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零二章:战后赏罚
    清州城天守阁外,一群足轻忙忙碌碌的搬运着尸体。只是,有一个地方有着许多的尸体,却没有任何的足轻胆敢靠近,因为,织田信长正站在那里。

    只见他抬头45°斜角仰望着逐渐昏暗的天空久久不语,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名为生人勿进的气息。

    “主公……”前田利家等人默默的站在一旁,想要劝说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而山田政村的情绪也很是低落,此时,他依然还在后怕,他完全无法想象,如果阿市等人被杀的话,他会怎么样。

    “霸王丸,别难过了,等下还要靠你好好劝劝主公呢,这种事情,你最拿手了。唉,这次织田信行还有信时的谋反,对他的打击肯定很大……”前田利家拍了拍山田政村的肩膀有些苦涩的说道。

    “嗯,知道了。”山田政村低声应着。

    前田利家的兄长前田利玄被他在战场上亲手杀死了,但此时他除了表情有些低落外,却完全看不出来任何的痛楚。这并不是说他冷血,而是他成熟了,成熟的男人,总是喜欢将痛楚憋在心里面独自去承受。

    只是长期和他相处的山田政村等人又怎会看不出来前田利家的异样?

    “阿犬,你小子没事吧?怎么感觉你怪怪的?”池田恒兴古怪的问道。

    “是啊,我记得之前好像看到你和你的兄长利玄在……”丹羽长秀这时仿佛想起什么来,只是话才说到一半就没音了。

    “唉……阿犬,节哀……”山田政村拍了拍前田利家的肩膀,叹息着说道。他真的不知道在这种时候,应该如何去安慰人了。而丹羽长秀他们,显然也和山田政村一个想法,仿佛有很多话,可到了嘴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哈哈~放心吧,我前田利家是什么人?!而且我拿兄长是为了心中的信念而死。对于武士来说……这不是……梦寐……以求的吗?”前田利家大笑道,只是说道最后,声音不禁哽咽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山田政村看着终于忍不住抽泣起来的前田利家。心中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诗句。“不知道以后……”山田政村有些感概的想着,只是随即就将这个想法甩出了脑海,“呸呸呸!老子绝对不会让这种情况再次发生!”山田政村暗暗发誓着。

    或许是被众人围观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吧,前田利家很快就止住了哽咽。抬起头看到一旁正板着脸的佐佐成政,连忙一脸嬉笑的试图转移着话题,“内藏助,你这次肯定输给我了!”

    只是,平时听到这话肯定会立马反驳的内藏助却罕见的沉默着,众人对视一眼,顿时就察觉到了不对,“内藏助……”前田利家轻声喊着。

    “政次兄长和孙介兄长战死了……”佐佐成政低声说着,脸上依然没有太多的表情。

    “……”闻言,众人沉默了。好吧。除此之外,他们还能说些什么呢?

    “你们再说什么?”就在这时,织田信长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并没有隐瞒什么,众人很快就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织田信长也沉默了。

    良久之后,织田信长才低声说道,“阿犬、内藏助,我对……”织田信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立刻被佐佐成政打断了。

    “主公,身为主公的家臣。为主公而死是家臣的责任也是荣誉,内藏助以两位兄长为荣!”佐佐成政大声说道。

    “主公!既然兄长选择了站在主公的对立面,无论是谁杀死他,都是理所应当的!”前田利家也连忙附和着。

    “你们……”织田信长闻言。看着众人不禁有些哽咽起来,眼眶更是开始泛红。

    “好啦~”一声轻挑的声音传来,就看到山田政村一胳膊环住织田信长的肩膀,“吉法师,你小子如果哭出来的话,我们可会笑话你一辈子的~”

    “嗯……”织田信长用胳膊捂着脸哽咽的应着。这个坚强的男人在连续的打击下,终于也忍不住了。

    夜。织田信长他们聚集在天守阁的展望台不断喝酒唱歌跳舞扯淡,浓姬她们已经前往山田政村的宅邸居住了。虽然已经打扫过,但那浓郁的血腥味依然充斥着整个天守阁,显然暂时不适合居住。但织田信长他们仿佛都没有察觉到一般,气氛那叫一个嗨啊。

    或许,在任何的时代,男人忘记悲痛的方法,永远都是这般吧?山田政村醉眼朦胧的看着依然疯狂拼酒的诸人,昏昏沉沉的想着。

    隔天一早。

    虽然织田信长并没有发出任何命令,事实上这小子依然还在睡梦之中呢,但织田家所有的家臣却都已经赶了过来。

    这群人安静的坐在评定间中,依然还没有完全消失的血腥味,让众人的眉头紧皱。这群人,都是在这次战争中保持中立的家臣。有眉头紧锁的佐久间盛重,有一脸担忧的前田利昌,他们心中不断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静静的等待着织田信长的出现。

    不过一个时辰过去了,织田信长依然不见踪影,众人的心情变得更加焦躁起来。可就算如此,依然没有任何人跳出来说些什么,评定间内依然一片平静。

    “踏踏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是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却不是织田信长,而是……

    “竟然是他们?!他们这一身……”众人震惊的看着门外之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站在门外的人赫然就是织田信行谋反的最大臂助柴田胜家和林秀贞。此时,他们身穿一身纯白的衣服,腰间插着短刀,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

    或许是发现织田信长并没有来吧?柴田胜家两人默默的走到了以前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去。

    这两人穿着这种衣服出现,让诸人的心情瞬间复杂了起来。因为在这个时代,武士除了休息时,只有准备自杀的时候才会穿这种颜色的衣服,何况他们腰间还别着短刀?“如果柴田大人和林大人切腹的话……”众人的心中不禁想着。

