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一百章:信行谋反 6
    催命的刀光越来越近,织田信行从来没有感受到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过。

    “不要……不要……不要杀我啊!!”织田信行凄惨的喊叫着,这一瞬间,胯下一片湿润,他竟然被吓到失禁了。可他如今却根本没有理会这件事情,只是慌不择路的乱跑着,试图离身后的杀神远一些。

    只是,就凭他的速度,又怎么可能逃得了呢?没两下,就被山田政村追了上来,也不废话,直接一脚踹飞,可怜的织田信行同学直接就摔了一个狗吃屎。

    “叛逆织田信行已被抓获,你们还不投降?!”山田政村踩在织田信行的身体上大吼着。

    “还不投降?!”

    “还不投降?!”

    同样的话语瞬间充斥了整个战场,信行军愣了半响,终于丢掉了武器,缓缓蹲了下来。主角被俘,他们还打个什么呢?

    “唉,还是输了吗?”林秀贞双眼失神的看着这一切,心中苦涩的想着。他虽然不怎么想谋反,但在织田信行的威胁利诱下,他终究还是走上了这么一条不归路,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在兵力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下,依然还是输了。

    林秀贞转头看向柴田军的方向,却发现如今那里已经空空如也,“胜家也败了吗?是山田大人吗?”林秀贞暗想着,“不过这样也好,织田家从此再也不用担心内部问题了……”

    镜头转换,织田信长看着一个个放下兵器投降的敌人,心中依然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他怎么都想不到,刚才还占据着绝对优势的敌军,转瞬间就败了,而且败得如此的彻底。

    “赢了吗?这就赢了吗?”织田信长不敢置信的嘀咕着。不过随后他就反应了过来,高举着太刀,用尽全身力气大喊着,“我们……赢了!!!!!”

    “哦哦哦!”所有人疯狂的喊叫着。这一刻,所有的压力被他们疯狂的宣泄着。

    没一会,织田信行、林秀贞等人就被带了上来,而山田政村则带着前田庆次他们晃晃悠悠的走到了织田信长的身边。

    “吉法师。信行那小子太没用了,刚才竟然被我吓到尿裤子了~”山田政村嬉笑着说道。他现在心情可是别提有多么高兴了,嘛,理由也很简单,人头都被他抢了。能不开心吗?

    “你小子啊……”织田信长无奈的看着山田政村嘀咕着,没等说什么,就看到山田政村被前田利家等人围了起来,对着他的头发就是一阵乱抓。

    “可恶的霸王丸,功勋都被你抢走了!也不知道给我们留点?”

    “就是就是!你小子实在太过分了!”

    “没错!晚上要请客!”

    “不对!要连请一个月!”

    前田利家等人各种抱怨着,但语气中的兴奋和欣喜却暴露了他们真实的心情。

    “哈哈~没问题~”山田政村大笑道。

    山田政村他们这边瞎闹着,那边织田信长缓缓走到了织田信行的面前,此时的织田信行,哪里还有之前那意气风发的模样?无神的双眼直视着地板,口中不断念叨着听不懂的话语。

    “勘十郎。你输了……”织田信长低声说道。看着自己的亲弟弟如今落到这幅田地,织田信长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楚。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织田信行猛地抬起了头,看着织田信长的模样,那无神的双眼缓缓恢复了焦距。“输了?”织田信行低声应着。

    “是的,你输了。从今以后,不要再胡闹了,安心辅佐我,一起壮大本家……”织田信长轻声说道。

    “输了?胡闹?输了……胡闹……呵呵……哈哈哈哈哈……”织田信行低声重复着织田信长的话,突然大笑起来。那副模样,看得织田信长眉头直皱。

    好半响,织田信行才停止了笑声,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一脸狰狞的看着织田信长,“我没输!你只是运气好而已!我怎么可能会输?!而且什么叫做胡闹?!事到如今你还要摆出一副兄长大人的模样来教训我吗?!”织田信长不断咆哮着。

    “唉……勘十郎,你先回去好好冷静一下吧……”织田信长说着,转头看着呆立在一旁的林秀贞说道,“林大人,麻烦您了……”

    “啊?不麻烦。不麻烦!多谢殿下!”林秀贞慌乱的说道,他怎么也没想到织田信长竟然准备如此淡化这件事情,哪里敢多说什么?连忙命令手下带走织田信行。

    “混蛋!放开我!我命令你们放开我!林!你想要背叛我吗?!”织田信行疯狂大喊着,可这种时候,还有谁会理会他的命令呢?

    见没人理他,织田信行再次用充满愤怒、怨恨、嫉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织田信长,突然,他疯狂的大笑起来,“信长,你以为你真的已经赢了吗?我告诉你!信时他可是站在我这边的!”

    “什么?!”织田信行的话顿时就让织田信长愣住了。随后,他的冷汗就流了下来,来不及理会织田信行,织田信长直接翻身上马,冲着众人大吼着,“快!回清州!”吼完,自己一个人就当前冲了出去。

    “嗯?怎么回事?!”山田政村等人疑惑的看着从身边驶过的织田信长,完全对眼前的情况摸不着头脑。嘛,刚才他们看到织田信长走向织田信行后,就很自觉的带人走远了。

    “哈哈!没用的!就凭如今清州那些女人,相比此时已经被信时那小子攻下来了吧?!嘿嘿,那小子可是很好色的呢……”织田信行有些疯癫的大笑着,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刺激傻了。

    不过这番话,终于被山田政村等人听到了,“尼玛!”山田政村顿时就跳了起来,也来不及找织田信行算账,直接就往清州城冲去,而其他人此时也反应过来,连忙跟了上去。

    “唉……”看着匆忙离去的信长军,再看看依然仿佛疯了一般大笑的织田信行,林秀贞无奈的叹息着。或许。他在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像平手政秀那样一直担任织田信长的老师吧?如果那样的话,根本就不会有今天这场仿佛闹剧一般的战争了。

    清州城。

    浓烟、烈火、鲜血、残尸遍布于这座刚刚翻修不久的城砦中。在被女人不断阻拦自己的进攻步伐这件事实激怒后,织田信时下达了一个疯狂的命令,城破之后。城内的女人除了浓姬之外,其他随便自己的部下怎么样。

    疯狂吗?这不是大部分是破城后的结局吗?当然疯狂了,因为城内那些女人,很显然都是织田家家臣的家眷。难道织田信时就不晓得他这么做,到时候又该如何去面对这些家族?

