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九十九章:信行谋反 5
    稻生战场上,战争依然还在僵持着。

    “混蛋!霸王丸那个家伙还没有干掉柴田吗?!”织田信长暗骂着,却丝毫不敢往那边查探,因为身边的敌人实在太多太多了。本来兵力就比织田信行那边少,又少了山田政村这么个绝对战力,如今的信长军单单想要维持住目前的僵局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织田信行呆在本阵中看着目前的战局,总体而言,他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信长军已经完全被他压制住了。不过……他还是希望能够快些结束这场战争。虽然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但当家督之位离他越来越近时,织田信行才发现自己的耐心原来这么差。

    “传令下去!拿到织田信长人头者,无论是谁,赏钱千贯,升家老之位!”织田信行下着命令。

    “噢噢噢噢!杀啊!”在得知织田信行这个命令后,信行军上到武士下到足轻都疯狂了,他们拼命的杀向织田信长所在的位置,让本来就已经压力很大的织田信长变得亚力山大起来。

    开始织田信长还有些疑惑,不过随后他就听到织田信行传令兵的喊声,“哈哈!勘十郎,你小子倒是够狠的!”织田信长大笑着,只是这个笑声,不知为何却带着一丝悲伤。

    “噗!”的一声,织田信长一刀砍到冲来的一名足轻,看着依然不断冲向自己的敌军大笑道,“织田家家督织田信长在此,想要我人头的人,可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话说,织田信长那副锐利的鹰眼,在有些时候真的很好用的说。怎么说呢?就算啥表情都不做,看上去都莫名有一种威严的存在,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生王者,百万人才会出现一个的霸王色霸气?咳咳。

    扯远了,不过扯回来说。当织田信长用那鹰眼环视着试图冲过来的敌人时,莫名的让他们心中产生了胆怯,脚步也不禁慢了几分。而这种时候,织田信长可不会客气。手中太刀不断挥舞,就连斩数人。

    “主公!”一声喊叫声传来,却是丹羽长秀和池田恒兴还有佐佐成政等人赶了过来。显然他们也听到了织田信行的命令,拼了命的杀了过来。

    “哈哈!你们来得正好,随我一起。杀!”织田信长大笑着,当前就冲了上去。

    “是!”佐佐成政等人应着,连忙跟了上去。

    另外一边,前田利家依然在和前田利玄纠缠着,彼此知根知底,年纪又差不多的兄弟,如今已经进入决胜负的阶段了。

    话说,真不晓得这种情况是不是古代战争的一个潜规则,那就是当双方武士一骑讨时,旁人绝对不准帮忙。就比如像这两个小子。旁若无人的纠缠在一起,眼中除了对方完全没有任何人的存在。啧啧,这可是战场啊……

    “哈……哈……阿犬,看不出来啊,你的枪术竟然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前田利玄喘息着说道。

