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一十章:不合格的结果
    安详城,哦不,现在应该叫做安详砦了。当这里还在织田家手里的时候,安详城作为进攻三河的桥头堡,在地理上战局着重要的地位。而到了今川家的手里,就大不一样了。

    理由也很简单,今川家已经拥有经营多年的桥头堡大高城了,虽然比起大高城,安详城距离尾张更近一些,但已如今的形式,这么点距离对于今川家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而且如今整个三河都是今川家的,又花那么多的人力物力再去建造一座新的城了。

    而且比起老家在骏河的今川家,尾张的织田家无疑离安详更近。万一哪天一个不小心被织田家躲过去,那吃亏的还不是自己。

    不过安详这个位置倒也不是没用,最少距离近,能更快的发现情况,所以今川家还是在这里造了一座城砦,派了本田正忠前来守卫。这样一旦有什么事情,本田正忠可以最快的通知三河内的诸多今川家守军,并仗着地利拖延些许时间。嘛,在前两年的时候确实是这样的。

    只是任谁都知道,织田家在土歧义龙谋反占领美浓后,织田家就没有了入侵三河的能力。毕竟这可不是织田信秀的时代,如今今川家已经和武田、北条达成了同盟,之所以一直没有进攻尾张,只不过是觉得时机未到,而且还和土岐家互相牵制的原因。

    所以此时的安详,基本上已经被今川家遗忘了。他们才不相信织田家敢打过来呢。虽然在三河的部队战斗力未必能够打赢织田家,但也不会输太惨。这么一来,织田家自然就不会进攻三河了,毕竟没有利益的事情没有人会去做。

    夜,本田正忠一边喝着酒,一边搂着两个女人不断嬉闹着,他来这里已经两年多了,当初上任时的激情早已经被无聊的时光彻底打磨没了,也明白自己算是被今川家给放弃了。基本没有升迁的希望,那不如好好享受生活。所以这小子每天都过得异常糜烂的日子。话说,这还得多亏三河够穷,让他只需要一点点的钱,就足以享受到美人和美酒。

    “嘻嘻~你们两个小sao货。今天就让你们好好畅畅本田大人的厉害!”酒喝的差不多了,本田正忠瞬间化身为狼,将两个女人扑到在地,随后,房间内就传出阵阵呻吟声。

    安详砦大门。两旁悬挂着两盏油灯,给大门附近带来了一丝光亮。两名足轻无聊的靠在门上打着哈欠。

    “大介,你说今天本田大人能坚持多久?”一名足轻可能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一脸怪笑着说道。

    “嘿嘿,估计能有一刻钟吧,听说本田大人前几天刚刚买了一种秘药。”被叫做大介的足轻yin笑着应道,脸上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

    “嘻嘻,真的吗?上次我记得没两下就不行了吧?结果本田大人恼羞成怒,直接把那个女人赏给了我们。嘻嘻~希望这次也一样。”另一名足轻同样一脸yin笑道。

    又扯了一会,叫做大介的足轻似乎坚持不住了。“不行了,矢丸你先看着,我去睡一会。”说着,一溜烟就跑掉了。

    “混蛋!每次都是你先!”被叫做矢丸的足轻不爽的骂道,不过似乎这种事很平常,所以他就直接靠在门上……睡着了。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一个黑影缓缓从阴暗处走了出来,上前大量了矢丸良久,确认他确实是睡着了之后,低声感叹着。“亏我还计划了这么久,想不到这么容易……”

    话音刚落,又是几个身影从暗处走了出来,其中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轻笑道。“这很正常嘛~毕竟已经好几年都没有战事了,而且三河的足轻一直都是参差不齐。”

    “行了庆次,别说话了,免得被人听到。”一名冷酷的声音打断了男子的话。

    这几个人,赫然就是山田政村等人。既然决定到三河抢掠,那么安详肯定是绕不开的地方。本来按照常理,应该是绕过这里,直接去町镇抢掠的。但山田政村一方面觉得去抢平民什么的,实在太掉份了,另一方面也不想让死神众直接面对自己的家乡父老。

