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九十四章:摊牌
    末森城。

    柴田胜家和林秀贞的脸色有些阴沉,之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织田信行交给他们的那封信。信上的内容很简单,甚至只是寥寥数字而已,可就是这么简短的内容,却将决定织田家未来的命运。因为,这封书信是土歧义龙写的,内容,则是要和织田信行结盟。

    就在不久前,织田家和土岐家才在木曾川大干一场,而随后的日子,虽然两家并没有再起战事,但谁都明白,美浓和尾张维系了数年的和平将从此不复存在。而在这种时候,土歧义龙给织田信行送来一封结盟的书信,目的,不言而喻。

    “主公,您是怎么想的?”林秀贞放下书信,看着织田信行沉声问道。

    “很简单,你们帮我成为织田家的家督!”织田信行看着面前两人,淡淡的说道。

    说完,看到林秀贞两人并没有立刻出言反对,织田信行心中冷笑着,继续说道,“本家目前的势力只有尾张下四郡,可却有土歧、今川两个死敌。虽然父亲在世时,也并没有和土歧、今川结盟,但那时不管是美浓还是今川家,他们都没有办法全力进攻尾张。这一点,相信二位应该了解才是。”

    “不错!”林秀贞点头应道。“信秀公在世是,今川家的主力全都聚集在东边防备北条和武田家,真正的敌人基本上只有美浓而已。而且在那时,岩仓织田家虽然并没有与本家结盟,但每次美浓进攻尾张时,他们也会出兵相助。”

    “是啊,可是现在呢?”织田信行冷笑道,“清州织田家的例子让岩仓织田家非常敌视本家,怎么可能还会出兵相助?而今川家已经和武田、北条达成了盟约,很明显,他们现在唯一的目标就只有尾张而已。”

    “或许土岐家和今川家都不会坐视对方吞并尾张,但将本家的命运放在其他势力的身上。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呢……”织田信行淡淡的说道。

    “哼,可就算和土岐家结盟,难道本家就能够得到发展吗?土歧义龙会看着织田家统一尾张吗?”柴田胜家哼哧着说道。

    “呵呵,这一点就不用担心了。虽然没有写在信中,但土歧殿下已经说了,如果我能够答应这件事情的话,那么他就将女儿嫁过来……”织田信行双目放光的说道。

    “这……”闻言,林秀贞两人同时陷入了沉思。如果事情真如织田信行所说。那么有了土歧义龙帮助的织田信行,将获得和织田信长抗衡的资本。

    “林大人!柴田大人!难道你们就这么坐实织田家走向灭亡吗?!”就在这时,一个女声突然传出,柴田胜家两人循声看去,却看到土田御前缓缓走了进来。

    “见过土田夫人……”两人慌忙施礼着。

    土田御前走到织田信行的身后坐了下来,看着林秀贞两人冷哼道,“两位,当年信秀公对你们可是不薄,如今织田家有难,难道你们真的要坐视不理?”

    “属下不敢……”林秀贞两人连声说着。这等大帽子他们可带不起。

    “哼!不敢?那你们为什么不帮信行成为家督?!这不是你们以前一直希望的吗?!”土田夫人的声音变得异常尖锐。

    “这……”闻言,柴田胜家两人顿时有些窘迫。嘛,他们一开始确实是致力于帮助织田信行上位。可在看到织田信长的表现后,这个心思也慢慢的淡了下来。当然了,严格说来,这种事情确实有些不中听,如今被土田御前提出来,让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反驳。

    “母亲大人,请您别这么说,林大人和柴田大人也不过是为了本家着想而已。”织田信行此时却出言替林秀贞两人辩驳着。只是这话说得,却让林秀贞两人更加羞愧。毕竟,他们最近做的确实挺不地道的。

