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零三章:织田家一统
    清州城评定间,所有家臣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看着织田信长,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织田信长竟然下手如此之狠,如此的不管不顾。

    好吧,总的来说,这次封赏其实还是很公平的,所有有功的人全部升官的升官,赏钱的赏钱,尤其是那些因为守卫清州而战死之人的家族,更是得到了大笔的抚慰金。而有过之人呢?从家老往下,一个都没有放过。

    除了山田政村的封赏高的有些离谱之外,其他的几乎可以说完全做到了赏罚分明这四个字。只是……从古至今,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势力,也不可能真的做到如此。毕竟所有的赏罚,除了功劳之外,还需要考虑很多政治因素。

    尤其,被赏赐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小家族以及个人,而被处罚的却基本是大、中型家族。这种情况,说实话,对于大名的统治可以说是非常不利的。毕竟在这个时代,很多时候大名更像是许多家族推举出来的共主而已。不然,也不会有所谓的君主不能干涉家臣的家族内政这么一说。

    不过,虽然绝大部分的人都心怀不满甚至是愤怒,但他们却没有跳出来说些什么,只是齐刷刷的看着佐久间盛重。作为中立派中被惩罚地位最高的家臣,显然,佐久间盛重的态度可以决定很多事情。

    只是很遗憾的,佐久间盛重让他们失望了,只见他恭敬的对织田信长施了一礼,沉声说道,“殿下赏罚分明,实乃本家之幸!”一番话,明显是选择支持织田信长的决定了。

    好吧,他肯定要支持的说,毕竟如今家督之争已经结束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接下来数十年,织田家都会在织田信长的统治之下。这种时候如果还不站队的话。佐久间盛重就纯粹是拿自己的家族开玩笑了。

    而且认真说起来,200石的减封,对于就尾张经营多年的佐久间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肉痛的数字。在他想来。织田信长之所以给出这么一个惩罚,顶多是想警告一下自己。再加上稻生合战中织田信长以及他的直属家臣展现出来的能力,该如何选择……佐久间盛重并不笨。

    见佐久间盛重如此识相,织田信长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柴田胜家和林秀贞。“胜家。秀贞,你们有意见吗?”

    虽然这两位在这次内乱中毫无疑问算是主要帮凶,让其切腹那绝对没什么好说的。可织田信长偏偏赦免了他们,却又在赦免之后,没收了全部的领地。

    好吧,主要还是因为这两位在织田家的声威实在太高了,就算是戴罪之身,他们的想法也是不得不考虑的。

    “殿下赏罚分明,罪臣没有任何意见。”柴田胜家和林秀贞拜伏在地低声说着。

    中立派和反对派的老大都同意了,那其他人还敢有意见吗?显然不敢。因为他们可不想惹怒织田信长。不然万一织田信长生气了,也将他们的领地没收甚至直接灭了他们的家族怎么办?他们相信,在那个时候,绝对不会有任何家族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至于那些被封赏的家族,自然是兴高采烈,满脸兴奋的大赞织田信长英明神武了。

    “那么,就这样决定了!政村、长秀、利家、成政、恒兴留下。”织田信长挥了挥手说道。

    等众家臣脸色各异的离开之后,山田政村立刻大笑道,“吉法师,真有你的。那群人明明不愿意,却一个屁都不敢放~”

    “就是啊~看看我那老爹的脸色,啧啧,真心担心他回去会不会乱摔东西啊~”前田利家随声附和着。嘛。虽然他理解前田利昌的作法,但理解并不表示赞同,对于自己的老爹在这次内乱中不支持织田信长而去支持织田信行,他还是很不满的说。

    “不过主公,您这次对我等的封赏是不是太多了?这样很容易引起家臣的不满啊。”丹羽长秀有些担忧的说道。

    此次封赏,山田政村固然拿了大头。但丹羽长秀等人的封赏也都是吓死个人。就好像前田利家和池田恒兴,200石看起来确实不怎么多,但要知道前田家整个家族也才6000石啊。更重要的是,山田政村先是大破柴田胜家,接着擒获织田信行,最后还跑回去支援清州,几乎所有的功劳都被他一个人拿光了,那么前田利家他们究竟凭什么得到这么多的封赏呢?

    “笨!”山田政村鄙视的看着丹羽长秀说道,“吉法师这次很明显是做给众人看的,意思就是,只要忠心跟着我,那就绝对不会亏待你们。反之如果一定要和我做对的话,那么织田信行、柴田胜家等人就是你们的榜样。”

    “不错!就是这个原因。”织田信长附和着,“而且,这次内乱,也让我发现真心支持我的家族实在太少了,所以我才希望能够加强一下你们的实力。”织田信长有些无奈的说道。

    他如何不知道这么提拔诸人肯定会让家臣们不满呢?可他又有什么办法?这次内乱,让他真心觉得自己手上的实力实在太少太少了。

    “请放心吧主公,父亲大人之前已经和我说过了,今年年底,就将丹羽家家督之位交给我。”丹羽长秀第一个表态道。

    “主公,佐佐家虽然仅剩我一人,但佐佐家未来一定会成为主公强有力的臂助!”佐佐成政面无表情的沉声说道。话说,自从他的两名兄长战死之后,这小子的性格就变得沉默了许多。

    “池田家也是如此,不久后父亲大人也打算将家督之位传给我。”池田恒兴大声说道。

    “我去,你们故意的吧?!”前田利家大声抱怨着。好吧,这里面只有他不可能继承家督之位,谁让他上面还有一个名叫前田利久的兄长呢?

