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九十章:长良川合战
    熊熊燃起的大火,在黑夜之中是如此的显眼,斋藤道三隐居后一直居住的鹭山城,就这么在火焰中走向毁灭。

    “这……还真是震撼啊……”山田政村看着眼前这幅震撼人心的画面喃喃自语着。好吧,两辈子加起来,他也不曾见过这等画面啊。哈?以前不是烧过几座城砦吗?咳咳,那种破烂城砦怎么可能和眼前的鹭山城相比呢?要知道从土岐氏开始,这座城几乎就是历代美浓之主隐居的地方。

    只是在这震撼过后,他就皱起了眉头,“斋藤大人,您这样是不是有点太不吉利了?”在他的脑海中,烧城这种事情,除了敌人之外,就只有要自杀的城主会这么做了。而如今斋藤道三可是打算出城迎敌的说,虽然山田政村从来就不是什么迷信的人,但看到这种情况,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吉利?”斋藤道三闻言,顿时轻笑了起来,“山田大人,您要记住,如果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想法,是不可能战胜比自己强大许多的敌人的!”

    “呃……这算是破釜沉舟吗?”山田政村愣了下,说出了一个他更加熟悉的解释。

    “不错!山田大人您对明国的文化还真是精通,竟然连这么古老的典故都懂得。”斋藤道三点了点头应道,眼神中充满了欣赏的目光。嘛,自汉朝以来,日本就一直对华夏很是仰慕,文学、典故、兵法、武艺、甚至当时的流行在日本都能受到很高的推崇。

    而山田政村这时一句对日本人来说非常难以理解的成语,显然就让斋藤道三另眼相看了。

    只是……“靠,说来说去,还不是在称赞你自己?”山田政村鄙夷的看着斋藤道三想着。

    当夜,斋藤道三率兵来到了不远处的鹤山布阵,同时派出忍者打探土歧军的动向。

    “唉,2000打1万多,这老头真心是准备送死啊……”山田政村看着茫茫星空,无奈的叹息着。

    按照他的想法。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斋藤道三跟着他前往尾张了。不过这个办法也是最不可能的办法,毕竟如果斋藤道三真的要跑,就算没有他也一样跑的掉。毕竟,在这种山林密集的地方。想要找个人完全犹如大海捞针一般。

    而其次的办法,则是聚集所有还支持斋藤道三的家族死守鹭山城。虽然那些家族不多,但拼拼凑凑也能有个1、2000人,再加上鹭山城的易守难攻,撑个个把月根本没有半点问题。到时候。就算织田信长的援军不来,斋藤道三也死不了。

    在这个时代生活了这么久,尤其跟着织田信长的时间长了,就算不感兴趣,山田政村对于这个时代的家族生存之道也了解了不少。他相信,之所以土歧义龙能拉到这么多豪族的支持,除了他掌控了美浓的实际权利外,肯定也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而长时间的僵持,就会让这种勾当所带来的影响减少。

    山田政村都能看出来的问题,斋藤道三看不出来吗?肯定不可能。但他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这条路。老实说,山田政村是完全搞不清楚他为什么会这么做。“所谓的武士精神吗?”山田政村无奈的想着。

    木曾川,作为横跨尾浓的大川,织田信长只要想去营救斋藤道三,就必须要渡过此川。

    “快!快!都快点渡河!”织田信长不断大喊着。

    “快!都跟上!”柴田胜家等人也不断催促着。

    他们既然已经得知土歧军前来阻挡的消息,那么此时不能在敌军到来前快速渡过木曾川的话,可就相当危险了。

    “蝮蛇,你可要坚持住啊!”看着远处的点点火光,织田信长的心越来越急躁了。

    在众人不断的催促下,前田利家率领的部队最先到达了对岸。可还没等他们喘口气,就听到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妈的,来的还真快!!”前田利家暗骂一声,随后就高声大喊着。“所有人!准备迎敌!掩护其他人渡川!”。

