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九十一章:从卖油郎到美浓国主
    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我躺在一片废墟中看着夜空,那里,北斗星正不断散发着光芒,深深的吸引着我。

    良久,我低声自语着,“我要成为一国之主……”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这么说,只觉得这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或许,这是北斗星给我的启示吧?

    而这番话,被躺在另外一边的赤兵卫听到了,“哈哈,你在做什么梦啊?”显然,他并不相信我的话。

    虽然我告诉他,人只有拥有梦想后才会拥有未来,不过他显然不怎么相信我的话。好吧,自从他跟着我离开妙觉寺后,就一直过着流浪的生活,有怨念也是肯定的。

    我一下子翻身起来,揽着赤兵卫指着北斗星大声说道,“赤兵卫,看那北斗星!我看着那北斗星,便看到了我未来的命运!”

    “哦??那……你的未来命运是怎样的?”赤兵卫怪声怪调的问道。

    “我将名载史册流芳百世!”我依然盯着北斗星缓缓说道。

    “哈哈哈哈~这家伙疯了~~”赤兵卫大笑着,决定不在理会这个犯傻的家伙,摇头晃脑的回去睡觉了。

    这个时候,我叫做松波庄九郎。

    只是说归说,可我如今只不过是一个身无分文的浪人而已。好吧,这是往好听了说,其实和流浪汉没啥区别。这样的我,如何去实现一国之主的梦想呢?

    直到那一天,运气来了。一伙强盗抢了奈良屋制作油用的核心原料荏胡麻,而奈良屋是京都数一数二的油商,它的老板,是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叫做万阿。

    我杀掉了那伙强盗,帮她抢回了货物,然后穿着从强盗身上搜来的钱购买的崭新武士服来到了奈良屋。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万阿显然对我产生了好感,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毕竟多年来孤苦无依的女人,很容易被一个强大的男人,尤其还曾经拯救过她的男人吸引。

    不过,我并没有对她发展什么攻势。因为这么无聊的事情我才不会做呢。我需要的,是她主动投怀送抱。

    随后,我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万阿希望我能够留下来,帮奈良屋护送货物。

    答应下来后。我就离开了,顺便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将我在妙觉寺修行的念珠留了下来。相信,万阿一定会派人去调查我的。

    在一次护送货物往返备前国的时候,我率领众护卫击败了试图抢劫货物的武士有年备中守,在这一战中,我运用了在寺庙中学到的军学,使得战斗刚开始不久就结束了。同时,也是这一战,让我坚定了夺取一国的梦想。因为我从这一战中明白,战争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困难。

    送完货,我并没有返回京都,而是直接前往各国游历去了。一方面,我希望能够长长见识,另一方面,也晾一晾万阿。

    两年后,我回来了,通过留在京都的赤兵卫,我很轻易的明白此时万阿对我的思念有多深。

    在里屋中。我等了很久,“呵呵,是要报这两年苦思之仇吗?女人啊……”我轻笑着,不以为意的继续等待着。

    良久之后。万阿终于出现在我面前,看得出,她特意打扮了一番才过来的,身上甚至还有一丝淡淡的香味,应该是洗过澡了。

    一番寒暄后,我说出了此行的目的。“我在京城没地方落脚,今晚能让我住下吗?”

    “请便~”

    “可能要打扰个几天。”

    “住多久都行~”

    万阿温柔的回答着,虽然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我依然看出了她内心的激动。哼哼,像我这样的帅哥,对付这种寡妇实在不要太简单啊。

    接下来的事情,水到聚成,我入赘了奈良屋,成了奈良屋的老板,并改良了卖油的方式。只是随着生意的火爆,另外一个油商勾结八幡宫强令奈良屋关门。

    这……可是个机会……于是,我顺势推舟的让他们拆了奈良屋,并用金钱和武力,让八幡宫的奉行松永多左卫门重新给我颁发了一份卖油许可。只是这一次,不是奈良屋,而是山崎屋。

