久的家乡。但他现在并不是自由的,因为他现在是今川家的家臣,更是今川义元的侄女婿。说白了,松平家的命运,依然掌握在今川义元的手上。所以,松平元信仍然需要继续努力,直到完全将命运完全的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此时。放纵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奢侈了。

    正在松平元信为自己的放纵感到羞愧时,一名侍女端着也不知道是早餐还是午餐上来了。一碗茶泡饭,一条鲜鱼,些许的蔬菜,颇为丰盛。

    有些心不在焉的吃完饭,松平元信就开始他回到冈崎的第一天了。只是当他回来后,脸色却是阴沉的可怕。理由也很简单,三河的局势之乱已经出乎了他的想象。

    松平家离开三河的统治阶层已经太久太久了,除了少部分忠心耿耿的家族外。其余的早已经不把松平家放在眼里了。他们或是投靠了今川家,或是投靠了织田家,又或者保持着中立。反正,松平家已经没有松平清康时代的威望了。

    当然了。这个局面松平元信回来前就已经有考虑过,虽然超出了他的想象,但也并不是最糟糕的地方。而最糟糕的地方,却是松平家竟然没钱了……

    是的,没钱了,不是穷。是没钱了!而为什么会没钱呢?原因也很简单,鹈殿长持在离开时,将冈崎城内的钱财全部带走了,一个铜板都没有给松平元信留下。

    嘛,鹈殿氏一直都是松平氏的宿敌,这甚至要追溯到松平清康之前的时代了。而同时,鹈殿氏又很早就已经臣服于今川家。所以,对于松平元信重新接管冈崎城,鹈殿长持自然是各种不爽了,于是就有了这么一着。

    嗯?鹈殿长持不怕因此引来今川义元的不快吗?他当然不怕,因为这一切不过是松平元信猜想的而已。毕竟在这之前,冈崎城的一切人员都是鹈殿长持的人,他要运点什么东西离开,哪里会被松平家的人发现?

    没有钱,该如何发展领地呢?三河的贫瘠哪怕松平元信没有在这里呆过多久,他也非常清楚。如果单单靠税收以及其他的话,恐怕几年的时间也别想干别的了。

    一夜未眠,隔天一早,松平元信再次看到摆在自己面前的丰盛早餐,却怎么也吃不下去了。昨天,他对同样的饭菜没有半点感觉,因为在今川家,比这更加丰盛的饭菜他都不晓得吃过多少次了。可如今……

    “从今天起,我的每顿饭食只需要茶泡饭和腌萝卜。”松平元信如此吩咐着。

    同时,不单单他自己,他也将节俭这件事情当着众家臣的面吩咐了下去。“诸位!本家虽然再次回到了冈崎,但面前的困难依然是巨大的!为了提醒自己,也为了节省开支,我决定关于我自己的一切开销,减少到最低标准!”

    松平元信冲着众人大声说道,同时将这个所谓的最低标准解释了一下。良久,酒井忠次站出来大声说道,“主公既然有如此的觉悟,身为家臣自当跟随。属下愿意陪同主公,将自身以及家族的开支减少到最低。”

    酒井家也算是三河的大家族,而酒井忠次在松平元信在今川家当人质的阶段,几乎是寸步不离。这让他在如今的松平家中,威望还是颇高。所以在他的带头下,其余人虽然不晓得愿不愿意,但还是纷纷相应了这一号召。

    家臣团如此齐心,松平元信自然非常开心。但没钱依然还是没钱,毕竟再怎么节俭,也只能让钱花的慢一些,而无法让钱多起来。

    “忠次。我决定了,将家宝卖掉!”松平元信坚定的说道。

    “主公!万万不可如此啊!那些家宝都是松平家历代家督传下来的,岂能因为眼前的挫折而变卖呢?!这样,属下家中还有些资产……”酒井忠次焦急的劝说着,甚至将自己家的钱财拿了出来。

    “忠次!”松平元信感动的抓着酒井忠次的肩膀。“我已经决定了!将那些所谓的家宝卖掉,换取资金以发展松平家!”松平元信坚定的说道,

    “忠次,你应该知道,本家现在有多么的穷,以你一人之力,就算拿出来,也没有多少的……”看到酒井忠次还想再劝说,松平元信无奈的说道。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这么干。毕竟家宝这种东西,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可是相当重要的存在。

    “既然如此,那就交由属下去办吧,属下一定会将其卖上最高的价钱!”酒井忠次闻言,再次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想到买家了。”松平元信摆了摆手说道,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怀念和……矛盾。

