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九十八章:信行谋反 4
    杀戮、残酷、毁灭、死亡、疯狂、灭绝人性……几乎所有负面的词汇在战争中都能发现。可为什么世界上总有很多人期盼甚至迷恋着战争呢?或许,当一个人对于这些负面词汇已经有了绝对的觉悟时,他就会发现战争动人的那一面。

    血肉纷飞的画面,生与死之间的徘徊,征服弱小得到的快感,以及战争强大敌人的成就感,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许多人为之着迷。

    山田政村一直认为自己不属于这种人,他喜欢和平,因为只有和平时代他才能花大把的时间去享受美食、美酒、美人。这些,显然战争是带不给他的。呃……好吧,最少战场是带不给他的。

    所以很多时候,他对于前田庆次他们那么渴望战争的想法,感到很是莫名其妙,“难道好好的活着不好吗?”

    只是现在,山田政村看着周围混乱的战场,血肉纷飞、惨叫四起的战场,只感觉越来越兴奋。“山田政村在此!谁敢一战?”山田政村大喊着,手中太刀不断收割着任何胆敢接近他的敌人。

    看着周围的敌人望向自己那带着恐惧的眼神,山田政村忽然感觉心中一阵的舒爽。“这就是战争的美妙吗?”山田政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这么一个很有哲学性的问题。

    “主公!柴田胜家在往这边移动!”前田庆次的声音惊醒了略微走神的山田政村。

    抬眼望去,柴田胜家那醒目的旗帜果然不断向自己这边移动着。“看来柴田大人也想利用这一战来证明,到底谁才是尾张第一猛将呢……”山田政村撇了撇嘴说道,“可惜,我并不在乎这个~”

    他可是要成为天下第一强者的男人,什么尾张第一猛将,这么小的格局他怎么可能会在乎?

    不过,柴田胜家既然来了,他也不能躲着,何况这还是最快结束这场战争的办法。“目标柴田胜家本阵!冲!”山田政村大吼着。再次冲了出去。

    “快!快跟上!”前田庆次他们见状,连忙边喊边跟了上去。话说,有这么一个喜欢在战场上乱冲的主公,前田庆次他们还真是命苦啊。

    而在织田信长那边。战争直接就进入白热化的阶段。织田信长这边大约1000人左右,而织田信行那边,却有3000多人,数量的差距让信长军刚一接触就陷入了苦战。

    “去死吧!”前田利家手中长枪猛地刺出,杀死了面前的一名足轻。随后飞快的拔出向后扫去,另一名试图偷袭的足轻顿时被打倒在地。

    “人还真是多啊……”前田利家皱着眉头嘀咕着,手上却完全不敢有任何的怠慢,一杆长枪不断挥舞着,进攻或者防御。

    忽然,一杆长枪从斜里刺出,速度、力量,明显不是一名普通的足轻能够使出来的。一瞬间,前田利家猛地举枪一挡,堪堪将这次的攻势挡了下来。

    “是谁?!”前田利家的眼神瞬间变得凝重起来。转头大喝着,从这一刺的威力,他就能猜到来者绝对是一名武士。

    “哈哈~阿犬,你的武艺又变强了呢~这都能挡得住~”那名武士大笑着赞叹道。

    相比这名武士,前田利家的脸色就难堪了许多,“二哥……想不到我们也有刀兵相见的一天……”来人正是前田利家的二哥,前田利玄。

    “哈~阿犬,多愁善感可不是你的风格啊!而且如今各为其主,你可不准手下留情啊!”前田利玄说道最后,脸色变得郑重起来。

    闻言。前田利家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放心吧二哥,就算我选择了主公,也不会丢前田家的人!”说着。前田利家摆出了进攻的架势。

    “好!这才是我前田家的武士!”前田利玄赞道,随后持枪杀了过来。“利家,就让我看看这些年你的武艺到底进步到了什么程度!”

