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八十七章:斋藤义龙?土歧义龙!
    1556年5月15日。这一天,注定要永远的记载在历史上,因为,即将在这天发生的事情,将会影响这个时代将近30年的时光。

    稻叶山城评定间,所有斋藤家家臣们齐聚在此,这是因为斋藤义龙突然的召集令。对此,他们都十分的疑惑,因为斋藤义龙不是重病吗?就在前一段时间他们看到的时候,确实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啊。

    而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斋藤义龙出现了,随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安藤守就等西美浓三人众。不过安藤守就他们跟谁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斋藤义龙此时根本没有之前那一副重病快死的样子,怎么看,似乎也和以前健康的模样差不多。

    见状,大部分的家臣顿时就迷糊了,当然其中并不乏少数脑子很好的人隐约猜测到了可能会有大事发生,但具体是什么事情,他们也是一头雾水。

    不过,斋藤义龙并没有让他们疑惑太久,“诸位!就在不久前,我向我的母亲确认了一件很久以前就在流传的传言!”斋藤义龙刚坐下来就大声说道,“那就是!我的真正身世!”

    此言一出,瞬间就让所有家臣蒙了。不是搞不懂斋藤义龙的意思,而是因为他们实在太明白这句话里包含的含义了。

    嗯……怎么说呢?这是一个在斋藤家人人都非常好奇,却又只能深埋心底的谣传。

    那时候,斋藤道三只不过是土岐家家督土岐赖艺的家臣,在一次和土岐赖艺的打赌中,因为射中了屏风上画的老虎眼睛,赢得了当时是土岐赖艺妾室的深芳野。

    君主和家臣打赌,而家臣竟然把君主的妾室当作赌约的奖励,真不晓得是因为酒壮人胆还是贵圈真乱。可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深芳野在改嫁给斋藤道三不到10个月的时间内,生下了一个孩子。嗯,就是斋藤义龙同学。

    这个消息可是相当震撼人心的,最少服侍深芳野的那些侍女们,就一个个都兴奋的不得了。每天聚在一起,聊得都是关于这件事情的各种神展开。

    嘛,我们都知道有一种说法叫做早产,而这种说法自然不可能是现代才有的。但显然,对于这些拥有三姑八婆属性的大姐们来说。这种无聊的说辞是没人能够接受的。于是乎,各种关于深芳野的传言就从她们的嘴里慢慢传遍了斋藤家。我们都知道,任何秘密只要被女人知道了,也就代表全世界都知道了。呃……好吧,我并没有对女性有什么特殊的看法。

    只是不管对土岐赖艺来说,或者斋藤道三也罢,这种流言显然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所以很快,这些传言就消失了。只是对于那些斋藤家的家臣们来说,这些传言又如何能够被轻易忘记呢?多少年来,到底是土岐赖艺喜滋滋的戴绿帽还是斋藤道三心甘情愿的喜当爹。都是他们心中一个大大的问号。好吧,男人也是很喜欢八卦的。

    而如今,斋藤义龙在这种场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种话,想也知道不可能是想说他真的是斋藤道三的儿子。

    “我的父亲!并不是那阴险狡诈好色无耻卑鄙下流的蝮蛇斋藤道三,而是美浓世代的主人,高贵的土岐家家督土歧赖艺!虽然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就被那蝮蛇给驱赶出美浓,土岐氏也从美浓除名。”斋藤义龙慷慨激昂的喊道。

    “但是!现在我已经知道了真相,就不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说道这里,斋藤义龙缓缓的扫视着诸人。一字一句的郑重说道,“现在!我决定恢复自己的真实身份!改名为土歧义龙,继承土岐家,让桔梗旗重新飘在这片土地的天空!”