    “哈……哈……二哥,你也不差嘛……”前田利家同样大喘气的说道。

    “呵呵……不过我觉得……我们该分出个胜负了,不然就算赢了对方,也没办法活着走出去。”前田利玄平复了一下气息后,淡淡的说道。

    “不错……”前田利家看了看周围依然纷乱的战场,点头应道。虽然一骑讨的时候没有足轻敢上来找事。但结束之后那可就说不准了。

    虽然作为胜利方也代表着你的武艺超群,但以前田利家两人目前的状况,显然只会被当作移动的功勋而已。

    凝神,提枪。前田利玄和前田利家注视着对方,那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对方而已。

    一步……两步……三步……前田利家和前田利玄同时踏出脚步,飞快的向对方冲去,“噗!”的一声,枪尖捅穿了身体。

    “咳……咳……阿犬。前田家的未来,就交给你了……”前田利玄艰难的说着最后的话,缓缓闭上了眼睛。

    “放心吧,二哥!”前田利家眼神中没有任何的悲伤,有的只是坚定,因为他要活下去,背上前田家活下去。

    缓缓将前田利玄的尸体放下,前田利家默默的抽出太刀,“噗!”的一声,将前田利玄的头颅割下,“敌将,前田利玄,讨取!”前田利家大喊着,声音有些沙哑。

    做完这一切,他将前田利玄的头颅牢牢的挤在腰带上,看清织田信长本阵的方向,飞快的杀了过去。

    另一边,山田军和柴田军同样僵持在一起,山田军400人,柴田军1000人,严格来说,人数并没有太大的劣势,再加上还有山田政村君臣这四个变态,以及柴田胜家没有亲自参战。或许再等一会,山田军就能够取得优势了。

    不过,这种僵持,显然不是山田政村和柴田胜家两人愿意看到的。

    “锵!”一声巨大的金铁交鸣声响起。

    “哟,柴田大人,咱们这么熟了,不用上来就这么热情吧?”山田政村嬉笑着说道,右手正横举着八岐挡住柴田胜家势大力沉的劈砍。

    “哈哈~只是打个招呼而已~”柴田胜家大笑道,不过说完之后,又忍不住抱怨着,“不过你小子的力量也太变态了吧,这也能单手挡住?”

    “咳咳,我有什么办法,天生就这样。”山田政村干咳了两声说道,对于这点,他完全无言以对。

    “锵!”又是一声巨大的金铁交鸣声。

    “喂喂,你小子的武器是不是太锋利了点?”柴田胜家无奈的看着山田政村问道,双手同样横着大刀挡着山田政村的劈砍。可不同的是,柴田胜家那铁制的刀杆竟然被切开了一个口子。虽然只是一个小口,但要知道柴田胜家这把大刀可是专门造名匠制作的,为的就是不会因为遇到什么神兵而被一刀切开。

    “哈哈~这可是神兵,神兵懂吗?”山田政村大笑道,不过他才不会告诉柴田胜家八岐是怎么得到的呢。不然的话,那事情可就闹大了哦。

    好吧,这种生死相搏的时候,两个人不断这么废话好吗?难道这是nba里面经常出现的垃圾话?

    撤回太刀,山田正村随意的环视了一下周围。突然笑道,“柴田大人,既然我们碰上了,不如让部下停止这种无谓的厮杀如何?”

    “哈哈~说得有理!”柴田胜家大笑道。倒不是他突然犯二了。而是因为双方大将既然已经碰面还打算一骑讨,那么手下的拼杀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毕竟这边分出胜负后,输的那边肯定瞬间士气清零,直接被打崩盘。既然如此。还不如省点力气呢,毕竟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织田家的人。

    这可真是典型的武士思维啊,不过却也可以说是这个时代足轻的悲哀。因为当足轻没有了武士的统帅时,他们和普通农民的唯一区别,也不过是他们手里的是兵器而不是锄头。好吧,锄头也是可以砸死人的。

    “所有人,立刻停战!”山田政村和柴田胜家同时大喊着。

    毫无疑问,柴田胜家和山田政村两人的命令是有些不合情理的,但还是很快就传达了下去。嘛。虽然不是职业军人,没有什么所谓的命令就是天职,但如果不用打的话,又有谁愿意动手呢?毕竟,这里面有许多人都是曾经的战友或者朋友,尾张,并不是很大,不是吗?

    “柴田大人,就让我们用这场比试,来结束这场无谓的战争吧。”山田政村大声说道。

    “呵呵~来吧!”柴田胜家轻笑着说道。随后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凝神看着山田政村,随后拍马就冲了上去。

    “杀!”柴田胜家口中大吼着,手中大刀带着猛烈的刀风劈向山田政村。

    见状。山田政村也不敢托大用八岐去挡。虽然八岐很结实,但这么凶狠的一刀,还借了马力,天晓得八岐能不能硬挡。嘛,反正山田政村是不打算去试的说,万一断了呢?

