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九十五章:信行谋反 1
    1556年10月,秋风瑟瑟,带着一丝凉意。

    稻叶山城。

    “嗯……看来织田信行这小子确实还算靠谱……”看着手中的情报,土歧义龙满意的点了点头。

    “主公,难道真的要将飞鸟小姐嫁给那织田信行?”安藤守就低声问道。

    “哈哈~守就,我记得你的儿子好像已经成亲了吧?”土歧义龙大笑着打趣道。

    “咳咳……属下只是觉得,区区织田家没有必要和其联手……”安藤守就闻言,顿时尴尬的咳嗽起来,好半天,才有些无奈的说道。自从击败了斋藤道三后,自家这位主公似乎就变了一个人似得,不但学会了容忍和包容,还会和家臣开玩笑了。

    “守就,别被现在的胜利蒙蔽了眼睛。”土歧义龙轻笑着说道,“虽然本家的实力远超尾张,但如今今川家的态度很明显,本家需要织田家的存在。”

    “是……”安藤守就闻言,低声应道。

    土岐家需要织田家吗?需要,因为如今土歧义龙虽然击败了斋藤道三,但只是名面上成为了美浓的主人。实际上,领内依然还有许多人不服他的统治。不过这也是很明显的,谁让他是靠着有些卑鄙的手段强行将诸多家族绑上自己的战车呢?

    尤其到现在,他也没有将那些家族的嫡长子放回去,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不过……这件事情我们就不插手了,如果那小子在这种情况下都打不过那个傻瓜的话,也没有资格和我们合作……”土歧义龙冷笑着说道。

    顿了顿,土歧义龙再次说道,“吩咐下去,让所有人进入战备阶段,一旦今川家有出兵尾张的迹象,立刻集结部队!”

    “是!”

    骏府城。

    竹千代安静的坐在今川义元的下首泡着茶,就在今年,他终于元服了。取名叫做松平元信,正式走进了今川家的权利阶层。和一般武士相比,他的无疑是相当高的。今川义元,是他的乌帽子亲。而且还想名字中的元字赐给了他作为家族的通字。同时,将自己的侄女关口濑名下嫁给他。

    或许,这些手段一部分是为了拉拢松平家的那些家臣,让今川家可以更好的统治三河。但松平元信这些年表现出来的才华,也是让今川义元能够下定决心提拔的关键。

    “元信。此次织田信行起兵,你怎么看?”今川义元轻声问道。

    “回主公,根据情报,此次织田家大部分的家臣似乎都站在了织田信行那一边,恐怕……”松平元信皱着眉头说道。对于织田信行起兵这件事情,松平元信了解的还是比较多的,因为一直都是他在负责这件事情。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不过对本家来说,织田信长和信行谁胜谁败都无关紧要。关键还是美浓那边……”今川义元淡淡的说道。

    “不错!相信美浓那边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可不能让他们在这场战争中抢了先……”今川义元冷笑道。

    “元信,你立刻前往三河,准备出战!”今川义元命令道。

    “是!”松平元信恭敬的应道。

    走出宅邸,松平元信看着晴朗的天空,心中忍不住一阵激动,“吉法师,霸王丸,终于,能够和你们再相见了……我的变化。希望不会吓到你们呢~”

    末森城。

    织田信行从展望台上看着清州方向,扶着栏杆的手颤颤发抖着,“这一天……终于要来了……”他没法不激动,因为这一天他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久得他到现在都有些觉得不现实,哪怕这一切都是他一手促成的。

    “勘十郎……你一定可以的!”土田御前站在织田信行的身后,看着眼前的儿子,心中激动的想着。这一天,她也等了很久很久,不过到不是她有什么野心。只是看到自己心爱的儿子终于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而感到高兴。呃……说得好像织田信长就不是她的儿子一般,偏心偏到这个份上,也真是醉了。

    “主公,诸位大人派使者来了。”林通具匆匆走过来说道。

    “嗯……”织田信行闻言,轻声应着。颇为留恋的看了一眼末森城外的景色,“以后,就看不到这些了……”织田信行暗想着。好吧,以后他就要去清州了,末森城这种没有什么战略价值的城砦,确实没什么机会再来。呃……这小子的信心也太足了吧?