    静……当斋藤义龙或者说土歧义龙说完这番话后。评定间内一片安静,所有人低着头沉默着,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但他们的内心,显然已经被彻底的震撼了。没办法,这个消息实在太过于刺激了,让他们的小心脏实在有些承受不能啊。

    而土歧义龙见状。并没有催促他们,只是坐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

    忽然,一名年纪颇大的家臣站了起来,走到评定间的中间拜伏下来。他是竹中家的家督竹中重氏。

    “竹中大人,您有什么话说吗?”土歧义龙淡淡的问道,听不出是喜是怒。

    “主公!您如今已经是斋藤家的家督,美浓的主人,而道三殿下已经早早的隐居。无论之前的事情真相如何,那毕竟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竹中重氏大声说道,“如今,本家已经和织田家联姻多年,互相已经有了足够的信任。而在近江,六角定赖刚死不久,继任的六角义贤完全没有其父亲的武勇智慧,这正是本家侵占近江的大好机会……”竹中重氏不断劝说着。

    “哼哼……这么说,你是不同意了?”土歧义龙看着竹中重氏淡淡的问道。

    “请主公三思!”竹中重氏再次拜伏在地。

    此时,评定间内依然一片安静,既没有人附和,也没有人反对,仿佛他们都没有听到看到一般。土歧义龙明白,他们这是在观察,观察自己会怎么处置竹中重氏。毕竟,竹中氏在美浓可是大族,冒然处置他,可是会引来动乱的。

    只是,显然所有人都低估了土歧义龙的决心,只见他缓缓摇了摇头,看着竹中重氏一脸惋惜的说道,“竹中大人,本来,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把短刀丢了过去。

    “噗!”短刀掉在榻榻米上的声音并不大,但却让所有人的心中为之一颤。他们恐惧的看着土歧义龙,那明明熟悉的模样在今天却显得特别的陌生。

    而竹中重氏更是傻傻的看着面前的短刀,显然,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嘛,本来在他想来,就算土歧义龙不会答应自己的请求,也会将自己送离。竹中家在美浓的实力是一方面,拉拢众人又是另一方面,毕竟没有人喜欢一个嗜杀的主公。

    就在竹中重氏发愣的时候,一个冷漠中带着意思戏虐的声音传来。“竹中大人,看在你曾经的功劳面上,允许你以一名光荣的斋藤家武士身份切腹。”

    “切……腹……”竹中重氏伸出发抖的双手将那把短刀拿了起来,横在眼前死死的盯着倒映着自己面孔的刀面。半响之后。竹中重氏突然向土歧义龙冲了过去,“逆贼!受死!”竹中重氏大喊着。

    “唉……我可不是没给过你机会……”土歧义龙摇头叹息着,随手一身,身后的小姓早已经捧着太刀跪在那边。

    “嗖!”土歧义龙拔出了太刀,随后猛地站起身来。对着冲过来的竹中重氏直接劈了下去。“噗……”竹中重氏直接被劈成了两半,鲜血、内脏瞬间染红了地面以及……众人的眼睛。

    而造成这一切的土歧义龙,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很不值一提的小事一般,随手将太刀交给小姓,又重新坐了下来。而竹中重氏的尸体,也不见他叫人来收拾,就这么摆在那边,不断刺激着众人。

    “还有谁想要反对吗?”土歧义龙的声音再次传进了众人的耳中,只是这一次,没人沉默了。“愿追随主公。重振土岐家!”众家臣异口同声的大喊着。

    “很好……”土歧义龙闻言,满意的笑道,“守就……”

    “是!”安藤守就闻言,从一旁拿出一个大盒子走到了前面,在众人的注视下,将其打开。

    “这是……”离得近的家臣在看到盒中之物后,顿时站起来惊呼着。他们的样子,让其他人在慌乱的同时,又充满了好奇。

    “这是逆贼蝮蛇两个儿子的头颅……”土歧义龙淡淡的说着。

    一句话,瞬间让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这几天一直都呆在稻叶山城,自然知道就在昨天,斋藤道三的两个儿子孙四郎和喜平太过来看望斋藤义龙。