    轻巧的闪过。手中太刀宛若毒蛇一般刺向柴田胜家的胸口。而柴田胜家却也不愧是尾张第一猛将,似乎早就料到一般,手中大刀轻轻一摆,就挡住了这必杀的一击。

    “锵锵锵锵……”兵器不断的碰撞,双方你来我往的打得好不热闹,而旁边,柴田军和山田军早已经分了开来,站在两边等待着结果。

    “真是的,主公怎么总是这样啊,这么一来谁还会记得我们啊?”前田庆次看着场中的两人满口的抱怨,眼神透露着满满的羡慕和狂热。

    “……”

    等了半天,见没人理他,前田庆次只能无奈的自己接道,“等我以后自己领兵了,也要这么干!”他实在爱死了山田政村这种出风头的方式了。成百上千甚至上万人看着自己与地方大将一骑打,只要想想,前田庆次就忍不住激动起来。

    “……”沉默,依然还是沉默。对于白木行久和岛左近来说,似乎已经完全无视了前田庆次同学了。

    片刻之后,山田政村和柴田胜家已经过了数十招了,“人是怪物,武器还是神兵,这尼玛怎么打……”柴田胜家苦涩的想着,此时,他握着大刀的双手已经有些颤抖了,刀杆和刀刃上更是一片坑坑洼洼。

    深知自己速度没山田政村快的柴田胜家,从一开始就决定用力量来决胜负,他相信,以他的力量和兵器,没道理会输给山田政村。可他失策了,力量,山田政村比他大,明明应该占据优势的兵器,却快被砍成了烂铁。

    不知道为何,柴田胜家突然有一种感觉,眼前这小子不是普通人,而是受到上天眷顾的人。嗯……好吧,严格来说,确实是如此。

    柴田胜家这边各种感慨,那边山田政村却已经决定要结束这场决斗了。因为趁着刚才柴田胜家走神的时候,他看到另外一边织田信长已经被压制住了。

    “柴田大人,结束了……”山田政村淡淡的说道。

    “是吗?”柴田胜家闻言,抬头看向山田政村,只见他脸上异常的平静,但在他的眼神中,却有一种名为自信的光芒。

    双腿轻轻一夹,山田政村就策马狂奔而来,望着越来越近的身影,感受着那强大的气势,柴田胜家突然失去了战意,“想不到我就这么结束了……”柴田胜家平静的想着。

    “呼~”,仿佛一阵飓风从柴田胜家身边经过,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只有耳边的一句轻语,“柴田大人,您输了,请您离开吧……”

    转过头,却看到山田政村已经率军杀向另外一边的战场。“唉……”柴田胜家轻叹着,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败了,还是在叹息织田信行即将到来的命运。

    “主公……”一旁,一名武士低声喊着,他的脸上充满了迷茫,显然不晓得现在应该如何示好。

    “回去吧……战争已经结束了……”柴田胜家低声说着,随后转身往自己领地方向驶去。

    另一边,柴田胜家战败的消息瞬间就被信行军发现了,嘛,这也多亏了山田政村让手下不断大喊的原因。

    “哈哈!我就知道霸王丸那小子肯定行的!”织田信长大笑道,随后,他突然大吼道,“我乃织田家家督织田信长!不想与我为敌的,统统给我闪开!”

    嘛,也不晓得是不是这番话起了作用,当然了,更可能的是因为柴田军的败北和山田军的参战。总之,一时间信行军的战意疯狂的下滑,完全无法阻挡信长军的攻势。

    “怎么……怎么可能?!不!我不会失败的!我怎么可能会失败!?”织田信行口中喃喃自语着,他怎么也不敢相信,明明刚才还是大好局面,竟然瞬间就被逆转了。

    “织田信行,纳命来!”就在织田信行失魂落魄的时候,一个声响突然从不远处传来,抬头看去,不是山田政村这个人头小王子是谁?这小子一瞅织田信行的本阵竟然在外围不远处,那不突你突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