    唉声叹气了两下,前田利家突然仿佛找到指路明灯一般的看着山田政村,“霸王丸,就知道你最好了~不会抛弃我~”前田利家一副还好有你这个好兄弟的庆幸表情。

    只是可惜,他庆幸的似乎太早了。“阿犬,你小子的智商堪忧啊,我都被封为城主了。而且还有3000石的领地,虽然没有什么人,但也是一个家族族长了哦~”山田政村鄙夷的看着前田利家说道,一脸不屑与你为伍的可恶模样。

    一句话。前田利家瞬间就蔫吧了,耸拉着脑袋,手指不断在地板上画着圈圈,也不晓得是在诅咒谁。

    “咳咳……好了,说下正事。”织田信长干咳了两声打断了前田利家的耍宝。“这次将你们一个个的任命为城代或者城主。还有一个目的。”

    “我知道!是为了监视织田信行那家伙吧!”前田利家抢先说道,说完还一副得意洋洋的瞥了一眼山田政村。

    “靠,冲我得瑟个啥子哦。”山田政村无奈的看着前田利家,心中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前田庆次之所以这么逗逼,绝对不是他的原因,而是因为家族遗传。

    “信行公子如今已经被主公限制了兵力和财力,就算他还有什么想法,也不足为虑了。”池田恒兴怪笑着说道。

    “不错,想必主公之所以如此。是为了岩仓织田家吧?”丹羽长秀撇了眼前田利家,给了他最后一击。

    佐佐成政变沉默了,可不代表前田利家就能够得瑟了,说实话,在他们这几个兄弟之中,所有人都能够让前田利家憋屈的说不出话来。

    “不错,岩仓织田家家督织田信安有两个儿子,前一段时间就听说那两个小子之间对家督之位争夺的很凶……”织田信长说道这里,神色突然一暗,想必是想到了自己和织田信行吧。

    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所以我要求你们这段时间抓紧训练部队。同时……胜三郎,你多多联系一下犬山城的织田信清。”织田信长说道最后,转头对池田恒兴说道。

    “放心吧。主公!这方面我擅长!”

    “秀千代,你负责监视那两个小子,最好可以推波助澜一下。”

    “是!”

    “内藏助,这段时间你稍微留意下佐久间家,盛重他没有什么想法,却不代表其他人也一样。”

    “是!”

    “霸王丸。我只要你小子做好一件事,那就是给我练兵!练出一支精锐部队出来!人数少没关系,但一定要能打仗!”织田信长看着山田政村一脸严肃的说道。既然将山田政村升为了部将还封为了城主,织田信长就不可能让这小子还过着舒舒服服的日子。

    “放心吧~这种事情我在行。”山田政村也知道自己逍遥快活的日子可能不会再有了,但还是拍着胸脯保证着。嘛,反正到时候甩给前田庆次他们就好啦,大不了自己在旁边指点两句嘛~山田政村打着一手好算盘。

    织田信行内乱这件事情,在短短的两天内,就从爆发变成了尘埃落定。织田信行对于织田信长对自己的处罚并没有什么反对之词,或者说他就算反对也没什么用了,因为土田夫人在柴田胜家和林秀贞的帮助下,直接将这件事情执行完了。

    整个过程奇快无比,真看不出来土田御前这女人竟然也有这等魄力。或许这也是母爱的一种?担心慢了会惹来织田信长的不满?

    而柴田胜家和林秀贞更是光棍,直接带着全族来到清州城城下町,住进了织田信长早已经安排好的宅邸。虽然织田信长对他们的惩罚很重,但在宅邸方面,依然给了他们最好的待遇。同时当天召集他们两人密谈,虽然两人并没有透露什么,但从他们以后对织田信长那恭敬的态度上来看,织田信长似乎已经收服了这两人。

    山田政村的宅邸。

    “恭喜霸王丸哥哥(主公、主人)成为城主!”山田政村一回来,众女就迎了上来道贺着。

    “哈哈~一个小小的那古野城主,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用在意,不用在意啊~”山田政村得意的大笑道,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这副模样,自然换来了众女的一阵白眼。

    随后,众女为山田政村举办了庆祝的酒宴,美酒、美食、美人,人生得意之事,莫过于此吧?

    “华梅、鹤,之前多亏你们了。”山田政村举起酒杯向李华梅和大祝鹤道谢着。这两天他一直都住在天守阁和织田信长等人讨论着各种事情,直到今天才回来。

    “主公不要客气,这不是身为家臣应该做的吗?而且我们这次,可是真正得到了武士身份呢~”李华梅两女轻笑着说道。

    “嘻嘻,那点怎么能够呢?等下晚上我必须要好好的谢谢你们才行~”山田政村嬉笑着说道,那副的模样,顿时惹来一阵笑骂。

    同样的事情,也在清州城天守阁内发生着。

    “阿浓、吉乃、直子,让你们受苦了!”织田信长看着三女抱歉的说道。

    “夫君莫要如此,这都是妾身等应该做的。”浓姬轻声说道。只有和织田信长独处或者只有山田政村在旁的时候,浓姬才会称呼织田信长为吉法师,这一点,可比山田政村那小子强太多了。

    “你们放心吧,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再遇到这种事情!”织田信长严肃的保证着。

    织田信行战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美浓和骏河。在得到消息后,土歧义龙和今川义元瞬间就蒙了。

    “混蛋!那个混蛋到底在想什么?本家都已经答应帮他取得家督之位,竟然还给我擅自行动?!”今川义元脸都气歪了,他怎么就不知道织田信行竟然是如此白痴的家伙?

    “废物!真是个废物!那么大的优势竟然也能打输了?织田信行这小子是用屁股在指挥吗?!”土歧义龙的心情也糟糕透顶。虽然他也没有像今川家那般,想要趁机得到尾张,但这种结果绝对不是他能够接受的。

    不过,不管如何,如今织田信长终于彻底的整合了织田家,今川义元和土歧义龙就算再怎么不承认,却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默默的准备着下一个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