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八十八章:离别
    当天晚上,福富平太郎再次赶回清州,将斋藤道三的话传达给了织田信长。

    “战争不循常理……”织田信长重复着这番话,然后问道,“是吗?”

    “是这样说的。”

    “呵呵,看来蝮蛇是打算将此战当作他最后的一战了……”织田信长轻笑着说道,随后忽然转头对浓姬说道,“蝮蛇的年纪大了,脑子也似乎有点不清楚了,阿浓,写封信安慰下他。”

    “是……”浓姬轻声应着,就回到了房间,只是等拿起纸笔来,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另外一边,福富平太郎下去后,织田信长沉默了一下,让小姓将山田政村叫来。没一会,山田政村就过来了。

    “怎么了吉法师,是不是美浓那边有什么新的情况?”山田政村一进来,就直接问道。嘛,虽然织田信长什么都没有对山田政村说,但稻起来,“你看,这老头前面既然说了战争要不循常理。可有必胜的把握再出兵这种事不就是常理吗?……”山田政村一阵唠叨着。

    一番话,顿时说得织田信长哭笑不得,而看到山田政村依然意犹未尽的模样,织田信长连忙打断了他的话头。这种时候叫他来。可不是听他搞怪的。“霸王丸,有件事情要交给你去办!”织田信长一脸严肃的说道。

    “去救蝮蛇?放心吧!如果那老头子不想走的话,我就把他敲晕了带回来!”山田政村拍着胸脯保证道。

    “敲晕带回来?哈哈!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织田信长闻言大笑道,“只是可惜,那条蝮蛇是不会同意的。就算你真的这么干了。等他清醒后,还是会自杀的。”

    “这……”山田政村无言以对,因为鬼头的死而深刻了解到所谓的武士精神后,他明白织田信长这番话说得对。以斋藤道三那一代枭雄的尊严,他又怎么允许自己如此苟活于世呢?

    “不过,你确实要去趟美浓。”织田信长再次说道。

    “嗯?”

    “义龙那个混蛋不可能没有防备我们,所以我不敢保证到底要多久才能突破他们的阻拦。这么一来,就需要你呆在蝮蛇的身边帮忙拖延时间了。”织田信长慎重的说道。

    事实上虽然斋藤道三拒绝了,但织田信长早在派人前去的同时,就已经开始集结部队了。不管蝮蛇同不同意。人,他是一定要救的。在已经失去了平手政秀、织田信光等支持他的亲人后,他实在不想再失去这位一直默默支持自己的老丈人。

    “那如果老头子不同意我帮忙呢?”山田政村有些担心的问道,他可不想到时候因为自己的乱帮忙,搞的斋藤道三不但觉得屈辱,更死不瞑目。

    “你就只管呆在他的身边听命行事就好了!”织田信长也不知道如果那样的话该怎么办,没好气的回答着。随后,他语气一变,有些低沉的说道,“万一……万一蝮蛇战死。那你就把他的尸体带回来!”

    “是!”山田政村郑重的说道,他终于知道织田信长为什么派他去美浓了。

    夜……月光撒在大地上,带给人间一丝丝的光。

    斋藤道三放下笔,轻轻拿起已经写满文字的书信。重新阅览一遍后,嘴角忽然浮出了一丝怪笑,“真不知道那个傻瓜看到这封书信时,会有什么反应?”

    摇头嘀咕着,斋藤道三缓缓站起,慢步走到了屋外。此时。明月挂空,鹭山城一片的宁静。“真是安详的夜晚啊,只是可惜,再过几天就再也享受不到了。”

    斋藤道三坐在走廊上,凝视着那引领着他命运走向的北斗七星,忽然,他低声叹息着,“我这一生,都充满了罪恶,当初赶走主公时,就已经有了品尝恶果的准备……”

    说罢,起身凝视着稻叶山城的方向,“义龙,我确实小看了你,不过,如果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行之将木的老头子的话,那你可是要吃大亏呢~”斋藤道三轻笑的自语着。

    这一刻,斋藤道三再次变成了当年叱咤尾浓的枭雄。蝮蛇再老,毒液依然致命,相信用不了多久,那锋利又充满剧毒的獠牙将再次向世人展示它的恐怖,虽然,这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隔天一早,鹭山城。

    “主公,明智大人到了。”赤兵卫低声说道,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这段时间,他可是非常忙的。

    斋藤道三凝视着跪坐在那边低声不语的明智光秀,过了好一会,才缓缓问道,“光秀,明智城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吗?”

    “是!已经全部准备完毕!”

    “嗯。”应了一声,斋藤道三就陷入了沉默,而明智光秀则是因为对于即将到来的战争找不到任何胜利的可能,让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光秀啊……”

    “在!”

    “战争结束后,你就直接离开美浓吧。”斋藤道三淡淡的说道。

    “什么?!”明智光秀震惊的看着斋藤道三,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说出这等话来。

    “主公!光秀是主公的家臣!如果主公战死!光秀愿意一起赴死!”明智光秀慌乱的大喊着,甚至顾不得掩饰自己心中对于此战的悲观。因为作为武士,能够为主公尽忠而死,是最大的荣誉。而丢弃主公私自逃跑,则是最耻辱的事情,自小就是武士模范生的明智光秀显然不愿意这么干。

    “光秀,还记得以前我教导你们的时候吗?”闻言。斋藤道三并没有解释什么,反而没头没脑的问道。

    “这……记得……”明智光秀疑惑的看着斋藤道三,不晓得他为什么会突然扯到这件事情上来。

    “你、义龙还有归蝶,在你们三人中。你的天赋才情都是最好的那一个……”斋藤道三淡淡的说道,“但如今看来,你的发展却是最差的那一个……”