    所以,他就决定直接进攻安详城。不过毕竟他们只有100人,而且都是太刀队,再加上山田政村本来就很坑爹的性格。于是乎,偷袭计划就在山田政村的捣鼓下,诞生了。可惜算计了半天,山田政村突然发现完全是浪费功夫。

    “庆次、行久、左近、忠胜,你们四个各带25人分头行动,注意,千万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另外,一个不留。”山田政村嘱咐着。

    闻言,四人点了点头,随后山田政村就走到门口,随手一刀斩杀了可怜的矢丸,然后将八岐插入门缝中轻轻一划,木头做的门栓就直接被斩成了两截。

    大门开启,前田庆次四人立刻就率领死神冲了进去。不得不说,在山田政村的思想指导下,在前田庆次等人的努力训练下,死神众虽然打硬仗的实力还不知道,但纪律却完全可以甩开战国所有的部队了。

    只见死神众在前田庆次等人的率领下,仿佛忍者一般快速的前进着,一进门,就分成了四队向着各自的目标冲了过去。不一会,就传来了阵阵声响。

    “唉,还是太嫩了……”山田政村闻声有些无奈的叹息着,“算了,反正死神本来就不是暗杀部队。不过,忍者部队是不是也要建立一个呢?”山田政村摸着下巴想着。

    不过他稍微想了一下就放弃了,毕竟忍者不不像训练死神这么容易。死神有白木行久这种虽然年轻,却实力已经快要接近剑豪的人训练。可忍者呢?虽然前田庆次跟着泷川一益学了许多忍术,但他那性格显然不适合训练忍者,而山田政村就更不用说了。

    漫步走到城主间,也不过是一个不大的房屋而已。里面,本田正忠和那两个女人眼睛睁得大大的,却早已经没有了气息。前田庆次他们很好的贯彻了山田政村的命令,并没有对女人有什么心软的事情发生。

    不过这并没有让山田政村感觉到什么意外,在这种乱世,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个道理。是这个时代任何人都懂得的道理。

    一刻钟左右,前田庆次等人就过来复命了。

    “主公,砦内的敌人已经被全部斩杀,无人受伤。搜出了足轻盔甲60件。太刀6把,都很新!钱粮并没有多少。”前田庆次撇着嘴汇报着。

    他们杀进去的时候,安详砦的人都在沉睡中,可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就结束了。对于这种过程,对于战争非常狂热的前田庆次自然感觉很无聊了。

    “嗯。意料之中的事情。”山田政村随口应着,“留4个人,两人一组轮流警戒,其他人直接在砦内休息。”山田政村说道。

    “是!”

    安详砦中,此时充满了浓郁的血腥味,不过这并没有影响死神众的休息。因为经过了之前那段时间的地狱训练,他们早已经培养出了坚韧的神经。

    不过山田政村和前田庆次他们可就不会傻傻的跑进屋里休息。纷纷上了屋顶,吹着略带血腥的夜风,看着美丽的星辰缓缓入睡。嘛,这里的空气怎么也比屋内强多了。

    接下来的几天。山田政村就这么带着死神众不断在三河境内晃悠着。专门寻找规模小,且不是很重要的城砦夜袭。偶尔灭了几个小豪族,也没有让山田政村太在意。

    只是他们虽然做得隐秘,但次数多了,难免还是会被发现,镇守冈崎城的鹈殿长持立刻派出部队查探情况。只是山田政村下手很果断,而且神出鬼没,让鹈殿长持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线索。无奈,只得命令三河境内所有城砦、豪族加强警戒,同时派出数只部队来回巡查。