    好吧。织田信时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因为他已经彻底的愤怒了。虽然从来不觉得自己的才能有多么的高,但他也无法忍受自己竟然连几十个女人防守的城砦都攻不下来。嗯?那为啥要排除浓姬?咳咳……自从浓姬嫁过来后,他就被浓姬的美貌给吸引了。

    不过织田信时怎么想,对于他麾下的部队来说显然无所谓,他们只知道城中有许多许多的女人,而只要攻下来,这些女人就由他们随意享用了。嘛,欲望带来力量,虽然不晓得这句话是谁说的。不过在这里显然非常适用。

    于是在这种疯狂的欲望加成下,二之丸、三之丸很快就被攻破了。虽然浓姬她们依然采用了放火烧城门的招数,可惜,信时军对此早已经做好的准备。如果不是浓姬等女见势不妙飞快的撤退,恐怕在二之丸就已经被擒获了。

    天守阁内。

    浓姬皱着眉头看着靠坐在走廊上不断喘息着的诸女,经过连番的几场战争,这些女人的体力俨然已经达到了极限。

    “浓夫人,我们还是……”李华梅走到浓姬的身边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浓姬打断了。

    “不行,清州乃是主公的本城。更是尾张霸主的象征!绝对不容有失!而且如今主公正在外面与叛逆织田信行作战,更不能让他担心!”浓姬知道李华梅想要说什么,但她还是坚决的否定了这个提议,哪怕她清楚就算坚守下去。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乙方唯一的命运只有战败。

    “可是……”李华梅闻言,顿时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大祝鹤拉住了。

    “华梅,别再劝了,你还没有看出来。浓夫人已经下定了决心吗?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要辜负主公赐给我们的武士身份!”大祝鹤表情严肃的说道。

    李华梅闻言,顿时就沉默了,良久之后,看着正跑来跑去帮忙给伤员包扎的阿市,沉声问道,“那阿市……”

    “她是主公的妹妹,也是霸王丸未来的夫人!”浓姬看着李华梅,沉声说道。

    “这就是武士吗?就连女人都如此……”李华梅看着浓姬心中暗想着,此时,她对于武士这个名词,终于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立刻惊醒了还在休息的众女。有些费力的站了起来,重新握住了武器,死死的盯着大门。此时大门,已经被她们用所有能搬过来的东西堵住了,只是谁也不知道,这种方式能够抵挡多久。但她们都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嘛,倒不是说这群女人真的被浓姬给洗脑了,虽然浓姬的鼓励,各种以身作则什么的,确实让这群女人有些狂热的崇拜。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织田信时的话。谁让这小子要下达那种命令,还恰巧被这些女人听到了?

    从古至今,恐怕就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接受这种下场吧?所以哪怕如今她们已经精疲力尽了,依然斗志昂扬,因为她们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就像浓姬之前和她们说的那样,如果一定要死的话,临死前也要让这些男人看看,她们女人绝对不是好欺负的。好吧,这种口号在这种时候,确实挺能煽动人心的呢。

    看到众女那坚决的眼神,浓姬心中不由得有些酸楚,因为她明白,当大门被攻破之后,这些女人的下场是什么。有些时候,真的不是有决心就能够决定什么的。不过,她此时也没有时间去感伤了。

    “轰!”的一声,大门被撞了开来,原本堆积在门口的杂物也被撞得到处都是。紧接着,一个欠揍的声音传了进来,“哟,嫂子,终于见到了你了呢~”织田信时的身影随之出现在门口,一脸怪笑的看着诸女。

    “呵呵,我还以为是本家哪个家臣这么没用,我们一群女人竟然还能守这么久,原来是你啊~这就难怪了~”浓姬轻笑着说道,眼神之中,满满的鄙夷之情。

    “哈哈~不愧是嫂子你啊~到现在还是这么的伶牙俐齿~”织田信时不以为意的笑道。他自然不以为意了,如今他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怎么可能会在意一个女人的嘲讽呢?

    只是他不在乎,不代表别人不在乎,“信时大人,请快些抓捕她们,然后去支援主公吧!”林通具跳出来催促着。说着,就拔出太刀准备杀上去。他可没有什么所谓的绅士精神,要是有,那也是另外一种绅士。如今他唯一想的,只是赶快抓住浓姬,然后干掉织田信时,夺取部队的领导权开赴稻生。

    “急什么?!”织田信时不满的拉住林通具,他才不想这个看起来毛毛躁躁的家伙冲上去呢,万一不小心伤害到浓姬怎么办?

    “可是?!”林通具也很不满,但他又不敢发作,毕竟如今还得依靠织田信时来统帅部队,万一这小子突然不爽率兵回城。好吧,虽然他武勇不错,但一个人打几十名准备拼命的女人?咳咳,他还真心不愿意。

    “可是什么?你要知道你只是信行派来辅佐我……啊!”织田信时不爽的说道,只是话刚说道一半,突然就惨叫起来。仔细看去,却是一支箭矢牢牢的插在了他的胳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