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零一章:信行谋反 7
    稻生前往清州的道路上,织田信长和山田政村策马狂奔着,他们的脸上写满了焦急和愤怒。

    “可恶!再快点!再快点!”织田信长不断咆哮着,可胯下坐骑此时早已经达到了极限。

    “吉法师,看我的!”山田政村突然喊着,手中太刀猛地在织田信长和自己的坐骑屁股上刺了一下。

    “霸王丸?!你……”织田信长震惊的看着山田政村,不过没等他说完,就听到两声嘶叫声响起,随后就感觉胯下坐骑一颤,就以更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据说这样做可以加快马的速度,不过貌似有副作用……”山田政村随口解释着。

    “嗯。”织田信长随意的应了一声,虽然这匹马是一匹难得的骏马,但此时他也顾不得许多了。

    清州城。

    织田信时捂着胳膊大声惨叫着,身体不由得跌坐在了地上。从小虽然算不上锦衣玉食,却也没有吃过什么苦头的织田信时,哪里受得了这种疼痛?

    “什么人?!”林通具见状,立刻跳出来大吼着,只是回应他的,却又是一支箭矢。

    “哼!”林通具冷哼一声,随手拨掉了射来的箭矢,同时他也发现了目标,一名美丽的女人,却是李华梅。

    “你这……”林通具刚想说些什么,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身边飞过,随后又是一声惨叫,只是这一次,惨叫声并没有持续太久就消失了。

    “这……”林通具颤抖的转过头,一支箭矢牢牢地插在织田信时的脖子上。此时,这位老兄早已经断了气。

    “太好了!”林通具心中兴奋的想着,他还在想到底怎么才能找机会干掉这个碍眼的家伙,却没想到竟然就这么死了。不过表面上,他一脸愤怒的模样大吼着,做足了姿态,“你这个贱人,竟然敢杀害信时大人?所有人!给我攻下这座天守。活捉那个贱人!”

    织田信时到也是有那么几名家臣,不过眼下林通具站了出来,他们却也只能乖乖听命。毕竟自己的老大已经挂了,而林通具却是代表着织田信行。在他们心中。如果以后还想在尾张混的话,显然不能够拂逆这位老兄。

    于是,信时军立刻冲进了天守,而早已经摆出架势的那些女人,立刻就迎了上去。

    嘛。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说天守阁的设计了。天守阁本身就是为了战争而设计的堡垒,所以大门进来就直接是狭长的走道,看看能够三人同排而已。在这种地势下,信时军的人数瞬间就失去了所有的作用,再加上浓姬这边各个都拼了性命,一时间竟然和敌军僵持住了。

    “鹤,干得好!”看到这种情况,浓姬稍微松了一口气,同时对身旁的鹤说道。刚才射向织田信时那两支箭矢。就是大祝鹤射的。

    “可惜不能再开弓了……”大祝鹤低声应道。长时间的战斗加上刚才开了两次弓,大祝鹤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拿不住长枪了。

    “没事,接下来就交给其他人吧,你好好休息!”浓姬安慰道。随后,浓姬转头对其他人说道。

    “你们几个,守住这里!其他人跟我上楼!”浓姬命令道。现在地形狭窄,她们留在这边也没有多大的用处,不如早些上楼做好准备。

    一路来到二楼,浓姬立刻下令将楼梯撤去。

    “浓夫人……”李华梅诧异的看着浓姬,因为她的这个命令。代表了彻底抛弃下面的那些女人。

    “华梅,这就是战争。”浓姬看着李华梅淡淡的说道。随即留下数人防守后,再次带着剩下的诸女继续向上跑去。

    直到来到了顶层,除了浓姬。就只剩下吉乃、直子、阿市、李华梅和大祝鹤了。

    可能是因为连续抛弃了所有人,诸女很沉默的站在那边。而浓姬,则缓缓走到展望台处看着远方喃喃自语着,“我从很小就希望自己能是个男孩子,这样就可以成为武士了……可惜,这个愿望这辈子显然不可能实现了。”