    那急促的脚步声,自然就是稻叶良通带来阻拦织田军的部队了。

    说起来,这小子本来还想稳扎稳打的,甚至已经准备实在不行就在附近的城砦中拖延他们的脚步。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等他们过来的时候,织田军竟然还没有渡过木曾川。见状。他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全军进攻!别让敌军上岸!”稻叶良通大喊着。

    一瞬间,织田军就和土歧军战成一团,刀枪乱舞,箭矢纷飞。在这种遭遇战中,战术、阵形早已经被人们丢到了一边,比拼的,只是武艺和勇气而已。

    “快!不要管其他的,继续渡河!”织田信长不断大喊着,“长秀,恒兴,成政,你们先过去帮利家那小子!”

    “是!”三人应了一声,率先就冲向岸边加入了战团。以他们的武勇,硬生生杀开了一个缺口,腾出了一点空间给织田军上岸。

    “主公!我一定会拦住织田军的!”稻叶良通骑在马上,默默的看着眼前的战事,心中暗暗发誓着,随即大吼起来,“所有人,拼命也要挡住织田军!回去之后,赏金加倍!”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句话放在任何时代都一样有用。

    织田信长此时终于冲上了岸,挥舞着太刀不断斩杀着敌人,“进攻!进攻!不要退缩!!”织田信长不断高喊着,率领织田军不断冲击着土歧军,试图能够冲出一个缺口来。

    就在织田军和土歧军打的如火如荼时,斋藤道三终于得到了土歧军的动向,立刻下令全军前往长良川北部移动。

    “决战地点果然在长良川嘛,难怪总觉得这个地名有点熟悉。唉,长良川合战,最后老头子可是输了耶,要不要劝他换个地方呢?”山田政村胡思乱想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斋藤军在长良川建立好本阵时,对面忽然出现了几乎照亮天空的火海。好吧,这自然是夸张的形容了,不过当无数土歧军举着火把出现在眼前时。那场面还是颇为壮观的说。

    “啧啧,土歧军的部队还真是多啊……”看着一望貌似无尽的土歧军,山田政村心中不由得有些遗憾,毕竟这种大战。可是很难遇到的说,可偏偏……山田政村瞅了瞅斋藤道三,见他压根没有理会自己,只能无奈的继续打量着土歧军。好吧,可怜的山田政村被斋藤道三禁止出战了。

    理由也很简单。“山田大人,这是我与义龙之间的事情,希望您不要参与……”斋藤道三一句话,一个眼神,山田政村只能无奈的作壁上观。

    山田政村在那边不爽,斋藤道三却一直盯着土歧军的本阵,他能感觉到,在那里,同样有着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义龙,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争霸天下的资格吧……”

    “道三。就让这一战,成为你最后的篇章吧。新的时代,由我来开启!”

    两人似乎都感觉到了对方的目光,同时心中暗想着,似乎这番话对方能听到一般。

    “主公,一切都准备好了。”安藤守就的话惊醒了在和斋藤道三隔空连线的土歧义龙。

    “嗯,让道镇率领前阵先试探一下。”土歧义龙淡淡的说道,随即就返回了本阵。虽然兵力占有绝对的优势,但土歧义龙并没有盲目进攻。一方面是因为斋藤道三的蝮蛇之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希望可以尽量减少损失。以面对接下来的战争。

    “所有人,跟着我冲入敌阵,拿下蝮蛇的脑袋!”竹腰道镇兴奋的大喊着。

    嘛,他没办法不兴奋。虽然土歧义龙的意思是试探一下,但对于竹腰道镇来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要知道对面的大将,可是蝮蛇啊!蝮蛇啊!蝮蛇啊!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对于竹腰道镇来说,冲进去砍掉斋藤道三的脑袋。这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了。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兵力还占据着优势!虽然整个斋藤军不过2700余人,但土歧义龙却给了竹腰道镇近5000人。这不是明显给他送功劳吗?