    闻言,明智光秀并没有反驳,而是低着头沉默着等待着斋藤道三的下文。

    “归蝶虽然是女孩子。但无论武艺才智都不输男子,更重要的是她还拥有一颗足够的野心!如今虽然嫁入了织田家,但信长却是当世顶尖的枭雄,对归蝶也甚是敬重。相信几十年之后,他们就会成为天下间最有权势的夫妇。”

    “义龙虽然我一直都不怎么喜欢他,认为他根本不是当家督的料,但这一次他的选择,却让我看到了他的野心。他并不满足于区区一个美浓大名,而希望得到更多……”斋藤道三轻笑着说道,似乎完全没有在意斋藤义龙有了这种野心后。第一个就要拿他开刀。

    “而你光秀……”斋藤道三淡淡的看着明智光秀,突然抛出了一个在归蝶嫁入织田家前就问过的问题,“你喜欢归蝶吧?”

    “这……我……”明智光秀闻言顿时傻了,想要像之前那样直接否认,可看到斋藤道三那仿佛已经看透一切的表情,否认的话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怎么?在这种时候,你还打算欺骗我以及……欺骗你自己吗?”斋藤道三淡淡的问道。

    闻言,明智光秀沉默起来,良久,他才仿佛耗尽力气一般的说道。“是!属下确实喜欢归蝶小姐!”

    “你喜欢归蝶,而且我可以很准确的告诉你,归蝶一开始对你也很有好感的……同样,我对于你们两人的事情也很乐见其成。只是……直到她嫁入织田家的那一刻。你依然不敢表露自己的心思……”斋藤道三看着明智光秀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没有野心……没有梦想……甚至……连胆量都没有……”

    “我……”明智光秀呆呆的看着斋藤道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因为斋藤道三说得一点都没错,他什么都没有……所以,在斋藤道三隐居之后,他依然奉其为主。这完全就是断送自己仕途的愚蠢决定。

    “所以……你走吧,去各地游历一番,寻找你的梦想,你的野心……然后,试着大胆的去实现它……”斋藤道三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后,就起身回屋了。

    明智光秀离开后,赤兵卫再次来到了斋藤道三房间,“光秀那小子怎么了?一脸的心事,喊他好几声都没有回应。”赤兵卫一脸古怪的问道。

    不过,斋藤道三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让他坐下来,随后拿出酒壶给双方倒满,“赤兵卫,你跟了我多久了?”斋藤道三喝着酒随口问道,

    “呃?哎呀,这个我可实在记不得了,只记得当初被你这家伙花言巧语的骗出来后,就一直跟着你受罪~”赤兵卫端起酒杯大笑着说道,脸上不禁浮出回忆的神色。

    “是啊……太久太久了……这出冗长的狂言,是时候结束了……”斋藤道三有些感叹的说道。

    狂言,是日本古典剧种之一,取材于普通人物身边的琐事,相当于滑稽喜剧。斋藤道三用狂言来代指他的一生,还真是会自嘲啊……

    “主公?”赤兵卫闻言,心中顿时隐隐觉得不妙。

    “你回京都吧……”斋藤道三还是说出了赤兵卫最不想听到的话。

    “这可不行!我从在寺庙开始,就一直和主公您一起……”赤兵卫慌乱的说道。

    “叫你走!”斋藤道三直接打断了赤兵卫的话。

    听到斋藤道三的话,赤兵卫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口中喃喃自语着,“回到原点吗?”

    “呵呵,你以为是毫无意义的双六吗?”斋藤道三轻笑着问道。

    双六又被称为双陆,有点类似于大富翁一样,跑筛子来决定走格子步数的游戏。

    赤兵卫低着头不说话,不断摇晃着脑袋,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人生啊……其实就是这样。然而只要在途中见到些有趣的风景,就已经是一件幸事了。”斋藤道三笑道。

    “那……那主公您呢?您该怎么办?”赤兵卫急躁的问道。

    “我啊?哈哈,本来呢,我是打算将美浓让给信长那小子,让他去实现我未完成的梦想。那个男人,一定能做到的!”斋藤道三大笑着说道,说完,转头看向外面稻叶山城的方向,斋藤道三怪笑着再次说道,“不过如今,义龙那小子却给了我大大的惊喜,所以……我决定再重新测试一下他,看看他有没有那个器量和本事继承我的梦想。”

    说完,斋藤道三站起来走到旁边的案几,边走边说着,“赤兵卫,这么长的时间,辛苦你了,多谢!”说着,拿起案几上的一封信走回来交给赤兵卫,“这封书信,帮我把它交给我的女婿。”

    接过书信,赤兵卫颤声说着,“主公……”随后,再也忍不住泪水,拉着斋藤道三的双手痛苦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对于终身未娶的赤兵卫来说,斋藤道三就是他人生唯一的信仰,而如今……

    “好啦!别哭啦!”斋藤道三俯下身子扶着赤兵卫的肩膀劝说道,声音也变得梗咽起来。

    好半响,斋藤道三才继续说道,“赤兵卫,我还有两个幼小的儿子,把他们送到京都的妙觉寺吧,绝对不能让他们成为武士。顺便,帮我带个话给万阿,就和她说,庄九郎那个混蛋没能实现他的诺言,对不起她了。”顿了顿,斋藤道三一脸不舍的看着赤兵卫说道,“赤兵卫,一切就拜托了!”

    “嗯……”赤兵卫哽咽的应道。

    良久之后,回到自己宅邸的赤兵卫招来了耳次,将斋藤道三交给他的书信递给了耳次,“把这个交给尾张的信长大人。”顿了顿,赤兵卫继续说道,“告诉他,这里不需要援军!”

    闻言,耳次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但身为忍者,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接下任务,然后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