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九十三章:暗流
    美浓,一片密林中,山田政村仿佛忍者一般,在树林间飞快的移动着。嘛,山田政村以前一直觉得这种移动方式相当坑爹,和猴子似的。可来到这个时代后,在一次鬼使神差的试验成功后,他就喜欢上这种移动方式嘛。安全、快速、神出鬼没,优点实在太多太多了。好吧,跑题了。

    “尼玛,好危险啊……”山田政村想到刚才那一幕,不禁有些心有余悸。倒不是说他应付不了箭阵,实际上以他的水平,如果没有弓箭达人的话,区区数十人的弓箭队真心不被他放在眼里。

    但如果他继续留在那边的话,一旦真的陷入包围中,说实话,后果真的不太好说。赵子龙的长坂坡,杨再兴的小商桥,历史证明,哪怕只有一个人,有时候也能玩出万夫莫敌的。可事实证明,这种单骑闯阵的行为,在大部分的时候,运气才是决定性的因素。而山田政村……

    “嗯,如果被拖在那边的话,吉法师那小子可就危险了……”山田政村可不觉得自己打不过那区区数千部队,只不过因为担心织田信长才提前离开的。嗯,就是这么回事。

    虽然土歧义龙先行离开,但怎么想,一支军队的移动力都不可能比的上一个人,尤其还是比猴子还灵活的人。

    木曾川战场上,杀声震天响,此时战事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织田军疯狂的冲击着土歧军的防线,可在稻叶良通不计伤亡的防守下,织田军依然被挡在这里。

    “可恶!这群混蛋!”织田信长观察着战况,突然低声骂着,因为他看到柴田、林、佐久间等许多家臣的部队,已经减弱了攻势。他们这么做的理由织田信长也很清楚,因为之前的猛攻,织田军伤亡有点大。

    对此,织田信长也无法让他们继续投入兵力冲击地方阵势。因为这一战,毕竟只是为了救援斋藤道三。可事实上,当他们看到鹭山城的火焰时,不管是柴田胜家他们还是织田信长,都非常清楚斋藤道三的下场。这么一来。为了已经死掉的人损失自家的部队,岂不是很傻?

    “唉,看来只能等霸王丸那个混蛋了,希望他可不要直接回尾张啊……”织田信长看着远处依然还在燃烧的鹭山城无奈的想着。现在,他需要一个撤兵的借口。

    所幸。山田政村很快就出现在织田信长的眼前。“吉法师,斋藤殿下切腹自尽了,我担任的介错,不过因为敌人太多,只带回了他的首级。”山田政村低声说着。

    “嗯,这样就行了。”织田信长点了点头,随即就迅速下令撤兵了。对于这个命令,柴田胜家等人没有任何犹豫,瞬间就完成了阵形的转换,飞快的渡川离去。

    稻叶良通虽然想要追击。可惜面对早已经准备充分的织田军,再加上自己这边的阵势长时间的保持着守势,根本无力冲破织田军的殿后部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织田军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从容离去。

    等土歧义龙率军感到木曾川时,就看到了有些垂头丧气的稻叶良通。

    “算了,本来我也没有想过能在这里干掉那个傻瓜。你能够将其一直挡在这里,已经是大功一件了。”土歧义龙安抚着过来请罪的稻叶良通。随后,立刻派人前往明智城等地支援氏家直元,自己则返回稻叶山城,准备进行接下来的各种事务。

    嘛。虽然斋藤道三死了,但他在美浓的威望可不是死了就瞬间能消失的,土歧义龙想要彻底让消灭那些拥有不臣之心的豪族,恐怕还要流很多血啊。

    清州城。

    当织田信长精疲力尽的回来后。就看到浓姬跪在走廊上迎接着自己。看到她那复杂的表情,百感千愁浮上心头,最后,融汇成一句“抱歉,阿浓,我没有完成承诺。”织田信长低声说道。

    闻言。浓姬瞬间就瞪大了那双美目,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不,吉法师,不要和我说抱歉,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浓姬看着织田信长轻声说道,“快去洗个澡然后好好休息吧~相信你已经很累了。”浓姬的表情是那么的温柔,如果不是刚才的那番模样,还以为斋藤道三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阿浓……”织田信长心中充满了感动,他明白,浓姬这么做只是不想让自己悲伤而已,因为自己是那么的敬重斋藤道三。而且这两年,自己身边的亲人离开的太多太多了……

    想着,织田信长缓缓走到浓姬的身边,将她轻轻搂入怀中,“哭吧……不要压抑着自己。仇恨、痛苦、悲伤,应该由我来承担才是。”织田信长柔声说着。

    “嗯……”浓姬靠在织田信长的怀中轻声应着,但并没有哭泣或者咒骂,就这么静静的靠在织田信长的怀中。良久之后,她缓缓抬起头,一脸坚定的看着织田信长,“吉法师,攻下美浓!继承父亲的梦想!夺取天下!”

    “嗯,放心吧!”织田信长重重的应道,随后,再次将浓姬紧紧的搂在怀中。

    第二天一早,织田信长就为斋藤道三举行了一个隆重的葬礼。嘛,严格来说,这并不太附和规矩,毕竟斋藤道三虽然是织田信长的岳父,但毕竟不是织田家的人。不过在织田信长的严厉要求下,众人只能遵从。

    织田信长的宅邸。

    “哼,这群家伙,想不到蝮蛇在逝世一天,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了。”织田信长冷哼的嘀咕着,对于这些人之前的阻扰显然很是不满。

    “呵呵,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毕竟现在你已经没有了恐怖的靠山,反而多了一个强大的敌人。在这种情况下,本来被你压得快喘不过气的信行,肯定会跳出来拼命的喘息。”山田政村怪笑道。

    “怎么,你小子似乎对这种局面还很高兴?”织田信长斜眼撇着山田政村,手上不晓得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折扇。

    “当然……不是了!”山田政村刚想应声,就瞄到了那把诡异的折扇,连忙改口说道。“不过现在开始,我们必须得做好防备了,信行、义龙。还有今川家……敌人瞬间就多起来了呢。”山田政村说道最后,忍不住感慨着。

    织田信长闻言,同样感慨万千,只不过他感慨的是他的亲弟弟总想着要干掉自己。山田政村感慨的却是历史上的织田信长,竟然能在这种局面下翻盘。好吧,山田政村显然没有把织田信行他们放在眼里,难道这就是穿越者的自信?