    “两位,我知道你们的顾虑。不过……不妨再看看这个如何?”织田信行突然又拿出了一封书信递了过去。

    看到这封书信,林秀贞两人心中就觉得不妙,而当他们看到信中的内容,顿时惊恐的看着织田信行。这封书信的内容同样很少,不过寥寥数语而已,上面写着。如果织田信行能够成为织田家家督的话,那么今川家愿意和其结缔不战条约。

    不战条约什么的,倒不至于让林秀贞等人失色,重点在于,这封书信已经明白的表明,今川家准备行动了。

    “这……此事实在过于重大,请容我们考虑一下。”林秀贞和柴田胜家对视一眼,低声说道。

    “这是应该的~”织田信行并没有拒绝,不过他自然不可能让两人离开了,“来人,为两位大人准备下房间。”

    对于织田信行的行为,林秀贞两人并没有反对或者生气,毕竟织田信行爆出来的信息已经是确确实实的谋反,一旦传到织田信长的耳里,那一切就完蛋了。

    等到两人离开后,一脸高贵模样的土田御前一下子瘫坐了下来,不断喘息着,一边低声问道,“勘十郎,这样就行了吗?”

    “嗯,多谢母亲大人的帮助。”织田信行轻笑着说道。

    “是吗?那就好,吓死我了……”土田御前后怕的说道,这种事情对于她这个普通的女人来说,实在有些超过她的承受能力。

    “放心吧,他们一定会答应的。”织田信行充满信心的笑道,这一天,他已经准备了很久和久,怎么可能会失败呢?

    林秀贞和柴田胜家呆在一个房间中,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有说话。对于他们来说,刚才呃事情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良久,林秀贞才幽幽的说道,“看来我们还是小看了主公,想不到他竟然能够拉到这么强大的外援。”

    “哼,希望这些外援不会将他连骨头都啃光了。”柴田胜家没好气的说道。对于这种事情,他从心里感到反感。

    “好了,那些事情都是以后的事了,现在还是想想到底应该怎么做吧。”林秀贞不以为意的说道。

    闻言,柴田胜家不出声了,或许他很反感织田信行这种行为。但此时让他去帮助织田信长,他也不是很愿意。毕竟,他只是忠于织田家而已,如果在保证织田家存在的同时。又能让自己的家族提升地位,他绝对不会反对。只是让他主动开口,他却也拉不下这个脸。

    见状,林秀贞虽然有些无奈,但也只能自己主动说了。“主公如今已经拉拢到了土岐家和今川家,先不论这两家目的到底如何,最少有了这两个招牌,本家大部分的家臣都不会轻易和主公为敌……”

    顿了顿,林秀贞再次说道,“而且,平手大人,信光大人以及道三殿下的相继逝世,让殿下对于本家的掌控力已经掉到了最低点,相信佐久间大人他们肯定也开始做些打算了……”

    “那么严格计算起来。殿下那边,只有丹羽、前田、佐佐、池田、青山这么几个家族的支持,泷川一益和山田政村可以忽略不计,而前田家的家督前田利昌恐怕也不会全力支持殿下……”林秀贞不断分析着。

    说到最后,林秀贞不得不感叹的说道,“主公这次的机会确实把握的非常好,就算没有我们两家,主公成事的机会也很大。”