    随后,在重新开张后的某天,我和万阿重新举行了婚礼。

    “奈良屋已经倒闭了,入赘的松波庄九郎不知所踪,另一个男人出现了,而万阿,则成为了他的妻子。”

    我用一种比较委婉的说法宣布着我的决定,而万阿,在面色数变之后,接受了这个说法。看她的脸色我就明白,她已经清楚了我这么做的目的。是的,我得到了她的人,然后在这次又夺走了她的奈良屋。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差别,因为她依然还是老板娘,但我们都清楚,从现在起,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这就是爱吗?”我问着我自己。

    这个时候,我叫做山崎屋庄九郎。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依靠大量的资金购买了各种书籍,不断的学习和调查。终于在某一天,我下定了决心。

    “万阿,我要去夺取领国!成为国主!并以此为台阶,回到京城夺取天下!”我一脸憧憬的说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我已经不只单单满足于一国之主了。

    “呵……这个……还真是有趣啊……夺取天下……有意思……”万阿明显已经不知所措了,但还是强笑着顺着我的话说道。

    “一年!如果我不能够找到窃国方法的话,就放弃这个想法,回来安安心心的做商人!”

    “那如果找到了呢?”

    “那就把你接过去!”

    闻言,万阿似乎也明白无法再劝服我,只能答应下来,“那说好了!就一年哦!”

    我将目标放在了美浓,我认为只要能够夺取美浓,就有可能取得天下。因为这里离京都很近,而且海路发达,是交通要地,更是产量大国。

    我的师弟日护上人是土岐家次子土岐赖艺麾下家老长井利隆的弟弟,土岐家是美浓的主人,但土岐赖艺却不愿意承认他的兄长土歧赖政继承家督。但可惜,他战败了。

    在交谈下,我成功的获得了土岐赖艺的好感,并见到了他的妾室深芳野。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在和她对视的那一瞬间,我感到我的心被她夺取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一种感觉。

    随后的日子,在山崎屋大量资金的支持下,我终于如愿的成为了土岐赖艺的家臣。并被赐予土岐氏同族的姓氏。西村。在那一次的会面上,我不但送给了土岐赖艺这位喜欢画画的家伙一个来自明国的墨,更送给了深芳野大量的绸缎和胭脂水粉。随后,应着土岐赖艺的兴致,我表演了一支舞蹈。我相信,深芳野的心中,已经有了我的影子,因为我这么才貌双全,歌舞双馨的人,怎么可能有女人抵抗的了我的魅力?

    这个时候。我叫做西村勘九郎。

    和万阿约定的日子只过了7个月,我志得满意的回到了京都。

    “唔……对万阿来说,你还是庄九郎,西村勘九郎什么的,我可不认识。”万阿一脸温柔的笑道。

    “嗯,正是如此!”我突然想到了深芳野,顺口接道。

    “西村勘九郎在美浓,山崎屋庄九郎则在京都。美浓的西村勘九郎是意欲夺取天下的大盗贼,而山崎屋庄九郎,则是万阿的丈夫。”我睁着眼睛瞎说着。嗯。这个理由我似乎曾经用过呢。

    “但是……”万阿歪着脑袋想了一会,有些疑惑的问道,“那如果庄九郎大哥成了将军,那谁会是正室呢?是勘九郎的夫人。还是我万阿呢?”

    “哈哈哈~真是为难啊~”我忍不住被万阿的话给逗乐了,“那要看是谁夺取了天下了~”我忍不住逗着万阿。

    回到美浓,我再次变成了西村勘九郎,回来的当天,土岐赖艺在为我举办的酒宴中和我打了个赌,内容很简单。在我半醉的时候能否用枪刺中屏风上老虎的眼睛。或许是酒涨人胆,我提出了一个非常无礼的要求,那就是用深芳野当作赌注。

    我赢了,得到了深芳野,同时,开始着手帮助土岐赖艺夺取美浓。

    对于我娶了深芳野这件事情,我并没有隐瞒万阿。但我似乎已经喜欢上这种两个身份的游戏。只是不知道万阿对于“万阿是山崎屋庄九郎的夫人,而深芳野则是西村勘九郎的夫人”这种论调是什么想法呢?呵呵,肯定很有意思。