    “呵呵,义龙这小子变聪明了嘛~只是他竟然派竹腰道镇这个小子为前阵大将……”斋藤道三轻笑着说道,从他的语气中,山田政村听出了一丝淡淡的不屑。

    “老头子就会说大话,有本事就拿出来瞧瞧啊!”山田政村心中腹诽着,眼神却一刻不曾离开战场。因为他非常想知道,斋藤道三是怎么干掉这小子的。

    好吧,作为斋藤道三最后一战的长良川合战,其实留下的记载并不多,但竹腰道镇同学,很不幸的出现在并不是很多的文字中。虽然只是寥寥数语,但还是将竹腰道镇的事迹写了出来。嗯……竹腰道镇率军进攻斋藤军,然后……被斋藤道三突击身死。唉,可怜的家伙。

    身处战场的竹腰道镇自然不知道不远处正有人期待的等着自己如何被干掉,此时的他,可是非常那个兴奋的说。

    “冲!继续冲!蝮蛇的本阵就在眼前了!”竹腰道镇不断大喊着。

    凭借优势兵力,两军刚一接触,土歧军就冲破了斋藤军的前阵,随后一路杀向敌军本阵,也没有受到太多的阻碍。

    “哈哈!蝮蛇啊蝮蛇,你的脑袋就成为我升官的筹码吧!”竹腰道镇似乎已经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只是就在这时,一阵阵猛烈的喊杀声将他从幻想中拉了出来,“怎么回事?!”竹腰道镇皱着眉头嘀咕着。只是当他将周围的情况收入眼底后,瞬间就惊呆了,因为就在刚才还被打的落花流水的斋藤军,竟然疯狂的反压着土歧军。

    “大人!不好了!我们被包围了!”一名足轻焦急的大喊着。

    “什么?!”竹腰道镇转身向后看去,却发现满眼全是斋藤军的人,自家的部队早已经不晓得哪里去了。

    “这个白痴!真是废物!”土歧义龙暗骂着。他在本阵之中,自然清楚竹腰道镇是如何被引入敌军之中,然后被阻断了退路。

    只不过,骂人显然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所以土歧义龙直接站了起来,看着周围的诸臣大声说道,“所有人!随我出阵!”

    嘛,土歧义龙自然不是专门跑去救竹腰道镇那个傻帽的,而是他已经决定结束这场游戏了。因为他相信,在绝对的兵力面前,以斋藤道三如今的情况,是必败无疑。

    斋藤道三本阵中,山田政村无语的看着被截断后路,最后死于乱军中的竹腰道镇,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小子怎么成为前阵大将的?”山田政村完全想不通。

    不过,随即他就不去再想这件事情了,因为土歧军的本阵终于动了。

    “乖乖,这是直接总攻啊?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吧?”山田政村忍不住吐槽着。

    “呵呵,敌军兵力拥有绝对的优势,而且想必此刻,他们已经和我那女婿带来的援军,以及光秀他们交上手了。如果他们不紧不慢的进攻,反倒是傻子一样的行为了。”斋藤道三轻笑着解释着。

    “喂喂,你是大将啊!忙乎战场上的事情好不?”被反驳了一脸的山田政村郁闷的想着。尤其看到斋藤道三随即就开始指挥部队迎战后更加无语了。“你这死老头就为了鄙夷我的智商才回的头?”

    两军很快就再次缠斗在一起,喊杀声,惨叫声不断在这片土地上出现,消失。

    “吾乃土岐家常屋甚右卫门!谁敢与我一战!”一名挥舞着长刀的武士不断大喊着。

    “我柴田角内来会会你!”斋藤军这边,一名武士拍马迎上。

    双方你来我往,只为了斩杀对方,获取荣誉和功勋。

    大地,被鲜血染红,无数的人倒了下去,又有大批的人迎了上来。斋藤军不断抵抗着,可在土歧军绝对的兵力优势下,只能不断向本阵方向退去。

    渐渐的,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