    “那你的意思是……”柴田胜家终于忍不住了,他可不希望柴田家在他这一代灭亡。

    “没有的选择了,如果你不希望我们两家从此变成尾张的二流家族的话。只能答应。”林秀贞脸色有些阴沉的说道,任谁在这种有些被胁迫的感觉下,心情都不会很好。

    “唉,也只能如此了……”柴田胜家叹息着。

    好吧。虽然两人不情不愿的样子,但终究还是决定支持织田信行了。不得不说,在这个时代,家族实在是大名维系统治地位的最大难题。好吧,在任何时代貌似都是这个样子的说。

    “哈哈~我有两位相助,还怕无法击败信长那傻瓜吗?”织田信行大笑道。

    “兄长大人!有您和柴田大人的相助。那个傻瓜输定了!”林通具也兴奋的说道。他可是铁杆支持织田信行的人,对于自家兄长终于坚定了立场,可是非常开心的说。

    在得到柴田胜家和林秀贞两人的相助后,织田信行并没有立刻起兵,而是派遣林秀贞秘密前往守山城。

    此时守山城的城主为织田信时,他是织田信秀第六个儿子,能力着实平平。但毕竟血缘摆在这边,所以织田信长就给了其一个城主的位置,毕竟守山城如今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可对于织田信行来说,守山城的位置可是太重要了,因为它就在清州城的东北方,如果能将其拉来的话,那么等到开战时,就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嗯……”织田信时听完林秀贞的来意,低头沉默着。并不是他在考虑是不是要告诉织田信长这件事情,而是在考虑这件事情中他能够得到的利益。对于这位织田家辈分很低的一门众来说,谁成为家督他真的无所谓,因为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

    而且如今家中众多家族的态度,也让他不得不考虑接下来的位置了。

    “林大人,我毕竟是织田家一门众……”织田信时有些为难的说道。

    “哼!狡猾的家伙。”林秀贞心中冷哼着,表面却平淡的说道,“信时大人,您不需要直接参战,不过我希望您能够在信长和主公交战之时,出兵进攻清州城……”

    “嗯……容我考虑考虑……”织田信时说道,随后就直接送林秀贞离开了。

    看着林秀贞远去的背影,织田信时冷笑着,“你们倒是打得好算盘……不过,这确实也是个机会……”

    尾张暗地里波涛汹涌,林秀贞、柴田胜家既然将自己的家族赌在了织田信行的身上,那么自然会卖力增加获胜的机会。而土田御前此时也开始拿出她信秀遗眷的影响,不断为信行拉拢各个家族。

    清州城。

    “吉法师,你听说了吧?这件事你怎么看?”山田政村盘坐在织田信长的对面,表情严肃的问道。或许,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一本正经的和织田信长商讨事情吧?

    “哼,勘十郎那个笨蛋!难道想毁了本家吗?!”织田信长愤恨的骂道,对于织田信行在这种时候还做出这种行为,他实在有些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行了吉法师,这还不是你养出来的?如果按照我之前说得,直接把这小子软禁在清州不就好了?”山田政村没好气的说道。

    在正德寺之后,山田政村就将这个想法和织田信长提过,可惜,织田信长并没有照做。虽然一旦软禁了织田信行,那么那些有异心的家族就只能乖乖的归顺自己,但重视亲情的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

    而如今……

    “其他人那里如何?”织田信长无奈的问道。

    “秀千代会支持我们,胜三郎、内藏助也是。不过阿犬那边出了些问题,利昌那老家伙选择了信行。不过阿犬说了,就算只有他一个人,也会为你死战的。”山田政村不爽的说道。

    “呵呵,到还真附和他老狐狸的性格呢,早晚让他知道这种行为的后果!”织田信长冷笑着,眼神中充满了怒气。嘛,前田利昌的选择倒也很正常,自己率领大部分家族成员支持势力强大的信行,而前田利家则率领小部分的族人支持织田信长,不管结果如何,前田家都能保住现在的地位。

    “不错,是得好好教训他们一下。”山田政村点头附和着,他也很讨厌这种两边都讨好的家伙。

    两个人不断的琢磨着,可想来想去,也没有半点破局的办法。因为,现在支持织田信长的家族实在太少太少了,势力最强的青山家,也不过和前田家相当而已……

    “这群该死的家伙,早晚有一天……”织田信长狠狠的嘀咕着。

    虽然织田信长没有明说,但山田政村清楚,织田信长话中的这群家伙,主要是指佐久间家,因为直到现在,佐久间家的态度依然非常的暧昧。“或许这就是为啥日后佐久间信盛会被流放的原因吧?”山田政村见状暗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