    随后的日子,我和明智家完成了联姻,并在此期间,得到了一名流浪忍者的效力,他叫做耳次。

    “是时候了……”我淡淡的说道。

    某天夜里,土歧赖政在川手城举办宴会,邀请了从京都巡游到此的艺人团体。他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艺人团体却是我让万阿派来的吧?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当土歧赖政他们聚集在大厅沉醉在歌舞时,赤兵卫和耳次偷偷的帮我率领的部队打开了城门。

    轻而易举的攻下了川手城,我将土岐赖艺接了过来,并派人上报京都朝廷,土岐赖艺成为美浓的国主,而我,则接替了下野的长井利隆,成为了加纳城的城主。

    这个时候,我叫做长井利政。

    “……然后是美浓的国主,接着是将军殿下,路还有好长一段啊……我万阿何时才能成为正夫人呢?”万阿充满怨念的抱怨着。

    “哈……哈哈……”我讪笑了两声,装着傻。没办法,这种情况下我又能说什么呢?

    “那么,你这段时间上哪去了?来到京都后过了4天才来见我……”万阿见状,一脸不满的问道。

    “哈哈哈~你吃醋了?”我大笑着,不过还是老老实实解释了起来。

    “我这不是帮主公去寻找侧室了嘛~你也知道,主公刚刚成为美浓国主,怎么也需要一名有身份的女人相伴……”我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好吧,我突然反应过来我在说什么了,而身后那阵阵的杀气,让我很清楚这番话说的有多么的离谱。

    所幸,万阿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纠结太久,只是随后她的话却更让我胆寒,“听说深芳野夫人生了个男孩?一定很可爱吧,和你很像吧?”

    一连串的话,让我无言以对,因为万阿跟着我这么多年了,却一直没有怀孕。看着她,我忽然生出了一股愧疚之意,“万阿,晚上我们也生个孩子吧……”我柔声说道。

    不过很遗憾,隔天我就带着香子内亲王回到了美浓,万阿是否怀上了我的孩子,只能以后再打听了。香子内亲王是上任天皇后柏原天皇的女儿,这等身份可谓是高贵至极。

    土岐赖艺对此可是非常的高兴,虽然看起来,这个香子内亲王可不是那么好伺候的,只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可惜,我的地位在之后的时间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他是长井藤左卫门,是土歧赖政时期的重臣。在他联合了土岐赖艺三个弟弟发动袭击后,我不得已,只能出家躲避这场劫难。

    这个时候,我叫做斋藤道三入道。

    不过不久之后,在织田信秀的猛攻下,土岐家不得已将我请了回来。

    “呵呵,我回来了,可就不会再走了!”我冷笑着想着。

    不过,我很清楚,如果还是身为家臣的话,之前的事情很可能会重演,而且在我看来,时间也差不多了。

    “主公……请您隐居,只有这样,才可以保证美浓的安定……”我找到了土岐赖艺,低声说出了我的目的。

    “不行!不行!而且……如果我隐居了,那谁来担任美浓守护之职?啊啦?不会是你吧?”

    看着土岐赖艺,我平静的说道,“您的儿子……我作为亲子养育了16年的……您的儿子……”

    “你……你知道这件事情?”土岐赖艺瘫坐在地上,颤声问道。

    可惜,土岐赖艺最后还是没有答应这件事情,不得已,我只能用武力来解决了。

    土岐赖艺自然挡不住我的攻势,很快就逃离了。在木曾川上,我装作船夫,送了他最后一程。认真说起来,土岐赖艺除了自身不思进取、迷恋酒色之外,也没有什么太多的缺点,尤其是对我,可谓是推心置肺。可惜,我还有着没有完成的野心……

    这个时候,我依然叫做斋藤道三,不过国外的那些人,更加喜欢称呼我为……“蝮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