    又过去了许久,再次传来一阵脚步声。众人再次看去,这一次,竟然是土田御前。此时,这位从来都是一脸高傲模样的女人终于出现了不一样的神态。眼睛通红,神色疲倦,进来之后只是默默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后就一直沉默着。

    就连土田御前都这么一改常态,众人心中顿时变得更加慌乱起来。可评定间内。依然是那么的平静,没有人发出一丁点的声响,气氛诡异的让人心里发毛。

    又过了许久,又是一阵脚步声。只是这一次,终于不是意想不到的人,织田信长终于出现了。只是让众人诧异的是,在织田信长的身后,竟然还跟着山田政村、丹羽长秀、前田利家、佐佐成政以及池田恒兴等人。

    扫视了屋内众人一眼,当看到柴田胜家、林秀贞两人,脸色变得有些怪异起来。而当看到土田御前后。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在织田信长的扫视下,众人心中一阵慌乱,尤其织田信长的身后还站着山田政村这位杀神。稻生合战山田政村以400大破柴田胜家1000人的事迹,当天就在尾张诸多家族中传开来了。

    幸好,织田信长很快就大踏步走到上首的位置上坐了下去。而山田政村等人,此时也纷纷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犬千代,殿下他……”前田利昌刚想找自己的儿子打探下情况,就听到了织田信长那充满威严的声音。

    “诸位,内乱结束了……你们的表现,让我很满意……”织田信长很是平静的说道。只是这番话却让大部分人冷汗直流。

    “唰!”就在这时,柴田胜家和林秀贞突然站了起来,大踏步走到了评定间中间拜伏下来,“殿下!罪臣以下犯上罪不可赎。请主公允许罪臣切腹!”柴田胜家和林秀贞大声说道。

    “混账!”织田信长闻言,猛地站起身来怒喝着,随即几步走到了柴田胜家两人的身前,一脚一个,直接将两人踹翻在地。“你以为你们切腹了就能够弥补你们犯下的罪孽吗?!你们的罪孽,必须用你们一生去偿还!”

    “什么?!”众人闻言顿时大惊。因为织田信长这番话竟然是准备饶过柴田胜家和林秀贞。这……这实在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

    而柴田胜家和林秀贞显然更加想不到这个结果,愣了半响之后,才慌忙拜谢道,“多谢殿下……不!多谢主公不杀之恩!”

    “给我滚回去坐好!”织田信长闻言,冷声骂道,随即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只是柴田胜家两人刚回去,土田御前却缓缓走了出来。她走到中间,也拜伏了下来,有些悲伤的哀求着,“殿下,求求您,饶过信行吧。”

    “……”沉默,一片的沉默,诸多家臣哪怕是柴田胜家两人,此时也不敢出任何的声音。

    见状,土田御前再次哭泣的哀求着,“殿下!求求您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妾身怂恿的,信行,信行只是不愿意反对我……殿下!信行终究是您的亲弟弟啊……”

    土田御前不断哀求着,那副凄惨的模样,看上去实在让人可怜。“看样子,这女人对信行那小子倒是真心实意的爱护,可……”山田政村转头看了看织田信长,“这真的是亲生的?”山田政村表示无法理解土田御前。

    不晓得沉默了多久,织田信长才有些沙哑的低声说道,“母亲大人,勘十郎毕竟是我的亲弟弟……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说到这里,织田信长突然顿了下,表情同时变得有些狰狞。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重新说道,“从今以后,母亲大人就留在末森城照顾勘十郎吧。”

    “多谢殿下!多谢殿下!”土田御前激动的说道。随后就在织田信长的示意下,被两名侍女扶了下去。

    土田御前离开,评定间重新恢复了安静。织田信长沉默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之后,仿佛才恢复过来,重新开口说道。

    “战争结束了,别的我已经不想多说了,一句话,有功赏,有过罚。”织田信长沉声说道,似乎是因为土田御前的事情,他现在看起来很是疲倦。“长秀!”织田信长轻声喊着。

    “是!”丹羽长秀闻言,连忙站起来走到了众人面前,从怀中掏出了一份卷轴,拉开来就大声宣读着。

    这是一份赏罚名单,以前这种事情自然是交给笔头家老林秀贞来做了。不过如今,丹羽长秀来宣读,却也没有半个人敢说什么。

    “山田政村!此次战事立下头功,升部将,封那古野城城主,领3000石!”

    “山田政村麾下李华梅、大祝鹤,守卫清州有功,赏钱200贯,赐武士身份。”

    “丹羽长秀,赏领地500石,钱500贯,暂代笔头家老一职。”

    “前田利家,升侍大将,赏钱500贯,俸禄200石,封守山城城代。”

    “佐佐成政,升侍大将,赏领地500石,继任佐佐家家督职位。”

    “池田恒兴,升侍大将,赏钱500贯,俸禄200石,封大草城城代。”

    “……”一连串的赏赐,直接将众人震得目瞪口呆。只是,今天让他们震惊的事情,还很多……

    “前田利昌,减封500石……”

    “佐久间盛重,减封200石……”

    这个惩罚一出,所有人再次傻了,只是他们并没有立刻反对,只是安静的等待着,等待着柴田胜家等人的处罚。

    “柴田胜家,虽罪不可赎,念其为本家效力多年,暂没收领地,留清州听命。”

    “林秀贞,虽罪不可赎,念其为本家效力多年,暂没收领地,留清州听命。”

    “织田信行,没收所有领地,只保留末森城供其居住,俸禄300石。不得自行招收家臣,城内佩刀者不得超过10人……”

    这下子,众人已经不是傻了,而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