    顿了顿。浓姬转头看向被她的话吸引而看过来的诸女,突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不过,在死的时候,我还是希望能够像一名武士那样死去……”

    “浓夫人……”吉乃低声轻喊着,她已经明白浓姬的意思了。

    “吉乃夫人,你放心吧,等下我会直接杀死你的,不会让你觉得有半点的痛苦~”浓姬走到吉乃的身边轻抚着她的俏脸柔声说道。她并没有给吉乃选择的机会,因为吉乃既然是织田信长的女人,如果失败被俘,后果绝对不是浓姬愿意看到的。

    闻言,吉乃并没有因为死亡即将到来而感到恐惧,而是微笑着说道,“那就拜托浓夫人您了。”

    “直子夫人,你不会怪我吧~”浓姬转头看着直子笑道。

    “一切听浓夫人的。”直子低声说道。

    看到这种情况,李华梅顿时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她本来还以为浓姬抛弃那些女人,是为了争取时间从暗道中逃走呢。

    莫名的,房间变得安静起来,一股名为伤感的气氛飘散在房间内,可总有不识相的人喜欢破坏气氛,“阿市也要像一名武士一样死去!”阿市跳出来大喊着,仿佛在抢新衣服一样。

    看着一脸认真的阿市,浓姬那本来已经下定的决心突然动摇起来,“阿市才9岁啊……”浓姬心中有些难过的想着。可一想到阿市如果逃走不成反被抓住的后果,她就再次坚决起来。

    就在这时,低下再次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信时军终于攻上来了。

    “那么……阿市,这个就交给你了……”浓姬从旁边拿起一盏油灯交给阿市低声吩咐着,“一旦敌人攻上来,你就将它丢到书堆那边。”

    “嗯!”阿市坚定的点了点头应道。

    “那么……”浓姬站起身来,缓缓走到吉乃的身边,慢慢的拔出太刀,“吉乃夫人……”浓姬轻声喊着。

    “来吧,浓夫人……”吉乃低声应着。

    太刀,缓缓举起,浓姬的眼神也变得异常的坚定。

    “等等!”就在这时。李华梅突然大喊着,同时,似乎生怕浓姬没听到,一下子冲到浓姬的身边将她的手抓住。

    “浓夫人!那边……那边好像是……”李华梅有些激动的指着外面说道。

    “难道是?!”浓姬看着李华梅的模样。瞬间就猜到了她的想法,快步冲到展望台前,只见城外,两个身影正骑着马向这里狂奔着。

    清州近在眼前,可山田政村和织田信长的担忧却更加强烈了。因为此时的清州,哪里还有她们离开时的模样?

    “那是阿浓!”山田政村眼尖,瞬间看到了站在展望台的浓姬。

    “好!她们没事就好!”织田信长激动的应道,这可是最好的消息了。

    终于冲到了城下,那被破坏的大门让他们的心情变得更加的焦急。“吉法师,我先上去救人,你自己小心点!”山田政村说着,直接就从马背上跳上了屋顶,飞快的向天守阁方向冲去。

    “霸王丸,靠你了!”织田信长心中暗想着。

    “你们可要撑住啊!”山田政村不断飞奔着。心中暗暗祈祷着。他只看到了浓姬,完全不知道阿市她们现在如何,可如今,他也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和下面那两个焦急的男人不同,此时浓姬她们,可是兴奋的不得了。

    “华梅!鹤!你们随我守住楼梯!绝对不能让敌人爬上来!阿市,吉乃夫人,直子夫人!你们将能搬动的东西全部都搬过来,看到敌人就往下面砸!”浓姬飞快的下着命令。

    “是!”众女齐声应着。

    很快,林通具他们就杀到了。“哼!又是这一招,给我把梯子架起来!”林通具冷笑着命令道。随即,就有足轻跑过去抗梯子去了。没办法,浓姬她们毕竟只是女人。这么重的梯子她们能搬开就已经不错了。