    “哼!足够击败你的程度!”前田利家大声喊着,迎面冲了上去。

    一个呼吸,两兄弟就战在了一起,他们用的都是前田家祖传的枪法。双方可谓是都知根知底,你一招来,我一招去,仿佛就像是日常的比试一样,如果他们眼中的杀气不是那么足,招招没往对方要害上刺去的话。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战争,兄弟、父子、好友,哪怕昨天才在一起喝酒,今天为了各自的主公,却也不得刀兵相见拼个你死我活。

    “哈!”佐佐成政手持大刀对着眼前的敌人猛地劈下,瞬间将眼前的敌人斩成两半。“可恶!距离敌人的本阵竟然还有这么远。”佐佐成政看着似乎并不远,但依然隔着无数敌人的织田信行本阵低声骂着。

    忽然,只听到“啪!”的一声,随即一声惨叫在佐佐成政耳边响起。慌忙转头看去,却是一名敌军的足轻,看方向,似乎是打算偷袭自己,而在他的身后,他的兄长佐佐政次正严肃的看着自己。

    “内藏助,不要分神!”

    “是!”佐佐成政点了点头,再次投入到混乱的战场中。

    稻生这边打得如火如荼,清州城那边,也进入了惨烈的城防战。

    “轰!轰!轰!”猛烈的撞击声不断在门外响起,每一声,都让清州城的城门产生巨大的颤动。门后面,仅有的数名男性仆役死死的堵在门口面,阻挡着对方攻破城门。

    城墙上,无数的女人手持着长枪,不断刺向试图爬上来的敌人。虽然她们原本都只是普通的女人,既没有上过战场也没有练过武艺,不过凭借着地利以及拼命的念头,还是堪堪挡住了敌人的冲击。

    “浓夫人,这么下去,恐怕很难守得住这里。”李华梅皱着眉头说道。

    “嗯,确实如此,不过我也没有打算死守外城。等快要守不住的时候,我们就撤进二丸,然后是内城,最后退守天守阁。”浓姬一边注视着城门一边回道。

    “夫人是想拖延时间吗?”李华梅闻言,算是猜到了浓姬的想法。

    “不错。”浓姬点了点头,随后有些无奈的说道。“恐怕,这也是我们目前唯一能做的吧?”

    确实,她们一群女人,加起来也不过100来人。面对400多人的部队,能有什么办法呢?哪怕这群部队只是农兵,但也不是她们这群女人能够比拟的。

    “夫人,我倒是有个主意……”李华梅突然说道。

    “嗯?说来听听。”

    “我们可以在城门处堆上大量的木柴、衣服等物,在城门快要被攻破的时候点燃。依靠火势阻挡敌人,这样我们退入二丸也不会伤亡太大。”李华梅恭敬的说道。

    “嗯,有道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速度要快!”浓姬稍微想了下就立刻同意了,因为此时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她去仔细思考。

    “是!”李华梅闻言,立刻就带人跑去准备了。

    城门被撞击的声音、惨烈的喊杀声依然还在继续,浓姬望着不断颤动的城门,口中低喃着,“吉法师……”

    “嫂子。”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声音惊醒了浓姬,转头看去,却发现阿市、於大以及多却姬。

    “阿市?!你怎么来了!?”浓姬震惊的看着阿市,随即愤怒的转头瞪着於大,“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好好看着她的吗?!”浓姬怒了,没办法,她最疼爱的妹妹现在竟然出现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她如何不愤怒?

    只是没等於大说话,阿市就已经抢先回答了,“嫂子!阿市也要保护兄长的城砦!”阿市坚定的说道。

    闻言。浓姬这才看到阿市三人的手上竟然都拿着太刀。“胡闹!”浓姬愣了一下,随后再次怒道,“於大,立刻将阿市带回天守!”