    京都,一间小木屋中。这里是明智光秀落脚的地方。

    就在2个月前,斋藤道三于长良川切腹自尽,而明智光秀坚守的明智城,在氏家直元得到援军后,很快就陷落了。最后在家臣的拼死下,他才侥幸逃脱。

    随后按照斋藤道三的嘱咐,明智光秀先来到了京都,这里或许不是日本最繁华的町镇,但却是文化、权利、政治的中心。只是过了两个月的时间,他依然还在迷茫着。

    “大人。请喝茶。”一声温柔的话语,一双白皙的小手捧着茶碗递到了明智光秀的面前,正是他的夫人妻木熙子。

    “熙子,抱歉,让你受委屈了……”明智光秀看着妻木熙子有些憔悴的面容,有些伤感的说道。妻木熙子是他在斋藤道三逝世前不久娶进门的夫人,而在结婚前,他们也不过刚刚认识不久而已。嘛,就是纯粹的政治婚姻了。

    感情,显然没有太多。可在婚后没多久,明智光秀就流落到了京都。而妻木熙子这段时间依然一直陪伴在他的身旁,既没有怨言,也没有哀愁。每天都用幸福的笑容面对着他,这让明智光秀很是愧疚和懊恼。

    “大人,请千万不要这么说,能够陪伴在大人的身旁,熙子就已经很幸福了。”妻木熙子温柔的说道。

    见状,明智光秀轻轻将妻木熙子搂入怀中。“熙子,我一定会出人头地的!一定,会让你过上真正幸福的日子!”明智光秀坚定的说道。

    “嗯……大人您一定能做到的……”妻木熙子靠在明智光秀的肩膀上轻声说着,脸上,依然挂着动人的笑容。

    在京都停留了三个月,明智光秀依然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梦想和野心,于是,他再次带着两人踏上了流浪的旅程。话说,他真的不想带着妻木熙子去到处流浪,因为那种日子真的很苦很苦。可是……如果不带着她,留在京都会让他放心吗?

    10月,土歧义龙将国内的反对势力全部镇压,终于有功夫将目光放在织田信长身上了。作为斋藤道三承认的男人,以及继承斋藤道三梦想和野心的男人,织田信长的存在对于土歧义龙来说是那么的刺眼。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和织田家硬碰硬,毕竟织田家的实力摆在那边,斋藤道三统治美浓数十年也没能拿下尾张,这让土歧义龙深深的明白,想要攻略尾张,只能智取。

    “主公,信安殿下的回信。”安藤守就恭敬的说道,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交给土歧义龙。

    仔细看完,土歧义龙随手将书信丢到了一边,“哼!这个只顾着自己三亩地的混蛋!”土歧义龙冷哼的骂着。对于他的拉拢,织田信安在回信中扯了半天,也没看到他要答应的字眼,显然,对于土歧义龙打算和他联盟进攻织田家的想法,他并不打算附和。

    “主公,根据属下的情报,信安如今正忙着他那两个儿子争斗的事情,恐怕就算答应了,也不能给本家多少帮助。”安藤守就低声说道。

    “嗯,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过还是想试试,只是想不到统治了整个上四郡的大名,如今竟然没有半点野心,真是可悲……”土歧义龙随口应着。

    “既然如此,本家不如拉拢织田信行和如何?”安藤守就建议着。

    “织田信行和织田信时嘛……”土歧义龙沉吟了一下,随即同意了这个提议,“就交给你去办吧,做得漂亮点。”

    “是!”

    末森城。

    柴田胜家和林秀贞坐在大厅中有段时间了,对于织田信行突然邀请二人前来,他们有些诧异,更多的还是担心。虽然织田信行已经老实了很多年,但他们深知,织田信行从来没有放弃过争夺家督的念头。

    好吧,在织田信长这些年的努力下,他已经慢慢得到了诸多家臣的认可。虽然反对者并没有完全消失,但比起以前那孤立无援的情况可好上太多了。最少,柴田胜家和林秀贞已经从原本的激烈反对,转变成如今这种看看再说的态度了。

    不多时,织田信行匆匆从里屋走了出来,“两位大人,久等了。”织田信行低声说着,就直接进入了主题。

    “此次请两位大人前来,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你们能够帮我!”织田信行还真的不客气,第一句话就直接抛出了大炸弹。

    “这……”柴田胜家两人完全没想到织田信行竟然会这么的直白,让他们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的说。

    “我知道两位大人的想法,严格来说,兄长大人这些年做的确实不错……”织田信行竟然赞扬起织田信长来了,这让柴田胜家两人更加的迷糊,完全弄不清楚织田信行玩的是什么花样。

    “只是,想必你们应该清楚,从土歧义龙成为美浓之主后,本家和美浓就将重燃战火,而今川家也从来没有放弃对尾张的幻想……”织田信行沉声说着。

    “……”对于织田信行的话,柴田胜家两人依然保持着沉默,这些他们都很清楚,但并不能成为帮助织田信行谋反的理由。因为,他们只忠于织田家和自己的家族,做任何事情,都是从这两点出发的。

    见状,织田信行心中冷笑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两位,你们可以先看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