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八十九章:大战在即
    末森城,织田信行看着手中的情报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主公,如今义龙那小子反叛了,以双方的兵力对比,斋藤道三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这么一来,可就是我们的好机会啊!”林通具兴奋的说道。他是林家家督林秀贞的弟弟,不过和他那只忠于织田家的兄长相比,他的想法就单纯的多了。他只效忠织田信行,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林家成为尾张第一家族。

    “确实是一个好机会啊……”织田信长喃喃应着。虽然表面平静,但他那不断颤抖的双手却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织田信行强压着兴奋之情,摇了摇头坚决的说道。

    “为什么?!”林通具不解的问道,他和林秀贞不同,他只对武艺感兴趣,而对于这些政治权谋什么的,那是一点都不在行。

    “因为你的兄长,柴田大人,还有其他家族他们还没有完全放弃那个傻瓜……”织田信行一脸嫉恨的说道。别人就算了,原本一直支持自己的林秀贞和柴田胜家最近一段时间的暧昧态度,让他非常非常的不满。

    尤其在这两年,林秀贞和柴田胜家仿佛完全成了织田信长的家臣一般,没事就在清州城听命。好吧,他们是家中重臣,这么做似乎也是理所应当,但织田信行可是时时刻刻都想夺取家督的人耶。

    顿了顿,将嫉恨之情抛开后,织田信行再次说道,“而且,信广、信安他们的态度还不明确,今川那边也暂时没有音讯。此时举兵,太莽撞了……”

    “这……是!”林通具有些不甘的应道。

    “呵呵,放心吧,如果斋藤义龙真的杀死了那条蝮蛇,他们自然会返回到我们的身边。”织田信行见状。开口安慰着。毕竟像林通具这种死心塌地支持自己的人,如今可不多的说。

    而他这番话,倒也不是随便乱说的,毕竟这些年他啥时不干。每天都在研究夺取家督这件事情,如果再研究不出来点什么东西的话,那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吧。

    送走了林通具,织田信行一脸得意的看着清州城方向,“平手那老头死了。混蛋叔父也死了,如今蝮蛇也快要死了。呵呵,当支持你的人都死光后,不晓得还会有多少人愿意站在你这边呢?”

    “哼,又得意了……唉,我这性格还是没改过来啊……”织田信行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嘀咕着,“不行,不能这么干等着,得再联系一下今川家。”想着,织田信行就快步回屋了。

    织田信行在那边不断算计着。这边耳次也赶到了那古野城。

    看完书信,织田信长愤恨的看着跪在面前的耳次问道,“把美浓让给我?”

    耳次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啊!!!!!!!!”织田信长突然大喊着往里屋走去,喊叫声中,充满了悲愤和不甘。

    进了屋内,浓姬正跪坐在那边翘首以盼着,虽然希望渺茫,但她还是盼望着耳次能够带来好消息。

    “给!蝮蛇的遗书!”织田信长语气不善的说道。随后,他并没有理会浓姬。只是一直想着信中的那些文字,越想,他就越不爽。

    “我会把蝮蛇带回来的!”织田信长留下这么一句话,就直接离开了。他这是在向浓姬保证什么吗?

    随即,织田信长就迅速召集人马,幸好,因为早就有了准备,柴田胜家等人一直都呆在清州城待命。当夜,织田信长就率领约3000人马离开清州。直奔美浓而去。

    就在织田信长率军离开清州城时,山田政村终于赶到了鹭山城。嘛,他的脚程自然不可能比耳次还慢,之所以这么慢,却是他在来的路上,特意跑去稻叶山城侦查了一番。虽然对于军事一头雾水,但看得小说多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句话他还是听过的。

    鹭山城。

    斋藤道三静静的靠在案几前,翻看着山田政村记录的关于土歧军的情报。面前,山田政村恭敬的坐在那边。

    “呵呵~多谢山田大人,有劳了!”良久之后,斋藤道三终于放下了那份情报,轻笑着对山田政村说道。

    “哪里,这是在下应该做的事情。而且相信主公不久就会率军前来支援,只要斋藤大人能够拖延几日,等到主公大军一到,我们两边夹击,定然可以击溃叛军!”山田政村闻言,连忙努力劝说着。

    在他看来,斋藤道三守不守得住鹭山城根本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要让斋藤道三产生不想死的念头,这么一来,他才有机会将其救出。

    “呵呵~就在不久前,我已经让赤兵卫派人给我那女婿送信过去了。信中已经提到了,将美浓让予我那女婿,同时也让他不必派援军来了。”斋藤道三轻笑着,似乎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原来如此,不过相信主公还是会率军前来的。您让不让他支援是一回事,他想不想支援是另外一回事,两者并没有什么关联。”山田政村自然早就知道这个剧情,虽然有些可惜没能亲眼看到《让国状》这个剧情的触发,但他还是没有放弃劝说斋藤道三。

    “哦?哈哈哈哈!有意思!真是有意思!这等话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啊!”斋藤道三闻言一愣,随即大笑起来。

    好不容易停止大笑,斋藤道三这才一脸笑意的问道,“你来的时候,信长那小子应该没有出兵吧?那你又如何知道在得到了夺取美浓的口实后,他依然还会出兵呢?你这情报中可是写得很清楚,义龙那边的部队大概在1万7000多人左右,而织田家呢?能出动的部队应该不到1万人吧?”