    “我不回去!她们能拼命守护这里。我也可以!我可是织田信长的妹妹!山田政村未来的夫人!我不怕死!”阿市大喊着。

    “轰!”又是一声巨响,浓姬死死的看着阿市,阿市也毫不示弱的看着浓姬,半响,浓姬有些无奈的说道,“不要死!”说完。转身继续注视着城门处。

    不多时,李华梅就带人将木柴、布料、油等物搬了过来。“夫人,因为时间紧急……”李华梅有些抱歉的说道。时间实在太敢了,让她根本不敢拿太多,当然了,以她们几个人,也拿不了多少。

    看着那一小堆的木柴和油,浓姬皱了皱眉,随后又看了看城门,“没事,够了。立刻将这些东西堆到门后面,能挡一会是一会。”

    “是!”李华梅立刻应道。

    “我们也来帮忙!”阿市见状,连忙大喊着。

    “阿市?!你怎么也来了?!”李华梅看到阿市顿时惊住了。

    “没时间解释了,动作快点!”浓姬催促着。

    闻言,李华梅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多嘴的时候,只好压下心中的疑惑,搬着东西过去准备了。

    “快点!都堆上去!”李华梅不断指挥着诸女搬运着柴火,很快,整个大门就留了一个缝隙,并将油泼了上去。

    “准备撤退!”浓姬见状,随即下令着。

    随着浓姬一声令下,诸人连忙往二之丸撤去。虽然撤退途中被一些足轻爬了上来,不过李华梅和大祝鹤此时却展现了她们的武艺,数招就将那些足轻斩杀。

    “轰!”巨大的声响再次响起,没有了堵门的人,那扇早已经摇摇欲坠的大门终于被攻破了。

    “哈哈!冲进去!清州城就是我的了!”织田信时兴奋的大喊着,只是喊完,他突然发现前面的足轻完全没有动弹。

    “怎么回事?!给我冲……进……什么?!”织田信时刚想质问,就看到门口那堆巨大的柴火。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眼前就被一片火红给染上艳丽的颜色。

    “混蛋!给我从城墙上爬过去!”织田信时怒吼着,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竟然会这么玩。看着眼前充斥整个城门的大火,他蛋疼的发现,原本貌似可以轻松拿下的清州城,要拖上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而此时,浓姬早已经率人返回了二之丸,一边警惕的望着城外,一边故技重施继续将木柴等物堆往大门后。

    “吉乃夫人,於大,你们这次多带点人去搬,这次再弄点丢到城墙外面,别让他们轻易爬墙进来。”浓姬命令道。

    “这是这样的话,这座城……”一旁的李华梅有些担忧的说道,破坏容易修复难。当初织田军攻下清州城后,为了修复城防可就耗费了不少的功夫。

    “如果连城都没了,还要城防干什么?!”浓姬摇了摇头说道。

    “明白了。”吉乃点了点头,随即就带人离开了。

    “华梅,鹤,你们去询问一下,有谁会用弓箭的。这种情况下,如果能有些弓箭手的话,是最好不过了。”浓姬转身对李华梅和大祝鹤吩咐着。

    “是!”李华梅两女应道。

    吩咐好一切,浓姬淡淡的看着远处依然在试图灭火的敌军。虽然有少数爬过来的足轻,但显然,面对这种情况他们也不敢自己跑去攻城。

    “看来还能撑一段时间,吉法师,看你的了……”浓姬低声说着。

    稻生。

    “挡我者死!”山田政村不断高呼着这听起来似乎有些中二的口号,手中太刀不断斩杀身边敌人,试图增加这个口号的信服度。好吧,其实这个口号已经有了很强的信服度了,最少他身边的敌人是最少的。

    柴田军的足轻们下意识的躲避着山田政村这位死神一般的人物,实在躲不过去,也只是敷衍的隔着老远捅一枪就跑。那副模样,仿佛山田政村是会吃人的怪物一般。

    看着山田政村在战场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又看了跟在山田政村身后,同样勇猛过人近乎无一合之将的前田庆次等人,柴田胜家有些无奈的苦笑着,“真不晓得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的武艺就够变态了,就连家臣也这么强……”

    “不过,我可没打算就这么简单的将尾张第一猛将的头衔让出啊!”紧了紧手中的大刀,柴田胜家直接率领本阵旗本向山田政村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