    “主公!”当织田信行走进评定间时,就听到整齐划一的声音,这种声音,让他沉醉和迷恋着。

    抬眼看去,柴田、林、前田还有诸多家族的使者聚集在此,“他们,以后都将成为我的家臣,为我效命……”织田信行心中激动的想着。这一刻,他已经幻想了很久了。

    好半响,织田信行才从激动的心情中回过神来,扫视了一下众人,朗声说道,“诸位!自从斋藤道三死后,本家就再次陷入了腹背受敌的窘境。为了能和美浓重归于好,我决定,让兄长大人隐居!由我来继承家督之位。相信这么做,土歧殿下一定可以感受到本家的诚意!”

    “殿下英明……”众人齐声高呼着。嘛,在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得到了各自族长的交代,自然不会说出什么反对之词。

    “很好!那我命令,所有人立刻回去通知各个家族出兵!我们在途中汇合!”织田信行大声说道。

    “是!”众人齐声应道,随后就飞快的离开了。

    “主公,是不是有些太急了?”等到人都走光了,一旁的林通具有些担心的问道。

    “呵呵,就是要快……打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才行!”织田信行冷笑着说道。

    他可不会真的傻呵呵的等土歧或者今川家的援军,如果那样的话,尾张哪里还有他的位置?只有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迅速消灭织田信长,这样才能成为真正的织田家家督。

    这些年来的隐忍,让他对于权利更加的充满欲望,做一个傀儡?那绝对不是他所想要的。

    “主公就是高明!”林通具拍着马屁,虽然他并不是很懂织田信行说得到底是什么意思。好吧,动脑子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实在有些困难。

    “对了。你现在就去守山城找织田信时,我那弟弟性格贪婪又贪生怕死,肯定不会老老实实的帮我,所以你去催催他。而一旦攻下清州的话……”织田信行说着,手掌成刀比划了一下,眼神中充满了阴冷,“懂吗?”

    那充满杀气的眼神,哪怕已经杀了许多人的林通具也感到不寒而栗。连忙应道,随即就飞快的离开了。

    缓缓走出屋外,感受着有些凉意的微风,织田信行闭上眼睛缓缓伸出双手,“这一次……没有人能够阻止我!”

    当天,织田信行起兵500人,从末森城出发,直奔清州,沿途之中,林家、柴田家、前田家……无数选择支持织田信行的家族前来汇合。当天下午,兵力已经达到了1800余人。

    清州城。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织田信长猛地抓起森可成的衣领,暴怒的质问道。

    “是真的!织田信行的部队已经过了守山,直奔本城来了!”森可成大声喊着。

    “混蛋!勘十郎那个混蛋!”织田信长怒吼着,随后转身对森可成命令道,“快!速度去召集人马,在城门口集合!同时派出所有忍者,查探周边的情况!尤其是土岐家和今川家!”

    “是!”

    看着森可成离去,织田信长突然瘫坐在地上,满脸的不解和悲伤。“勘十郎……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权利对你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吗?连兄弟之情都不顾了吗?”织田信长喃喃自语着。

    “吉法师,难道你还不明白吗?织田信行从来就没有真的将你当作兄长,而是抢走了他家督之位的仇人而已……”一个有些清冷的声音传来,却是浓姬。

    只见她缓缓走到织田信长的面前跪坐下来。一脸严肃的表情和往日完全不同。“吉法师,我知道你非常重视亲情。但你要知道,你的亲人不单单只有织田信行,还有我们!为了我们,你必须将织田信行当作敌人!不然又如何能够赢得了他?!”