    “最多5000人!这还是最理想的情况。”山田政村纠正了斋藤道三的话,随后突然轻笑着说道,“至于为什么我知道主公会出兵,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了解他。”

    山田政村的表情非常自信,因为他确实非常非常了解织田信长。不单单只是历史上,作为从小和织田信长一起长大,情比兄弟一般的两人。性格、爱好,能力乃至弱点彼此都非常了解。

    “哈哈哈哈!”闻言,斋藤道三再次大笑起来,仿佛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这番模样。让山田政村心中腹诽着,“这老头子是不是因为这几天刺激太多,而刺激出毛病了?”

    嘛,如果斋藤道三知道此时山田政村心中所想,那他肯定是笑不出来。说不定还会找山田政村单挑。不过还好,老头子不知道嘛,所以他依然笑得很开心。好半响,他才停止了大笑,“好!好!好!有如此了解自己的家臣,我那女婿何其幸也!”

    斋藤道三这番话,确实是打心里羡慕和赞赏,因为他这辈子,就不曾拥有过这种家臣。哪怕亲近如赤兵卫或者一手带大的明智光秀,他们也很少猜的中自己的想法。或许。唯一一个真正了解他的人,只有归蝶。仔细想想,这确实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

    而织田信长那凡事都不安常理走,闻名尾张的傻瓜,竟然会拥有如此了解他的家臣,这如何不让斋藤道三羡慕?

    “斋藤大人过奖了……”山田政村恭敬的说道,可心中却很是不以为然,因为他完全不晓得这到底哪里好了,值得他笑成这样。

    “想来,就算我让你走。你也会以你想不想走,是你自己的事情为由,而赖着不走吧?”斋藤道三突然怪笑着问道。

    “啊……哈……哈哈……别这么直接的说出来嘛……”山田政村摸着后脑勺讪笑着。好吧,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却没想到竟然直接被斋藤道三看穿了。饶是山田政村脸皮比城墙还厚,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行,那你就跟着我吧。正好等我战死的时候,顺便担任我的介错。”斋藤道三大手一挥,直接答应了下来,只是这番话……说得真心让人不是滋味。最少,山田政村听得是异常的蛋疼。

    可看着一脸决绝的斋藤道三,山田政村却又想不出什么劝说的话来。想了半天,只好硬着头皮问道,“要不,我保护您直接……”

    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斋藤道三打断了,“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我斋藤道三虽然是卖油郎出身,却也自认有着武士的气节!”顿了顿,斋藤道三忽然有些伤感的说道,“而且……这就是我的宿命……”

    “宿命你妹啊!”山田政村心中在咆哮,他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没事就把宿命、命运什么挂在嘴边的家伙了。不过斋藤道三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么办?想了想,只能恭敬的说道,“那么,如果斋藤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在下随时听命!”

    说完,就看到斋藤道三摆了摆手,也不晓得有没有听进去,却也只能无奈的跟随小姓离去。

    5月20日,土歧义龙亲率1万7千大军杀向鹭山城,那浩浩荡荡的大军,一眼望不到尽头,着实骇人。而事实上,这等规模的部队,在这个时代可是非常罕见的。

    “主公,那些潜伏在美浓的各方忍者看到本家这等军势,想必都被吓得不敢有任何异动吧?”安藤守就轻笑着说道。

    好吧,根据在鹭山城附近的忍者回报,此时鹭山城的部队不过2500多人,就算加上织田家的援军以及那些依然支持斋藤道三的豪族,依然不到土歧军数量的一半。而土歧义龙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动员这么多部队,就是为了威慑领内的豪族以及周边诸国。

    “主公!根据忍者回报,织田军在昨夜连夜进入美浓境内,此时正在不断接近木曾川,数量大概在3000多人左右。”一名长相威武的武士走过来汇报着,他是西美浓三人众之一,稻叶良通。

    “嗯……剩下的那些家族呢?还不肯降服吗?”土歧义龙点了点头,随后转头看向西美浓三人众最后一人,氏家直元。

    “是,明智、竹中等7个家族依然没有开城降服。”氏家直元低声说道。

    “哼!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土歧义龙冷哼道。

    “良通!”

    “在!”

    “你率领5000人,前往阻拦织田军,待我攻破鹭山城,即刻就来支援!”

    “请主公放心!属下定然不让织田军前进一步!!”稻叶良通大声说道。他并没有因为织田信长的傻瓜之名而小看他,而且他刚才也听说了,此战不光织田信长亲自出阵,柴田胜家、佐久间信盛等宿将也都一起来了。这等阵容,可不是他能小看的了的。

    “嗯。”土歧义龙听到稻叶良通的保证,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转头看向氏家直元。

    “直元,你率领3000将明智、竹中等家族的城砦都围起来!别让他们有支援蝮蛇的机会!等我击败了蝮蛇和织田家后,再慢慢和他们算账!”土歧义龙恶狠狠的说道,显然对这几个家族已经下了杀心。

    “是!”

    土歧义龙在分兵出击,那边的斋藤道三和织田信长也在不久后得到了消息。

    飞驒川渡口。

    “哼,只有3000人?这是看不起我啊……”织田信长冷哼着嘀咕着,随后大喊着,“所有人!加快脚部!”

    鹭山城。

    “呵呵,义龙那小子倒是做得不错啊~”斋藤道三轻笑着说道,语气中听不出半点的愤恨,反而有些赞赏的意味。

    说完,斋藤道三就看到山田政村一脸疑惑的表情,不过他也没有解释,只是轻笑着说道,“山田大人,现在离去可还来得及哦~”

    “哼!就那么点部队,他们能留得住我?!”山田政村不爽的回道,他可不想被斋藤道三小看。

    闻言,斋藤道三大笑一声,随后转身看着面前已经集结好的部队,“全军出发!!”斋藤道三大声说道,随后,转头对自己的几名旗本命令道,“等我们出城,就把这座城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