    “太狠辣了……”所有人心中同时浮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只是转念间。所有人的脸色就变得惨白起来。因为他们都想到了,自己和家族的嫡长子,可都在这里呢。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随后就看到小牧源太浑身鲜血的走了进来,“主公!竹中重氏带来的6人已经全部斩杀。不过竹中家嫡长子竹中重元并不在其中。”

    “嘶……”众人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而且近乎是在转瞬之间。

    “哼!无妨。”土歧义龙冷哼着,随后扫视着众家臣。所有被他那锐利眼神扫到的人,都一脸惶恐的拜伏在地,生怕下一个惨死的人就是自己。

    见状,土歧义龙终于下达了身为土岐家家督的第一个命令,“所有人听命!立刻派人回领地开始动员部队,在最短的时间内在这里集合!”

    闻言,所有人都已经明白,土歧义龙是下定决心要对付斋藤道三了,而他们,此时已经身不由己,除非他们愿意牺牲自己的家族。不过在这个时代,大部分人面对这种情况,只会选择保护家族。

    当天,稻叶山城上的旗帜就变成了桔梗旗,这是代表土岐家的旗帜。至此,土岐家再次出现在美浓这片被蝮蛇统治了数十年的地方。

    这种情况当然不可能被鹭山城的人无视,甚至尾张那边也很久就发现了这个情况。这并不是土歧义龙的疏忽,而是他就是要用这种光明正大的态度来告诉世人,没有人能够阻止他……

    鹭山城。

    “主公,稻叶山城上挂上了新的桔梗旗……”耳次跪在地上低声说道。

    闻言,斋藤道三沉默了半响,才缓缓说道,“赤兵卫,准备战斗,把大家召集到评定间。”

    “是!”

    等两人离去后,斋藤道三缓缓的坐了下来,看着蔚蓝的天空,突然露出了一丝略带嘲讽的笑容,“想不到我竟然也会看走了眼,呵呵……义龙,我太小看你了……”

    尾张,清州城。

    “什么?!”织田信长那双锐利的鹰眼瞪着森可成,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森可成已经不知道死了几百次了。

    “斋藤义龙谋反了!根据属下得到的情报,稻叶山城此时已经挂上了桔梗旗!”森可成沉声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儿子要背叛父亲?!”织田信长站起来愤怒的大喊着。重视亲情的他,实在无法理解这么诡异的事情。

    而这时,一旁的浓姬却低声自语着,“果然……”

    “嗯?”织田信长诧异的看着浓姬,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听到这个消息后不是震惊或者担心,而是说出这么没头没脑的词汇。

    看到织田信长的疑惑,浓姬低沉的说道,“很早以前,家中就一直有流言说,义龙其实是土岐赖艺的儿子……”

    “……”闻言,织田信长一下子坐了下来沉默着,也不知道他是在消化这个让人无比震惊的真相,还是在盘算着什么。

    隔天一早,全面进入战争状态的鹭山城迎来了一位浑身是伤的男人。他叫做福富平太郎,是道三派去跟随浓姬一起前往尾张的武士之一。嗯?为啥会浑身是伤?自然是因为整个美浓此时都已经进入了戒严的状态。

    虽然土歧义龙并没有打算隐瞒自己的意图,但对于织田家,他显然不可能不防备。甚至可以说,如今的鹭山城只有斋藤道三还会被他重视一下,其余的人,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眼里。而之所以还要纠集大军,就是为了阻挡织田家的援军。

    “哈哈~那个傻瓜还真是好心肠啊……”斋藤道三大笑着说道,“不过……这里不需要援军。”

    “为……为什么?!”福富平太郎震惊的看着斋藤道三问道,“信长大人有意相助……”

    福富平太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斋藤道三直接打断了,“回去转达给我那女婿,战争不循常理,故若无必胜的把握,便不可以开战!没有这等觉悟!是夺取不了天下的!这是信长一生都须谨记的话!好好传达!”