    浓姬的话让织田信长陷入了沉默,片刻后。他才抬起头来,脸上,已经恢复了正常。“多谢了阿浓,刚才我只是有些不敢相信罢了。”织田信长轻笑着说道。

    “主公!部队已经集结完毕!”就在这时,森可成匆匆跑过来禀报着。

    “嗯!”织田信长应着,站起身来就往外走去,走到门口,转头看向浓姬,“阿浓,放心吧,我一定会赢的!”织田信长充满自信的说道。随即,一边在小姓的服侍下穿戴甲胄,一边向城门口走去。

    此时在城门口,山田政村等人早已经等候在那边了,见到织田信长出来,连忙迎了上去。

    “我军有多少人?”

    “1400余人。”

    “敌人数量如何?”

    “大概在4000余人!”

    “到哪里了?”

    “距离清州城大概只有3、4里地。”

    “佐久间那边有消息吗?”

    “没有!”

    “今川、土歧那边呢?”

    “还没有得到回复!”

    一边走着,织田信长一边询问着各种事情,直到来到了他的战马旁。翻身上马,织田信长拔出太刀往前一指,“全军!出城!”

    “主公,我们这是去哪里啊?”山田政村找个机会凑过来问道。

    “城东不远处,有一个地方叫做稻生,我准备在那里和那个混账弟弟决战!”织田信长指了指某个方向后,淡淡的说道。

    “野战啊……这不好打吧?”前田利家有些担忧的说道。

    “哼,阿犬,你怕了?”佐佐成政冷哼道。

    “混蛋!谁怕了?!”前田利家闻言顿时炸毛了,“我可是无所畏惧的枪之达人前田又左卫门利家大人啊!”前田利家大喊着。

    “啧啧,自称的是吧?”池田恒兴泼着冷水。

    “混蛋!”前田利家闻言,顿时反驳起来,一群人吵吵闹闹,看着周围其他老臣又是好笑又是无奈。

    “主公,实在抱歉,内藏助他……”佐佐政次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呵呵,不要紧,他们闹一闹也好,免得大家的表情都那么严肃。”织田信长轻笑着说道。

    “就是就是,轻松点好~那么紧张,到时候打起来身体也会僵硬的~”山田政村附和着。

    “是!”佐佐政次恭敬的应道。

    等到佐佐政次离开,织田信长突然转头看向山田政村问道,“霸王丸,你不怕吗?”有些时候织田信长真的很好奇,山田政村这几年在战争中就没有表现出害怕或者担忧的样子。要知道就算是自己的父亲或者柴田胜家这等猛将,遇到困难的战事也不免会有些负面情绪的说。

    “嗯?有什么好怕的,我们肯定会赢的啊……”山田政村翻了翻白眼,无所谓的说道。“区区织田信行而已,说实话,要不是你不肯,前几天我就去末森城把他拎来了。”

    “……”听到山田政村的话,织田信长忽然觉得自己好傻,竟然问一个白痴会不会怕。

    见状,山田政村还以为织田信长真的担心失败,连忙安慰道,“放心吧吉法师,敌人不过区区4000多人而已,等着吧,到时候看我怎么以一敌千!”山田政村毫不在意的吹着牛皮。

    只是山田政村的表现让织田信长无奈,却让另外一小撮人很仰慕。嘛,就是前田庆次这三个笨蛋了。

    “不愧是主公,竟然完全不把敌人放在眼里。”前田庆次双眼放光的看着山田政村的背影,那表情,除了仰慕还是仰慕。

    “天下无双之人,必然要有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的气魄!”白木行久似乎也很满意山田政村这种态度。

    “武士!就当有这份自信!”岛左近也附和着。

    呃……这三个小鬼是不是学坏了?

    清州城天守阁中,浓姬站在展望台上一直注视着城下的部队,直到织田信长的身影彻底消失,浓姬才缓缓转身回屋,“吉法师,这一次,可不要再食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