    可让鹈殿长持抓狂的是。派出去的小股部队的尸体不久后就被发现了。怒极攻心的鹈殿长持,立刻下达了严令,要求各个豪族派出自家部队参与巡逻,一定要抓出这支不明的部队。

    可惜。大部分的部队,根本看不到死神众的影子。虽然并没有学习过什么隐蔽的技巧,但在山田政村这位忍术大师的带领下,想要躲过一群农兵,还是很轻松的说。

    话说,如果鹈殿长持将这件事情上报骏河。恐怕就不会这么烦恼了。可到如今他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只知道被干掉的那些部队,身上的盔甲全部都被扒光了。

    “难道是山贼?”鹈殿长持头痛的想着。不过发现似乎不是那么容易抓住对方后,鹈殿长持就不再派出部队了,只是要求所有人加强对周围的警戒,同时派出一名忍者前往侦查。话说,他身边也只有两名忍者给他调用而已。

    深夜,某处密林中。

    “啧,看来快要呆不下去了。”山田政村看着地上的忍者尸体,有些不爽的嘀咕着。

    此次前来,说实话,目标完全没有达到,虽然盔甲齐全了,但太刀才装备不到一半。当然了,钱财什么的倒是抢了不少。

    “而且……”山田政村看了一眼身边有些狼狈的死神众,心中暗自摇头着,“战斗力实在是太差了……”

    之前和今川家侦查的部队相遇,哪怕对方只有十数人,但在人数相等的情况下,死神众赢得也不轻松。开始山田政村还以为是因为他们以前没杀过人,所以才会如此。

    可等到和三支小豪族组成的联合部队相遇后,他顿时发现,自己这支感觉不错的部队竟然完全被对方压着打,要知道对面可只有不到100人而已啊。最后,山田政村只得让前田庆次四人出手,同时自己在旁边掠阵,才勉强击杀了对面。

    而结果……很惨重,100人的死神众,战死31人,重伤11人,轻伤……剩下的就没有不带伤的。出发前山田政村随口吓唬的考核,如今成了事实。

    看到这种结果,山田政村这才真正的发现训练和真正的战场有多么大的差别。也发现了这种纯粹的太刀队和标准的部队之间的差距。

    “无论是箭矢、枪阵还是接近战,都被压制……唉,难怪这年代没有什么太刀队,果然不好办。”山田政村无奈的想着。

    不过,他并不打算这么放弃,毕竟部队已经建成了,现在突然解散,那这几个月来做的事情,不就成了笑话吗?山田政村可丢不起这个人。

    “回去之后,训练加倍!另外,我会亲自调教你们……”山田政村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就带人快速返回尾张了。说起来,他本来还打算试试正面攻打一座城砦呢,如今看来,还好当时没有发疯。

    先不谈山田政村回去后会如何调教死神众。骏河,骏府城。

    一场颇为低调的婚礼正在举行着,双方,男的是松平家现任家督,太原雪斋的关门弟子松平元信。女方则是关口家家督的女儿,今川义元的侄女关口濑名。这场婚礼并没有太多的人参加,只有松平元信的好友冈部正纲,关口濑名的父亲关口亲永,还有就是松平家的诸多家臣们。

    礼毕,众人散去,就只剩下松平元信和今川义元。

    “元信,知道为何我这么急着让你迎娶濑名吗?”今川义元轻声问道。

    “可是为了织田家之事?”松平元信平静的回答着,看那模样,哪里会晓得这小子刚才才当上新郎。

    “嗯,这几年织田家的实力提升的非常快,这可不是本家希望看到的。所以,我需要你出面,以松平家家督的名义整顿三河。”今川义元淡淡的说道。

    “这……”松平元信闻言,死死的看着今川义元。这一天,他已经期盼的太久太久了,可当它终于到来时,他却有些不敢相信。

    看到松平元信的模样,今川义元忍不住笑道,“元信,不用这么惊讶,这是你应得的!”

    “多谢主公!”松平元信拜伏在地大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激动。

    “好好干,等本家一切准备完毕时,你就是进攻尾张的先锋军了!”今川义元拍了拍松平元信的肩膀鼓励道。

    “是!”

    ps:求推荐啊~现在的推荐也太可怜的点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