    “浓夫人,你们还是乖乖的投降吧,虽然我们这些兄弟比不上那个傻瓜的身份,但胜在人多啊~”林通具淫笑着喊道,一番话,顿时惹来身后一连串的笑声。

    “无耻!”听到林通具的话。李华梅等人气得直想冲下去宰了那个混蛋。

    “行了,他们嚣张不了多久了……”浓姬淡淡的说道,但眼中透露出的杀气却显示出她此时的愤怒。

    没一会,两名足轻就扛着梯子走了过来,“砸!”浓姬一声令下,阿市她们立刻就将早已经搬过来的杂物往下丢去。只是很遗憾,这种事情林通具早就想到了,毕竟以前的那些天守阁攻防战,也不是没人这么干过。

    很快,梯子就搭好了,在林通具的催促下,数名足轻飞快的往上爬去,一边小心翼翼的提防着敌人的攻击。

    只是……从上往下进攻,又岂是那么好防的?瞬间从上面刺下来的长枪,顿时带走了这两名名可怜的足轻。

    “给我抓下来!”林通具愤怒的大喊着。

    闻言,后面的足轻立刻就伸手去抓还没有来得及抽回去的长枪,顿时就将长枪给夺了过去。没办法,浓姬她们又哪里敢和她们比力气?万一不小心连人带枪一起被拉下去就完了。

    “快!快些冲上去!记住!浓姬要抓活的!”林通具兴奋的大喊着,他已经开始期待之后织田信行会给他的封赏了。

    只是,当那几名足轻上去之后,却瞬间又跌落了下来,“砰!砰!”几声,将林通具从幻想中惊醒过来。

    “怎么回事?!你们竟然连几个女人都打不过吗?!”林通具愤怒的大喊着,随即就拔出太刀准备亲自上阵。

    只是他才刚刚迈出去一步,瞬间就停了下来,因为此时从楼梯上,一名男子正缓缓走了下来。

    “山……田……政……村……”林通具颤抖的说道。这一瞬间,他想到的不是传说中山田政村那鬼神般的武艺,而是他出现在这里所代表的意义。

    闻言,山田政村似乎也明白眼前这名武士的想法,冷笑着说道,“织田信行已经败了……”

    一句话,瞬间让所有人蒙了。他们拿着武器傻傻的站在那边,看着山田政村一步步的向自己走来,却没有任何举动。

    “刚才,我的女人可被你们欺负的很惨啊……”山田政村淡淡的说着。只是话还没有说完,林通具就已经高举着太刀冲过来了。

    “去死吧!”林通具疯狂的大喊着,他很清楚,他绝对不是山田政村的对手,可如今,他也不指望山田政村能够放过他。那么,只有拼命了。

    只是可惜,所谓的拼命,不过是他一甘情愿的想法而已,山田政村只是轻轻的挥出一刀,就将林通具拦腰斩断。

    “你们今天……都得死……”山田政村下达了死亡宣告。

    天守阁顶层,浓姬她们跌坐在地上,劫后余生的后怕与喜悦出现在她们的脸上,下面不断传来阵阵惨叫声。不过此时,她们已经不需要担心什么了。

    是的,确实不需要担心什么了。在天守阁这种狭小的地形中,又有谁能够挡得住山田政村呢?一步杀一人,就是唯一的写照了。

    “魔鬼……他是魔鬼……快跑啊!”信时军很快就崩溃了,他们飞快的往楼下跑去,希望可以离身后的魔鬼远一些,可不管他们如何跑,山田政村依然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的身后,不断收割着人命。

    而等他们好不容易跑到大门时,却发现一个男人此时正堵在门口,他的脚下,十数具尸体躺在四周,正是终于赶到的织田信长。

    “你们……都得死!”织田信长举起太刀,冷声说着和山田政村一模一样的台词。

    前有杀神,后有魔鬼,也不知道是谁突然高喊着,“和他们拼了!”一下子,原本还在逃跑的足轻们开始疯狂的攻了上来。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当前田利家等人赶回来时,只看到满地的尸体,以及已经成了血人的织田信长和山田政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