    清州城。

    山田政村一脸古怪的看着手上的书信,旁边是闷头喝酒的织田信长。良久之后,山田政村才放下书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吉法师。你说竹千代那小子是想搞什么鬼?”山田政村古怪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说道。

    信中的内容倒也简单,首先是通知两人他已经回到了三河,同时谢谢两人之前的照顾,最后说明自己现在很缺钱。希望可以卖给织田家一些家宝。

    好吧,内容是很简单,可事情是这么简单的吗?显然不可能啊。因为你要卖家宝,干嘛不卖给今川义元呢?而且既然是因为没钱才要卖家宝,那直接找今川义元要钱不就好了?

    两人猜测了半天,却也猜不到什么结果。虽然他们之前和松平元信的感情很好。但毕竟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在今川家长大,又有谁能知道他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呢?

    “这样,我亲自去一趟冈崎吧。”山田政村最讨厌的就是动脑袋的事情,对他来说,用想的不如用做的。

    “嗯……也好,不过要小心,毕竟现在的竹千代已经不是当年的竹千代了。”织田信长点了点头嘱咐着。

    “放心,就算他再怎么改名字,也只会是我的手下败将!”山田政村挥了挥拳头霸气的说道。

    “切。”织田信长不屑的看着山田政村,每次他这么装逼的时候,都让织田信长很是不爽。

    当天,山田政村回到那古野交代了诸女一番后,就直接前往了冈崎城。隔天夜里,他就来到了冈崎城。

    “呃……这个时辰,估计竹千代那小子已经睡着了吧?”山田政村无奈的看了看天色想着。

    “算了,远来是客,总不能让我在城下町住一晚上吧?”山田政村随便找了个理由安慰着自己。嘛,虽然这么做倒也不是不行,但……冈崎城下町的宿屋实在太破了,山田政村根本不想住在那种地方。好吧,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吧?

    冈崎城门口,两名足轻聚精会神的警戒着,和安详砦相比,这些足轻显然更加的负责。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以山田政村的忍术,他想要进入冈崎城,又有谁拦得住呢?

    没多大一会,山田政村就来到了松平元信的宅邸。嗯,山田政村自然不晓得松平元信住哪里了,不过整个冈崎城最大、最豪华也是在最中心位置的大宅邸,山田政村不认为松平元信会住在其他地方。

    “呃……竹千代那小子呢?”山田政村搔了搔脑袋,有些头痛看着正在熟睡的小美女,一时间不晓得该怎么办了。

    他完全没有想过松平元信竟然没有住在这里,可如果要一间间的去找?那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要不问问?能住在这里,相比和竹千代那小子肯定有什么亲密关系吧?”山田政村心中暗想着,随后就直接拍了拍熟睡中的小美女。

    “呃……嗯?嗯?!唔……”小美女被拍醒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随后就在月光的照射下,看到了身边的一个黑影。瞳孔放大,嘴巴大张,怎么看,都是小美女准备放大招的模式。

    只是山田政村显然不可能让她尖叫出来,不然冈崎城所有人岂不是都听到了?用手捂住小美女的嘴巴,同时走到了她身边低声说道,“我要找松平元信,你应该知道他在哪里吧?”

    “唔唔唔……”小美女惊恐的看着山田政村,小脑袋不断的点着,显然被吓坏了。

    “那你应该知道,如果等下你叫出声来的话会怎么样吧?”山田政村威胁着,顺手拔出了八岐。在月光的照耀下,八岐反射的光泽应在小美女的脸上,让她吓得面色惨白。

    “唔唔唔!”小美女飞快的点着头,示意自己绝对不会叫出声来。

    “嘻嘻~真乖~”山田政村这才松开手,嬉笑着搂着小美女说道,“说吧,松平元信那小子在哪里,还有,你是谁?”

    “我……我叫濑名,是松平元信的夫人……他……他搬到另外一个地方住了,说是要过什么节俭生活,他身为家督,要起到带头作用。”小美女,哦,是濑名飞快的说道,生怕说慢一句,就引来杀身之祸。

    “哦?节俭?”山田政村随口嘀咕着,眼神却在濑名身上不断打转着。好吧,濑名在战国中也是一个留下名字的女人,虽然名声并不是很好,但……

    “还挺漂亮的嘛~”山田政村怪笑着说道,一手勾起濑名的下巴,对着那双红唇就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